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华小陀重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239字

    白凌阙挣扎着想把最后一颗药丸拿出来,但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为了墨雪,我要撑住!”白凌阙运转着体内的真气,想把妖气逼出来!但是妖气一瞬间就跟真气揉杂在一起!被妖气完全吞噬!“墨雪!我的女儿……”白凌阙渐渐丧失了意识!

    “我是为了女儿!不是为了你!”忽然一个身影落到他旁边,一把把他扛起来,从他怀里摸出那颗药丸给他塞进嘴里!带着姬妖花就奔回去!

    “神医!我把他带回来了!”墨镜尘把姬妖花和白凌阙放到地上,忽然发现了墨雪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墨雪怎么了?”

    “没事!”老头走过来,把白凌阙的眼皮翻开!“老白中了妖气!先救他!”说完取出一根银针,插入白凌阙的百会穴,弄了点黑色的膏药抹在了他的脚心!

    “过来帮忙!”老头一挥手,“我说她没事,自然就没事!”

    “神医!你先告诉怎么回事?不然我死也不会帮你!”墨镜尘紧握着拳头,一脸担忧!

    “我从她体内抽出一滴鬼族人的血液,用来救治我的徒弟,墨雪姑娘只是暂时昏厥,正好一会儿我给她做修心之术省的催眠了!”老头说的气定神闲,“老白,怎么说也是墨雪姑娘的亲爹,你总不能看着他死在自己女儿面前吧?”

    “好!”墨镜尘知道,不救白凌阙,就没办法救剩下的两个人,为了墨雪奈若何?

    “把真气灌入他的胸口!”

    墨镜尘双手按压这白凌阙的胸口,一股真气强行进去!

    “引火烧身!”老头手指一搓,指尖冒出一团蓝色火焰,“烧!”

    “哄!”白凌阙通体燃烧起来,体内已经无比翻腾,一股妖气顺着脚心就要逃窜出来!

    “进来吧!”老头摸出一个小葫芦,把盖子打开,经过膏药之后的妖气像被牵扯住一般引入葫芦,妖气进去完毕,老头把盖子一封!“好了!”

    “可以救我女儿了?”墨镜尘看着墨雪,“神医,我要长命百岁,做个扑通扑通的人!”

    “她自出生,就注定了普通不了!”老头意味深长的摸着徒弟的水晶棺,“小佗!为师欠你的这次终于可以还清了!”

    “注定了不普通?”墨镜尘深深地叹口气,“也罢!谁让你是我墨镜尘的女儿!”

    “她是我的女儿!”白凌阙坐起来,抖落一身烟尘,“墨镜尘,多谢!我又欠了你的!”

    “你不欠我!我是为了墨雪!”墨镜尘无视白凌阙!

    “救人!”老头忽然一跺脚,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徒儿,这是你的命!为师为你与天斗一次!”

    “老头!你……”白凌阙感觉到老头身上的气息有点怪,再看那葫芦已经拧开,一团妖气被灌入水晶棺中,迅速渗透到那尸体之中!

    “帮我摘下那花瓣!快点!要最新鲜的!”老头冲白凌阙一挥手!

    “你这个疯子!”白凌阙顿时明白了,老头想用花瓣激活这华小佗的血脉以后,直接灌入妖气替代真气,只是这活下来的还是华小佗么?

    “快点!”老头有些着急,语气也变得强横了!

    “唉!”白凌阙迅速把花瓣扯了下来,而此时的姬妖花远没有在红岩谷时那么凶悍,被拔掉花瓣之后疼痛得到处扭曲!“这还是花么?简直是动物!”白凌阙迅速把花瓣递到老头手里!

    “徒弟!师傅尽力了!”他一挥手,花瓣就成了粉末,均匀地覆盖在了华小佗身上,妖气如同蚯蚓一般钻出皮肤,拉扯着花瓣粉进入他的躯体,一瞬间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真的成功了?”白凌阙靠后一点,生怕生出一个怪物!

    “把姬妖花的根带着泥土,给我!”老头忽然暴起,一下子扣上水晶棺,坐上去!死死压住!

    “好!”白凌阙扯断姬妖花的根丢给老头,看见整个水晶棺如同暴虐一般颤动!一双手在棺盖之上划出一条条深深地抓痕!

    “哈哈哈哈哈……”老头忽然凄然一笑,抱着树根翻身掀开盖子就跳了进去!死死抱住华小佗!一运气,身体炸裂开来,血肉迅速把水晶棺弄成一片猩红,姬妖花的根饮血复生,迅速的滋生出幼芽,但是立刻又被华小佗扯烂吞噬!不一会儿,整个水晶棺安静了!

    “保护墨雪!”白凌阙感到了不详的征兆!“带她快走!”

    果然,一个浑身爬满根须的年轻人,从水晶棺里跳了出来,两个眼睛完全是白色的,没有瞳仁儿!棺内只剩下了碎烂的血肉和泥土!

    “死老鬼!你竟然骗了我!”白凌阙顿时老泪纵横,这老头子的夙愿原来是为了救活华小佗不惜身死!开始说的那么轻松就是为了骗自己给他帮忙,他早知道自己非死不可了!

    “啊……”华小佗忽然发疯一般扑了上来!

    “怎么办?”白凌阙现在身体虚弱,而华小佗像一个怪物,老头把自己所有的真元之气都灌输到了他身上再加上姬妖花的妖气,他感觉到了深深地威胁感!

    “哄!”华小佗就快扑上来之前,他的头上挂着的布袋忽然受到感应,撒下了一片银灰色的药粉,药粉一碰到华小佗,他身上冒出来的根和妖气,瞬间都回到了体内,华小佗痛苦的满地打滚,但是最后变成了人型,躺在了地上!

    “这个死老鬼!医术已经到了这个境地!”白凌阙摸了摸额头上的汗,一张纸条飘飘荡荡落到华小佗身上!

    这是什么?白凌阙走过去,把纸条捡起来,上面写着,“老白,我留有一本医书,等我徒弟苏醒过来,替我传授与他!墨雪姑娘的伤很好治,我故意说的严重就是为了请你们帮我忙,我本来就快到大限了,死的其所!你把姬妖花的叶子晒干,碾碎了,让她服下就可以了!诀别!”

    “你这个老东西!”白凌阙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一定是知道如果如实说,一定会被拒绝才出此下策!唉!为了华小佗也是用心良苦了!“你放心吧,我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墨镜尘本想抱着墨雪走,但是看见刚出来的怪物忽然就躺在了地上,就停了下来,“老神医死了!雪儿怎么办?”

    “老东西临死前留下了遗言!”白凌阙把遗言放到墨镜尘手里,“他早知道这一切会发生,配上自己的性命救了这个徒弟,当然,如果这算救的话!”

    “我去救雪儿!”墨镜尘并不关心这个华小佗,因为他跟老神医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对于老神医几次相救还是心存感激的!“你看好他!”

    “嗯!”白凌阙低下头,试着掐了掐华小佗的人中,没什么反应,扒开眼皮,玻璃体是灰色的,但是瞳孔收缩自如,果然没死!不禁感慨这姬妖花的神奇,只可惜太过邪毒!

    “雪儿!你很快就会彻底好起来,像个正常的姑娘!”墨镜尘扯下几片姬妖花的叶子,放在手心,一运气叶子里的水分迅速被烘干,然后用手一搓就成了一把绿色的粉末!轻轻解开她的上衣!撒在她的胸口!然后把衣服系上!

    “你干什么?”白凌阙看见墨镜尘解开了墨雪的衣服,顿时新生不悦!

    “我帮她上药!”墨镜尘起身,给墨雪灌入一些真气,“我是她父亲!”

    “我才是!”白凌阙不在说话,毕竟墨雪并没有承认自己这个爹爹!附身把华小佗抱起来,放到里屋的破床之上!“别辜负你师父的一番心血!”

    “师父!救我!”华小佗忽然一声呢喃,“我好难受!”

    “华小佗!”白凌阙一拍他的肩膀,感受到一股燥热!“发烧了!”出门打了一盆水,用毛巾给他敷上!“唉!死老鬼,你也不说你的医书放在了哪里!我怎么给你找到?”

    “咳咳咳……”墨雪忽然几声轻轻地咳嗽,缓缓睁开了眼睛,“爹!这是怎么了?”她感觉自己比以前好了很多,以前虽然没有不适的感觉,但是总是很容易就疲乏,现在感觉浑身都精力充沛了!

    “雪儿!没事!”墨镜尘站起身,“神医取走了你身上一滴鬼族人的血去救了他徒弟!然后让我用姬妖花的叶子彻底治愈了你的心脏!你不必担心自己的身体了!”

    墨雪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果然疤痕都消失了,心脏跳动地健硕有力!“我想谢谢神医!”

    “你谢不了他了!”墨镜尘摇摇头,他现在很能体会老神医的想法,为了孩子可以豁出去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他已经死了!以身祭药,保全了他徒弟的性命!”

    “神医……”墨雪的眼角溢出泪来,“他是个好人!他救了我们几次了!爹!我们把他葬了吧!”

    “恐怕葬不了了!”墨镜尘看着已经破烂的水晶棺里一团烂泥和血肉揉杂在一起,“唉!老神医死无全尸了!”

    “怎么不能葬?”白凌阙走出来,“雪儿,你赢了!太好了,感觉好些了么?”

    “我好多了!”墨雪脸上闪过一丝挣扎,“谢谢白……老爹舍身去取姬妖花!”

    “别说谢!”白凌阙心里一阵颤抖,“我欠你的太多!”

    “爹……”墨雪从床上下来,径直走到白凌阙面前,“虽然我恨你对我娘做的一切,但是我还是叫你一声爹!就为了你冒死取回了姬妖花救我!”

    “你认我了?”白凌阙忽然发疯一样跳了起来,“玉婉,我们的女儿终于肯认我了!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墨镜尘黯然地扭过头,到底是血浓于水!自己终于成了一个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