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山洞收拾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006字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那么讨厌你了!但是这改变不了你是个山贼的事实!”墨雪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但是眼前这个粗狂的男人绝对是个极大的威胁!她思考着逃脱的办法。“你想洗白自己在我心里的形象,不是仅仅只靠一两句话!”

    “洗白?”风里刀嗤笑一声,“为什么要洗白?黑就是黑,我就是黑!”说着一把墨雪扑倒,“我要占有你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刚才不过是为了培养情趣!”说着一把扯掉了她的肚兜,脸上邪恶的笑容渐渐狰狞,“中原的女人真是有意思,竟然还穿戴着这种东西!不过我喜欢!”他把肚兜攥到鼻子前面嗅了嗅!“想!”一瞬间身上的某个部位就膨胀了!“来吧,夫人!”瞬间就把墨雪压在了身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小佗被白凌阙掐住人中,苏醒过来!

    “墨雪呢?”白凌阙知道情况不妙,地上纷乱的马蹄印记提醒自己墨雪应该是被掳走了,这该死的老天竟然阴暗下来,一场暴雨悄然而至!他只好先把华小佗抱进破屋,“醒醒!”

    “白叔!”华小佗终于睁开了眼睛,“山贼!打伤了我,抢走了墨雪!”

    “山贼?”白凌阙顿时沉默了,“该死!我怎么忽略了这里到处都是山贼的事?”都怪自己大意了,以内这个偏僻的角落不会有恶人路过,但是偏偏就来了!“墨雪!”白凌阙一个健步冲去雨中,马蹄印已经被雨水打烂!再也分辨不清了!“不!”他一下子跪在了雨中!

    “白凌阙?你在干什么?”墨镜尘驾着那车过来,“为什么跪在这里?”一个几度不详的征兆从心里预警起来,墨雪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墨雪被山贼掳走了!”白凌阙一脸颓然的跪在泥泞之中,任凭雨滴沿着身体滑落在积水之中,惩罚着自己的错误,自己活下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保护墨雪?竟然只是那么一时半刻,人就被带走了!

    “啪!”墨镜尘一皮鞭抽在他身上,“给我滚起来!跟我去找墨雪!只要不死,其他的都不重要!”

    “对!”白凌阙站起身,二人狂奔入暴雨之中!

    不远之处的雪山脚下,被毁坏的村落终于恢复了宁静,妖月把巫族的事情处理完毕,难得慵懒地躺在了一棵大树之下,斑驳的阳光穿透树叶洒在她的身上,玲珑窈窕的身材浮现出一种奇异的光芒,“唉!要是鬼夙在多好?”

    “他在说你!”岩奴躺在书上,嚼着一根树枝,“鬼夙,你为什么不愿面对她?”

    “啊?”鬼夙一脸犹豫,不知从何说起!

    “下来!”妖月听见二人的对话,“鬼夙,你来了,太好了!”

    “唉!”鬼夙跳下树来,“妖月,我是来跟你告别,我要报仇,必须去寻求更高的境界,鬼族的人不能白死!”

    “带上我!”妖月扑上来,“鬼夙,你怎么舍得让我等你?”

    “妖月!”鬼夙一把拦住她没让她扎到自己怀里,“有件事,我不得不说,我有了心上人,是个中原女子!”

    “有就有呗!”妖月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你听,它就是为你而跳的!有谁还能比我好?带我走!你一定会慢慢忘记所有的人,最后只剩下我!”

    “妖月!”鬼夙抽出手,“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你还未嫁,我一定娶你!”说完一转身,“但是,希望你不要等我!”然后迈出了步子!

    “他的意思,你跟在身边,会不方便,他也没打算回来!”岩奴冲妖月摇摇头,“抱歉姑娘,这哥们对你只有偶发的欲望,没有真情!”说完跟上鬼夙的步子,踏上了远方!

    “只有偶发的欲望?”妖月往后一推,感觉心口一些翻江倒海的难过,身体一软靠在树干上掩面而泣,晶莹的泪滴剔透明亮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洒落在草丛之上,阳光如此耀眼,心却如此阴郁!

    “你说的太过分了!她是我青梅竹马的知己!”鬼夙知道这番话一定伤透了妖月的心,自情窦初开之时,妖月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一直把自己当成未来的夫婿,如果不是鬼族造此大劫,自己阴差阳错遇到了墨雪,或许自己真的会娶了妖月!

    “你所谓的那个心上人,是个什么样的?”岩奴丝毫没觉得过分,“我记得有句话叫快刀斩乱麻,你若不爱又何必缠绵?我看你的感觉,也不像那个所谓的心上人对你多深情,不然你又怎么会孤身上了雪山?”

    “你会读心术么?”鬼夙苦笑一声,“不错,快刀斩乱麻是对妖月最好的结果,我确实有心上人,但是她并不把我当回事,只是感情这东西很奇怪!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

    “你是不是分不清什么是爱是么是欲?”岩奴把脚下的杂草踩得呵呵直响,“你对她的欲只是比妖月更大一些吧!”

    “你很烦人!不要以为你真的能读懂我的一切!”鬼夙想想自己确实只是见过墨雪几眼,为她输血续命而已,说起心,还不是在自己身上?但是却有一种浓烈的渴望,他想她幸福,想看到她幸福,他看到她就会从心里浮出一股自卑感,这真是怪事!

    “要下雨了!”岩奴抬头看天,“会是很大的雨!就像妖月心里的难过一样的大!”

    “唉!”鬼夙捂住脸,“你是专门负责折磨我的么?”话音未落,一团乌云飘过来,黄豆大的雨滴开始掉落!

    “我知道附近的山上有一些山洞,我们可以去躲雨!”岩奴舒展了臂膀,感觉无比的惬意,“当然,其实我更喜欢淋雨!”

    “去躲雨吧!”归宿已经被淋透了!他跟岩奴不一样,说到底岩奴也是火山口里喷出的石头。

    “不过山洞里的客人不太友好!”岩奴撇撇嘴,“你确定要去?”

    “必须去!”鬼夙已经往山里跑。

    “这种天气入山应该不会是一个好选择!”岩奴跟上他,湍急的泥流从山上冲下来,两个人很快就一身泥泞了!

    “山洞在哪里?”鬼夙很快发现自己的选择确实不是很好,但是开弓没有回箭,已经到了半山腰,附近的老山特别多,他也不知道自己爬的到底是哪一个,只能依靠岩奴了!

    岩奴似乎很享受泥泞的感觉,像个河马一样在泥泞里打着滚,面露微笑,并不急着找山洞,看到鬼夙严肃的表情知道他着急了,“就在你右手边,很快就到了!”

    鬼夙仔细的观察之下,终于发现,有一处地方非常隐蔽,但是似乎有一闪一闪的光冒出来,仔细听还有嘈杂的声音,快爬几步,终于到了一个很难被发现的洞口,两侧各有半扇石门,石门的缝隙里传出一声声凄惨的哭喊声和恣意地笑声,混在一起格外嘈杂!

    “这是一伙山贼?”鬼夙瞥了一眼岩奴,他还在泥泞里享受着,根本无暇搭理他!

    “算了!我自己进去把!”鬼夙摸出那把锈刀,重重地砍下去,“石门碎了一地!”大摇大摆的跳了进去。

    “谁?”山贼们纷纷站起来,来不及穿裤子就先抄起手里的武器,女人们如蒙大赦各自蜷缩在地上,雨水已经开始灌了来,沿着鬼夙的脚荡涤着脏兮兮的地面。

    “一个不太熟的老邻居!”鬼夙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只是进来避雨,你们继续!”鬼夙眼里并没有善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也懒得管!

    “来大爷们这里避雨?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一个山贼一刀劈了过来!

    “噹!”他的刀飞落在地,鬼夙的手已经捏住了他的手腕,“我今天不想杀人,别逼我!”

    “兄弟们,上,剁了他!”山贼们一拥而上,,刀剑齐飞,不消片刻,十几个山贼已经躺在泥水里哭爹喊娘,凭空几声响雷,炸的整个山洞里震耳欲聋,鬼夙摸摸手里的锈刀,“不好意思,老伙计,今天不打算让你饮血了!”

    风力刀双手压住墨雪的手腕,现在的墨雪已经一丝不挂了,他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享受着美味的食物了,墨雪香肩上的竹叶胎记似乎格外的诱人,他忍不住就想亲上一口,忽然一声炸雷让他心里一惊!在听外面的动静似乎跟刚才截然不同了!

    “放开我!放开我!”墨雪的挣扎已经显得苍白无力,但是她仍然没有放弃扭动着腰肢。“信不信我咬舌自尽给你看!”她的眼睛里写满了绝望!

    “哼!”风里刀一敲她的穴位,“我先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一会再回来收拾你!”他披上一件袍子,走出洞来,恰好看见一个男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虎视眈眈地望着一地已经爬不起来的人,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是普通的人,可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赶紧陪笑道,“这位兄弟何许人?可否报上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