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玉婉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011字

    “不错!”白凌阙点点头!“锦衣卫专门负责督办此事!”

    “所以我佯装动怒,实则是为了掩人耳目,我对外宣称玉婉已经被我冷落受到惩罚,不让她诞下子嗣,以免受到牵连,同时上书皇上希望他看在我们的旧交情上留她一条性命!没想到你们二人竟然暗地里苟且,她还有了身孕!”

    “我们是真心的!”白凌阙把眼睛闭上,“你应该知道,玉婉被你冷落多年已经对你死了心,她提出过要你休了她你不肯!”

    “休了她?让她回玉家等死么?”墨镜尘无奈的摇摇头,“得知玉婉怀孕之后,我彻夜难眠,一度恨不得杀了她,但是念及旧情,我假称大夫人已经怀孕,让她生下了墨雪直接抱给了大夫人!想等玉家的事情结束之后安排她离开墨府!”

    “那她为什么还要自杀?”白凌阙顿时明白了许多!

    “锦衣卫随后屠杀了玉府!墨雪没等到你回来的任何消息,却接到了圣狱要她自裁!你要是来了墨府,我一定让你把她带走,毕竟夫妻一场,但是直到最后没来!”墨镜尘转身看向墨雪,“雪儿,你记住,找夫婿一定要找靠谱的!不能像白凌阙这样!”

    “不!我去了墨府,我杀了一队赶往墨府的锦衣卫!”白凌阙怒吼一声,“但是为时已晚,我看到一具尸体被送出墨府,说是墨府的五夫人!”

    “那不是她!”墨镜尘接过话,“我随便找了个人顶替了她,反正外人认识她的没有!又过一年多,我把她关在后院,她没等到你,真的上吊了!”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不告诉我这一切?”白凌阙疯了一般扑上来!

    “你自己去了哪里?”墨镜尘黯然,“玉家被满门抄斩之后,你就失踪了!”

    “玉婉!我对不起你!”白凌阙一下子跪在地上,用力捶打着地面,“墨镜尘你杀了我吧!快杀了我!”

    “杀你有什么用?玉婉能活过来么?”墨镜尘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墨雪,“雪儿,我一直以为洪武皇帝清理完割据势力就会善罢甘休,没想到很快就轮到了我们这些老臣!伴君如伴虎!早知道解甲归田也许还能善终,如今孑然一身亡命天涯……”

    “爹!老爹!我娘的死,虽然是冤枉,但是却不是无辜的,只能感叹命运多舛了!我们好不容易活下来,为了死去的人更要活的开心起来!”

    “墨雪姑娘说的对!我们都是劫后重生,很多事应该看开一点!”华小佗从坟前站起,“我师父的医书我知道在哪里!拿了医书我们就逃吧!”

    “你知道?”白凌阙摇摇头,“难怪这死老鬼没有告诉我,原来是留了一手,到死也没相信我!”

    “事关重大!”华小佗冲白凌阙深鞠一躬,“师父也是怕他的医书不慎落入他人之手,你们跟我过来吧!”说着带着三人回到那间已经破烂不堪的小屋子,找到一个角落,在地上挖了片刻,翻出一个锦盒,把锦盒打开,便是一本厚厚的手札,“这就是师父一生的心血了!”

    “我去弄一辆马车!”墨镜尘看看这荒山野岭,总不能四个人都步行吧?“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说完就往附近的村落走去!

    “我去准备一些食物吧,这山里有的是野味,打几只野兽回来备着路上用!”白凌阙拍拍华小佗,“照看好墨雪!”说完遁入深山老林。

    “墨雪姑娘,我们先休息一下吧!”华小佗第一次跟女人独处竟然脸色通红了,也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你应该知足的,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孤儿,如果没有师父早就喂了野狼了!”

    “恩,老神医是个好人,几次三番救了我们,你的确找了个好师傅。”

    “可惜我给他惹了天大的麻烦,他还没来得及教我太多,我就成了活死人,为了救我他又付出了性命!”华小佗再次哽咽起来,“但愿他老人家来生不那么孤独。”

    “哒哒哒……”忽然一阵嘈杂的马蹄声传来,十几个魁梧的大汉,每个人的马上都绑着牛羊布匹甚至女人,二人顿时就被发现了。

    “大哥,下面有个女人。”其中一个紧紧盯着墨雪,在这种边塞的村庄打家劫舍本来就时有发生,明显这是一伙山贼,“这个女人不错,像是中原女子,平素里早就玩够了这些皮糙肉厚的婆娘,我们可以换换口味了!”

    “你们想干什么?”华小佗立刻站起来,护住墨雪,“不要乱来!”

    “给我滚开!”为首的山贼,一皮鞭把华小佗抽飞了,他的头重重的撞击在地上的一块石头,已经彻底昏厥了过去。

    后面一个扔出一个套马索就捆在了墨雪的腰间,用力一拉就被挂在了马上!“走!”山贼根本不理会墨雪的求救声,快马加鞭消失在天际线。

    “兄弟们,这次我们下山收获颇丰,金银财宝,牛羊布匹,还有女人!收获那么多,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番!”山贼的老大,黑道人称风里刀,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每隔一两个月就要下山抢劫一次,他抱起一坛子酒,咕咚咕咚猛灌一口,“把今天抢到的女人都给我拉上来!”

    不一会儿,七八个女人就被拉了上来,墨雪就在其中!

    “大哥!你先来,兄弟们吃剩下的就可以啊!哈哈哈哈……”山贼们兴奋的大笑!

    “自然少不了兄弟们的份儿!”风里刀一把扯下身上的袍子,露出上半身健硕的肌肉,走到女人堆里!

    “呸!”墨雪张嘴啐了他一脸唾沫!

    “啪!”一个巴掌抽到了墨雪的脸上,“中原来的女人,性子这么烈?就是你了!”风里刀一把扯掉墨雪的衣衫露出粉色的肚兜!

    “放开我,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墨雪恶狠狠地盯着风里刀!“我爹是明朝的将军!他一定铲平了你的贼窝!”

    “哦?明朝的将军!”风里刀邪恶的一笑,“可以这里不是明朝的疆域,我还真没试过玩明朝将军的女儿,你一说我倒是来了兴致!”说吧一伸手就要扯掉墨雪的肚兜!

    “你敢!你敢我就死给你看!”墨雪一把拔下自己的发钗,抵到脖子上,“休想得到我!”

    “如果我就想得到你呢?”风里刀并不理会墨雪的以死威胁,“你尽管捅死自己,死了的,我也要!哈哈哈……”邪恶地笑声在整个山洞里回荡,“试试?”

    “你这个禽兽!”墨雪用力朝脖子刺下去!

    “咣当!”风里刀一抬手,发钗飞出去老远,重重地掉在地上!

    “你死不了了吧?”他像抓小鸡一样把她夹在腋下,任凭她捶打撕咬,她越挣扎他就越兴奋!“兄弟们,剩下的归你们,这个女人我喜欢,以后就是你们的压寨夫人了!”说吧进了自己的洞房,一把拉下了布帘子!

    “上!上!”一群饿狼扑入羊群,顿时一地哀嚎与喧嚣!

    “噗通!”墨雪被扔在了羊皮床上,“你运气好,我还从来没让女人睡过这张床,以后这床就是你和我的了!”风里刀背对着墨雪,一条条深深的疤痕分外扎眼,这都是打打杀杀的标记!“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谁是你的女人?”墨雪蜷缩起来!“给我滚!”

    “滚?”风里刀扭扭脖子,“这是我地方,只有我让别人滚的份儿!打打杀杀那么多年了,我第一次觉得我真的需要一个女人了!你觉得我跟凶恶是不是?”

    “你不凶恶!你很恶心!”墨雪瞪着他,这个男人赤裸着上身,一层厚厚的护胸毛写满了粗狂与邪恶,他黝黑的皮肤上坑坑点点说不清是麻子还是伤,但是一瞬间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柔情!

    “我一点不恶心!是这个世界恶心!你看,大明的军队每隔几年就来扩张领土,扩张完了就撤兵到关内,然后我们的族人再偷偷摸摸杀回来,周而复始!”他顿了顿,“没有太平日子过,我们就是草芥,反正都是贱命,不如占山为王,混个潇洒!有酒有肉有女人就是痛快!你以为我们是天生的山贼?还不是被这个恶心的世界逼得?你那个将军的爹,说不定就屠杀过我们的族人,你落在我手里,也算是他的报应吧!”

    听完风里刀的这些话,墨雪经验语塞了,或许就是这样,乱世出英雄的同时也造就了更多的恶人,因为不作恶没法活!

    “你们汉人有句话叫,一将功成万骨枯!从成名就的就是王侯将相,没有功成名就的就是山贼草寇!朱元璋不也是先做的土匪后做的皇帝,是不是你要是成了皇帝的妃子就觉得高贵了,其实十几年前还不是跟我一样不过是个恶心的山贼!”风里刀一把扯住墨雪的肚兜,“现在你还觉得我恶心么?或者你是不是开始觉得我其实也没那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