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墨家被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7本章字数:2093字

    “爹!”墨雪终于跋涉回了墨府,用力拍着墨府的大门!

    “干什么的?没看见大门上贴了封条?”两个士兵过来,把她往后一推!“墨府已经被抄家了!墨镜尘已经被关押在大牢,你是墨家的人?抓起来!”

    “他不是墨家的人!”一个人忽然从身后跳出来一把拉住墨雪,“闺女,爹没去墨府,走走走!”边拉着墨雪走边冲士兵们鞠躬,“不好意思,兵哥,我家姑娘,可找到他了!”

    “你是谁?”走到远处墨雪站住,“墨府真的被抄家了!那我的两个兄长呢?我爹呢?”

    那人看着墨雪的脸庞发了会呆,说到,“你可知道一个叫玉婉的女子?”

    “没听过!”墨雪摇摇头,“墨府里没有这么个丫鬟!”

    “我的女儿!”那人激动着,“你是我的女儿!”

    “你神经?我是墨雪!墨家的千金!就算墨家没了,我爹也是墨镜尘,我娘亲也是胡仙儿!”墨雪推开他,“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是你的女儿!”转身走向街角,“爹,虽然你从小就讨厌我,也不疼我,但是既然你生了我,养了我,我就喊你一声爹,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果然没死!老天开恩,老天开恩啊!”那人跪在地上,“玉婉,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女儿!我们欠墨镜尘的我会还给他!但是女儿我必须带走了!”他起身追上去,一把拉住墨雪,“你要去哪里?”

    “我去救我爹!”墨雪朱唇轻咬,“我要去找我爹的好友!他们都是朝廷重臣!他们说句话,皇帝就会放了我爹!”

    “孩子!你太天真了!胡惟庸逆反是诛九族的大罪,人人都想躲个清静,如果你爹不是掌握兵权,早就跟着杀头了!”那人蓬头垢面,但是似乎从里到外都透着刚劲,一看就是练家子出身,“我是你爹的旧交,昔日你出生之前你爹曾许你做我的干女儿,后来我遇到点事情,在外面流浪了很久,刚一回到京城就看见墨府被抄家,你叫声爹,快点!叫我声爹!”他眼神里充满渴望!

    “凭什么?”墨雪瞪着他,“我只有一个爹,他叫墨镜尘!”说完转身就要走!

    “叫我声爹,我帮你把墨镜尘救出来!”他喊了一嗓子,“你叫墨雪!对不对,你娘说过,等你出生,就叫雪!你出生那天是腊月,院子里的梅花正开,应景应时!”

    “你真是我爹的旧交好友?”墨雪驻足,“我爹为何从未提起?”

    “他当然不会提起!”那人一脸伤婉,“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后来我走了,但是乖女儿,我们的交情还在!我孤身一人,看见你就像自己真的有了个女儿!你叫我一声爹,我就去帮你救他!”

    “如果真是我爹的好友,还用我喊你爹?”墨雪甩手就是一巴掌,“你当我是三岁孩子!”

    “好!打的好!冰雪聪慧!”那人不怒反笑,摸着脸上火辣辣的掌印,“那这样,我先救你爹!救完你爹,你喊我一声爹,算是谢谢我!如何?”

    “你当真能救我爹?那是顺天府的死牢!”墨雪将信将疑,“你什么来路?”

    “我?记不清了!”那人有点疯癫,伸手一抓,虚空形成一个黑洞,“进来!进来!”说完跳进去,把手伸出来,示意墨雪抓住自己的手!

    “我是为了我爹!”墨雪走过去,把手一搭,整个人被拉进去,一眨眼,已经到了自己的闺房,但是到处都是狼藉,明显被人翻乱了几次!“这是墨府里面?”

    “明天!你先洗洗睡!我记得这里以前是玉婉的房间!”那人深沉的一坐,“18年了!就像一场梦啊!”

    “玉婉?”墨雪把被子铺好,“是墨府的下人么?”

    “你不知道,不怪你!”他随手一挥,屋子里的东西就自动归位,而且悄无声息之间他已经站到梳妆镜前面,用手抚摸着镜子,“玉婉是个很美很美的女子,就像你!”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墨府的士兵或者男仆,跟墨府的丫鬟私通,后来被赶出了墨府!玉婉一定是墨府的丫头!”墨雪觉得自己茅塞顿开!躺倒床上,盖上久违的被子,真是舒坦!

    “你这么觉得也挺对!就算是吧!”他盯着墨雪的脸,舍不得眨眼,月色昏黄,就像那一天,他看着玉婉!“睡吧!你累了!”他伸手在墨雪眼前一晃,她就躺了下去,陷入沉沉的睡梦之中!

    “玉婉,我们的女儿好美,就像你!”他走到窗户前面,那棵梅树下的私语,庭落里的深拥,暗角里的打情骂俏,仿佛历历在目!“玉婉!我的玉婉!”他捂住胸口,一阵疼痛……多希望时光倒流,多希望这一切没发生,多希望自己没有越出雷池,至少她应该还活着吧?

    “皇上!墨镜尘我们怎么办?”毛骧进入御书房,“除了墨家,凡是跟胡惟庸一案有牵扯的我们都已经就地处决了!”

    “先关着!朕初登大宝!不能杀完丞相又杀将军,这天下不能乱!毛骧啊!”

    “在!”毛骧跪下!

    “你跟朕出生入死几十年,如今也老了啊!”皇帝起身,“你知道朕那么多的秘密,你说会不会有一天你也谋反呢?”

    “臣不敢!也不能!”毛骧心里嘀咕,这老东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皇上当年把我从一个贩夫走卒带到今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锦衣卫总指挥使,这是莫大的恩威与荣耀!臣怎么可能?”

    “胡惟庸不也是朕当年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当了丞相,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皇上,臣没有子嗣,自然没有那种野心,臣一心经营锦衣卫,为大明的江山尽心尽力,就像当年我们一起浴血杀敌一般,自有一番惬意在里面!”毛骧心里抽搐着,要不是你拉我挡了一剑,我会变成太监?我最爱的女人最后也成了你的妃子,此仇不报非君子!

    “这话不假!”皇帝笑笑,“朕对你的锦衣卫,甚为满意!十二邪神堪比十二万大军!你才是朕的心腹!长生丹更是助朕返老归真!朕也就对你还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