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斩杀凤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66字

    “大人不可妄言,皇帝虽是凡夫俗子之身,但是自有天命所承,有……”

    “够了!”凤尾一挥手,“啪!”一声,隔着老远,冯浪脸上就被抽出一个大大的掌痕,“鬼胎,听着就没胃口!”转头再看那具干尸,竟然消失不见了!

    “不好!”冯浪被什么掐住,脖子上陡然冒出一道血痕,整个人被提到了半空,一把抽出绣春刀上下乱砍!

    “有意思!”凤尾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具干尸正掐着冯浪的脖子把他悬在半空中!“果然是鬼族,独有的绝门!”

    片刻之后冯浪的脖子咔一声,碎开,喉管里里的鲜血迅速被抽走,干尸渐渐膨胀成正常的人形,“噗通!”冯浪的尸体掉在地上,一个英武不凡的男子一挥手,那把锈刀飞到了他手里,“既然看过了我的脸,就没有不杀的道理了!”

    “原来这就是鬼族!”凤尾两眼放光,“我领悟了多年的神功,跟你这是不是同出一辙?吸人血肉,延寿长生?”说话间手心凝出一滴红豆血珠,“砰!”整个红楼瞬间被红雾笼罩,“你的骨头里有东西对不对?”凤尾一抬手,红雾迅速凝结过去!

    “咔!”手起刀落!红雾快要凝结成血珠的一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噗!”凤尾吐出一口鲜血!“你会付出代价!”说着身上的皮肤迅速干瘪,从骨头上脱落,一摊血水流到地面,化作一条血蟒扑向鬼夙!

    “咔!”一刀劈下,血蛇被劈成两节,两节各变成一条血蛇已经将他缠住!

    “咔咔咔咔!”越劈血蛇越多,如同跗骨之蛆,将他团团缠紧,不停的撕咬,顿时血肉模糊!

    “哒哒哒哒……”无数的马蹄声想起,一群锦衣卫冲入红楼,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心惊胆战!

    “那个就是鬼痴!”一个锦衣卫指着被捆在石柱上的男子!

    “凤尾大人,我等奉命来取鬼痴,就不多打扰了!”领头的看得直哆嗦,差了两个没吓傻的过去解下铁链,就抬出了凤尾楼,快马加鞭逃得无影无踪!

    “啊……”鬼夙一声咆哮,撞击到石柱之上,整个红楼轰然倒塌,灯火将木梁燃起烧得血蛇表面哔哔啵啵作响,血蛇遇火犹如遭到重创,松开嵌入肉里的牙齿,发出一声声惨叫,犹如鬼夜哭一般凄厉无比!

    “来吧!”鬼夙一头钻入火海,在火中禅坐,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血蛇围着火焰一大圈,足有几十条却无一靠前!

    “竟然是这样!”鬼夙一笑,抽出一根火木,对着火蛇一通包砸,不消片刻,化作一地血水,一条小蛇看出情况不妙仓皇逃入草丛!

    “我的刀!”鬼夙从灰烬里抽出锈刀,沿着马蹄声紧紧追上去,奈何锦衣卫跑的太快越追越远!

    天色微亮,空气中的水汽凝结成露珠,在叶子上一滴一滴滑落,被阳光投射的一瞬间,映出五光十色的斑斓,树下一个男子正闭目养神,禅坐不动!

    “你好!”一个小女孩背着竹篓,“你是大侠嘛?”

    “嗯?”男子睁开眼,摸了摸锈刀,想起鬼族的规矩,凡是看见自己脸的一个不留!

    “我爹摔了!听说大侠都会接骨,您能帮我么?”小女孩两眼含泪,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我把我采的草药都给你!”

    “你应该去找大夫!”男子把刀放下,“大侠也不是什么都会!”

    “没有银子大夫不给看,我知道你一定会!”小女孩一把搂住他胳膊,“如果我爹不能好起来,用不了多久,我们就都得饿死!求你了!”

    “好吧!”男子起身,“我试试!”跟着小女孩走到一间茅草屋里,一个老头正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腿肿的像大树粗!

    “爹,我请来了大侠!”小女孩摇摇她爹的胳膊,老头勉强睁开眼,嘴巴一张一翕,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别动!”男子将手摁在他腿上,摸到断开的位置,一用力,手心渗出一滴血,穿透皮肤,敷在他的断骨之处,骨头迅速结合,长出骨膜!

    “谢谢大侠!”老头脸色开始红润,挣扎着坐起来,“大侠贵姓?”

    “不必了!”男子走出屋子,回头看了一眼,掏出一块纱巾蒙在脸上,迅速跑入山林深处!

    “爹!这个大侠好帅!”小女孩给他爹端了一碗水,“你说我还能遇见他么?”

    “不会了!他不是普通人!”老头若有所思,“孩子,我们在山里生活终归没有出路,遇见个好歹保命都难,等我的腿好了,我们下山去吧!”

    “真的?”小女孩兴奋的跳起来,“我还没下过山!听说山下可繁华了!”

    “繁华背后也是凶险!”老头摇摇头,如果不是越来越老,他真希望这辈子都待在山上过安静日子!

    “大人!线人来报,凤尾大人也被被杀了!有人看见鬼夙斩杀了凤尾大人,皇帝钦赐的凤尾楼也毁于烈火!”

    “那个老妖精也死了?”一个满脸浓毛的男子,一脸惊愕,“可惜了,他一身邪功没有传人!不然我一定……”

    “不然你一定把他抓了,问个明白,学成神功!”一个诡异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一具红骨一步一颤的走进来,抓住线人一把将手指骨头掐入体内,眨眼间一具白骨散落一地,“夜叉!你觉得你会是鬼夙的对手?”

    “我当然不如你!你是皇帝赐封的凤尾侯!锦衣卫里的中流砥柱!”夜叉王也不过是个千户,昨晚就是他派的人过去接了鬼痴回来!如果不是上面的死命令,他也不愿蹚这趟浑水!“凤尾大人来了就好了,属下听您的差遣!”

    “把那个心怀鬼胎的鬼痴派人送往京都,不可耽搁!”凤尾虽然从来不屑于与这些人为伍,但是这身飞鱼服却自己身份的定义!“我已经发现了鬼夙的弱点,在地牢里灌满水银,另外给我抓十个童男,十个童女!我要恢复精气!”上次功亏于馈还差点把命搭上,凤尾开始重视这个小角色!

    “是!”夜叉心里的小鼓敲个不停,这是豺狼没送走又进来了恶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