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你想离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8本章字数:2497字

    慕野北这个时候忙着安顿凌雪斯,哪里顾得上其它的,就连电话接连不断的响了好几次,也无暇顾及。

    “阿北,不要走。你说过,你会娶我的。”

    迷糊糊糊的凌雪斯,又陷入梦境,无法自拔。

    原本正搂着凌雪斯的慕野北,如遭雷击,脸色铁青!

    凌雪斯已经很久没有提起另一个阿北,让慕野北都几乎忘记了,每当她睡得迷迷糊糊,就会将自己当成另一个阿北。

    慕野北变得狂躁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情绪都不太正常。

    “阿北,我难受……”

    “阿北,你要了我吧……”

    “阿北,我不怪你,你来啊,你要了我啊……”

    凌雪斯的断断续续的呜咽,就像是一柄又一柄匕首,狠狠的刺入慕野北心上!

    他已经做好准备,接受她。

    他已经做好准备,将错就错。

    他已经做好准备,将此生温柔尽赋予她!

    然而她的心里,始终都有另外一个人!

    慕野北的骄傲,在凌雪斯面前,粉碎殆尽!

    电话再次想起来的时候,慕野北迅速接通了电话:“二哥!”

    “阿北,你怎么样?”

    “我没事。”

    “弟妹呢?”

    短时间的沉默之后,慕野北淡淡的道:“遇上点麻烦。”

    “弟妹不会怪你的。”

    “非完璧,不能入宗祠!”

    电话那边的慕乔愣了愣,他知道在慕野北心里,凌雪斯一直都是替身。

    却没想到,慕野北竟然想要带这个替身,回宗祠。

    慕乔看见过慕野北三年前的疯狂,忍不住劝到:“你确定?”

    慕野北愣了愣:“还有半年,才是宗祠开启的时候,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阿北,你辛苦了。”

    “为了慕氏王朝重见天日,我就是辛苦一些,又有何妨?再说了,她也是姓凌的。”

    慕乔浑身一震,过了一阵,才苦笑道:“你有分寸就好。慕陵下的药,我查到了,并不会致命。你若坚持,那就不要管她。睡一天,就会恢复了。”

    慕野北看着床上难受的挣扎的凌雪斯,最终还是转身去了书房。

    一整个晚上,慕野北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书房,什么都没有做,脑海中全是凌雪斯的影子。

    他能接受一个替身,可他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心已经给了别人的替身。

    不管她表面上伪装的多么的完美,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个人,永远的盘踞在那边!

    凌雪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腰酸背痛的感觉,让她都不想睁开眼睛。

    头脑清醒的开始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那些模模糊糊的羞耻的片段就在脑海中浮现。

    凌雪斯飞快冲到浴室,看见自己浑身肌肤没有任何痕迹,连带着身体也没有除开酸痛之外的其它任何感觉,她才放下心来。

    洗漱完毕去楼下,正好就看见慕野北在用餐。

    凌雪斯眉目含笑的走了过去:“阿北,你起的真早。”

    慕野北淡淡的看了凌雪斯一眼:“不知道你会现在醒过来,没准备你的早餐。”

    冷漠的语气和态度,让凌雪斯吃了一惊,不过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不要紧,我自己去准备。你吃饱了吗,要不要帮你多准备一些?”

    “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慕野北优雅的擦了擦嘴,上了楼,十分钟之后,风驰电掣的出门去了。

    凌雪斯端着早餐出来的时候,就只听见摔门的声音!

    凌雪斯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思量再三,凌雪斯还是决定给慕倩婉打个电话。

    两个女人约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凌雪斯这两天饱受折磨,加上情绪也不太好,看上去很没精神。

    “三嫂,你这是怎么了?”

    “婉婉,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又惹你三哥生气了。”

    “啊?”

    慕倩婉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雪斯,眼睛眨了眨,很明显是不相信的样子:“你们之前,还是很好的啊。怎么会一下子就这样了呢?”

    “我也不知道。”

    凌雪斯也努力的想过,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这两天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而在她的记忆之中,这两天晚上,慕野北似乎,没有在自己身边……

    “这样,三嫂,你不要着急,你慢慢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

    听完凌雪斯诉说整个事情,慕倩婉也跟着纠结了:“我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凌雪斯心头略显烦躁,她和慕野北之间,好不容易能好好相处了,虽然还维持在最开始的阶段,但是,这正是凌雪斯现在想要的!

    “要不然,我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雪斯脸色大变,一把抓住慕倩婉,摇头低声道:“不要,我就是心理烦闷,不知道要怎么排解……我找你吐槽之后,我现在心里好受多了。”

    看着凌雪斯脸上特别勉强的笑容,慕倩婉叹息着低声道:“三嫂,我三哥这个人呢,不是很善于表达自己的个人情感。在不让你自己委屈的前提下,你多担待一些。”

    “我知道他不擅长表达。可是我宁愿他有事情就说,哪怕是吵架发脾气,也好过什么都不说。”

    “如果你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会改吗?”

    凌雪斯愣了愣,苦笑道:“我若能改,我自然会改啊。”

    “额,还有不能改的?”

    “自然会有啊。”

    “那怎么办?”

    凌雪斯耸了耸肩:“能怎么办,让他忍着呗!”

    “那……”慕倩婉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让他告诉你,你做错了什么,有什么意义?”

    凌雪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能改就改,不能改的……就只能让他忍着了。就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说,我比较忐忑啊。怕把他憋坏了!”

    “哈哈哈哈……”慕倩婉眼泪都笑出来了,拍着凌雪斯的肩膀:“三嫂,三嫂,你真的,你真的是,太有趣了。哈哈哈……我三哥找到你,也是他的福气。哈哈哈……”

    “婉婉!”凌雪斯脸色难看的沉声道:“就这么好笑?”

    “对啊,就这么好笑。”

    慕倩婉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忙收敛了笑容:“不是,三嫂看,我不是这个意思。”

    “人家把你当朋友,才让你来出主意的。你看你,这明摆着就是欺负我。”

    “好吧!”

    慕倩婉收敛了笑容,认认真真的看着凌雪斯,道:“其实我三哥这个人呢,面冷心热。你不要看他表面上那么硬邦邦的,其实内心很柔.软的。不过我也知道,三嫂你也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我有心想要让你受点委屈讨好他一下,我又心疼你。”

    凌雪斯撇嘴道:“那就顺其自然好了。反正,来日方长。能过就过,不能过拉到!”

    “噗……”慕倩婉正在喝水,一不小心就将水给喷出去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雪斯:“你想和三哥离婚?”

    凌雪斯脸色略尴尬的道:“难道我要一直忍受他的冷暴力吗?”

    慕倩婉的脸色陡然变了,挤眉弄眼给凌雪斯使眼色。

    凌雪斯好奇的道:“婉婉,你这眼睛怎么了?哎,不管你了,我和你说,我呢,是不肯受委屈的那种人。如果你家三哥,一直对我这样冷冷淡淡的,那我肯定会和他离婚的!”

    慕倩婉的脸色陡然灰败了下去,然后就看见慕野北脸色铁青的站在凌雪斯身后:“做我妻子,很委屈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