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越描越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7本章字数:2437字

    邱家宴会,安保级别的规格的相当高的,那侍者一出声,很快就有大量的保安围了上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凌雪斯。

    阮冰迅速的调整姿势,和凌雪斯背靠背,身上逐渐散发出凌厉之态。

    和刚才那个胆小懦弱的阮冰截然不同。

    这边的骚动引起了宴会现场的注意。

    站在二楼的慕野北也注意到了这边。

    首先看见的,就是凌雪斯那一张妆容精致的脸。

    浅V领的设计,显得她的脖子修长优雅,婉若黑天鹅一般让人着迷。

    人群的遮挡,让慕野北无法窥得全貌,心下着急。

    长腿迈动,正打算去解围,就看见穿着一袭鹅黄.色礼服的邱雨桐飞快的跑了出来,拨开人群,直接冲到了凌雪斯面前,紧张的打量着:“斯斯,你没事吧,她们没和你动手吧!”

    那个侍者龇牙咧嘴的对着邱雨桐道:“二小姐,你来的这样。这两个人是小偷,偷了大小姐的礼服。”

    “啪!啪!”

    两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那个侍者脸上,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邱雨桐大声道:“这两位是我的至交好友,是我姐姐亲自请来的贵客。岂容你污蔑!”

    那侍者在邱家也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并不是很怕邱雨桐,反而据理力争,大声道:“既然是二小姐的客人,为什么没有请柬?”

    “放肆!我请的客人,还需要请柬?”邱雨桐很显然被气的不轻,扬起手一巴掌就要扇下去。

    凌雪斯冷静的拦住了邱雨桐,沉声道:“人多眼杂,低调行事。”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一行人已经不可能再低调了。

    然而邱雨桐若是当着这么多来宾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打人,势必影响大家对邱雨桐的印象。

    凌雪斯这边的退让,并不能让那侍者收敛几分,反而更加嚣张的大声道:“就算是二小姐请来的客人,有二小姐的特别允许,可以不用请柬。可是,二小姐,你的朋友,穿着大小姐的礼服,这又怎么解释?”

    “这……”邱雨桐也有些着急,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最终也只能蛮横的大声道:“总之,我朋友不会是小偷。也不会偷姐姐的礼服。”

    旁边有一个身材矮小的侍女小声的道:“就是她,我前几天看见过她来家里帮着大小姐准备派对的事情。每次离开,都是大包小包的带东西。”

    “对对对,我也看见。大小姐当时是说,这位小姐家庭条件不太好,大小姐可怜她,就把自己穿剩下的衣服送给她。”

    “大小姐如此宅心仁厚,没想到,有些人却是不领情,竟然偷了大小姐的礼服。”

    周围异样的眼神,让阮冰百口莫辩,眼泪汪汪的,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大家才会相信她。

    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透露出她此刻的无助,嘴唇翕动,无力的呢喃道:“我没有。雨桐,你相信我,我没有。斯斯,你相信我,我没有。”

    凌雪斯心疼的将阮冰揽入怀中,声音中带着几分心疼的道:“冰冰,我相信你。”

    “相信?”那个矮胖的侍者扬声道:“这位小姐,你相信她什么。难道这件礼服,是我家大小姐送给她的?”

    阮冰再也顾不上所谓颜面了,大声道:“是,就是她送给我的!”

    “你胡说,我家戴小姐特别喜欢这一套礼服。我亲眼看见她试穿了好几次,怎么可能送给你呢!”矮胖侍者看着邱雨桐,飞快的道:“二小姐,你也是看见的,大小姐那么喜欢这套礼服,怎么舍得送人!”

    邱雨桐脸色尴尬得很,压低了声音的道:“冰冰?”

    阮冰脸色大变,不可思议的看着邱雨桐:“雨桐,你相信她?”

    邱雨桐飞快的摇头道:“不是,冰冰,我就想说,是不是装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装错了。”

    凌雪斯将阮冰护在自己身后,大声道:“不可能!这种低级错误,很显然不可能是阮冰犯的。”

    矮胖侍者十分得意,扬声道:“不可能是她,难道是我家小姐?”

    凌雪斯冷静的沉声道:“如今,只有请你家小姐出来,才能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了。”

    矮胖侍者身形一挪,就拦住了凌雪斯,斜着眼睛看着阮冰:“这种平民,是没有资格进入邱家这种地方的。这位小姐,请自重!”

    邱雨桐怒极了,大声呵斥道:“滚开,不要太过分了!”

    就在两边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邱霜才众星拱月一般的出现了。

    看见凌雪斯的时候,直接忽略了周围所有的人,亲亲热热的拉着凌雪斯的手:“斯斯,你来了?我在里面等你好久了,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

    邱霜一边说,一百年对着邱雨桐嗔怪道:“雨桐你也是,斯斯和冰冰来了,怎么也不请进去?”

    邱雨桐气急败坏的道:“我倒是想啊,可是姐姐你的侍女非要冤枉斯斯和冰冰是小偷。”

    “小偷,这是怎么回事?”邱霜身上那种上位者的威严瞬间迸发而出,让那矮胖侍者说话都少了几分底气,将刚才的事情飞快的和盘托出。

    邱霜恍然大悟的笑着,拉着阮冰的手,柔声细气的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就是这件礼服啊。我之前是很喜欢的,可是后来,我又不喜欢了,就送给阮冰了。我记得我是说过的,难道我没有说过吗?”

    那矮胖侍者很会来事,听见邱霜这样说,飞快的就反应了过来,抚掌道:“对对,是说过的。就是这几天太忙乱了,估计我给记岔了。阮小姐,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我给你赔不是。”

    邱霜和矮胖侍者的配合,简直是越描越黑,不少人看着阮冰和凌雪斯的表情十分的怪异。

    大家都觉得,邱霜是为了顾全大局,故意将人家偷走的衣服,说成是送出去的衣服。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是看破不戳破,不会将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的。

    就在凌雪斯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人群中不知道谁爆出来一句:“可是她们没有请柬啊!”

    邱霜脸色微微一变,一双含情美眸盯着邱雨桐:“雨桐,你没有给斯斯送请柬吗?”

    邱雨桐目瞪口呆,顺水推舟的道:“我以为姐姐你会派人送,所以我就忽略了……”

    邱雨桐赶紧回过身对着凌雪斯道:“斯斯,冰冰,不好意思。我忙忘记了。”

    凌雪斯脸色不太自然,接连两件事情的发生,已经让凌雪斯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单纯。

    邱霜眼神真挚的看着凌雪斯,认真道:“对不起,斯斯。都是我不好。那天我口头邀请了你们之后,我就忘记安排请柬这个事情了。”

    邱霜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大家就理解成为:人家只是随口说说,你就当真了。

    凌雪斯脸色越发难看了,只看见邱霜还在那边喋喋不休的展示着她的教养和高贵:“雨桐,你快招呼斯斯和冰冰里面去休息。”

    周围不少人都对凌雪斯和阮冰指指点点,更是直言不讳的说这两个人的身份根本就够不上邱家。

    凌雪斯也是有些血性的,气呼呼的就要带着邱冰离开。

    却在转身的时候看见牧夜北和另一个帅哥并排着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