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高山流水遇知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8本章字数:2462字

    店里的女子飞快的走到慕陵面前,低着头:“老板,不是我不尽心,这两位小姐,实在是……不讲道理!”

    最后四个字从她嘴里略带怨言的蹦出来的时候,还狠狠的剐了邱雨桐一眼。

    邱雨桐十分得意的对着她做了个鬼脸,十分腼腆的对着慕陵打招呼:“慕……慕少……”

    慕陵笑道:“刚才还扯着嗓子喊慕陵,什么,是谁吃了你的胆子?

    邱雨桐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略带几分撒娇的道:“还不是你的人,那么不懂事。我才会和她起争执的。”

    “不是这样的,老板。”

    那女子飞快的想要解释,被慕陵看了一眼,瞬间偃旗息鼓了,对着慕陵低声下气的道:“老板,我去守店。”

    慕陵淡淡的点头,对着凌雪斯和邱雨桐道:“斯斯,雨桐,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

    邱雨桐紧张的抓着凌雪斯的手,手心里沁出了几分冷汗,略有几分扭捏的道:“慕……慕陵,我们是来应聘的!”

    “应聘?”慕陵不可思议的看着邱雨桐,又看了看凌雪斯。

    凌雪斯无奈的点了点头。

    慕陵爽朗的大笑了起来:“雨桐,就算是你是来应聘的,那也要坐下来慢慢谈吧?”

    邱雨桐瞬间反应了过来,眉眼含笑的点头道:“对对对,要慢慢谈,是要坐下来慢慢谈的。”

    凌雪斯十分无奈的看着邱雨桐智商离家出走的样子,对着慕陵歉意的笑了笑。

    慕陵绅士的为两个人开了门,招呼两个人进去坐。

    慕陵这里,外面看着只是一个很小的门脸儿,可进来之后,却是别有洞天!

    一个开阔的四合院儿,古朴典雅,处处透露着艺术的气息。

    满庭花花草草,其中还有蝴蝶翩跹。

    廊下挂着一些鸟笼子,里面都装着凌雪斯叫不上来名字的鸟雀。

    走廊围着一汪不大的活水,各色锦鲤在里面游得欢快。

    一扇门,隔开了里外的两重天。

    身处喧闹的都市,能寻得一方静谧,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极为奢侈的。

    邱雨桐进来的那一瞬,嘴里的惊呼声就没有停过,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只觉得什么都特别的稀罕。

    凌雪斯和慕陵一前一后的站在原地,只觉得邱雨桐像极了那第一次进入大观园的刘姥姥。

    “斯斯,这边请。你第一次来,我带你参观参观。”慕陵很绅士的在前面带路,介绍着庭院里的一草一木。

    “慕大少对这里的景致,倒是如数家珍。”凌雪斯对身上带着艺术气息的男人,有种莫名的亲近和好感。

    自然也不吝啬赞美。

    慕陵笑道:“斯斯,你还是像雨桐一样,叫我慕陵就好。”

    第二次见面了,凌雪斯也不愿意继续纠.缠称呼问题,也就爽快的改了称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慕陵。”

    慕陵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自己亲自布景。园子里的假山,也是我亲自堆砌的。”

    凌雪斯眉目中带了几分欣赏的道:“非胸中有大丘壑者,不能布景。想不到慕陵不光是在画画这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就是对于园林布景,亦颇有心得。”

    慕陵浅笑:“斯斯谬赞了。没想到,斯斯还是我的知音啊。”

    “什么知音?”邱雨桐突然出现,缓解了凌雪斯的尴尬。

    凌雪斯一把就将邱雨桐拉到自己身边,嗔怪道:“第一次来,怎么就像个皮猴子一样,上蹿下跳?”

    邱雨桐笑道:“你不觉得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样吗?谁能想到,那一扇门推开,竟然是别有洞天!慕陵,你可真会享受啊。”

    慕陵苦笑着看了凌雪斯一眼,很显然,是对邱雨桐不够了解他,感到无奈。

    只是理解这东西,也是说不好。

    凌雪斯也很无奈,只是淡淡的看了邱雨桐一眼,低声道:“你呀,就只知道享受。”

    慕陵笑道:“我这里,自然是有享受的地方。斯斯,雨桐,我带你们去后院看看。”

    “还有后院?”邱雨桐脸色十分兴奋,拉着凌雪斯就要去了。

    凌雪斯却是止住了脚步,低声道:“前庭后院的差别,我还是知道的。慕陵,我们是来应聘的。就在前庭参观一下就好了。”

    慕陵愣了愣,旋即笑道:“没想到斯斯骨子里,还这样传统。如今这样的四合院,前庭后院也只剩下称呼罢了。斯斯又何必执着于后院二字呢?如今的后院,也只是我作画的地方。平时休息,是不在这里的。”

    邱雨桐眼睛眨了眨,不太明白慕陵和凌雪斯在说些什么。

    只是拉着凌雪斯的手,笑道:“斯斯,咱们既然都来了,那就去看看呗。让我开开眼界也好啊。”

    慕陵笑道:“走吧,雨桐,你这么爱玩儿,肯定会喜欢后院的布局的。”

    邱雨桐眼睛一亮,赶紧跟了上去:“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慕陵。”

    慕陵带着邱雨桐走出去好一段,才道:“斯斯,一起去吧。”

    凌雪斯无奈了,若是慕陵一开始就邀请自己,那自己还不好意思跟着去。

    现在慕陵一开始邀请的人可不是自己,就让凌雪斯为难了。

    斟酌片刻,还是跟了上去,眉目中带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

    走过一个不短的走廊,就到了后院。

    和前庭的生活艺术气息不同的是,后院看上去更加有烟火气一些。

    学术艺术气息更加浓厚。

    廊下放着一架古琴,古琴边上放着一个袅袅娜娜的冒着香烟的香炉。

    空气中弥漫着一缕墨香。

    四周的廊下,稀稀疏疏的挂着等待晾干的画作,一眼望去,色彩斑斓。

    院子里有一座小巧别致的凉亭。

    凉亭里没有凳子,只有四个从顶上垂下来的吊椅,围着石头打磨而成的茶盘。

    邱雨桐玩心不减的跑到凉亭边上,眼巴巴的看着慕陵:“我能坐吗?”

    慕陵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吊椅就是拿来坐的。”

    “斯斯,你也去坐坐吧。我亲自泡茶给你们喝?我这里有一坛去年存下来的雪水,泡茶是极好的。若不是来了贵客,我还不舍得拿出来呢。”慕陵眼睛里闪着光,流淌着期待。

    凌雪斯原也是个雅人,只是被生活磨砺掉许多棱角。

    在这个时候遇到慕陵,还真有几分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大大方方的笑道:“既如此,就叨扰了。”

    邱雨桐在那边招呼道:“斯斯,你和慕陵能好好说话不?弄那些文绉绉的词儿,我听着就别扭。”

    凌雪斯无奈的看着邱雨桐,坐在邱雨桐挨着的吊椅上,一晃一晃,笑道:“你呀,活该是个粗人!”

    邱雨桐撇嘴道:“是是是,我是粗人,你是细人。那么,细人小姐姐,你现在觉得,我留下来的几率,大不大?”

    凌雪斯捏了捏邱雨桐鼓鼓囊囊的腮帮子,轻笑道:“你邱二小姐出马,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做到的?”

    “那是,马到成功,手到擒来,也不看看我是谁。”

    “美得你了,我就希望,你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也能多一些艺术气息才好。”

    “我有艺术气息做什么。我只需要抓住慕陵,拥有一个有艺术气息的男朋友就好了。”

    邱雨桐眼睛眨巴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凌雪斯,认认真真的道:“斯斯,你觉得,慕陵怎样?值不值得,让我托付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