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污神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22字

    “是么?”一个声音自凤尾身体里传出来,“可惜你驾驭不了鬼族的血脉!”凤尾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脸上的皮肤与骨骼渐渐错动,幻化成鬼的模样,最后一丝灵智瞬间被抹去,整个人瞬间变成了鬼夙,走出了地牢,鬼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差点就挂了,是不是我这一路走的太顺利了,误以为所有的锦衣卫都是废物!”鬼夙伸出手掌,手心凝出一滴红豆大小的血珠,一运气就炸成一团红雾,一动念就凝聚成血珠,再一收念就凝聚回手心,“这个凤尾真是鬼才,可惜不是鬼族的人!”说罢一挥手,锈刀飞到自己手里,快速走出城去!

    夜叉快马加鞭,总有不祥的预感,忽然听见“呱呱”的一声,从车里往外一看,一只乌鸦飞到马头上,“听!”马车迅速止步!

    “一群废物!”乌鸦飞到空中,散作一团黑气,化作一个黑袍男子,“鬼痴呢?”

    “启禀污神大人,鬼痴已经被送往京都,我等正准备追上去护送!”夜叉跳下车,跪在地上,污神是十二邪神之一,凤尾不过是他手下一个兵卒,据说污神出手惊天地泣鬼神,一人屠城只要一息即可!昔日边关战急,胡人万匹铁骑,踏破山海关,乌鸦奉召前去,不过一两个眨眼,白骨成山,在这些异人面前,所谓的刀剑还不如烂铁,真不知道这江山是皇帝的还是他们的!

    “你在猜我的本事?”污神俯下身子,“杀人不过儿戏!是不是很恐怖?”

    “小人不敢!”一瞬间虚汗浸透衣服!“小人在想想大人来了,我们就不怕了!”

    “哼!”污神变成乌鸦飞到天际,“不必去了,有你没你一个样!”

    “谢大人!恭送大人!”夜叉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觉得身上发痒,用手一摸,胸口的皮肤正在腐烂,“不!”话音未落,一颗鲜活的心脏落到地上,他伸出手去还没来得及抓住,眼珠子也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一阵风吹过,几匹野狼跑过来,舔舐着一堆一堆的白骨,发出几声兴奋的叫声……

    “驾!”鬼夙骑着一匹马,朝着京都的方向一路狂奔,忽然一勒缰绳,“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团黑气从路边的一棵树上溢出,“面带黑纱,一把锈刀!应该不会错了!”污神幻化出来,“你追不上了,鬼痴已经差不多快到京都了!不过一个鬼族的族长,他死了你不正好自立为王?”

    “我也觉得是!”鬼夙笑笑,“但是鬼族有鬼族的规矩,只能是他指定的!你以为只有我一个在营救鬼痴?鬼族虽然不过百人,但是随便拉出一个足以灭掉大明一座城池,锦衣卫怕是出于这个考虑才掠走了鬼痴,好让我们为了争做族长自相残杀?可惜了,我们任何人没有得到族长的传承都没有资格成为族长!”

    “你是说修炼鬼胎的法门,只有族长一人才能知道?”污神若有所思,“还是说吃了这鬼胎就能得到传承?”

    “事关鬼族的存亡!你最好让开!”一把锈刀寒光闪闪!

    “我既然来了,自然没有让开的道理!”说话间鬼夙的马已经开始腐烂,还没来得及嘶吼,就化作白骨散落一地!

    “骨噬?你是骨巫!”鬼夙站在白骨上,“难怪!”

    “难怪?你也知道骨巫?”污神凑过来,“可惜就要死了!”

    “骨巫一族全是败类!”鬼夙一刀砍下,却发现污神已经不见了,胸口已经被利刃穿透,污神头也不回往前走了几步,化作一只乌鸦飞走!

    伴随着皮肤的腐烂,似有无数的虫子在身上爬咬,恨不得把肉都扯下来!“不好!”鬼夙躺在地上,一运气一滴红豆血珠滚落地上,跟着身体变成了一副白骨!约摸一天一夜之后,污神的骨噬之术慢慢散去,红豆血沿着地面滚动回来,碰到骨头的一瞬间,化作一身皮肉,鬼夙从地上爬起来!“污神!果然名不虚传,还好他认定了我必死无疑!看来这身装扮已经是众矢之的了!”他看着自己一身裸肉,潜伏在草丛里,终于一辆马车经过,手起刀落,马的缰绳被劈断,马车摔倒在地!

    “啊……”伴随着一声声惊呼,车里滚落下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女子一脸惊慌,马夫爬起来护住她,“什么人?谁?”

    “有没有衣服?”鬼夙从草丛里跳出来,“拿来!”

    “有有有!”马夫一看就不是善类,伸手从车棚里掏出一个包裹,“都拿去!”

    “谢了!”鬼夙翻出一间马夫的衣服穿上,几个箭步追上奔逃的马,骑到马背上一骑绝尘消失在天际线!

    “大小姐,没事吧?”马夫转身,看见女子花容失色!

    “没事!”竟然只抢走了一匹马和一身衣服,真是匪夷所思!“陈伯,我们怎么办?”

    “就快到家了!我们走回去吧!”马夫摸摸头上被吓出来的汗,“这世道不太平,没想到天子脚下也有悍匪!”

    “他不是悍匪!”女子摇摇头,刚才看那男子虽然戾气很重但是却并无杀意,一定是有要紧的事,剑眉高挑,肌肉健硕看起来像是江湖侠士,回忆起来还真有点英俊不凡!

    “那就好!不然命没了!老爷应该教你些拳脚!好歹不会遭遇这等凶险!”车夫把包裹背好,“过了前面的山口,我去买两匹马!”

    “陈伯,你又忘了,我不会骑马!”女子叹口气,“爹只喜欢几个哥哥,一身功法都传授给了他们,哪有心思管我!我出这么远的门都没配几个随从,就让陈伯你自己送!”

    “墨墨家的声威在这里摆着,寻常人谁敢打我们的注意?刚才那个人肯定不是附近的常客!”说完回头看了看马车布围上刺绣出来硕大墨字!在风中呼啦呼啦舞动,甚是威武霸气!丢在这荒郊野地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