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有什么资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187字

    凌雪斯看着慕野北那猩红的眼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试探的道:“那,你现在可以起来了吗?我去给你做早餐。嗯,家里还有些什么菜,你口味如何?必须要是白米粥吗?荷包蛋喜欢几成熟?”

    凌雪斯不断的转移话题,想要解救自己。

    看着她压抑着脾气,努力讨好自己的样子,慕野北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揪疼了一下。

    过了一瞬,才颓丧的翻身下来,躺在旁边:“随便,不要辣就可以了。”

    凌雪斯生怕自己会不小心得罪慕野北,小心翼翼的从他身边撤离,直到走出房间门,才背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这里是凌雪斯第一次来,有些不清楚环境,稍微费了点时间,才找到厨房。

    她还在煎荷包蛋的时候,慕野北就已经坐在餐桌边上等着了。

    凌雪斯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个大少爷,这是催她动作快点的意思吗?

    下意识就将火给拧得大了一些,然后出锅的两个荷包蛋就有些焦香了。

    当慕野北看见自己面前那两个黑乎乎的荷包蛋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凌雪斯得意的撇嘴道:“哎呦,不好意思啊,慕少,我呢,很少下厨,手艺不是很好,你将就一下!”

    慕野北眼神复杂的看了凌雪斯一眼,用餐刀直接切开了。

    当看见黑乎乎的表皮下面是一颗即将凝固的蛋黄的时候,慕野北就没办法淡定了。

    飞快的切了一块,尝过之后,才嗓音暗哑的道:“谁教你做的荷包蛋?”

    凌雪斯一直看着慕野北,原本是等着他大发雷霆,然后自己顺便推脱的。

    却不想,他竟然……

    嗯,好像还有几分期待的样子。

    凌雪斯知道自己是跑不掉的了,无奈的拿起刀叉,开始吃自己的这一份。

    慕野北也不继续问了,低着头默默的吃蛋,喝粥。

    等凌雪斯吃完了,才道:“还有吗?”

    “没有了,两人份,刚好。”凌雪斯有个习惯,做东西做到刚好。

    慕野北皱眉:“再煎两个蛋,像刚才那样的。”

    凌雪斯心头在腹诽,心里想着,这个人的口味可真奇怪,竟然喜欢吃煎得快焦了的荷包蛋。

    不过,记忆中,似乎……也是有人喜欢这样的味道的。

    下意识就去探寻,冷不防的脑仁一疼,脚步就不稳了!

    腰间伸过来一只大手,将她揽入怀中:“这么笨,路都不会走!”

    凌雪斯红着脸从他怀中挣脱:“谁要你管我。”

    慕野北指了指凌雪斯手中的餐盘:“国外进口,高级定制,很贵的!”

    凌雪斯气的直瞪眼:“你的意思是说,餐盘比我重要!”

    慕野北不置可否:“我每天用它进食。”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凌雪斯很想罢工不做了,却又想到前几次违抗他的后果,最终还是谈了口气,认命的开始煎蛋。

    “为什么不用燃气灶?”暗哑低沉的声音在凌雪斯耳边响起,将她吓了一跳。

    凌雪斯没有注意到慕野北跟着进了厨房,手腕儿一抖,铲子就垂直往下掉。

    慕野北熟稔的接住了,递给她,脸色略有些不自然:“铲子也很贵!”

    凌雪斯挥舞着铲子对着慕野北大声道:“出去,出去!厨房重地,禁止围观!”

    凌雪斯煎着蛋,眼前就浮现出慕野北的那张脸。

    想到他的腹黑毒舌,凌雪斯故意将火调到了最大,等着一个焦糊的荷包蛋出锅。

    旁边突然就伸过来一只手,沉声道:“我喜欢吃中高火煎的!”

    凌雪斯脑海中闪过片段,却被她给打断了,没好气的将铲子塞到他手中:“你本事得很啊,那你自己来!”

    其实锅里的荷包蛋已经到了能起锅的程度了,凌雪斯就是故意拖延时间。

    原以为慕野北会生气,却不想他竟然默默的接过了铲子,将荷包蛋盛了出来。

    吃过饭后,慕野北才继续刚才的话题:“为什么不用燃气灶?”

    正在看电视的凌雪斯愣了愣:“啊,你说什么?”

    “为什么不用燃气灶,用电磁炉?”慕野北目光灼灼,眼睛里跳动着期待。

    凌雪斯下意识的回答道:“电磁炉更安全。”

    慕野北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谁教你煎荷包蛋的?”

    凌雪斯皱眉:“你干什么吗,福尔摩斯吗?什么都要问,你爱吃就多吃点,不爱吃就少吃点。哪里那么多问题。我又不是百事通,负责回答问题的。”

    原本凌雪斯是打定了主意不想回答的,可是在看见慕野北那表情的时候,凌雪斯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叹息道:“做饭这玩意儿,其实也是靠天赋的。没有谁教过我做饭。我就是,自己就会了。真的!”

    慕野北起身,淡淡的吩咐道:“收拾残局,半小时之后,来楼上找我。”

    凌雪斯义愤填膺的挥舞着拳头:“慕野北,我抗议!如果你觉得,我是你的妻子,就应该家务全包。那么不好意思,我做不到。”

    “你想怎样?”慕野北原本不想和她争辩,可就是喜欢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尤其是那鼓鼓囊囊的腮帮子,让人很想伸手拧一把。

    凌雪斯走到慕野北面前,认真道:“我不管!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和我结婚。但是既然结婚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就是不可避免的了。你又不肯请菲佣,那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分配一下家务!”

    “分配家务?”慕野北满脸黑线:“我已经有妻子了,还需要亲自做家务?慕太太,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学一下,如何做人妻子!”

    凌雪斯振振有词的道:“做人家的妻子,我可以请个菲佣搞定一切。可是做你的妻子……我只能亲自来做这些家务。你作为我的丈夫,不应该心疼我,帮助我的吗?”

    “我帮你,是你的福分。我不帮你,那是我的本分。你有什么资格振振有词的要求我心疼你,帮助你?”

    慕野北一边说,一边朝着凌雪斯逼近,很快就将她逼在了客厅的角落里。

    双手撑着墙面,围成一个狭小的空间:“嗯,如果你不知道你自己身体的奥秘,我倒是可以帮你好好探寻探寻。等你因为疼痛落泪的时候,我或许,可以考虑,心疼你一下。嗯?”

    卷曲上翘的尾音撩拨着凌雪斯的心弦。

    温热急.促的鼻息,喷吐在凌雪斯的脖颈处。

    脸陡然泛红,迅速的蔓延到全身,几乎站不住,下意识就挂在了慕野北的身上。

    一颗滚烫的鸡蛋,毫无预兆的贴紧了凌雪斯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