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鬼见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05字

    “报!鬼痴已经被暗车送出城去,有眼线看到鬼夙快到城门了!”

    “知道了!”夜叉把人打发下去,走到水牢门口,隔着窗户看见十对童男童女已经化作20具白骨,凤尾正躺在满池水银里调理气息,囚笼里一个假人被打扮跟鬼痴相貌无二!一推门走进去,“大人,鬼夙快到了!”

    “放他进来就好了!”凤尾挥挥手,“别的不用管!”心道,一群草包能干什么?

    “是!”夜叉退出去,摸摸鼻子,这个凤尾邪气那么重,虽然锦衣卫不过是朝廷的鹰犬,但是毕竟也是正统的官差,用这种人少不了触犯悠悠之口!算了,自己又不是皇帝哪里管得了这些?一个千户,说大挺大,在这城里算是一霸主,但是说小又挺小,放在大明朝不过是权贵的走卒,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我的神机车准备好了么?”他小声对着一个奴仆问到。

    “大人,都安排妥了!”

    “嗯!”说完跟着他消失不见。

    “砰!”县衙的大门被一脚踢开,里面竟然空空如也!鬼夙闻到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凤尾?”

    “哈哈哈哈……”诡异的笑声传出来,“鬼痴在我这里!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绝美的陷阱!想救他就进来!”

    “陷阱?哼!”鬼夙看到地面上有鬼痴身上掉下的衣服碎片,基本上可以确认鬼痴就在这里,但是想起凤尾的手段,确实有点心有余悸!迟疑间那把锈刀已经捏在了手里!

    “听说鬼胎吞了可以突破生死劫!光想想就兴奋!”凤尾的声音传出来,“我是杀鸡取卵呢?还是趁他还没断气就掏出来?”

    “嗖!”鬼夙提刀冲了进去!一扇暗门早就大开,凤尾已经坐在了水牢中间的凸台之上,手指正划着“鬼痴”的腹部!

    “嗖!”锈刀已经砍了过来,四周腾起红雾,鬼夙砍空,贴在笼子边上,伸手一摸,假人!转眼红雾已经凝结成血珠,将他困在其中!

    “用你的血,为我续命!”凤尾自空中飘荡着,恍若风中的蒲公英,似乎没有任何重量,但是飞的飘忽不定,无法捕捉!

    “咕咕咕咕……”水池里的水银如同有生命一般,沿着凸台爬上来,将锈刀镀成银色!那层镀层仿佛有魔力一般阻断鬼夙与锈刀之间的联系!

    “刀!我的刀!”任鬼夙怎么催动,刀嵌在凸台上纹丝不动!鬼夙的心有点发慌,没有锈刀该怎么办?

    “你完了!”凤尾飘过来,并不急着动手,“告诉我你吸人血肉重生的法门,你会少很多痛苦!不然的话,锦衣卫折磨人的方法有很多,我可以逐一试在你身上,保证你生不如死!”

    “这是鬼族人骨头里天赋,不是什么法门!”鬼夙被困得窒息,这滴血珠犹如琥珀,猩红透明,汇集满是人死之前最后的惊恐万状,犹如无数暴虐的毒虫在血珠里蹿动,随时准备上来把自己撕咬!

    “看来我要吃了你的骨头!”凤尾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去,一把夹住鬼夙的胳膊,嘎巴一声,扯断了,放到嘴里嚼得稀巴碎,“真难吃!”凤尾脸色很难看,平素里吸食人的血肉续命还能接受,但是嚼骨头的感觉明显不好受,虽然身为魔头,但人的本性还多少有点!

    “哼!”鬼夙强忍着痛苦嗤笑一声,“你有命吃,也不见得有命消化!”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说着一瞪眼,鬼夙瞬间被抽干,变成一具干尸!血珠剥离,化为红豆,凤尾吞下,将干尸拖入水银池内,将骨头慢慢卸下来咀嚼吞下,只剩下一个头颅,头颅的眼睛还在动!

    “看什么看?”凤尾越吃,脸色越难看!摸着头颅一阵反胃!胃里犹如熬汤汹涌,随时会呕吐出来!气急败坏,将手砸向头颅!

    “咔!”头颅嘴巴一张,一口咬住他的枯手,整条手臂的血肉顿时被吸了干净!

    “断臂!”凤尾一把把胳膊卸下来!看见一颗人头在银池里快速的游动,甚是好笑!赶紧催动身体消化这些骨头,却感觉每一块碎骨难以吞噬,“我是不是要先打爆那个头!”他从水银上飘起,滴了一滴血入了银池,整池水银瞬间变成血色!“吞!”水银掀起巨浪,一下就把头颅拍进池底!

    “不过如此!要是没有那火,你早就被我生吞活剥了!到头来还不是我肚子里的美味?”凤尾找到那个位置,伸手从铁笼上拉下一根铁棍,往银池里一插,一颗头颅就被插了上来,嘴巴还在一张一翕!

    “哈哈哈哈……”凤尾放肆得笑起来,“还真是有趣!”一拳砸烂了他的头盖骨,两颗眼珠滚落在地上,捡起来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脸色变得发暗,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想反噬?”凤尾用手一挥!整池水银将他包裹起来,形成巨大的水银球体!牢牢困住,赤色水银源源不断渗入凤尾的皮肤,凤尾整个人都变得赤红,慢慢的膨胀起来,水银变成无数的银蛇,将每一块碎骨包裹起来,一点点啃食着骨头的表面将他啃食成骨粉,“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一顿美餐!”凤尾虽然面色渐渐红润,但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忽然一道灵光直冲他的脑际,凤尾浑身一热,无数的暖流袭遍每一个细胞,似有一种魔力让自己精力充沛,他面露微笑,“成了!”像喷泉涌射一般,一股股水银从身体上冒出来,不消片刻整个水牢的池子被水银充满,凤尾变成正常人大小,皮肤变得细腻红润,肌肉也变得丰满!“我重生了!”他嘴角扭曲着,“100多年了!再也不用过得那么痛苦了,我可以做个正常的人了!”他坐下来,摸着每一寸皮肤,满足的笑着,这副身体也就是20多岁血气方刚的好年纪,怪不得皇帝也想要那副鬼胎!“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