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岩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019字

    “我认识你!你小时候就在我头顶上跳来跳去!”熔岩人没有回答,“还有很多你的伙伴,我亲眼看见几个穿着一样衣服的人,都杀了!”

    “你就是这雪山?”鬼夙望了望已经覆灭的鬼族村落,“本来还有坟墓可以祭奠,现在什么都没了!夷为平地了!”

    “糟了!我的族人!”妖月忽然一声惊呼,踏上彩云就往回飞!

    “应该不会有事!我很小心的!”熔岩人看着已经飞走妖月说到,“我看见你们在我的肚脐上洗澡!她想上了你!”

    “我的天哪!”鬼夙一把捂住脸,“别说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岩奴!”岩奴伸展一下腰肢,“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封印了一些灵智在我的身体里,你的刀打碎积雪的一瞬间,这些灵智收到了触动,唤醒了我的身体!”

    “还好你不是恶人!”鬼夙有些后怕,“我们鬼族已经没什么人了!”

    “你本来就不是人!”岩奴伸出手一拍他肩膀,噗通就把他拍倒在地,“不好意思!”他把他拉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人?”鬼夙看着岩奴,好像他知道什么秘密!

    “我看见了你和一个人争夺躯体的那场战斗,你们都不是人,那些手段不是寻常人能使得出来的!”

    “哦!”鬼夙有些失望,“他叫凤尾,锦衣卫里面很厉害的一个角色!但是比起邪神还差的远!邪神出手我都没有招架之力!”

    “山外青山!试一试去修炼!我印象中鬼族很少有人会修炼!也许天赋太强大会阻碍你们进步的步伐!”

    “修炼?”鬼夙看了一眼岩奴,确实,鬼族只有一门凝结鬼胎的功法,也只有族长能得到真传,其他的鬼族人只能依靠天赋,或许自己真的应该试一试!

    “对!修炼!”岩奴目光如炬,“天赋异禀不如日夜苦修!很多凡人通过修炼法门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比如锦衣卫12邪神!”

    “你竟然也知道12邪神?”鬼夙不由地感叹,“我在鬼族里面属于资质愚钝的!鬼族里那么多高手也不是十二邪神的对手!唉!报仇谈何容易!”

    “那倒未必!”岩奴笑笑,“他们能做到的!你也能!”

    “是么?”鬼夙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个岩奴似乎跟鬼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去找一下妖月!”鬼夙飞奔跑向妖月的方向!

    “我最好跟着他!”岩奴自言自语,然后悄悄尾随着鬼夙!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巫族的村落,幸运的是看到只是房屋有所损毁,人丁也只有受伤的没有丢了性命的!

    鬼夙远远看着正忙着照顾伤残族人的妖月,此时的妖月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她端庄甚至有些冷艳,毕竟她是巫族的巫女,弄不好就是下一个巫蛮!要掌管整个巫族!

    “她真漂亮!”岩奴忽然冒了出来,“你是不是心动了?”

    “我已经有了心上人!”鬼夙想起了墨雪,只是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墨雪是生还是死?只能说自己已经尽过力了!

    “心上人?”岩奴皱皱眉,“真是一个好词,这心上三个点,左手娘亲,右手子嗣,只有上头那个才是心头肉!若我也有心,真希望去爱一场!”

    “你无心?”鬼夙忽然一个机灵,似乎想起了什么,再看岩奴的胸膛,平坦而宽阔,却唯独没有代表心跳的起伏!

    “老神医!你休息好了么?”墨雪一筹莫展地看着两个爹,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个野种!墨镜尘这么对自己真的一点错没有,最后自己出嫁的时候明面上不送自己,暗地里却偷偷地多配了很多嫁妆,这样的男人胸襟已经足够宽广,换成别人弄不好已经把自己丢出去喂狗了!所以她根本不怪他!

    “好了,好了!”老头休息了老半天,看着地上段浪的尸体,“你们惹了大麻烦了!锦衣卫十二邪神之一被诛杀,这是大罪!”说着踢了一脚地上的尸体!

    “不过是毛骧的宠男罢了!”墨镜尘喘着粗气,“神医,我是不是废了?”

    “你早就废了!”老头摇摇头,“倒是这个白老头,怎么突然那么不经打?”

    “喊谁老头?”白凌阙坐起来,冲着墨雪挥挥手,“放心,你爹我没事!我就是连续运行御空之术太多次了,加上连日奔波体力不支,没有大碍!”

    “白凌阙!”墨镜尘闭上了眼睛,“雪儿,我知道你娘的死我百口莫辩,我对她也是深藏愧意!你若是不认这个爹了,我不怪你,谁叫我那么多年来没有好好尽过一天做爹的责任!”

    “爹!你别说了!背夫偷情是要浸猪笼的死罪!”墨雪走到墨镜尘面前,“你能把我养大,我感恩戴德,你永远都是我爹!”

    “雪儿!我才是你爹!”白凌阙一把拉住墨雪,“你是我和你娘生的!你身体里流的是我的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墨雪的手火辣辣的疼,“你勾引我娘,害我娘于不义!弃我们母女16年,不管不顾!我娘临死,你都没来看她一眼!你算什么爹?你有资格么?你配么?”

    “对!我不配!”白凌阙仰天长叹,“墨镜尘,我苟且偷生16年,一是愧对你我的兄弟情,二是玉婉后来日夜羞愤再也不愿与我相聚!我要是真想带走她,没人能拦得住!”

    “行了!我懒得听你们的家长里短,先救谁?”老头端出一个药匣子!

    “先救他!”白凌阙和墨镜尘异口同声,“我挺得住!”

    “要死了,还装B!”老头走向墨镜尘,“先救快死的!”说完掏出一包药粉,往墨镜尘头上一扬,药粉瞬间起火,但是这火非常的怪异,根本不烧人的肌肤,燃烧生成的烟如同长了眼睛的鬼影,瞬间裹挟住墨镜尘!顺着他的七窍和毛孔就钻了进去!

    “老神医简直是华佗在世!”墨雪看得眼都直了,头一次看见这么厉害的人物,再看墨镜尘,面色已经红润了!

    “这个老东西可是个宝!”白凌阙踱着步子,“如果再配上弑神枪,又是一个威武的将军!”

    “我老了!”墨镜尘经过这一番事情,头发都已经斑白,“我们都老了!”

    “你们都老了!我没老!”老头如法炮制,对着白凌阙同样一单救治,“老白,你那御空之术太过消耗体力,我还是别学了!不如这样,你帮我去弄一朵姬妖花,咱们两清如何?”

    “噗!”白凌阙差点吐血,“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别说我现在没复原,就算我恢复了,也不一定能弄得到!”

    “你的确是在承认自己老了!”老头捋捋胡子,“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如果有一天你不行了,谁能保护你的女儿?”

    “墨雪?”白凌阙听完这话忽然一惊,“墨雪怎么了?”

    “雪儿?”墨镜尘也站了起来,“你给我说清楚,墨雪有什么问题?”

    “墨雪姑娘中的是穿心之箭,按理说早就应该死了!但是她体内有鬼族人的血所以才堪堪保住性命!鬼族人的血能保她多久?一年?两年?”老头站起身,“姬妖花的叶子有护心的功能!我用银针牵动她体内的鬼族血,给她重塑心脉!当然,姬妖花的花瓣必须归我!”

    “当真?”墨镜尘第一个走过来,“为了墨雪,我不介意做任何事!”

    “你不行!”老头摇摇头,“就你的身体,扛不住那毒雾一时片刻!但是白凌阙,你的御空之术,完全可以摘了就跑!”

    “老白!”墨镜尘转身看着白凌阙,“我求你救我的女儿!”

    “她是我的女儿!”白凌阙表情严肃,“曲飞良,十几年来我第一次喊你的名字!这些话当真不是在框我?”

    “白老鬼!”老头也一脸严肃,“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到了大限!随时可能油尽灯枯一命呜呼,生死对我不过是多一天少一天!姬妖花是我多年的夙愿,我为什么一直想要学你的御空之术?还不是为了摘那朵姬妖花救我的徒弟?”

    “你是说华小佗?”白凌阙往前一步,“他不是早就死了?”

    “死了!却又没死!”老头忽然整个脸涨得通红,一身罡气鼓胀起来,朝着地面猛地一拍,地面一阵晃动,缓缓升起一个水晶棺,里面一个面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毫无气息但是身上皮肤丝毫没有腐烂,脸蛋白里透红!

    “这是?”墨雪并没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样,但是面前这三个老先生却在谈论自己的生死,开始还听得云里雾里,这说着说着又冒出一个什么华小陀,忍不住上去看个究竟,果然发现,面前一个水晶棺,水晶棺内的年轻人处于一种假死状态!

    “你没有试过鬼族人的血?”白凌阙疑视着老头,“你可是这关外最厉害的神医!”

    “我试过了!”老头叹口气,“只能勉强保住一口气!除非是姬妖花的花瓣,再次激活他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