• 第1章 杀人眨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94字

    树欲静而风不止,鬼夙手起刀落,脚下又多了几个亡魂,这一路上不知多少自以为是的英雄好汉想要偷袭,但是都没过得了这一刀!鬼夙,江湖绰号而已,鬼族的人都没有名字,或许他自己也没想过要屠戮那么多才能追到今天这一步,取出一块殷红的棉纱,还没来得及洗干净,又被血浸透了!“这么几个蠢材想偷袭我?哼哼!”鬼夙把刀入鞘,“哪有那么容易!”

    “报!派出去的锦衣卫一个没回来!”锦衣卫冯浪跪在千户大人面前,“大人,鬼夙生性狡猾,我们乔装打扮成寻常百姓,潜伏在路边,结果刚围上去还没出手,十几条命就都没了!我们放他过去吧!他的刀太厉害!”

    “鬼夙锈刀,寒光一闪,十条命!果然名不虚传,我们派出去的都是从五品的高手,也不过他三招两式,这个鬼族人到底都是什么来路?”司徒千户起身,一身飞鱼服格外亮眼,“我倒是有心去会上一会!”

    “千户大人不可!济阳县令纠结了100多锦衣卫也敌不过他眨眼片刻!”冯浪急忙阻拦,“我远远看着此人,手中不过一把锈刀,但是血迹斑斑,似乎从未来得及擦干净,可见戾气之重!我们放他出城,也不算大错,最多领罚而已,如果真有了闪失,牵扯就大了!牢房里看押的犯人……要是趁机跑了,诛九族!”

    “嘘!”司徒做了噤声的动作,“不可让人知道!”四下里环视一圈,“冯浪,都说你是疯狼一头,没心没肺只顾杀人,没想到你也有这慧根!”说完把心里的骚动压抑下去,自从升了千户,平素里打打杀杀的事都交给了下人,司徒憋的手都痒痒了,但是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所谓官,不必非要有多高的武艺,这把绣春刀就当是个万物也好,“难怪你升的那么快!”

    “谢大人夸奖!”冯浪心里也捏把汗,刚穿上飞鱼服那一年,凡事冲在最前面,几乎杀光了附近大大小小所有没有背景的小势力,最厉害的一次荡平浪翠山700山贼,只用了一晚上,他一个驾着马车,拉着半车人头回来复案,由此落下了疯狼的名号!后来升了百户,渐渐衣食无忧了竟然有了肥肉,真要是被千户拉去,说句不好听的,还真抗不了几刀!舒服日子过久了,谁还愿意去冒险?“属下这就前去叫剩下的人马把城门打开!”

    “慢!”司徒一抬手,“门不开,让他自己砸开!安排一拍弓箭手,最好射死他,射不死由他去我们也有话说!”

    “是!”冯浪跑出大厅,抓了只鸽子,写了几个字绑到腿上往上一扔,鸽子飞出墙围!

    “来了,来了!”一排弓箭手拉满强弓,看着一个一身粗布,身材魁梧的男子,牵着一批黑马溜达过来,“准备!放!”瞬时间万箭齐发,伴随着一声惨叫,黑马躺在了地上,地面都被扎成了筛子,密密的一层翎羽。

    “人呢?”带头往下一看,除了一匹死马和乱箭什么都没有!

    “报!”瞭望塔上的探子跑过来,“城门破了一个洞,鬼夙已经逃了!”

    “啊?”带头的走下去,看看城门,斜斜的一刀,倒落地面的一块铁门足有一个拳头厚,竟然没有一点声息就被切掉了半个人的大洞,“这刀法,杀人不过一息!”他摸摸洞口,还残存着戾气,浑身的汗毛不寒而栗!“我们回去复命!”话音未落,寒光一闪,十几个人人头落地!

    “谁说我逃了?”鬼夙从铁门顶上跳了下来,将锈刀从地上捡起,“能让我逃的还没生出来!”说完不但没有出城,反而是径直走向大衙,寒风一扫,地面扬起灰尘,几片落叶在地面摩擦出沙沙的声音,几只野猫如婴儿啼哭一般发出凄厉的叫声,家家户户都关上上窗户,锁紧大门,有胆子大的隔着窗户偷看,只见一个人影悠哉悠哉的提着一把染血的锈刀已经走到了锦衣卫的老巢!手起刀落,大门轰然倒塌,几个奴仆藏在假山与柱子后面瑟瑟发抖!

    “……”司徒从座子上跳下来,拿起绣春刀,“疯狼,你不想招惹的偏偏来招惹你了!”跑两步飞跃到庭院之内,“鬼夙?”司徒看着来人手里的锈刀,知道今天肯定躲不过去了!

    “鬼痴在你这里对不对?”鬼夙看着这个千户,身上少有的镇定与煞气证明这个人至少不是酒囊饭袋,“交出鬼痴,我放你一条生路!”

    “你肯放我,这把绣春刀也不会!”司徒一抬手,绣春刀犹如收到了召唤,沧啷啷滑出刀鞘,握到他手中,“看刀!”说时迟那时快,刀芒犹如一束白光,已经砍到了鬼夙的面门,司徒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鬼夙到底是个新手,只会杀杀匹夫而已,高手过招只要一个闪失就足以丢掉性命,这把绣春刀劈到面门就是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去了!但是下一秒他脸上充满了恐怖与不可思议!

    鬼夙的刀还在那里,似乎没有动过,但是自己已经被劈成了两半,那把绣春刀发出的呻吟还没停下来,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不好!”冯浪把地板掀起来,跳进去,将牢笼里的一个双目紧闭老头捆到后背上,骑上一匹骏马,飞奔出后门,消失在夕阳红晕之中!

    “地牢呢?”鬼夙一把抓起一个奴仆,把她的脖子捏的咯咯直响!

    “啊……”奴仆吓得嚎了一嗓子,像疯了一样乱踢打!

    “咔!”伴随着清脆的脆裂声,一个女人的尸体掉落在地上,鬼夙走向一个老头,老头眼里的恐惧弥漫开来,哆哆嗦嗦往后爬,一边爬一边指着里屋!

    “……”鬼夙朝着他指的方向,一个漂亮的鱼跃,在空中划出一条曲线,顺脚把门踹了个稀碎,四下里打量着,看出地面的瓷砖有动过的痕迹,轻轻扣起,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扔了进去,伴随着一声声耗子的叫声,他将目光一扫,看到了一个水牢,水牢里飘着几根头发,他跳下去,捡起一根,嗅了嗅,看清地面上一串湿湿的脚印,赶紧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