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逃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173字

    “放心放心!”白凌阙走过来,“你爹死不了就一定会好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赶快离开!”

    “啊?”墨雪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这个房间,“义父,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话音未落,泪眼婆娑!

    “去关外!那里不是明朝的势力,正好,鬼族的老巢也在关外,我认识几个名医,我能救你爹的命却救不了他的伤!若是普通人早就死了几百次,疼也疼疯了!”

    “我们怎么走?钻到你画出的黑洞就能到么?”墨雪一听有名医顿时感觉到了希望。

    “我画的黑洞最多不过百米,而且非常耗费精力,不然我也不会出手晚了!”白凌阙摇摇头,“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一切,咱们立刻出城!”

    “哒哒哒哒……”墨府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给我围起来,一个蚂蚁也别放出去!”为首的一个锦衣卫身后背着一柄比人还长的长剑,一身蟒服在飞鱼服里格外眨眼!

    “启禀段大人,我们已经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几个锦衣卫单膝跪下,此人正是十二邪神之断浪!

    “放火!”段浪一声令下!无数利箭带着火焰射入墨府,顿时火光冲天。

    “妈妈,外面好亮啊!”一个小男孩趴在窗户上指着墨府的方向,“你看你看,那边是不是着火了?”

    一个中年妇人,一把捂住孩子的嘴巴,“瞎看什么?小心锦衣卫把你抓了去!”

    “啊……我不要锦衣卫!”小孩儿立刻嚎啕大哭!

    “再哭他们就来了!”妇人一把把他丢到床上!孩子蜷缩进被子里一声不吭了,从被窝露出一双恐惧的小眼睛,小声抽泣!

    “墨府没了!”墨雪看着冲天的火光,潸然泪下!

    “我们有!”白凌阙背着墨镜尘一把拉过墨雪,跳入虚空,再出来已经到了一个巷子,箱子里停着一驾马车,快马加鞭,伴随着车轮的咯吱咯吱声,三人奔向城外!

    “哼!”断浪看到墨府的虚空一阵扭曲,一把抽出宝剑!漂浮在空中,但见墨府附近的一个巷子里虚空一动,立刻踏着一排排屋顶追过去,刚好看见一辆飞奔的马车!“想跑?”轰然一剑劈下,剑气沿着巷子直逼马车!

    “阴魂不散!”白凌阙快马加鞭,食指朝天一指,马车后面出现一个黑洞,剑气穿透黑洞瞬间从断浪身后冒出,“噗!”断浪一口鲜血喷出,跌落在地上,好一招乾坤大挪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等断浪爬起来,车马已经出了视线!“这是什么功法?”他踉跄着回到马上,自从升了锦衣卫十二邪神,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能一招把自己打趴下的对手,而且还是借力打力!说出去必然颜面扫地了。

    “大人!”一群锦衣卫围了过来,“大人你没事吧!”

    “没事!”断浪强忍着剧痛,带队回府,一群人马无功而返。

    “我回来了!”鬼夙看着满目疮痍的鬼村,这里曾是自己最安逸的所在,如今一片荒凉,地上摆满了尸体,有锦衣卫的也有鬼族人的,他在地上挖了一片坑,把能分辨出来的都埋进去,看来他们几个出动以后,锦衣卫派来了最次也是凤尾级别的人来了个回马枪,等收拾完残局,他重重地躺在熟悉的地窖里,鬼族人之所以被称为鬼族大概也跟他们长期生活在地窖里有一定的关系,外面的设施与房间不过是些与外人交换东西,商议事情的必要投入,地窖里的杂草睡得最美!而且很有安全感!当然随便一个鬼族人也不是贩夫走卒能惹得起了,只不过鬼族人有鬼族人的规矩,不惹是生非,结果还是惹来灭族打祸。

    “哟?还有一个活着的!”一个妖媚的女子走进鬼村,“是鬼夙啊,快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怎么没穿衣服?呵呵呵呵,别害羞,我就喜欢看光着身子的美男子!”

    “妖月!”鬼夙从地窖里爬出来,“别惹我,我心情不太好!”他指着村口的方向,“你出去吧!”

    “切!有脏又臭,你以为本姑娘遗憾?”妖月扔下几只兔子,“你不念旧,我还是念旧的!那去吃吧!别鬼族绝了种!”

    “你?”鬼夙紧握着拳头!

    “想打么?打架有什么意思?不如滚床单啊!来啊,宝贝,我给你好好撒撒气!”妖月一脸淫笑,一把就扑了上来!

    “滚开!”鬼夙往旁边一躲,“我没心情伺候你!”

    “没意思!本姑娘走了!”妖月把手在鬼夙脸上一摸,“以为你死的时候,我这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差点就哭了!活着就好了!”说这话的时候,眼眸里竟是真情毕露。“记得想我!”她抛个媚眼儿,脚下腾起一团白云,慵懒的往上一躺就勾勒出一身唯美的曲线,冲着鬼夙挥挥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什么时候想我就来找我!”扭过头的一瞬间已经两眼含泪,“他没死!就知道!”哽咽着擦掉眼角的泪!

    “妖月!”鬼夙提起兔子,像以前一样把手掐住兔子的脖子,很遗憾,没什么作用,放在以前只要一个瞬间,兔子就会变成一副皮囊,鬼胎已死,他还算是鬼族么?鬼夙摸出那把锈刀,艰难的给兔子拔了皮,用棍子插好,像个普通人一样生起了火,香气弥漫开来,他的肚子咕咕的叫着,“什么时候吃饭变成了这么麻烦的一件事?”鬼夙无奈的摇摇头,“差不多了吧?”金黄色的兔子,啪嗒啪嗒往下滴着油,他扯下一块塞进嘴里!“果然是美味!”

    “驾!”白凌阙将马车驾得飞快,跑了一夜,马已经吃不消了!在路边停下,把马车上的帘子撩开,“你还扛得住么?”

    “哇……”墨雪把头伸出来,吐了一地!“我没事!我们出城了么?”

    “出来了!”白凌阙递过一条毛巾,“座位底下有水和干粮,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歇会吃点吧?”

    “我吃不下!”墨雪跳下车,大口大口喘着气,连日的风餐露宿,已经让她很瘦得没有血色,胸口的旧伤也开始隐隐作痛!

    “你身上有伤!”白凌阙眼睛一亮,“一箭穿心,你居然没事!”

    “我被人救了!”墨雪蹲在地上感觉舒服了一些!

    “你体内有鬼族人的血!墨镜尘有救了!”白凌阙露出笑容,虽然有名医但如果找不来名药,还不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