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洁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111字

    当凌雪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下意识的坐了起来,检查自己,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出门的时候的睡衣,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打量着这里黑白灰三色的装修风格,除了床就只剩下衣柜的陈设,就大胆的猜测,这里是慕野北的房间。

    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的声音,凌雪斯就紧张了起来。

    飞快的去衣柜里找了一件看上去比较修身的男士外套穿上,就蹑手蹑脚的去开门。

    吧嗒!

    凌雪斯还来不及欢喜,就听见慕野北的冷静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如果我是你,就会乖乖留下来!”

    凌雪斯强撑着笑脸转过头去:“那个,你误会了,我是半夜肚子饿,想去找东西吃。”

    慕野北慢条斯理的穿着睡衣,如数家珍的道:“从你回到凌家到现在,你吃了两餐,一共吃了两碗白米饭,一盘鱼香茄子,一盘炸小肉丸儿,一盘香辣鸡翅,一盘卤牛肉,一只烤猪蹄……这还不包括你吃的水果饮料和零食!”

    凌雪斯暗自心惊,皮笑肉不笑的道:“您记性真好,我都记不住了,难为你了!”

    慕野北正在腹诽,凌雪斯怎么会这样识相,就听见凌雪斯一本正经的道:“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呢,食量特别大。加上刚才和你动手,属于剧烈运动,消耗了不少热量,所以,现在特别饿!我需要吃东西!”

    “什么剧烈运动?你家里还是我车上?”慕野北一边扣扣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是……”凌雪斯瞬间反应了过来:“慕野北,你这是几个意思!”

    凌雪斯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没有带脑子出门,居然忘记了这个男人可是受伤了都能吊打自己的类型。

    竟然就那样直勾勾的挥舞着拳头冲了过去,竟然还叫嚣着:“你欠打是不是!”

    凌雪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以为自己会被慕野北粗暴的扔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慕野北没事人一样的转身走了……走了……

    “你去哪儿!”凌雪斯踉跄了一下,稳住身形。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抽一下这张爱惹事的嘴!

    “和你没关系。”慕野北回头看着凌雪斯那后悔的模样,淡淡的道:“你只需要在这里等投喂就好!”

    “等!投!喂!”凌雪斯瞪大了眼睛,怒道:“你当我是宠物吗?”

    “不是!”凌雪斯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慕野北一本正经的道:“我的宠物,可比你值钱多了!”

    “慕野北,你好样的!你绝对是好样的!”凌雪斯一个枕头飞了过去,却砸在关闭的门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慕野北将凌雪斯吃的死死的,人又毒舌腹黑,可凌雪斯对他竟然没有多少讨厌。

    像是梦中发生过的,却比梦中的真实。

    像是记忆中存在过的,却比记忆中真实太多。

    凌雪斯索性不想了,折腾到了现在,她已经非常的疲惫了。

    下意识的就想要上.床休息,却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床。

    慕野北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凌雪斯在那边将自己的高定的衬衣折叠了起来,在床中间,做了一条泾渭分明的切割线。

    床这边放着被褥,床那边就空荡荡的。

    “那个,你是男人,你不怕冷。如果只能这样将就一晚上的话,那你就先委屈一下。”凌雪斯略有些窘迫。

    尽管她和慕野北之间有些过节,却也不至于去别人家里,抢了别人的床,占了别人的被褥还能振振有词。

    看见慕野北皱眉的那一瞬,凌雪斯吭哧吭哧的将被子搬到了慕野北那一边,陪着笑脸道:“这样,你受伤了,被子给你。我身强体健,撑一晚,没事,呵呵,没事……”

    慕野北一声不吭的将手里拿着的面包和果酱放在床头柜上,黑着脸道:“我有洁癖!”

    凌雪斯愣了愣,然后反应了过来,屁颠屁颠的往慕野北那边跑:“没事,我去把被子抱过来。”

    凌雪斯费力的将被子抱起来,刚一转身,就撞在慕野北身上,条件反射的护着自己:“你干什么?”

    “我说的不是被子。”慕野北指了指浴室,绕过凌雪斯,略有些费力的躺下了,示意凌雪斯给自己盖上被子。

    凌雪斯气呼呼的把被子往慕野北身上一扔:“你不会想让我去打扫吧?”

    “难道要我去?”慕野北理所当然的看着凌雪斯,一副将凌雪斯吃干抹净的样子。

    凌雪斯努力的挤出两分笑容:“慕少,您是身份这么尊贵的人。不可能,请不起菲佣吧?”

    慕野北给了凌雪斯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我说过了,我有洁癖!”

    凌雪斯呵呵了:“有洁癖,就不请菲佣。那么,请问,慕少,您向来都是自己打扫的吗?”

    “是!”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凌雪斯怒了:“来者是客,你凭什么让我去打扫!”

    慕野北狭长的眼睛眯了眯,透出几分危险的表情,轻笑道:“客人?看来,凌小姐不太适应自己这个慕太太的角色啊。要不然,我帮你适应适应!”

    凌雪斯看着慕野北身上泛起来的不正常的红,就知道慕野北身上的药性没有被完全压下去。

    忙飞快的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这就去打扫,我这就去。”

    凌雪斯飞快的转身,逃一样的想要离慕野北远一点,就听见慕野北道:“先吃东西。”

    凌雪斯恶狠狠的转身,原本想要倔强的说一句自己不吃。

    却在听见五脏庙唱空城计的时候,很没脾气的拿起面包涂果酱。

    在发现果酱是自己喜欢的蓝莓果酱的时候,凌雪斯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多了几分笑容。

    对于收拾房间,凌雪斯向来是不拒绝的,可是在看见脏衣篮里面放着的蓝色小内内的时候,凌雪斯还是忍不住的脸红了。

    打扫的时候,特别忽略了脏衣篮那一块。

    原本打算在浴室里面墨迹一会儿的凌雪斯,在蓝色小内内的刺激下,只用了五分钟就将浴室打扫完毕,跑到房间,大口大口的喘气。

    面对慕野北那问询的目光,凌雪斯尴尬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那个,里面空气不好。”

    慕野北不置可否,淡淡的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