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吓退邪神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382字

    “雪儿!你是我墨家最后的生者!”墨镜尘仰面长叹,“身体里流的却不是墨家的血,他说的没错,胡菲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你娘叫玉婉,你亲爹就是我对面这个恬不知耻的白凌阙!”

    “我恬不知耻!”白凌阙面色阴郁,“你取了四房妻妾,薄情不说,就因为玉婉弄脏了皇帝赐你的弑神枪,就把她囚禁在院子5年不准出来,我俩两情相悦,你又来个横刀夺爱!到底是谁恬不知耻?”

    “那她也是我墨府的四夫人!是我墨镜尘的媳妇,你们暗地里苟且难道还能理所当然了?”墨镜尘一锤床沿!“何况,朋友妻不可欺!你对得起我与你的兄弟情么?”

    “随你怎么说!我就是爱玉婉爱的发疯,如何?”白凌阙把心一横,“雪儿,你娘她拥有自己追求爱情的权利!她提出过几次希望墨镜尘休了她,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无奈之下我们才在暗地里鸳鸯戏水,有了你!这是既成事实,我才是你爹!”

    “我娘是怎么死的?”墨雪看着墨镜尘,“爹你别骗我!”

    “你娘非要带着你投奔白凌阙,我怕家丑外扬,想把她关住了,没想到她一时想不开,自尽了!”墨镜尘鼻子一酸,“我本想惩罚惩罚她就算了,我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没想到她的性子那么烈!”

    “你!”墨雪一把推开墨镜尘,“就算不是你动的手,你也是我娘的背后的凶手!”

    “雪儿,跟爹走!我们一起做正常的一家人!”白凌阙把手伸过来!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不是会御空之术?你怎么不救走你的老婆孩子?”墨雪摇摇头,“你算是什么爹?”

    一句话让白凌阙哑口无言了。

    “真乱!”老头从床上爬起来,“看来你们要救的是心病啊!这我可治不了!”颤颤巍巍走进了内屋,剩下三个人沉默不语!

    “白凌阙,有些事你并不知道!”墨镜尘终于开了口,“我把玉婉囚禁起来,并不是因为她弄脏了弑神枪!而是……”

    “砰!”一声巨响,屋门被一拳轰烂!一群锦衣卫冲进屋子!一刀缓缓跨过门槛,“老白!这事与你无关,把墨镜尘和墨雪交出来,我们放你走,绝不为难!锦衣卫办差,挡路者死!我是个念旧的人,你走吧!”

    “念旧?”白凌阙笑笑,“我们有什么交情?不过是一起杀过人罢了!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有过一丝善念?快成魔了!”

    “你真要拦我?”一刀抽出一柄长刀,“18年前未分胜负,今日做个了断,也好!”

    “一刀!你抓墨镜尘,可以!但是墨雪你休想动他一下!”白凌阙一摸腰间,一条青蛇鞭便隐现出来,蛇头紧紧咬在他的虎口,蛇尾肆意的扭动着!

    “青蟒!”一刀把刀收回刀鞘,“如果只有你一个,未必剩的了我!但是加上墨镜尘我却毫无胜算,我们做个交换,你给我墨镜尘,我放你和这丫头走!你们当年的瓜葛,我也略知一二,这丫头怕就是你和他妾室生得那个野种吧,反正不算墨家的人,我睁只眼闭只眼,如何?”

    “你才是野种!”白凌阙脸上阴晴不定,分明是在压制一腔怒火,“我要走,你们拦得住?”

    “加上他们呢?”一刀一拍手,断浪、污神从门外走进来,“你还能逃得了么?外面十步一个锦衣卫,你出去能自保却不一定保得了她!刀剑无眼……”

    “还是那么卑鄙!”白凌阙瞥了一眼墨镜尘,“你的枪呢?”

    “用拳头照样打死他们!”墨镜尘站起来,“啊!”霸王一怒,身体膨胀数倍!“白凌阙,我们的事以后再说,谁想动我的女儿,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大明杀神!”

    锦衣卫纷纷后退一步,那日在死牢,墨镜尘做困兽斗,三个邪神都连番暗算都没能将他击杀,他们上去只能是拜拜送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杀你们三个邪神,应该不会太难!”白凌阙脸上露出嗜血的表情,“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青蟒口下无全尸!”忽然原地消失,眨眼已经到了断浪身后,一掌劈下!几乎同时蛇尾缠在了污神的脖子上!

    “丝丝……”青蟒用力一缠!污神化作一团黑气,如同被中间捆住的气球一般,活似一个黑色哑铃,一边窜动一边挣扎!

    “砰!”断浪的头已经被劈成两半,重重得躺在地上!污神被白凌阙掐着脖子提在手里,一动不能动!“现在就剩你自己了!锦衣卫里的居然还有断浪这样的废物!”

    “这么多年不见,你居然到了这种境界!”一刀心中一惊!断浪的确就是个废物,也是锦衣卫里唯一一个通过讨好毛骧爬上来的小白脸,但是污神就算敌不过白凌阙也不应该一招就被擒住,说到底还是他手里那个神器_青蟒!名义上是武器,其实是一种通过吸食主人血液而存活的活杀器,吸食血液的同时滋养一身魔性,加上本身剧毒无比,简直就是一个邪物!“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白凌阙用眼扫视一圈,锦衣卫们都吓的直哆嗦!“要么死,要么滚!”

    “走!”一刀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迈步走出已经残破的屋子!“你会后悔的!”他翻身上马!

    “滚!”白凌阙把污神往外一扔,污神化作乌鸦立即逃窜!

    眼看锦衣卫的人马脱离了视线!墨镜尘轰然倒地,一动不动!

    “我就知道你也在装腔作势!”白凌阙一捂胸口,“噗!”突出一口鲜血!扶到椅子上,“雪儿,赶紧把老头子给我喊出来!”话音未落,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神医?神医?”墨雪钻进里屋,看见老头正趴在破床之下,只露出一双眼睛!

    “神医,都走了!你快出来吧!”墨雪俯下身子看着床下,“我爹晕过去了!”

    “你哪个爹?”老头爬出来,抖抖身上的土。

    “俩爹!”墨雪脸一黑,“求你救救他们吧!”

    “嘿嘿!”老头跑出去一看,“没事没事!用力过度!这么折腾谁也扛不住!唉!姑娘,白凌阙绝对不是会丢下你们娘俩不管的人,也许有他的苦衷!你这个姓墨的爹,居然忍辱负重硬是把你养大了,而且甘愿一死也要先护住你,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毕竟从情理讲,这偷情的大错,是个男的就容忍不了!换我也许直接把你俩都剁了扔了,还养这么大?我又不是傻子!”

    “神医,你别说了,我烦着呢,赶紧救救他们吧!”墨雪也是左右为难,墨镜尘虽然一直冷对自己,却从来没有把自己怎么样,胡菲更是视自己如己出,当亲闺女一样疼爱,说到底自己也是墨家的人!但是这个生父,言谈举止重情重义,侠骨丹心也绝对不是鼠辈!我该怎么办?

    “我刚耗费极大!现在也不能强行用针了!先护住心脉吧!”老头掏出两颗药丸,一人嘴里服下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