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谈心得体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243字

    凌雪斯不可思议的看着慕野北,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慕野北,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慕野北悠闲的坐在摇椅上,淡淡的道:“让你说一下,欺骗我的心得体会。”

    凌雪斯在心里将慕野北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然后才沉声道:“人太笨了,没什么体会。”

    慕野北意味深长的点头道:“听说,丈母娘是你的启蒙老师?”

    凌雪斯胸剧烈起伏了好几次,才堪堪忍住了脾气,挤出几分虚伪的笑容:“我反应是比较慢的,所以,你要多给我一些时间。”

    慕野北做了一个随意的手势,意思就是给凌雪斯时间。

    凌雪斯心头郁闷到死,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样一个瘟神!

    慕野北这个时候是一边看书,一边喝茶,悠闲惬意。

    凌雪斯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样,低眉顺眼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约莫五分钟之后,慕野北看着沉默的凌雪斯,略有些不耐烦:“你的反射弧,真的有怎么长?”

    凌雪斯淡淡的撇嘴道:“是啊,真的有这么长。没办法,人笨嘛。不然也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困窘之境了。”

    慕野北缓缓起身,绕着凌雪斯走了一圈,带着几分审视的道:“想要成为慕太太的人,从这里排到M国的NY,我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更是你的运气。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为难你。”

    凌雪斯机械的点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乖乖女一样。

    慕野北眉头紧皱的沉声道:“现在,你想清楚了吗?可以交流一下心得体会了吗?”

    凌雪斯飞快的点头,声音中不带丝毫感情的低声道:“我知道了,不管夜少让我做什么,我都听话的,不折不扣的去做就好了。不管夜少说什么,我只需要听着就好了。夜少让我宰羊,我绝不杀鸡。夜少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表面上这样说,心里却在腹诽,不杀鸡还可以杀鸭杀鹅,杀其他的。

    不往西还可以往南往北,上天遁地!

    慕野北看着凌雪斯那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不定在腹诽着什么。

    不过对于慕野北来说,表面听话就可以了。

    阳奉阴违这个,实在是管不着。

    横竖这虎皮都已经拉扯上了,慕野北也不可能任由什么都不说了,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点头道:“嗯,表现还算不错,继续保持。”

    凌雪斯的眼睛活络了起来,眼神明亮的看着慕野北,声音中带了几分灿烂的认真笑道:“慕少,既然我表现还不错。那么,你是不是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谈谈了。”

    慕野北愣了愣,很明显的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了,凌雪斯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凌雪斯是个急性子,看见慕野北愣住了,下意识的就以为慕野北这是要拒绝她,忙道:“我收拾厨房之前,你答应过我的。”

    慕野北眉头紧皱的看着凌雪斯,过了好一阵子,才沉声道:“跟我去书房。”

    凌雪斯看见与有希望,忙不迭的点头,飞快的就跟着慕野北去了。

    看着凌雪斯这么急不可耐的样子,慕野北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走了两步就停下来回头打算说什么。

    后面低头疾走的凌雪斯收势不及,直接撞入慕野北的怀中。

    柔.软的触感让慕野北眼眸中染上了一抹瑰色:“就这么,迫不及待,嗯?”

    长长的尾音,就像是长了小手儿一样,撩拨着凌雪斯的神经,一张脸瞬间变得绯红。

    飞快的挣脱了出来,带了几分尴尬的低声道:“谁让你突然转身的,我躲闪不及,这才不小心……反正就是你的错!”

    “嗯,如果这算是犯错,那我愿意,一错再错。”慕野北似乎很喜欢看着凌雪斯窘迫的样子,只觉得这样的凌雪斯,和他以往看见的那些妖艳的女子不一样。

    凌雪斯飞快的逃开,站在距离慕野北很远的地方,窘迫道:“那个,书房在哪里,我先去,免得撞上你。”

    凌雪斯一边走,一边飞快的打开了门,站在门外的安全地带。

    “隔壁就是书房,不过你既然出去了,那就先去磨一壶咖啡再来。”慕野北慢条斯理的吩咐了,越过凌雪斯朝着书房去了。

    凌雪斯几乎要被气炸了,对着慕野北的背影道:“慕野北,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女佣!你不可以这样使唤我!”

    慕野北欺身上来,几乎是和凌雪斯紧紧的贴着,声音中带了几分好奇的压低了声音:“嗯,你准备好履行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了吗?”

    凌雪斯瞬间就认怂了,飞快的道:“我去磨咖啡,其实,我磨咖啡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凌雪斯说完,脸色通红的逃走了!

    慕野北看着凌雪斯那窘迫的样子,心情格外畅快,久违的笑出了声,只觉得,有这个女子在自己身边,找到斯斯之前,日子应该不会太寂寞才是。

    在吧台磨咖啡的凌雪斯心情十分的暴躁,她都不知道为什么,慕野北总是能将她吃的死死的。

    恰到好处的抓到自己的软肋。

    虽然翻来覆去就是那几招,可是,凌雪斯就是怕!也没有胆量去赌!

    凌雪斯暗自唾弃自己的怂,却不得不认命的开始磨咖啡豆。

    她自己都特别的奇怪,在她的记忆中,她从未做过这种事情,可是做起来,竟然得心应手,就像是形成了肌肉记忆,根深蒂固了一样。

    慕野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站在吧台外面,看着凌雪斯在里面安安静静的磨豆,煮咖啡……

    只觉得,时光卷轴瞬间展开,回到了三年前!

    慕野北的眼圈儿都湿润了,伸出手去,不由得道:“斯斯……”

    凌雪斯正入神,听见名字,下意识的回答道:“阿北?”

    四目相对的瞬间,慕野北眼眸中满满当当的都是暴怒的情绪。

    凌雪斯眼睛里写满了尴尬,她那一声“阿北”,绝对是条件反射。

    然而清醒之后,能肯定,绝对不是在称呼慕野北。

    如果说是牧夜北,那也是有几分真的。

    慕野北恼羞成怒,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衣袖:“五分钟的时间,我在书房等你!”

    凌雪斯当然知道慕野北在恼怒什么,可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释,此阿北非阿北!

    叹了口气,因为心中有愧的缘故,凌雪斯还主动切了个果盘送上去。

    讨好的将果盘和咖啡放在慕野北面前,小媳妇儿一样的承认错误:“慕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牧夜北,就那么值得你惦念不忘?”慕野北忍了再三,还是将这个问题抛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