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身世浮出水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016字

    “我爹会好起来么?”墨雪焦急的转着圈!

    “你爹好的很!”白凌阙微微一笑,墨雪跟玉婉长得太像了,看见她就像看见了年少的时光,那一抹红梅下的美人,如含羞草一般,一触就会躲闪,却又那么引人侧目。

    “真的?”墨雪抬眼看着他,“我们墨家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不必!我欠墨家的债,今天就算清了!”白凌阙依靠在门扉处,“孩子,如果有些事我们决定不了它的发生,是不是该坦然面对既成事实呢?”

    “那是自然,总要向前看!”墨雪点点头。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白凌阙的内心有点小澎湃,一想到墨镜尘苏醒之后,墨雪的身世会被揭开,父女相认他就激动万分。

    “没了真气,没了命脉,还能留住一口气!真是难得一见的汉子!”老头从匣子里取出一套行针,扎入他的脉门,他的行针与众不同,每个针都有一些细细的针孔,整个针其实是空心的!随后掏出一颗紫色的药丸,放在手心一搓,就腾起紫色的熏烟。

    “起!”老头一抬手,墨镜尘悬浮在了半空!

    “喂药!”烟雾缓缓沿着针孔进入墨镜尘的七经八脉,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老头脸上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落在地上!“差不多了!”眼看药丸已经变成一团灰烬,老头一松手,墨镜尘落下来!

    “累死我了!”老头一屁股坐到地上,“行了!进来吧!”

    “你门还锁着呢!”白凌阙冲着屋子喊,“你想让我们拆门进去?”

    “你不会御空之术么?进来啊!我爬不动了!”老头赖在地上不起来,浑身的衣服都汗透了!看得出来已经精疲力竭!

    “死老头子!”白凌阙一闪已经进入屋子,反手把门打开!墨雪随后跟进来。

    “御空很费体力的,像你这样的老头,学会了也用不了!”白凌阙笑笑,走到他面前把他拉起来扶到躺椅上,再看墨雪已经守在了墨镜尘身边!

    “什么时候拔针?”

    “现在!不然药会往外跑!你去吧,我真的不行了!”老头摆摆手。

    “唉!老了就是不行了!”白凌阙走过去一根一根行针取下来,扔进匣子里,看着墨镜尘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什么时候能清醒?”

    “这可说不准,也许半个时辰,也许12个时辰,但是肯定会醒!我的医术不敢说天下第一,怕是也没人能排到我前面了!”老头虽然没有力气动弹却有心情嘚瑟!

    “不吹牛你会死啊?”白凌阙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丸,就要塞进墨镜尘嘴里。

    “你干嘛?”老头蹭得坐起来,“欲速则不达!你想害死他?”

    “好吧!那我就再等等!”他退回来,看着墨雪,“一会儿墨镜尘醒来说的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经历一场浩劫,墨家可谓是大起大落,我爹难免会激动,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不会还嘴的,最难过的是他!”墨雪点点头。

    “唉!好吧!”这姑娘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白凌阙无奈的瞥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墨镜尘,“看天意了!”

    “啊……”墨镜尘抬了抬手臂,发现浑身僵硬,睁开眼睛,房顶挂着各式各样的山草药,还有些风干的动物标本,“我这是到了哪里?”他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浑身无力。

    “爹!”墨雪俯下身,一把抓住他的手,“你终于醒了!”

    “墨雪!你没死,你娘呢?”看到墨雪的一瞬间,墨镜尘竟有种与世隔绝的错觉,“墨家还剩下谁?”

    “都死了!表哥和娘亲被锦衣卫乱箭射死,我也被一箭穿心,但是被一个家丁救了下来。爹,墨家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不对,墨家就剩了墨将军一个人了!”白凌阙背对着墨镜尘,“十八年了,你竟然对她只字未提!”

    “你是谁?”墨镜尘看着那个背影,似曾相识,“雪儿,这是谁?”

    “他叫我喊他白老爹,说是您的老相识,就是他把你从死牢里救了出来!”墨雪给墨镜尘揉揉肩膀,舒缓一下肌肉,“爹,你被救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副白骨,我以为你死定了!结果白老爹用神药给你去腐生肌,又把你护送到关外名医这里!”

    “白凌阙!”墨镜尘一声暴喝,“你还有脸出来!”

    “我欠你的还清了!”白凌阙转过身,“我要把她带走!”说着用手一指墨雪!

    “你抢走了玉婉,又要抢走我的女儿?”墨镜尘挣扎着做起来,一把把墨雪拉到身后,“带走她?你配么?”

    “她是我的女儿!”白凌阙走过来,“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不是他爹,我才是!”

    “我是玉婉的夫君,她是玉婉的女儿!”墨镜尘一把推开白凌阙,“你这个混蛋!”

    “我们两情相悦,有什么错?是你软禁了玉婉,不让她跟我走!不然我们一家三口一定生活的很好!”

    “爹!你们说的什么?谁是玉婉?白老爹到底是谁?”墨雪被二人的反应惊吓的头脑一片空白,话里话外隐藏着二人都不愿明说的秘密!

    “雪儿!你爹是不是很不好?”墨镜尘忽然沉默下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疏远你,让胡菲照看你长大,的确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墨雪抓着墨镜尘的肩膀。

    “他不敢跟你说而已,因为是他逼死了你的生母!逼死了玉婉!”白凌阙两行热泪滚烫地滑过脸颊,“你娘不是胡菲,是玉婉!你记不记得我给你看得那副画,画中那个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就是你的生母,你的肩膀上应该有一处竹叶胎记,那是你们母女专有的印记。”

    “我记得那副画,我记得那个竹叶胎记,爹,这是真的?我的娘亲是玉婉?白凌阙是我亲爹?”墨雪瞪大双眼,不敢信却又不得不信!“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告诉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