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从头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099字

    吃完兔子,鬼夙觉得舒服了一点,此刻他竟然有点想念墨雪,虽然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次好脸色,但是自从那日在房梁上偷窥了她的娇躯之后,总是时不时地就浮想联翩。鬼村旁边是一片雪山,雪山足有几千米高,站在山脚有种蝼蚁望天的无力感,“以前轻轻松松就能飞到山顶,在那里赏雪看日出,猎杀飞禽走兽,现在要用这一双脚何其艰难?”

    “鬼娃们,无论何时,你们都要记住,只要我们能征服这座雪山,鬼族的血脉就不会断,因为雪山有我们的秘密!”他耳边响起幼时族长给大家的训诫,虽然上过无数次雪山,但是至于那个秘密却如同一个哑谜无人能解!“族长,如果征服了这个雪山,请保佑我找回鬼族的秘密!如果找不到,我宁可死在这崎岖的山路上!”他把剩下两只兔子系在腰间,提上锈刀开始沿着山路往上攀爬,脚下的碎石发出嘲笑的响声,仿佛这是用脚无法征服的天路!

    “我是鬼族唯一的幸存者,就算没了鬼族的血脉,我也要找到鬼族的秘密,这个仇早晚要报!”穿越着荆棘,尖锐的树刺不时地扯烂他的衣服,爬了一夜身上就只剩下几块碎布条。如同一个野人一般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眼神却越来越执着!

    “嗷……”一声虎啸震彻丛林,伴随着树丛的晃动,一只白虎从灌木里钻了出来,一双凶狠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原来这山里还有白虎!”鬼夙把锈刀握住,“滚开!”

    “嗷……”白虎一下跃起,扑倒鬼夙,那速度根本来不及格挡!虎口对准自己的脖子就是一口!

    “啊!”鬼夙用手肘抵住白虎的脖子,拳头在地面杵出一个小坑!另外一只手照着虎头就是一拳!

    但是白虎的反应更快,一抓已经拍下,将脸划出一道血痕,另一抓将挥起的拳头强按下去!“啪啪啪……”虎爪越拍越快,眨眼间半边脸已经快被拍烂了!

    “滚!”鬼夙腾出一只脚照着白虎的腹部,拼尽全力一脚蹬出,白虎飞起,就地一个打滚,就爬起来!围着自己转圈,伺机而动!

    “嗖!”鬼夙一个鲤鱼打挺,摸起锈刀不退反扑,照着白虎头部劈下!

    “嗷……”白虎往后一退,躲开一击,一扭身,虎尾如鞭一般横扫过来,把鬼夙连人带刀一起抽飞了,重重地撞在树上,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仆一落地,就窜了上来,一口咬下!

    “噗!”鬼夙从地上摸起一节树枝,顺势插入了虎眼!白虎惨叫一声,就地翻滚,前爪不停的拨弄着树枝!但是插的太深太疼,越拨弄越疼越疼越拨弄!

    “去死吧!”鬼夙挣扎着站起身,暴跳起来!将锈刀劈向白虎的小腹,“刺啦……”一声肠穿肚烂,白虎在地上垂死挣扎,锈刀被甩了出来,擦着鬼夙的脖子飞落在地上!一道血痕渗出鲜血!再看白虎已经一头撞进灌木丛,不动弹了!

    “难怪凡人那么懦弱,随便一个凶险就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鬼夙捡起锈刀,走过去照着白虎屁股就是一脚,确认死彻底了,把它从灌木里拉出来,剥了皮,生起火,切下一块虎腿烤的哔哔啵啵直响!“这才爬到山脚,就有这样的猛兽,看来雪山的秘密不是飞着能发现的!”鬼夙咬了一口虎肉,若有所思!“不能在睡在地窖里了!鬼族的人也许是太胆小才有此一劫,那些凡人都能活在明处,为什么身怀乱世之才,却偏偏成了他们的药材!这不公平!”他扯下虎皮,铺在地上,这层绒毛又细又滑如同躺在最舒服的锦绣棉被之上,根本就不是地窖里的稻草可比!不知不觉沉沉地睡了过去!

    “枫叶!”白凌阙抱着墨镜尘推开一间茅草屋,进门就喊,“死老头快出来!救命!”

    “慌什么?”一个枯瘦但是精神矍铄的老头从里屋钻出来,“老白,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想我的酒了?”用眼睛一扫发现他怀里抱着一个气息微弱的中年莽夫,身后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少女!

    “先生请救我爹性命!”墨雪立刻跪下,“我爹是大明护国将军墨镜尘!”

    “嘘!”白凌阙赶紧拦住墨雪,但是为时已晚!

    “大明!”老头的脸顿时拉了下来,“这里是边关!哪一个不是饱受大明铁军的践踏?你叫我一个胡医救大明的护国将军?”

    “这?”墨雪顿时觉得自己失言了!

    “老头,这个人是我的莫逆之交,我欠他的债只能用命来换,你不是一直想学我的御空之术?只要你救了他的命!这都不是事!”白凌阙把墨镜尘放到藤椅之上,“他虽然是明朝的将军,但是从来没有参加过对你们的战争也不算你叛国吧?”

    “我若救了他,他日他带兵开疆拓土,遭殃的还不是我们?”老头一口回绝!

    “他不会了!”白凌阙叹口气,“他被人诬陷忤逆谋反,一家老小全被大明皇帝诛杀,就剩下父女二人被我救下!如此血海深仇,你觉得他还是大明的将军么?”

    “你当真愿意教我御空之术?”老头捋了捋胡子,“只要能救了这个乱臣贼子?”

    “当真!”白凌阙的语气很坚决!“如假包换!”

    “好!我就勉为其难!”老头走过去,摸了摸墨镜尘的脉搏,叹口气,“可惜一身勇武,废了!”

    “还能睁开眼,还能说话么?”墨雪跑过去搂住墨镜尘的头!

    “能!但是想杀人,是不可能了!”老头负手而立,“救好了也就是个糟老头子!除非有鬼血!”

    “鬼血?”墨雪好奇的看着他。

    “鬼血!就是你身上那几滴血!”老头凑过来在她神上一闻,“可惜,已经取不出来了!既然有鬼血,为什么你自己不救他?”他指着白凌阙鼻子,“来烦我做什么?”

    “我发现她的时候,鬼血已经被她彻底吸收了,何况我是后来才救的墨镜尘,她身上的鬼血从何而来我根本不知道!”

    “你们都出去吧!别打扰我救人,记得你的御空术!”老头把二人推出门外,反手插上门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