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116字

    “阉人岂能干政?”墨镜尘一跃而起,扑向毛骧!

    “最恨别人叫我阉人!”毛骧咬牙切齿,将扇子往胸前一护,凭空显出一道冰墙,眨眼一米多厚!

    “砰!”冰墙被砸出一道道裂痕,墨镜尘拳如暴风骤雨,转眼整道冰墙碎成了冰沙!一拳砸穿已经到了毛骧的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毛骧一声嗤笑,背后已经冒出一团团硕大的流星锤,重重地跟拳头对撞在一起!对撞的一瞬间流星锤张开一个个口子,露出一排排锋利的牙齿刺入肌肤!

    “虎牙!”墨镜尘落回地面!流星锤的链条攥在毛骧手中,锤口深深咬投骨头!“你竟然有此种杀器!”他喘着粗气,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舍得一身剐,我也要把你拉下马!啊!”墨镜尘一声嘶吼,扯动虎牙,链子骤然绷紧!毛骧紧紧拉住,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慢慢被拉向地面!

    “蛮夫!”毛骧骂了一句,一团黑气沿着铁链迅速传导入墨镜尘的血液,铁链跟着一松!“舒服么?是不是有种骨肉要分离的感觉?很痒很痛想不想把这身皮肉扯下来?”

    “污神!”墨镜尘破口大骂,“锦衣卫!全是畜生!”

    一个身影从毛骧背后飘出来,污神一双枯手冒着黑气!

    “骁勇善战的墨将军竟然满嘴市井俗语,打不过就骂不太符合你的身份吧?”污神偷袭得逞极力挖苦着墨镜尘,“正所谓兵不厌诈,这么简单的道理,身经百战的墨将军不会不知道吧?”

    “是你们逼我的!”墨镜尘的肉开始溃烂,眼神充满暴戾!整个大牢忽然腾起一股热浪,墨镜尘的血肉炸成血色烟花,仅剩下一身雄壮的白骨包裹着一颗跳动的心脏!虎牙已经被他抡在了手里,舞动的虎虎生风!

    污神和毛骧被震得撞击到墙壁上,把墙壁砸出大坑!毛骧吐出一口鲜血,“大明杀神,名不虚传!”

    污神已经动弹不得,眼看流星锤就要砸到自己头上!

    “咔!”一把大刀沿着虎牙的锤子切下!生生把这大杀器切成两半,被切开的锤子,一块斜飞,一块嵌入污神的肩膀!

    “一刀!”墨镜尘手里只剩下一截铁链,“看来墨家今天要全死在这里了!”

    “知道就好!”一个魁梧的汉子握着一饼邪气四溢的墨色长刀,没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眨眼间已经劈下!

    “咔咔咔!”墨镜尘一闪身,长刀劈入地面几尺深,整个房间的地板碎成渣子,拳头已经砸到一刀的后背,一刀一个踉跄!无奈这一拳已经是强弩之末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墨镜尘轰然倒塌!

    污神已经恢复几分和毛骧站到了他面前!“哈哈哈哈……过瘾!”毛骧笑着,“还是要杀墨将军这样的人物才知道什么叫挑战!”

    “我若身披铠甲,手握弑神枪,岂是你们这几个鼠辈能算记的?”墨镜尘已经绝望了。

    “我听说墨将军忠肝义胆,热血丹心!”毛骧伸出手去,捅了捅墨镜尘还在跳动的心脏,“我最喜欢煲心肝汤了!”

    “呼……”虚空忽然一阵扭曲,一个黑洞中伸出一双手一把拉住墨镜尘的脖子瞬间把人拉入了黑洞,虚空随即恢复正常,人就这么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被救走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我去追!”污神化作乌鸦就要飞出!

    “追上你也不是对手!”毛骧抬手示意他别追了!“白凌阙!十几年没出来我以为他早死了!”

    “白凌阙!”一刀和污神也沉默了,如果倒退18年白弑算起来是十二邪神之首!白弑失踪以后才又加入了断浪凑齐了现在的阵容,那时候的锦衣卫还不是现在名声那么坏,“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墨镜尘已经废了!墨家的势力彻底瓦解,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毛骧阴沉的脸上少有的闪过一丝满足,“白凌阙虽然厉害,却生性懦弱,不喜欢杀戮,真是可惜了白弑的名号!今日的事你们知道该怎么向狗皇帝汇报吧?”

    “墨镜尘父子意图越狱,被我等击杀!”两位邪神回答道!“指挥使,我们就先回去了!”

    “走吧!”话音一落,毛骧也遁入虚空!三人走后整个死牢已经到处都是尸体,阴森至极!

    “他真的要越狱了?”皇帝闭着眼睛,“我一直以为就算天下人都负我,墨镜尘也不会!本想留他性命,都是老臣了!可惜……”

    “墨将军威武霸气,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二人被打成重伤,恐要休息几日才能复原!”污神说到。

    “修养去吧!墨将军的威武朕最知道!若是弑神枪在手,你们也不是对手!可惜了大明的战神了!退下吧!”

    “是!”两个邪神退下!

    “爹!”虚空一阵扭曲,白凌阙抱着一具白骨钻了出来,墨雪吓得一激灵!“这是怎么回事?”

    “他还没死!”白凌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赤粉,嘴中念念有词,往空中一撒,赤粉落到白骨身上立刻化腐生肌,墨镜尘的容貌渐渐恢复!

    “爹!”墨雪蹲下来,拉住墨镜尘的手,“我爹怎么了?”

    “我去晚了一点,锦衣卫提前下手了!好在你爹威猛,可惜了你的两个哥哥,都没了!”

    “大哥二哥!”墨雪掩面而泣!“我爹还能恢复么?”

    “废了!”白凌阙摇摇头,“除非找到鬼族的人,取血!或许还能重塑威武!不过我听说鬼族的人都被杀干净了,皇帝为了长生吞了鬼胎练成的丹结果暴病而亡,如今大明已经换了天子,希望不要像洪武皇帝一样嗜杀成性,百姓也能过几天安稳日子!”

    “我爹必须好起来!”墨雪的眼神充满渴望,“请受我一拜!义父大人!”说完就跪在了地上!

    “不必!我本来就欠墨家的!墨雪,还记不记得你说过的?我救出你爹你就……”

    “爹!”墨雪冲他喊出了一声爹!

    一瞬间白凌阙的脸抽搐了,一会哭一会笑!“她叫我爹了!玉婉,他叫我爹了!”

    “真是个怪人!”墨雪摇摇头,又好气又好笑,把墨镜尘扶起来放到了床上,看着紧闭双眼的墨镜尘,心中百感交集,好歹,墨家还有人活着!“爹,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