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来日方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093字

    “先生!”附近的保镖们都看见凌雪斯的动作,纷纷上来准备护主。

    那虎视眈眈的样子,恨不得将凌雪斯碎尸万段!

    凌雪斯不是什么烈女子,却是识时务之人。

    论财力,凌家和牧家合起来,比不过一个慕野北!

    论武力,凌雪斯和牧夜北合起来,比不过一个慕野北!

    原以为这一口下去,慕野北会如同狮子一样暴躁不安。

    却不想,慕野北竟然就那么绷直了身体,忍着!

    “下来!”

    慕野北放开凌雪斯的手腕儿,语气是生硬的命令,听不出任何情绪。

    凌雪斯站在慕野北面前,抹了一把唇角的血迹,理直气壮的道:“你毁了我的婚礼,我咬你一口,算是补偿!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必须放开我的家人!”

    “斯斯,今天我们结婚!”牧夜北被两个保镖控制住,根本挣扎不开,唯一能动的,就是那张嘴了。

    慕野北淡淡的看了牧夜北一眼,以一种看死人的表情:“你回头看一眼,再决定要说什么话!”

    牧夜北回头,看见自己的父母亲人都被慕野北控制的场面,就再也没有脾气说第二句话。

    “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胆小怕事,懦弱无能!”

    慕野北的嘲讽的话语,让凌雪斯面子上挂不住,眸光中闪过恼怒,紧握了拳头,沉声道:“放了我家人!”

    “我们结婚之后,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我自然会善待。你若希望我放开他们。那就快点和我结婚。”慕野北说完,直接转身就走。

    也不管凌雪斯是不是跟上去了,骄傲的如同一只开屏的孔雀!

    站在大迈八面前,慕野北回过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凌雪斯,沉声道:“我搅了你的婚礼,你咬我一口作为补偿。你咬我一口,我扣留你的父母作为补偿。很公平的!”

    凌雪斯拳头紧紧攥起,大声道:“慕野北,我们来日方长,你不要太嚣张了。”

    “自然,来……日……方……长!”慕野北品味着这四个字,意味深长的道:“凌雪斯,未来请多指教!”

    凌雪斯父母,在半小时不到的时间里,见证了自己的亲家成为了仇家的整个过程!

    直到被慕野北的保镖送回家之后,都是懵逼的。

    一个小时之后,凌雪斯神情漠然的回到家,将大红本本往他们面前一放:“爸妈,我结婚了。”

    许清菊在一边不停的抹眼泪,一声不吭,只是那表情,分明就是不愿意的。

    凌跃长叹了口气,声音中带了几分意味深长的道:“斯斯啊,有些路,注定要一个人走。父母再心疼你,也没办法代替你去走。你明白吗?”

    凌雪斯自诩聪慧,这一次却没有明白凌跃的意思。

    凌跃拍了拍凌雪斯的肩膀,叹息道:“既然结婚了,那就搬出去吧。有空,记得回来看看我们。”

    许清菊走到凌雪斯身边,拉着凌雪斯的手,挤出一抹笑容:“我们家斯斯啊,这是长大了。不管怎样,今天都是你的好日子。姑爷呢,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凌雪斯彻底的愣住了,她在脑海里设计了一百种回来之后的场景,唯独没有想到,父母竟然表现的这样的洒脱。

    许清菊以为凌雪斯是不好意思,嗔怪道:“这孩子,还不好意思了。妈妈问你,姑爷呢?”

    凌雪斯揉了揉突突跳动着的太阳穴,推开许清菊的手,无力道:“妈,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凌跃指了指沙发旁边放着的皮箱,沉声道:“休息什么,你不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你的东西,你.妈已经给你收拾好了。就在那个箱子里。你自己拿着,走吧。”

    凌跃一边说,一边挥了挥衣袖,拉着许清菊就上楼了。

    才走了两步,凌雪斯就听见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一看是凌跃的的钥匙掉了下来。

    凌雪斯眼疾手快的将钥匙收了起来,还在庆幸凌跃今天受了刺激,反应太慢。

    凌跃都走到楼梯上了,才发现钥匙不见了,回头看了一眼,好奇道:“奇怪了,我明明听见钥匙掉了,怎么没有呢。是以前我们家那一套小公寓的钥匙,今天专门找出来的。这怎么就不见了。”

    许清菊不舍的看了凌雪斯一眼,对着凌跃道:“听见什么,我什么都没听见,走走走,上楼去找找。”

    凌雪斯看着凌跃和许清菊相互搀扶着上楼,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笑容。

    他们的心里,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

    怕自己没地方去,专门给了小公寓的钥匙。

    不过,门口守着的那些慕家的保镖,也是个问题!

    凌雪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看了看时间,慕野北给她的四个小时时间还剩下三个小时。

    想到自己一大早起来洗漱化妆,忙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就去厨房自己随便做了点东西,还喝了两口小酒,再切了个果盘……

    楼上的凌氏夫妇悄悄看见,真实是哭笑不得。

    许清菊无奈的道:“你说,这孩子这天塌下来都不慌的性格,到底是像谁?”

    凌跃略微沉吟,笃定的道:“这从容不迫的气度,像极了她妈!”

    许清菊点头道:“对,像她妈,太像了。不过,跃哥,既然孩子现在不走,咱们是不是下去道个别?”

    凌跃一把就将许清菊拉了起来,推进了房间里,沉声道:“道什么别啊。到时候你们娘儿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就心烦!”

    许清菊的嘴张了张,还没有开口说话,就被凌跃直接打断了,沉声道:“我看那孩子,也不是个坐以待毙的,八成不会乖乖的跟慕家人走。她从小就这样,要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吃饱肚子。我敢打赌,她肯定是在想办法逃走。”

    凌跃才一说完,就听见凌雪斯拖动行李箱的声音。

    再仔细听的时候,又没有了。

    原来是凌雪斯担心行李箱拖地的声音会惊动门口站着的慕家保镖,直接将行李箱给抱了起来,直奔后院。

    凌跃夫妻赶紧去了后面阳台上,等了一阵子,等凌雪斯再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背着一个巨大的牛仔包包,戴着帽子和墨镜,一副要跑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