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45字

    “柳展,我就知道这么下去不是个事,今早就被小姐给发现了,小姐让我们走一个留一个,不然日后被抓了就是大麻烦!”凝香在一座假山后面对着一个男仆说到。

    “是么?她怎么发现的?”柳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是不是想我了?”说完就把手伸到凝香怀里。

    “别闹,”凝香推开他,“他发现了你掉落的布条!”

    “布条?我的衣服没有破啊?”柳展仔细打量了全身,“你自己看吧,一点没破!”

    “啊?”凝香一拍胸口,“一定是我做贼心虚,误以为被发现了!”

    “不对,墨府招贼了!十有八九是内鬼,该不会是对墨小姐图谋不轨吧?”柳展一个激灵,“你真是傻,打死也不能承认的事被人一吓唬就说出来了!唉,你离开墨府吧!”

    “我离开,那你记得来提亲,娶我!”凝香拉住柳展的手,“我爹把我送进墨府,才半年,我就出去,估计他会打折我的腿,如今我还与与你苟且,他一定会恼羞成怒,我不知道能挨多久,你一定要快点!”

    “知道了!”柳展不耐烦的退出来,想我娶你?你怎么不去死?墨府漂亮丫鬟那么多,为什么非得娶你?最好被你爹打死!回头一瞥,凝香还在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禁嗤笑一声,真傻!

    “小姐,你的早膳!”凝香端着饭菜过来,泪痕还没擦去,眼圈通红。

    “伤你心了?”墨雪拿起金镶玉的筷子,“墨府的规矩不是我定的,我也是好心提醒你,你要是不愿走也可以留下来,但是日后被别人揭发了我却没办法保全你,要不这样,你回去要是不好交代,我托人给你一笔钱财也好孝敬家中父亲,如何?”

    “谢谢小姐!”凝香跪下,“小姐,我有一事说出来怕您责罚,不说出来又于心不忍!”

    “哦?”墨雪把筷子撂下,“什么事?”

    “您发现的布条,不是柳展留下的,应该是个飞贼,但是我并没有发现,可能昨晚上一直在屋里……”

    “什么?”墨雪的脸腾地就红透了,“那我昨晚沐浴更衣不是都被……”说罢一推门,“侍卫,给我过来!”

    “怎么了,大小姐?”几个侍卫跑过来!

    “昨晚……”墨雪欲言又止,说出去终归不太好,“没事,我丢了一间不打紧的玩意儿,算了,不找了!”

    “那我们先去巡逻?”

    “去吧!”墨雪脸色凝重,回到屋里照着凝香就一巴掌,“你怎么看的屋子!”

    “小姐赎罪!”凝香跪到地上,“我可能是打了个瞌睡,迷糊着听到点动静,四下里都看了没看见人!”

    “屋顶!”墨雪抬头,房梁的木钉之上果然还挂着一条,“他藏在了屋顶,好大的胆子!”

    “小姐,怎么办?”凝香捂住火辣辣的脸,自己怎么就这么傻,老捅马蜂窝!

    “办什么办?我去叫我爹加派几个卫兵过来吧!”说完饭也没吃就走了出去。

    “你说的是真的?”墨将军伸出手去,啪就一巴掌,“净给我惹是生非!”

    “爹,你打我干什么?”墨雪捂着脸,“你就不能像个爹疼爱一下你的女儿?”

    “疼爱?你自己不看好自己,反过来嫌我我不疼爱?”墨将军站起身,穿上铠甲,“女人都是麻烦,女儿也是!我会给你加派几个人,你回去吧!”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墨雪伸出双臂拦住他,“你要是那么讨厌我,干脆让我早早出阁,嫁给表哥,也省的你麻烦!”

    “也好!”墨将军眼神里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触动,“我明天叫你舅舅把你接走,你就不必回来了,直接在那里嫁了吧,我还要去操练兵马,别妨碍了我的公事!”说罢大步走出门外。

    “娘亲!”墨雪扑倒墨夫人怀里,“爹怎么就那么讨厌我?我哪里做错了?我要嫁出去,再也不回墨府了!”

    “傻孩子!”墨夫人摸着她的头,有心说却又不能说,“嫁吧,嫁出去了就踏实了,好过在墨府做一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你看娘亲我,不也是出不了这墨府?整天在这几个园子里溜圈,小户人家有小户人家的自由!”

    “娘亲,除了你,这个墨府我谁都不想!”墨雪擦擦眼泪,“我说的都是气话,还是要回来看你的!”

    “嗯!我的雪儿最乖了!”墨夫人叹口气,心道,玉婉,你要是没有行差就错,雪儿何至于那么可怜,到底我不是她的娘亲,疼爱总是有限度,不如你的实心实意,只是可怜了这孩子!

    “娘,我爹通知舅舅过来接我,还叫我不回来了,你会跟我过去么?女儿出阁要是没有父母亲在,一定会被人嗤笑的!”

    “你放心,我一定到!”墨夫人安慰她道。

    三日后,墨府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墨将军翻身上马,“都给我机灵点,今天去皇宫,不是儿戏!”

    “老爷,雪儿今天去我兄弟家,你不去送送?”墨夫人站在一旁。

    “别烦我,皇上的事情最大!”墨将军瞥了一眼对面,一排花轿,规模完全不亚于自己进宫面圣,也算对得起墨雪多年来的膝下承欢了,玉婉,你对我不起,我对你与那贼子的女儿却仁至义尽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出发!”一挥手带队出了将军府!

    “爹,你我父母情分就算尽了!”墨雪朝着车队三跪三扣,起身进了娇子,后面是墨府的嫁妆车队,跟着墨将军的队伍就出了墨府,一个往东一个往西,犹如被扯开的两股线头,越扯越长,也越扯越远!

    最后一驾马车出了墨府,墨夫人叹口气,“到底还是对她有情,临行之前墨峰(墨将军)本来要送给达官贵人的两车金玉都给改派了墨雪的车队!玉婉啊,玉婉,将军欠你的都还清了,但是你欠将军的,怕是永远都是他心里的梗了!”说罢掏出手帕,“管家,这几日我出门去,家中大小事都靠你了!”说完擦擦泪,上了娇子跟上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