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死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193字

    天色微亮,墨雪睁开眼睛,慵懒的伸个懒腰,习惯性地坐在梳妆镜旁,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茶点,“奇怪,这不是墨府平日里的伙食啊!”她冲着屏风就喊,“凝香,今天怎么回事?”凝香二字喊出,整个人一震,才想起了墨府已经被查封!自己是被高人给偷带进来的!

    “你在哪里?”墨雪四下里张望,“人呢?”

    “喊我?”虚空中忽然凝出一人,就是昨晚的那个男子!“吃饭吃饭!”

    “你是妖怪?”墨雪往后一躲!

    “妖什么怪!我是白凌阙,你叫我白老爹,怎么样?等你喊我爹的时候就不会别扭了!”

    “白伯父,我爹是墨府的将军,我不是没见过世面,各种异人也都有耳濡目染,但是像你这样一会儿没一会有的,我没见过!”墨雪尽量平复心情,墨将军可以说也是一代豪杰,一身本领盖世无双,自己曾亲眼见过他一抬手聚沙成塔,所以遇到这类人她但是还能接受。

    “叫我白老爹!白老爹!”白凌阙拿了块点心就吃起来,“还是京城的点心好吃!塞北全是牛羊青稞,没意思!”

    “白老爹……”一想到还要求他帮忙,墨雪忍了忍喊了出口,“我们怎么救我爹?”

    “简单!今晚三更,你在这里等我,我自然会把他给你带来!”白凌阙嘿嘿一笑,“乖女儿,不是,墨小姐,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幅卷轴,打开之后竟然是一幅画。

    墨雪看过去画里是个婀娜的女子,一席粉色长裙,俯首弄梅,分外优雅,那面庞怎么越看越熟悉,赶紧照照镜子,“你怎么会有我的画像?这不是我屋前的腊梅?奇怪我没叫画师给我画过啊?”她凑过去,“她手臂有一处青色竹叶胎记,为何跟我肩膀上的一模一样?这不是我,这是?”

    白凌阙笑而不语,又吃了几块点心,拍拍肚子,起身,“你尽量不要出这个屋子,因为每个门口都有士兵看守,也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等我救出你爹,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你要是救出我爹,我就认你这个义父!”墨雪点点头,“能不能把我两个哥哥也救出来?”

    “那是自然!”白凌阙胸有成竹,“只要碰不上那十二个怪物!”

    “十二个怪物?”墨雪也有耳闻,“你是说锦衣卫十二邪神?”

    “没事,一对一谁也奈何不得我!”白凌阙笑笑,“污神、冥神、龙王、一刀、白衣、黑风、奎狼、瞎蟒、鬼蛛、囚羲、断浪和花蟹”对他们如数家珍,“放心吧,你爹要是发威,那囚牢也不过是个摆设!但是你爹太忠!愚忠!叫你死你就死?皇帝又不是爹?”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墨雪不禁有些好奇,“难道,你也是锦衣卫?”

    “曾经是!曾经是!”白凌阙把画像收起,“陈年往事!不提也罢!”

    “白老爹,你对墨家的大恩大德,墨雪没齿难忘!”墨雪说完就跪下扣了一个头,“如果你真救了我爹和我的两个哥哥,墨雪愿意以身相许!”

    “咳咳咳……”白凌阙惊得一阵咳嗽,“别胡说!用不着,我欠墨家的,也欠你的!你等我好消息!”说完遁入虚空!

    “真是个怪人!为什么他说话总是遮遮掩掩?”墨雪叹口气,“昨日还风光无限好,今日就花残柳败冷凄凄……娘亲,如果有来生,我们一家人做一户平民也好,至少风平浪静!”

    眼看夕阳西下,夜黑风高!“就快三更了!”墨雪双手合一,跪在床头,“列祖列宗,一定要保佑我爹和两个哥哥都能平安!”

    “呼……”一阵邪风吹过,看守打了几个喷嚏,“突然那么冷?”一个看守起身,“我去换身衣服!”

    “给我也带一件!”看守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我转一圈!”说着拿起一条皮鞭,晃晃悠悠地转到囚牢前面!“墨大将军!好生威风!听说昔日墨将军一人守住函谷关,空手杀退10万精兵!今天不也沦落至此?我就说啊,人得知道功成身退的道理,正所谓鸟尽弓藏,帝王之术少不得卸磨杀驴!”他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胡丞相除了有点嚣张跋扈,也没什么大错!墨胡联姻在皇帝眼中那是肉中钉眼中刺,就算你们不谋反,他也得为了大明江山的安稳琢磨琢磨,所以现在杀还是不杀没区别,因为早晚要挨这一刀!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墨镜尘对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皇上要我这条贱命,拿走便是!”墨镜尘铮铮铁骨不为所动!

    “好!是条汉子!”狱卒一拱手,“有人传下话,不让你过了今晚!我们也是替人办事!多有得罪!”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三颗黑珠子,往旁边走了走,捂住鼻子,将其中一颗往墨镜尘头上一扔,“砰!”炸成一团黑雾,瞬间锁定墨镜尘的全身,“墨将军神威盖世!寻常毒物伤不的你,但是这阴凝珠却是你们这些异人的克星!善哉善哉,今晚我又睡不着了!”

    墨镜尘在黑雾中不停地挣扎与嘶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痛苦万分!

    “爹!”墨家二少用力一挣,囚笼轰然碎裂!

    “你们谁也别想跑!”狱卒将剩下两个丢出,墨家二少还没来得及挣扎,就纷纷碳化成粉!

    “啊……”忽然一声轰鸣,墨镜尘身体暴增十倍,整个人如炸裂一般轰出一拳砸在地面上,整个大牢剧烈的震颤!

    “来人啊!墨镜尘造反了!”狱卒一脸阴笑,往后一边跑一边喊!

    “杀!”无数锦衣卫突然涌入大牢,数不清的铁链从天而降,缠绕在墨镜尘身上,带火的利箭如雨般纷纷落下,刺入他的肌肤!

    “我要见皇上!我何罪之有?我是大明的将军!我是千古功臣!”墨镜尘身上燃起熊熊烈火,想一头火熊一拳一拳挥出,无数的锦衣卫被砸飞!

    “你要见皇上?”虚空中忽然飘下一人,手中把玩着一把玉扇,“你还是去见阎王吧!”玉扇一扇整个牢狱瞬间结出一层冰霜,所有的人变成了冰雕!

    “毛骧!怎么是你?”墨镜尘身上的火渐渐熄灭,“我跟你有什么仇?一定要杀死我的儿子!”

    “我还杀了你的夫人和女儿,怎么他们没告诉你么?哈哈哈哈……”毛骧狂笑起来,“前几年我弹劾郭子仪,你当着满朝文武删了我一个耳光!你不会不记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