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一吻无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025字

    “只是个老邻居,只是从没见过面!”鬼夙跳下来,“来你这里避避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里有什么很自己有牵扯的东西,萦绕在这山洞的空气里,但是却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直觉让他往前走!

    “既然是老邻居,那请坐下满饮一杯!”风里刀知道自己可能惹不起,作为一个老江湖,他知道如何在这世道上生存,打得过的就灭了,打不过的就客客气气,总不至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有酒?”鬼夙把锈刀收起,到了一个石台旁边坐下,“来一坛!”

    “好说!”看见这个人已经收敛了杀气,风里刀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赶紧让人搬出一坛子好酒!“上等的女儿红!前几日一个中原来的商队,被我杀了个干净,收了不少好酒!”他得意的倒满一大碗,一饮而尽!“老邻居有请!”

    “多谢!”鬼夙提起酒坛,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个干净!看着地上一群女人都哆哆嗦嗦的,觉得有些烦,“这些女人也是你抢的?”

    “今早下去扫货,顺道牵回来的羊!”在他们眼里女人不过是牲畜一般,可以玩弄,也可以杀了吃肉,山贼的本性暴露无疑,“你喜欢的话,随便挑!”风里刀自认为自己说的足够大方了,换成别的山头的山大王,肯定欢喜的不得了!

    可惜鬼夙不是山大王,虽然没有善恶,但是知道什么叫天道,至少不应该把人当畜生对待,何况每个女人背后都有一个家庭,“把她们放走吧,抢东西可以,不要祸害人!”他冷冷的说到!

    “祸害人?”风里刀面露不悦,“这世道就是这样,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些人懦弱没有本事,不就是我们这些强者的奴隶?你不喜欢可以不要,不能让我们的辛苦付之东流吧?”

    “你们哪有辛苦?你们不过是恃强凌弱罢了!”接着微醺的醉意,鬼夙带着几分戏谑的看着风里刀,“那你觉得如果我动手来打劫你,你的心情会如何?可愿意做我脚底下的奴隶?”

    “这!”这话里有话,明显是不听话就别怪人家不客气的节奏!风里刀的汗就快冒出来了!“放人!”他低声喊了一句!

    “大哥,屋里那个放么?”一个傻到家的山贼凑到风里刀耳边,悄悄说了一声!

    “滚!”风里刀一脚把他踹出去一丈远,就这份力道,绝对是一个人打趴下几十个的硬家功夫出身,那人都没成想自己只是多了一句嘴,就这么被踹死了!

    “人都放了!”风里刀冲鬼夙说到,自信刚才那点声音,应该是他听不见的,“这群不长眼的东西,惹怒了老邻居,我替你惩罚了!就当杀一儆百吧!”

    “哦?我分明听见屋里还有一个!”鬼夙一把捏碎了面前的空碗,“你是不是应该也放了?”

    “没有!”风里刀对这个中原女子还是很看中,拿定了主意让墨雪做自己的压寨夫人,“那是我的压寨夫人!跟她们不一样!”

    “也是抢来的吧!”鬼夙凌厉的视线看得他直发毛,“我不想杀人,别逼我!”

    “你欺人太甚!”风里刀再也忍耐不住了,一拍桌子,“你以为我们都是吃素的?我敬你是条汉子,你不要得寸进尺!”

    “看来我不该跟你废话!”鬼夙一眨眼已经飘忽到了风里刀的洞前,就要撩开莲子!

    “你敢!”风里刀这次真的被激怒了,一拍石台正个厚重的青石板飞了起来,一脚下去,夹着风声拍到了鬼夙后背!

    “砰!”石板穿透了鬼夙,撞到石壁之上,碎了一地!鬼夙那一扎眼,已经把自己雾化了又凝实了!他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就走了进去,一个女人正赤身裸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角的泪已经打湿了被子!

    “墨雪!”鬼夙一下子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自己那肩膀上的主页胎记!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盖上!一瞬间整个石洞杀机四起!

    “这不可能!”风里刀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四个字,就看见自己的头飞离了自己的身体,一地的山贼成为碎尸!

    “好久没有饮过人血!”鬼夙把手插进尸体,瞬间一地的白骨,鬼夙的脸上阴晴不定,久违的鬼族血脉被激发到了极致,整个人通体赤红,冒着诡异的红光,他调理了片刻气息,终于让自己安定下来,饮血后的锈刀熠熠生辉,不满足地一阵颤动!“墨雪!”鬼夙站起身进了石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墨雪张着嘴想说话,但是穴位还没冲开,根本张不开嘴!

    “我知道,你一定心里不曾有我!但是自第一次见你,你的容貌就像刻在了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上等的女儿红酒劲儿很大,此时的鬼夙脑子处于亢奋状态,根本不曾清醒,壮着胆子诉说着衷肠,“墨雪!我是那么喜欢你!就像把心丢了一样,总感觉看不见你自己就像一句行尸走肉,不对,我本来就是行尸走肉,我是鬼族人!我不是正常的人!”

    墨雪听完这句话,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几次都大难不死,一定是鬼族人的血,或者说是眼前这个墨府的下人的血救了自己,但是此刻这个人像个疯子一样既不帮自己解开学位,又不把自己救出去,反而哭哭啼啼的说着胡话!鬼族!一个只在白凌阙和老神医嘴里才听到过的词儿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有一种刚出狼窝又入虎穴的恐怖感!

    “我真的太喜欢你了!为了你我甚至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着妖月!”借着酒劲儿,鬼夙越来越神志不清的躺到了墨雪的身边,“多想亲亲你!”他一口吻在了墨雪的主页胎记上!

    “放开我!”墨雪这下彻底绝望了,本来以为是一线生机,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个色魔!她心里怒吼着,想要拒绝这一切,但是都是徒劳,“没有一个好东西!”她的泪水决堤一般流淌下来!

    鬼夙沿着她的肩膀吻到了她的脖子再到脸颊,忽然几滴咸涩进入嘴中,一下子在他嘴里沸腾起来,整个人一身炽热,一股股黑气从体内窜出,他的眼睛顿时变得清澈明亮了!鬼夙蹭的站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鬼夙低下头,看见了床上的墨雪,已经闭上了眼睛,泪也流干了!面无表情的等着接下来的蹂躏,准备好随时赴死的冷漠!

    “啪!”鬼夙伸手解开了她的穴位,“对不起,我喝多了!”鬼夙背过身去,“我先出去了!”他站到门口,回味着刚才那一瞬间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净化过一般!特别的清透和舒适!

    “这是怎么回事?”墨雪起身,穿上衣服,“你叫阿贵?你不是墨府的下人对不对?你是鬼族人!”

    “不错!我是鬼族人!”鬼夙点头承认了,“多有冒犯,不是我的本意!”

    “蒙你几次三番救助,我这条命就是你的!这身体只要你想要随时可以拿走,只是请不要用这种方式!”墨雪虽然很讨厌鬼夙,但是毕竟确实是他已经连续救了自己三次,就算以身相许也不过分了,她走出来,脖子和肩膀上还有吻痕未消,“小女子多谢恩公!请问恩公尊姓大名!”她一个欠身!

    “你就叫我阿贵吧!鬼族已经被灭门了!”鬼夙无奈地摇摇头,“刚才多有冒犯,请姑娘责罚!”

    “我哪敢!谢你还来不及!”墨雪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忽然跪在地上,“墨雪有一个不情之请,请恩公救我父亲,我父亲受锦衣卫所害,一身功力尽失!神医说需要一滴鬼族血才能恢复,恩公如能救治,小女子当牛做马为奴为妾毫无怨言!”

    “哦?墨将军?”鬼夙心里一寒,知道墨雪对自己只有报恩的心却全无半点男女之情,不过也难怪,自己本来就跟她不是一路人,“不过是一滴血,只要墨雪姑娘高兴,做什么都可以!”

    “鬼夙……”岩奴忽然跳进山洞一声大喊,再看地上已经全是白骨,鬼夙正跟一个姑娘在一起聊的火热。“唉,你怎么那冲动,好端端的就杀了那么多人!”

    “岩奴,这不是你能理解的!”鬼夙摸了摸锈刀,“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乱动杀机,这些人碰了我的逆鳞!”

    “让我猜一下!这就是你那个心上人!”岩奴一眼看见鬼夙身边还有一个姑娘,面如桃花,肤如凝脂,只是神情哀婉,而且饱受折磨之后的脸上厚一些浅浅的血痕,脖子上的吻痕提醒他,鬼夙所说的逆鳞应该就是这个姑娘受到了侮辱,但是很显然,他不知道这几处吻痕其实是鬼夙留下的!

    “见过岩恩公!”墨雪毕竟身出名门,该有的礼仪做的天衣无缝,尽管岩奴从未见过,也没有出手救自己,但是鬼夙的朋友自然也配得上自己一声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