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算你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190字

    凌雪斯的眼睛陡然瞪大了,尽管她未经人事,可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她还是知道的。

    身体一瞬间就僵硬了,眼神中带了几分慌乱。

    慕野北嗓音暗哑的沉声道:“女人,不要再惹我了。否则,我不介意在这里,办了你!”

    凌雪斯眼睛里带着几分惶恐,婉若一头受惊的小鹿,带着迷惘和乞求,同时也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强:“我们可以冷静下来,好好谈谈吗?”

    慕野北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强迫自己想起和心上人在一起的欢乐时光。

    凌雪斯知道他在平复情绪,一动不动的坚持着。

    约莫一分钟之后,慕野北沉声道:“有什么话,半小时之后再说。你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准备,说服我!”

    慕野北不过是随口一提,凌雪斯却是放在心上了。

    当凌雪斯再次出现在房间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做好了展开一场辩论的准备!

    凌雪斯说什么都没有想到,慕野北竟然在……换衣服!

    别人换衣服,都会穿个小裤什么的,可他倒好,直接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尽管心里卧槽卧槽的,可凌雪斯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

    凌雪斯闯入的那一瞬,慕野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当她是不存在的空气。

    凌雪斯目不转睛的看着,就像是在欣赏一个身材比例连带着肌肉曲线都十分完美的模特。

    用自己超强的记忆力和多年绘画养成的习惯性分割法,将慕野北全身上下分解成了一组一组的数据,储存在脑海中。

    “吧嗒!”

    慕野北的皮带搭扣被扣上的那一瞬,看见凌雪斯那目不转睛却不沉醉的目光,有了几分不喜:“看完了吗?”

    “没有!”凌雪斯下意识的回答,却在下一瞬反应了过来,红着脸道:“额,看完了。”

    实际上却小声嘟囔道:“真讨厌,不知道穿那么快干什么。”

    慕野北耳力过人,听阿金凌雪斯的唠叨的时候,冷笑道:“很想看?你可以亲自来脱!”

    凌雪斯恼怒大声道:“谁让你在这里换衣服了,不是有更衣室吗?”

    慕野北理所当然的冷笑道:“这里是我的房间。”

    凌雪斯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骄傲如同凌雪斯,也不得不遵守这样的规则。

    凌雪斯这吃瘪的样子,让慕野北心情十分愉悦,忍不住就想逗逗她:“厨房收拾好了?”

    “是的,我现在……”

    凌雪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野北打断了:“脏衣篮里的小裤洗掉。”

    凌雪斯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条蓝色小内内,飞快的摇头道:“不行!”

    “你再说一次!”

    慕野北逼近凌雪斯,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凌雪斯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慕野北眼神中带着几分威胁的样子,凌雪斯就知道,自己若不答应,他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来惩罚自己。

    凌雪斯是发现了,在这个男人的生活中,他就是王者。

    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按照他的心意去发展。

    若有一丝一毫的脱离轨道,他都会强迫症一样的将事情给掰回去!

    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凌雪斯还是明白的。叹了口气,毫不畏惧的迎着慕野北的目光,用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大声吼道:“我去洗还不行吗?”

    看着凌雪斯跺脚转身离去,慕野北的心情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愉悦!

    刚才凌雪斯用那么理直气壮的方式认怂的模样,居然,有那么一丝可爱!

    慕野北一般情况下都是在书房看书的,可是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在阳台上看书。

    他甚至有些期待,凌雪斯再出来的模样。

    他不知道,浴室里的凌雪斯根本就没打算洗……

    她只是用两根手指头将小裤扔到水里,等浸透之后,再拿出来,挂在浴室玻璃门的手柄上。

    等着看水滴得差不多了,才找了一个带着夹子的晾衣架,小心的夹住裤腰,晾在了和浴室连着的晾晒阳台上。

    当凌雪斯再次出去的时候,表现的就要好多了:“慕少,晾好了。”

    “浴室也收拾好了?”慕野北眉头紧皱,这时间,用的有些长啊。

    凌雪斯乖巧点头:“是的,收拾好了。”

    “我去检查。”

    慕野北说完就起身,往浴室里去了。

    凌雪斯跟在慕野北身后,不停的做小动作。

    当凌雪斯走到浴室门口,发现浴室的门会反光,能映出自己的动作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样蠢比的行为都被慕野北收入眼底了。

    心里的小得意在这一瞬间就变成了大悲伤,蔓延而开!

    慕野北那个闷.骚又腹黑的男人,表面上不动声色,不知道心里是怎样嘲笑自己的呢。

    想到这里,凌雪斯就觉得内心充满了悲伤。

    在看见慕野北朝着晾晒阳台走过去的时候,凌雪斯只想转身逃走。

    刚一转身,一直冰凉的手就抓住了凌雪斯的衣领。

    凌雪斯打了个寒颤,勉强的笑着回头,就看见慕野北脸色难看的指着滴答滴答在滴水的小裤,道:“洗过了?”

    “对啊,洗过了!”凌雪斯十分心虚,都不敢抬头看慕野北的脸。

    慕野北的脸也能滴水了,沉声道:“还在滴水?”

    “人家这不是力气小,拧不干嘛……”凌雪斯越说越理直气壮,到最后就觉得,原本就是这样,你想要怎样。

    看着凌雪斯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慕野北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凌雪斯小声的嘟囔道:“人家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做这些的。”

    “谁做?”慕野北的声音中明显带着算计。

    可怜的凌雪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是我妈!”

    慕野北意味深长的点头道:“这主意不错。看来我是需要请丈母娘过来,教一教你怎么洗衣服了。”

    “啊!”凌雪斯尖叫着大声道:“慕野北,算你狠,你赢了,我去洗!”

    慕野北心情很好的看着凌雪斯赌气一样的狠狠一把将小裤扯下来,水池里放了超多洗衣液在那边用力揉搓……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慕野北发现了,凌雪斯超级在乎自己的家人。

    只要用凌家人做筹码,凌雪斯就会乖乖听话。

    几分钟之后,凌雪斯重新晾好小裤,打扫好卫生,站在慕野北面前,浑身锐气都被磨得差不多了:“慕少,这次是真的好了。”

    慕野北赞赏的点头道:“我看见了。说一下你的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