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2078字

    “师父,我失败了!”不古站在一个墓碑前面,“他果然成就了九五龙神之功,加上有那么厉害的帮手,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奈何他了!我带回来了你的弑神枪,就让它陪你长眠地下吧!”他把弑神枪高高举起,一把灌入地面!在墓碑前面跪下,“我按照你的指示行事,虽然没能杀得了这个师门异类,但是在他体内发现了一股奇特的血液,感受到他体内两股真元,这很不寻常!不知是福是祸!徒儿这次离开可能就再也不回来了!”他叩拜三次,站起身没入山林!

    “荒山野岭,怎么去找?”墨镜尘和白凌阙一直追到天色幽暗,雨都停了下来,也没有看见任何人的影子!

    “她一定会没事!”墨镜尘瞭望着附近的山,忽然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多年的征战让他对这种味道非常的敏感,“在那个方向!”他快速飞奔上去!

    “墨雪!”白凌阙毫不犹豫的紧紧跟上去!

    “有人来了!而且很厉害!”岩奴忽然站住不动,“你们两个进山洞,我来封住洞口!”

    “什么?”鬼夙有点奇怪,只要不是锦衣卫的邪神,在他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

    “有一个人非常厉害,远在你之上,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剩!”岩奴一挥手,地面上的石头竟然迅速熔化成岩浆形成一道石门,封住了洞口!从外面看,跟普通的山没有任何区别,他一收手,石门就没了任何温度!

    “雪儿姑娘,你父亲几个人?”鬼夙看向墨雪,千万不要搞错了自己人!

    “三个,墨镜尘是我养父,白凌阙是我生父,还有一个华小佗!”墨雪一个也没丢,“如果华小佗没死的话!”

    “保险起见,我们先躲过去这重危险再说!”鬼夙领着墨雪重新回到了风里刀的石洞之中!

    石壁上的火焰一跳一跳的映得墨雪的脸蛋格外的红润,让鬼夙有亲下去的欲望,但是鬼夙明白,墨雪心里对自己只有感恩没有真情,只能压抑着这份冲动,“能说说我们分开之后,你都经历了什么么?”

    “我遇到了我的生父,他帮我救出了我的养父,一言难尽!现在墨家已经家破人亡,我和父亲也是死里逃生,几次三番差点死于非命,当然几次三番得恩公相救!”墨雪从来没有跟一个陌生男子共处一室,也觉得氛围有些尴尬,联想起刚才也是在这个房间,自己先是被风里刀差点弓虽暴,后来又被恩公醉吻,不觉得手脚发热,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再一抬头,竟然正好看见鬼夙一双炽热的眼睛!“恩公,小女子无以为报!请受小女子一拜!”她扭头跪到了地上,额头贴在地上的一瞬间,脖子上鬼夙留下的吻痕,随着脉搏的跳动也一动一动的!

    鬼夙伸手把她扶起来,双手碰到她肩膀的一瞬间,忽然感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命中注定,她就要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种奇怪的暖流瞬间穿透他的手指窜去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浑身一阵血脉喷张,赶紧松开手!“姑娘请起!不必多礼!”他尽量不去看墨雪,难怪风里刀会按耐不住,即便是鬼夙,也有种受不了的冲动!

    “恩公怎么了?”墨雪看到鬼夙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是有些挣扎!

    “没事!”他走到洞口,问岩奴,“来人走了?”

    “没走!已经到了洞口!”岩奴紧紧盯着石门,“不要说话!”

    石门之外,白凌阙和墨镜尘停下了脚步,明明味道从这里飘了出来,却什么也看不到!

    “地上有血迹,有一半压在在这石头底下,有蹊跷!”墨镜尘观察的很细,用手扣击了几下石门,石门很厚,没有咚咚的声音!

    “我来!”白凌阙一运气对准这块山石,一拳挥下!砰!石头碎了一地!突然一个手掌从碎石中伸出来,直接拍中了白凌阙的胸口,白凌阙重重地飞了出去,躺到地上,突出一口鲜血!“中计了!”

    岩奴满意的收回手掌,“没有威胁了!”

    “老爹!”墨雪一声惊呼,跑了出去,抱起躺在地上的白凌阙,“老爹你没事吧?”

    “雪!你没事太好了!”白凌阙看见墨雪跑出来根本无暇估计自己的伤势,一把把她搂紧怀里,“你没事太好了!”

    “唉!”墨镜尘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感慨万千,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

    “你太冒失了!”鬼夙瞪了一眼岩奴,“瞧你干的好事!”

    “这能怪我?”岩奴耸耸肩,“我还不是为了安全着想,谁叫他的威胁这么大!”

    “墨将军!”鬼夙认出了墨镜尘,毕竟自己去过墨府,“你受了很重的伤,墨雪让我救你!”鬼夙一句废话没说,走向墨镜尘,这个墨镜尘虽然虎落平阳,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依旧是威风凛凛,霸气十足,强大的气势随着距离的靠近而越来越强!

    “鬼族的人?”墨镜尘听过说锦衣卫12邪神联手诛杀鬼族所有人的事,甚至自己也是帮凶之一,曾经派兵协助,这才多久?鬼族的人已经救了自己的女儿三次!“山洞里的贼寇都是你杀的?”

    “不过是屠狗!”鬼夙冷冷带过,“我答应了墨雪救你的伤,就一定要做到!”说完咬破手指,逼出一滴血,一下穿透了墨镜尘的胸口进去了他的心脏!

    “轰!”墨镜尘直直地躺到了地上!

    “爹!”墨雪听见一声巨响,一转身墨镜尘已经躺在了地上,“怎么了?我爹怎么了?”

    “墨雪姑娘,他很快就会生龙活虎了!”鬼夙看到墨雪的慌乱顿时觉得心痛得就像自己难受一般,连忙解释!

    鬼夙的血如同一颗琥珀在墨镜尘的心脏里一点一点消融,源源不断的支撑起他的真元之气,渐渐的墨镜尘的手指开始一抽一抽的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从地上坐了起来,“鬼族人的血,果然名不虚传!”墨镜尘终于再次感受到了体内磅礴的真气,用力一砸地面,整座山剧烈的晃动起来!

    “他的威胁也很大!”岩奴不怀好意地看向墨镜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