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锈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48本章字数:3033字

    “终于找到你们了!”虚空中忽然飘下来一个女子,一袭长裙飘飘欲仙,“鬼夙,我决定了,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来人竟然是妖月!

    “你怎么来了?”鬼夙一惊,这姑娘还真是阴魂不散!

    “她一直都想要跟你做一对鸳鸯,你却一直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人家追上来了,我看你怎么弄!”岩奴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鬼夙扭头看了一眼墨雪,人家墨雪姑娘根本就没把眼前的事当事,但是他这一扭头,立刻让妖月发现了问题!

    “就是她?”妖月往前走几步,看着面前的姑娘,冷笑一声,“啪!”一巴掌就挥了出去!“就是你在跟我抢男人!”

    “住手!”白凌阙挥臂帮她挡住这一巴掌,“哪来的野丫头?”腰间青芒瞬间钻出,做出要袭击的姿态!

    “妖月,不要乱来!”鬼夙冲过去一把拦住她,“你发什么疯?”

    “鬼夙,我早说过,我不介意你有别的女人,但是她就对你那么重要?你就不能分一点心给我?我哪里不好?”妖月这次真的伤心透了,两行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不过是个中原女子,敢不敢和我决斗?”她怒视着墨雪!

    “决斗?”墨镜尘也走了过来,“这不是巫族女人抢男人的把戏?你是巫族人!”巫族女人民风彪悍,出了名!抢男人是她们的习俗,决斗也是家常便饭,而且每个巫族女人都身手不凡,但是有个缺点就是无法教化!“我女儿不会武艺,不能和你决斗,要是想决斗,你可以跟我试试!”

    “你是她爹?”妖月一下子看蒙了,“那那个男人是谁?”

    “我是她生父,决斗的话,我也可以替她!”白凌阙把青蟒收回腰间,“只要墨雪点头!”

    “你打的结,你去解!”岩奴有些幸灾乐祸,“是不是该这么说?”

    “妖月,你不要胡来,我跟墨雪姑娘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凑巧救了她,又遇到了她的……”鬼夙也没听明白,怎么就俩爹?“两个爹。”

    “真的?”妖月死死盯住墨雪,“你个死女人,是不是这么回事?”

    本来的确是对鬼夙没感觉的,但是被这个妖月一折腾,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鬼夙,身材魁梧,落落分明,而且对自己一直用情很深,又几次三番相救,刚才在山洞里还差点借着酒劲儿对自己亲热,想到刺,她脖子上的吻痕竟然开始犯出温热,“我的命是恩公的!墨雪就算一身相许也不为过,我只听恩公一句话,墨雪是不是你的心上人,若是,墨雪愿为恩公铺床叠被,洗衣做饭!”

    “雪儿!你父亲还活着,这事我说了算!”墨镜尘走到鬼夙面前,“我女儿的感情,应该由她自己选择,报恩并不是爱!我希望明白!”

    “她……当然不是我的心上人!”鬼夙想起身上的仇恨,想起墨雪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深情,索性给自己个快刀斩乱麻,“妖月,我可以带上你!”

    “你……”墨雪摸了摸脖子上的吻痕,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女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肌肤之亲就会不自然地生出一种情愫,刚才借着醉意向自己诉说衷肠,现在又开始否认了!

    “真的带我走?”妖月一下子扑到鬼夙怀里,“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墨雪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她不禁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这不挺好?他不需要自己以身相许,自己正好对他无意,为何还会这种感觉,好像自己中意的东西被抢走一般?

    “皆大欢喜!我就知道你不会乘人之危!”墨镜尘一拍鬼夙的肩膀,“自古英雄出少年!他日你一定是个旷世奇才!”

    “多谢墨将军赏识!”鬼夙一拱手,“妖月,我们走吧!”他并没有发现墨雪的眼神一直跟着自己,或许这对妖月也是一种安慰!对墨雪更是一种释怀!

    “小英雄且慢!”白凌阙忽然站起身,“你身上可有趁手的兵器?”

    “只有一把锈刀!”鬼夙很奇怪这个人为什么这么问自己!

    “拿来,我看看!”白凌阙一伸手,“我隐约感到你身上有器灵!”

    “器灵?”鬼夙从来没有听过这种东西!

    “真正的武器,都是有器灵的,就像我的青蟒和他的弑神!所以好武器都有一种特性,越是饮血越是暴虐!你的是不是如此?”

    “不错!”鬼夙听他说的很有道理,暗合了自己那把锈刀的状态,尤其是最近几次战斗,这把刀一见血就兴奋,似乎很多杀机不是来自他而是这把锈刀!他抽出锈刀,平托起来,“先生请看!”

    “好刀!”白凌阙一看见这刀就兴奋了,他腰间的青蟒也发出一阵阵的颤动,想要窜出来,较量一番!被他死死压住!“你可知道,也什么这层锈迹你从来都擦不掉?”

    “哦?”鬼夙确实从来都擦不干净些锈迹,已经放弃了!

    “这不是锈!这是血绒!这把锈刀的主人为了封印它的杀性,以自己的自己的镇压了它的器灵,所以这些锈其实是血绒!没有大师是解不开的!”白凌阙冷冷一笑,“我倒是能解开,但是你却不一定能驾驭!”

    “为何?”鬼夙听的入迷,这把锈刀本来是鬼族的一把弃刀,因为轮到自己选兵器的时候,没得选,就直接丢给了自己,自己也是因为资质平庸,在鬼族一直处于边缘的位置,鬼痴被劫走之后奉命去追,十几个人,先后死掉,而自己却凭借这把锈刀几乎追到了最后,如果不是碰到了污神,可能就成功救回了鬼痴!

    “以我的本事,只能勉强压制青蟒,而且每次使用都会受到强烈的反噬!你觉得你比我如何?”白凌阙蔑视的看了鬼夙一眼,杀了几个山贼,就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可以试试接我一掌!”

    “尽管打过来!”鬼夙瞄了一眼白凌阙,刚才被岩奴一掌打飞,看上去快恢复的差不多了,难不成还能比十二邪神更厉害?

    “砰!”说时迟那时快!白凌阙已经一掌拍出!鬼夙被打的身形涣散,眼前一黑,重重地躺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鬼夙!”妖月一惊,赶紧付下身搂住鬼夙,“你这人怎么恩将仇报?”

    “原来他叫鬼夙!”墨雪看见鬼夙躺到地上,心里也是一阵吃紧,但是白凌阙绝对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而且妖月紧紧搂着鬼夙,她也不好意思再去凑那热闹!

    此时的鬼夙,五脏六腑之内翻江倒海,一团团的怪异的真气四处流窜!渐渐地带动自己的血液形成一波又一波的血浪不停地冲击着自己的大脑和心脏!忽然之间好像有什么关口被打开了!整个人如同燃烧起来一般炽热!似有一团火炼化着自己的身体!终于感觉体内孕育出来一股磅礴的力量!才坐了起来!

    “鬼夙!你没事!”妖月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恨不得把他抱起来!

    “没事!多谢先生助我冲破了所有的血脉!”鬼夙明白了白凌阙的并不是真的让自己接他一掌,而是为了助自己一程!好让自己可以压制那把锈刀!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既然救了我的女儿,我理当送上大礼!可惜你不是普通人,不然我这一身功法还真有心找个传人了!”白凌阙盘膝坐下,刚才那一掌,看似平淡,其实注入了自己很多的真气!“墨镜尘,剩下的是不是该看你的了?”

    “不错!”墨镜尘走过来,拿起已经掉落在地的锈刀,用尽蛮力使劲一拍,砰!一股波动瞬间传导开来!血绒开始凝结成几滴赤红的鲜血,沿着刀刃滚动!最后滴落在地上变成一棵晶莹剔透的血色柠珠!

    “拿走吧!”墨镜尘把刀丢向鬼夙,鬼夙到手接住,一股杀劫的气息不断穿透自己的手掌,沿着血液回流到自己的心头,眼睛开始变得赤红,他竭力压制,忽然看见自己的脑海里有一把钢刀,正肆意的乱砍乱切,脑部剧痛无比!

    “元神入窍!”墨镜尘一拍他的后脑勺,鬼夙的灵魂瞬间抽离出了身体,钻入脑海之中!

    “你就是器灵?”鬼夙终于知道了果然有器灵这种东西,而且一瞬间就攻破了自己的防线,直接杀入自己的脑海!也知道了凡人真的可以修炼到元神出窍!

    “你不是不我的主人!你不配!”钢刀发出带有金属声音的嘶吼!“我要自由,拿开你的脏手!”

    “可惜,你要失望了!”鬼夙扑上去紧紧抓住它的刀柄,就是不松手,不断的捶打着它的刀背!

    “不!下来!”刀就是刀,只有刀刃才有攻击的能力,不管怎么挣扎,都被鬼夙紧紧压制,没多久就筋疲力竭了!

    “要么死在我的脑子里,要么乖乖的听话给我回到刀里!”

    “好吧!我听话!我听话!”那柄刀没能消灭他的意识,一旦离开了刀身就坚持不了太久,只好放弃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