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鬼知鬼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95字

    “鬼夙!”一个老头现在鬼夙面前,“鬼族一脉就剩你一个了!”

    “族长!鬼胎已死,鬼族无望了!”鬼夙摇摇头,“我感觉鬼族的血脉突然被一抽而空!只剩下一具虚壳了!”

    “鬼夙,我们之所以是鬼族,不是说我们真是鬼,也不是我们有近乎不死的真身,是因为我们内在随时有可能被激发的强大潜质!洪武大帝借助鬼胎成就了肉身再造,却改变不了他是凡胎俗子的事实,若不是练就了半仙之力,谁也融合不了鬼胎!”

    “族长,鬼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鬼夙不解,“为何鬼胎一死,我就瞬间感觉被掏空了!”

    “鬼胎是鬼族的命门!鬼族是凡人祖宗修玄冥气突破血脉约束而成的一组,多少年来被当做怪物,我们后来偷偷摸摸在关外寻觅了一块清修之地,祖宗到底没躲过天人五衰,死前留下话,鬼胎出生之日,便是他借灵复生之时,他临终之前,把传承分化给一个鬼族的人!”

    “老祖宗要借鬼胎复生,收走这些传承?那我们照样会死对么?”鬼夙愕然!

    “对!”鬼痴闭上眼,“他已经复活不了了!我只希望你能活下去,别让鬼族断了血脉!”

    “哼!”鬼夙摇摇头,“鬼族人竟然只是老祖宗的工具!他和洪武大帝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老祖宗复活收回了血脉,照样能救活我们,洪武大帝只会杀光异类!”

    “这些话他会兑现么?”鬼夙并不相信老祖宗,“我们的血能起死回生,是疗伤神药,多少年来被锦衣卫猎杀,生不如死!老祖宗可知道这些?”

    “那是我们不够强大!如果不是十二邪神,老祖宗能够复活,这一切都讲重写……我残存的念力!即将耗尽,我想告诉你,不要报仇,保持鬼族的传承……”

    “还传承什么?命门都没了!”鬼夙苦笑,“我怎么报仇?一个污神就能把我一招毙命!”

    “……你不知道的……”鬼痴的影子越来越淡,“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伴随着越来越弱的声音,鬼痴的影子也消失了!

    “醒醒小子!”一瓢水泼到脸上,鬼夙缓缓睁开眼,“这哪里?”

    “哪里?傻了?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看着挺壮实,怎么说晕就晕了?”那人坐在车上,伴随车的颠簸,整个人一动一动!

    “我叫鬼……我叫阿贵!不是要进皇宫么?”

    “没人跟你说么?后来墨将军改了主意,把4车金银珠宝全给了墨小姐做嫁妆,你小子还蒙着呢吧?”

    “大哥贵姓,我好饿啊!”鬼夙坐起来,以前就是几天不吃不喝也不会觉得饿,但是今天突然感觉身体被掏空了,难怪说鬼胎是鬼族的命门,“有吃的么?”

    “给!”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大饼,丢给他,“阿贵啊,看你细皮嫩肉,不像是穷苦人家出身!怎么跟饿死鬼投胎似的,狼吞虎咽的真难看!给墨家丢人啊!墨府可从来没克扣过下人的粮饷!”

    “我就是饿了!大哥贵姓?大恩不言谢!”鬼夙一边啃饼一边抱拳!

    “叫我穆哥就行了!都是苦命人啊,我祖上都是砍柴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后来我爹带我去卖柴碰到了墨家的管家就把我卖给了墨家,这一待就是20年,我一个奴才,取不了媳妇,生不了娃,唉!”穆哥喝了一口水,“你渴不渴?”

    “给我来一口!”鬼夙接过水瓢,“咕嘟咕嘟……”一通喝!“谢谢穆哥!”

    “你还是谢谢夫人和小姐吧,本来是要把你扔路边的,小姐看你还有口气就把人抬上了车!不然你早就死在路边了!”穆哥打个哈欠,“这一路赶往通州,虽然不算太远,但是也少不了有打家劫舍的,听说上次墨小姐省亲回来都快到顺天府了硬是遇见了打劫的,所以我们这次加派了人手,也许也是看你年轻力壮,不然不会挑选生面孔!”

    “对,打架我也是把好手!”鬼夙笑笑,“我平时一个人打几十个,一点问题没有!”

    “切!吹牛!来,我跟你比试比试!”穆哥伸出手做了个掰腕子的姿势,“敢么?”

    “有什么不敢!”吃饱喝足,鬼夙觉得也有了力气,伸出手去,搭在水坛上,一发力,觉得稳操胜券了,结果下一秒尴尬了,整个人都被掰弯了!

    “大哥你天生神力啊!”鬼夙大吃一惊,普通人还没有能跟鬼族抗衡的!

    “什么天生神力,知道么,得有肉!”说完一拍胸脯,一坨肥膘晃来晃去,“有肉就有力气!”

    “啊?”鬼夙挥拳压在车上的一块石头,按照记忆,应该是瞬间就碎成粉,但是石头没碎,他的手钻心的疼!

    “你傻了?以卵击石?”穆哥用脚夹走石头,“这是我的搓脚石!别给我弄坏了!”

    “搓脚石?”鬼夙揉揉拳头,“搓什么脚?”

    “汗脚,掉皮,搓搓舒服!”穆哥嘿嘿一笑!

    “额……”鬼夙赶紧拿瓢水冲冲手,“真恶心!”

    “行了,下去吧!”穆哥笑笑,“记住了,别乱说话啊!”

    “知道了!”鬼夙跳下车,心道,看来我鬼族的天赋已经被收走了,果然是命门,不过也好,这样我能做个普通人,不必再打打杀杀了!

    “小姐小姐!”前面车厢忽然一阵急促的呼声,车队停了下来!

    “怎么了?”墨夫人下了车,“雪儿?”

    “夫人,夫人,小姐鞍马劳顿,昨晚又受了风寒,现在热的厉害!”凝香跑过来,“怎么办?”

    “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个郎中啊!”墨夫人急得直跺脚!“这不是要命么?”

    “夫人,咱们没带郎中?”凝香一下子慌了,“这可怎么办?”

    “慌什么慌?”墨夫人冲着人群喊,“你们几个赶紧生火烧一盆热水过来,凝香你去找一块毛巾,一会给小姐散热用!那个小子!”她一指鬼夙,“你骑一匹快马去最近的村子,找郎中抓些药来!快点!”

    “还不快点!”穆哥一推鬼夙,“还等着你救命呢?快去!”

    “唉!”鬼夙一个踉跄正好摔到一匹马旁边,索性一下子跳上去,赶马奔向远处的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