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分割家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6本章字数:2327字

    凌雪斯很自然的将慕野北的这种计较,当成了雄性的领地意识。

    不过正好她也有意想要解释一下,认真的道:“如果我说,那个阿北,不是牧夜北,你会相信吗?”

    慕野北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不是牧夜北,还有其他的阿北?”

    凌雪斯脑仁痛了起来,略带痛苦的摇头道:“不是这个意思。”

    慕野北冷笑嘲讽道:“我们都是有智商的人,你总不会告诉我,你口中的阿北,是我吧?”

    慕野北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语气中,竟然有一丝期待之色。

    凌雪斯眉头紧皱,脸都痛的扭曲了,顾不上慕野北,直接蹲在地上,痛苦的呜咽出声。

    “起来,我还没说你什么呢。”慕野北很不耐烦的看着凌雪斯。

    过了好一阵,发现她不是装的,才有了三分着急的走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凌雪斯肩膀:“喂,你怎么样?”

    凌雪斯脸色惨白,额头上的汗水扑簌簌的掉落下来,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到了极致。

    慕野北飞快的将她抱了起来,放到隔壁的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她痛苦的蜷缩成煮熟的虾子的模样,心蓦然一痛。

    非常短暂的疼痛,慕野北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略带紧张的道:“你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慕野北转身,就发现自己的手腕儿被她抓住了:“放手,我去换衣服。”

    事后慕野北想起这一段,总觉得自己当时是不够关心凌雪斯的,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在意自己的形象,首先想到的是换衣服。

    好在凌雪斯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么多,带了几分艰难的道:“我包包里,有药。”

    “包包?”慕野北有些懵,昨晚将她带过来的时候,没看见她带包。

    “睡衣口袋……”凌雪斯哆哆嗦嗦的说了出来,脸上的红色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羞的。

    慕野北直接伸手探向凌雪斯的腰间,伸手就触摸到一片滑腻的肌肤。

    柔.软的触感让慕野北略有些把持不住,却在下一瞬,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拉,找到了睡衣袋子里的一个拇指大小的药瓶。

    “给!”带着温度的药瓶塞入凌雪斯说中,慕野北心里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看着凌雪斯艰难的拧开药瓶,到处几粒药丸塞入口中,慕野北也做不到不管她,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吃了药之后,凌雪斯安静了下来,躺在那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张巴掌小脸,看起来惨白如纸!

    慕野北坐在床边,等凌雪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才道:“不解释一下吗?”

    触及这个话题,凌雪斯有一瞬间的逃避,却被慕野北的目光一点一点的逼了回来。

    过了好一阵子,才叹息道:“不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慕野北难得的没有为难凌雪斯:“你是我的妻子,我应该知道你的病情。”

    就在凌雪斯心中感动的时候,就听见慕野北淡淡的道:“不然你要是什么时候猝死,我还要背上杀人犯的罪名。”

    凌雪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恼恨的大声道:“慕野北,你不要这么毒舌,你会死吗?”

    “从来没有人有过这种无理要求。”慕野北说的理直气壮,不过还是做出了相对的妥协:“不过我可以试试看。”

    凌雪斯觉得,若自己在婚姻存续期间死亡,多半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慕野北给气死的!

    过了好一阵,慕野北觉得自己已经是十分的给凌雪斯面子了,才道:“你现在,可以简略的介绍一下你的情况了吗?”

    提到这个,凌雪斯眼神空洞的看着前面雪白的墙壁,没有任何情绪的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的过去,是活在大家的嘴里。”

    “具体一点。”慕野北言语中有些急切。

    这个凌雪斯,他调查过,然而只能查到她十六岁之前,和十九岁之后的资料。

    中间的三年,是缺失的,就像是被什么人刻意的隐藏了一样。

    而他和斯斯相依为命,肝胆相照的时间,正好就是那三年!

    尽管十六岁之前的一切,都和自己的斯斯没有办法吻合,可就是那缺失的三年,让慕野北确定,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必须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凌雪斯沉浸在回忆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慕野北的表情。

    凌雪斯似乎不愿意去回忆,眉目中浮现出了几分挣扎之色。

    慕野北坚定的道:“凌雪斯,每个人都会有过去。无论是什么样的过去,那都是属于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命运给你独一无二的馈赠。无论你是不是愿意去记起,他们都是客观存在的。”

    “一个人,若不能了解自己来自哪里,过去是做什么的,也就枉为人了。”凌雪斯慢慢的接过话茬,苦笑道:“我尝试过,真的。可是每一次触及和过去有关的记忆,就会突然头痛,乃至昏厥。”

    “对于过去,你就没有一点记忆了吗?”慕野北有些不死心,那种感觉,就像是空有宝山而不得入的感觉,十分憋屈。

    “如果,一个重复出现的梦境,也算是记忆的话……”凌雪斯脱口而出的瞬间,才意识到,那是自己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

    慕野北很显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眼睛里,淡淡的摇头叹息道:“梦境,怎么能算是记忆呢?你好好休息吧。”

    看着慕野北转身就要离开,凌雪斯飞快的坐了起来,斩钉截铁的看着慕野北,大声道:“我没事了,真的,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

    “关于你的阿北?”慕野北的言语中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凌雪斯急切道:“不是,是关于我们婚后生活的问题。”

    “嗯,来书房吧。”慕野北说完,转身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凌雪斯总觉得,慕野北心里有很重很重的心事,他的身上,透露出浓浓的失望。

    重新坐在慕野北书房,凌雪斯已经准备妥当了,认真的道:“我可以说了吗?”

    慕野北一边翻动书本,一边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那意思就是让凌雪斯随意。

    “我觉得,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凌雪斯顿了顿,发现慕野北并没有要回应自己的意思,就继续道:“那么,我觉得,我们应该平等的,和平的,分割家务。”

    “分割家务?”慕野北的神色有些恍惚了,似乎看见三年前,那个小小的女子摇晃着他的手臂,一本正经的道:“我不管,家是我们两个人的,我才不要做面朝家务背朝天的黄脸婆。我们必须要分割家务!”

    慕野北的恍惚,被凌雪斯看在眼睛里,好奇的靠近慕野北,伸出手在慕野北面前晃了晃:“嗯,你在听吗?”

    眼前的凌雪斯,和记忆中的斯斯,再一次的重叠了起来。

    慕野北伸手将凌雪斯揽入怀中,准确的找到她的唇.瓣,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