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分道扬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47字

    “阿贵!胡家已经被满门抄斩,墨家肯定也完了!我们只是下人,能逃就逃,总比跟着陪葬好!”穆哥站到鬼夙身后,“墨小姐,终归是墨家的千金,还是胡家没过门的媳妇,依照大明律法,必死无疑!你现在救了她,早晚还是要死在锦衣卫手里!”

    “穆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阿贵虽然对墨府没什么情义,但是墨小姐我却必须要救!”鬼夙把墨雪抱起,不禁由怜生爱,“别的我不管,她不能死在我的视线之内!”说着踉踉跄跄就往回走!

    “好!你有种!但是我还要生存,大不了出家当个和尚!”穆哥一拱手,“兄弟我们就此别过!”

    “不送!”鬼夙把脸贴到墨雪的额头,烫的厉害,“墨雪,我知道你对我无心,奈何我对你有情!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罢把墨雪放到一棵菩提树下,拿出锈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划出深深的口子,任凭血液撒在墨雪的伤口,心里渐渐空的发慌,脸色越发的惨白,血液几乎流干了,墨雪终于呼吸开始均匀,伤口也渐渐愈合!

    “墨雪!”鬼夙嘴角露出笑容,眼前一黑,趴在了墨雪旁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鬼夙睁开眼睛,身体虚弱无比,墨雪已经没了踪迹,“该走的终究会走,至少她没事了!”鬼夙做起来,“我偷窥你的债,就这么了了吧!是时候回鬼族的老家了!也许哪里才最安全!”

    “表哥!我们才刚见面!娘亲,这都是什么孽?”墨雪抓了一些树枝,放到尸体上,一把点着了,看着熊熊的烈火,真恨不得跳进去陪他们死了算了!但是想起墨府还有兄弟与爹,竟然又下不了这狠心了!她弄了点灰烬把自己的脸涂抹得黑一些,从死人身上翻出这银两,朝着回来的路迈出了脚步。

    “报!胡惟庸一家极其亲信3万口已经全部就地处斩,只剩下墨家,大人,墨家我们动不动手?”

    “动手是早晚的事!这些老东西依仗自己是开国功臣,不把我们锦衣卫放在眼里,我一定一个一个连根拔起!”说话的人转过脸,一道斜阳照到脸上,脸上的刀伤剑伤一条一条交错永恒,“我是堂堂锦衣卫总指挥使!逆我者亡!”

    “墨将军身经百战,恐怕我们抓拿不住!”那人往后一退,“大人,要不要派邪神?”

    “邪神现在都是皇上的心腹,说是归我毛骧管,还不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我一手栽培的十二邪神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朱元璋,早晚你的命和江山都是我的!你害我成了太监,我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大人小心隔墙有耳!”那人还是头一次听毛骧这么说话,以为他疯了,赶紧提醒他!

    “哪有耳?”毛骧走过来,用眼睛一瞪,那人感觉浑身一热,还没来得及张口,脸上的表情就定格在了惊恐上,转瞬间已然化为了一剖烟沙,毛骧随手一挥,便散乱入空气中!“你以为你吃了凝鬼丹真的是返老还童?笑话!月圆之夜有你好看的时候!”他走进内室,打开一道暗门,进入一个空旷的大殿,大殿之内竟然有一个跟洪武大帝一模一样的龙椅,龙椅一侧还跪着被脱去龙袍的石雕洪武大帝!他走上去,坐下,慵懒得往后一躺,顺着身体最舒服的姿态,把脚蹬在石雕的头上,“这江山是也我打下来的!本就有我一份!你抢了我的女人,还让我成了阉党!这笔账我会跟你一笔一笔,慢慢的算!太子的死就当是给我一点小小的补偿了!哈哈哈……吃了凝鬼丹,最先变成失心疯,六亲不认,果然不假!亲儿子你都不放过!哈哈哈哈……冒充自己儿子再坐江山,你也是千古一帝了!你是不是还要睡你儿子的女人?想想这荒唐事,我的心里就平衡一些了!”

    “传召!洪武大帝崩摧,国不可一日无君,朕,七天以后祭天,加冕!”朱元璋穿着一身孝服,对着群臣说到,“先帝误食丹药,暴忘在御书房!典史官不可记入史册,就说先帝得道登仙!我有长子允炆可立为太子!就此昭告天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你都看到了?”朱棣拔剑插入庭院中的一棵树上,“父皇多行不义,竟然连呵呵这么老实的儿子也不放过,这哪里还是什么君王?分明就是妖孽!”

    “燕王!这也是他急着立太子于朱允炆的目的所在,正了视听,再压下强权,这天下他在坐上几十年也就安稳了!”

    “他不仁休怪我不义!”朱棣一抖衣袖,“准备人马,我要逼宫!”

    “谁要逼宫?”一只乌鸦忽然从天而降,化作团黑气,黑气中走出一人穿着黑袍,“你爹叫我来告诉你,他不想杀你,但是如果你执意要反,多杀一个而已,他无所谓!”说罢一抖手一团黑气飘出!

    “燕王快跑!”朱棣的侍卫一把挡住,整个人瞬间化为白骨!

    “你等着!”朱棣往上一跳,忽然凭空消失,只剩下几根银针如光射一般,飞到污神的面门!

    “落!”银针纷纷掉在地上,污神痴笑一生,“看你能遁到哪里去!”随即化作乌鸦越飞越高,鸟瞰之下发现一个黑影正在快速逃走,立刻紧紧追上,转眼就到不足一步之遥,掌中一团黑气溢出,黑影定住,躺倒在了地上。污神凑过去一看,竟然是个冒牌的!伸出中指插入了他的脑壳,瞬间骨肉分离,肉体腐烂成尸水,地上就只剩下扭曲的骨骼!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你给我等着!”污神抽出手指放在口中吮吸一口,这血液里濒死的味道让他感觉不一般的舒服,片刻幻做乌鸦飞向远方!

    “吓死我了!”朱棣从假山后面走出来,从嘴里扣出一颗青色石珠,“多亏了这宝贝,掩盖住我的气息,十二邪神果然名不虚传,这污神还不是最厉害的,看来真要逼宫还得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