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抢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132字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将凌雪斯的耳膜震破。

    安全气囊瞬间弹出,强大的力道让凌雪斯直接从驾驶位飞离!

    “阿北!阿北……你回来,你说过这次任务结束,你就娶我的!你回来啊!”

    凌雪斯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若杜鹃啼血。

    高速行驶的跑车带着火光一路呼啸往前,落入悬崖。

    跳跃的火光中,凌雪斯看不清楚那个在关键时刻解开自己安全带的男人。

    晕过去的最后一瞬,听见霸气笃定的声音:“斯斯,等我,娶你!”

    “阿北……”凌雪斯尖叫着醒了过来,浑身冷汗涔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下意识的捂住了心脏,像是要将那种突如其来的,撕裂性的疼痛一股脑儿的给压住一样。

    喀嚓!

    卧室的门开了,牧夜北穿着睡衣,赤着脚冲了进来,一把将凌雪斯揽入怀中,紧张的道:“斯斯,我在这,我在这……你别怕。你的阿北在这里,在这里!”

    凌雪斯一把就将牧夜北推开了,眼神空洞的道:“阿北?牧夜北?”

    牧夜北脸上闪过一抹苦涩。

    三年了,每次凌雪斯做噩梦,就会一脸迷惘的问自己,是不是她的阿北。

    “斯斯,这次度假回去,我们就结婚好吗?”牧夜北声音很轻,就像是不愿意惊醒凌雪斯的梦一样。

    凌雪斯的头轻轻的靠在牧夜北的肩膀上,低声呢喃道:“好。”

    牧夜北瞬间兴奋了起来,暗自握了握拳头,也没有重复的确定一下,就安顿好了凌雪斯,给国内的双方父母打了电话。

    凌雪斯脸上有几分波动,却很快消失无踪,只跪坐在那边,仔仔细细的看着牧夜北的背影。

    这个背影,怎么就不能和梦中的背影,重叠呢?

    凌雪斯脑海里空洞一片。

    自从三年前的那一场车祸之后,脑海中的部分记忆就消失了。

    记忆中并没有阿北,梦里却有一个,生活中也有一个。

    梦里那个,是她的秘密,无人知晓。

    梦境真实,凌雪斯却理智的从未寻找。

    生活中这个,据父母亲朋说,那是自己打小定下的娃娃亲,门当户对。

    凌雪斯答应了婚事,牧夜北十分兴奋,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国。

    凌家和牧家是世交,且门当户对。

    择日,拍婚纱照,定酒店,发请柬,计划蜜月旅行……时间很快就到了婚礼的那一天。

    两家都是寥城的商贾大家,他们的婚礼自然是极尽隆重奢华。

    牧夜北一身白色西装,站在红毯尽头,看着自己的新娘,穿着圣洁的婚纱,捧着鲜艳欲滴的捧花,缓缓的走向自己。

    周围恭贺的声音,祝福的笑脸,牧夜北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一辆大迈八急刹车的声音,穿破所有人的耳膜,让音乐戛然而止。

    凌雪斯的脚步也陡然停住了,回头看着大迈八和她后面一字型排开的八辆纯黑奢华的奔驰。

    奔驰的车门齐刷刷的打开,里面走出来六十四个统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迅速排成两排。

    从大迈八的后排座门口,一直延伸到凌雪斯面前,形成一道气势恢宏的人肉走廊。

    走廊的这一端,是凌雪斯。

    另一端……站着一个带着墨镜,身材修长,气场强大的男人,慕野北。

    站在那边,自成天地,耀眼得刺目。

    尤其是他手中捧着的那一束向日葵,更是让牧夜北浑身血液逆流。

    那是凌雪斯最喜欢的花儿!

    两个男人同时迈向凌雪斯,步伐深沉而笃定。

    两边的距离明明都是一样多,两个人的步伐明明是差不多大。

    牧夜北明明是掐着慕野北的频率在迈步,最终,竟然让慕野北率先站在了凌雪斯面前。

    “凌雪斯,跟我走。”

    慕野北口气十分凌厉且霸道,就像是在做商业谈判一样,根本没有给凌雪斯任何考虑的机会。

    凌雪斯也来不及考虑,那一束向日葵就被塞入怀中。

    紧接着手腕儿一紧,就被慕野北直接拉着走了。

    “斯斯!”牧夜北浑然不顾周围宾客的指指点点,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想要拉住凌雪斯,却被慕野北的保镖拦在了外面,只抓住了凌雪斯迎风飞扬的拖尾。

    嗤啦!

    布料破碎的声音让凌雪斯瞬间从梦境回到现实。

    回头看了一眼踉跄了一步的牧夜北,甩开慕野北的手:“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慕野北黑着一张脸,郁闷到了极致,说出一句让凌雪斯吐血三升的话:“但是你必须跟我走。”

    “今天是我的婚礼,你若是来祝贺的,里面贵宾席请坐。你若是来捣乱的,请你转身往前走,不要回头。”凌雪斯虽然不喜欢牧夜北,却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自己的婚礼。

    “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慕野北话音一落,他的保镖就即刻分散开来,迅速控制了场面。

    牧夜北挣扎了一番,也被控制住,新郎胸牌也被摘了下来,手中紧紧的抓着从凌雪斯婚纱上撕下来的拖尾。

    白色西装上面已经有了污渍,眼睛血红的对着慕野北大声叫道:“慕野北,你要做什么!”

    “我是来做新郎的。”慕野北将胸牌带在自己胸口,回头看着一脸淡定的凌雪斯:“除了我,任何人都没资格娶你。”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资格!”

    凌雪斯何等傲气的女子,哪里能容许有人在自己的婚礼当天,如此侮辱自己。

    打小习武的身体应声而动,纤纤玉指直指慕野北胸口的新郎胸牌。

    “嗬,小野猫。”

    慕野北身为慕家历史上最年轻的家主,不光政治头脑敏锐,商业头脑超群,就连身手,也是一等一的。

    很快就将凌雪斯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扣住了脉门,施舍一样的道:“凌家覆灭,嫁给我,二选一!”

    凌雪斯被慕野北扛在肩头,以一种屈辱的角度看着慕野北的……后脑勺!

    艰难的抬头,就看见眼眶通红却无能为力的牧夜北,还看见受制于人的凌父凌母……

    以及,双方重要亲属!

    商场传言,慕家野北,手段凌厉,狠辣残忍,为人刚愎自用,冷血无情!

    得罪他,那就相当于失去在商场立足的机会!

    凌雪斯咬牙切齿的狠狠道:“算你狠!”

    下一瞬,双手抱紧慕野北的腰,狠狠咬在腰间软肉上,直到血腥味儿在嘴里蔓延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