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揭开过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8本章字数:2494字

    慕野北的心陡然沉重了起来,恍然明白,自从凌雪斯来到自己身边,自己就从未想过要带她来找萧白。

    下意识的,是不希望三年前的事情被再次翻出来!

    他的心里,是想要保护她的!

    萧白单膝跪在慕野北面前:“三皇子,你是慕国最耀眼的皇子,却在三年前的事件中陨落。那对于帝国,是严重的损失。如今,只要让凌雪斯恢复记忆,就能让三年前的真相大白。甚至,能让维持了三年的国祭日消失!就能让帝都重见天日!”

    萧白越说越激动,脸都扭曲了:“王曾经说过,你才是他最中意的继承人!”

    看见慕野北面容平静,不为所动,萧白失望摇头:“在三皇子眼睛里,帝国大业,还比不上一个凌雪斯吗?”

    “是!”

    慕野北斩钉截铁的回答,一字一句的道:“她数次和我同生共死的时候,就注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她!”

    “就算她是敌国奸细?”

    “她不是!”

    “如果呢?”

    “没有如果,她不会是。”

    慕野北的斩钉截铁,神色有细微的松动,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初。

    他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奸细。

    萧白冷笑道:“凌家背后,你查清楚了吗?凌家那长期游学在外长子凌轩阳,你查清楚了吗?让一个人改头换面,没有任何痕迹,让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连你都查不到蛛丝马迹,那是区区一个凌家能做到的吗?”

    “够了!”慕野北眼神凌厉的看着萧白,沉声道:“萧白,现在是轮到你做主,教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了吗?”

    萧白低下头,眸子里掩饰不住的焦急。

    片刻之后,慕野北的手放在萧白肩膀上,淡淡的道:“起来吧!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有慕家三少,哪里来的什么三皇子。”

    “可是……”

    萧白起身,还是忍不住的争辩。

    却在触及慕野北带着警告的眼神之后,叹息道:“三少,凌雪斯身上的旧伤,都显示,她就是三年前的凌雪斯。尤其是肺部的枪伤。那是我亲自动手术的,我知道在哪里。”

    “继续说。”

    慕野北头很疼,三年前,出事之后,帝都沉入结界之中,不见天日。

    只有在一年一度的国祭日,才能在地面上昙花一现!

    从此,慕氏王权所辖之地,人人讳莫如深,噤若寒蝉!

    尽管整个国家机构,依旧能靠着结界支撑整个国家。

    邻国史氏王权,曾经和慕氏王权签订为期十年的和平条约。

    并未在这样的危机关头,做出背信弃义之事。

    但是,这三年,史氏王权暗地里却做了不少蝇营狗苟之事。

    和平条约,还有两年到期!

    若还找不到破解之法,让帝都重见天日,慕氏王权,岌岌可危!

    就算慕野北有通天彻地之能,又怎样。

    没有帝都,就没有凝聚力!

    没有帝都,慕氏王权,就只剩下慕氏集团!

    慕野北在出事当时就被罚入死亡之地,历时三年才走出来,成了皇室边缘人,派出来掌管慕家商业,做了名义上的慕家家主!

    他在根基未稳的时候,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寻找凌雪斯,原本就已经是雪上加霜。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凌雪斯,眼看着慕氏王权的危机即将解除,可慕野北竟然不愿意让她去冒险!

    萧白根本就不能理解自家主子的做法!

    趁着慕野北给机会,萧白将自己心头纠结了很久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认真的看着慕野北:“三少,慕氏王权的生死存亡,都在你手上!你不能为了儿女情长,毁了慕氏!”

    “不要动凌雪斯,帝都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慕野北始终还是不忍心,让人做出伤害凌雪斯的事情。

    萧白脸色格外难看:“三少,你出事当天,传国玉玺在你身上。你出事之后,凌雪斯消失,传国玉玺消失。只有找出传国玉玺,才能解开结界上的封印之力。而传国玉玺的秘密,知道的人,极少!”

    “够了,我说过,凌雪斯不是奸细。我相信我的女人。萧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凌雪斯是你的当家主母,你不能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三少,我是医生,你骗不了我。她还是完璧,还没有成为三少的女人。

    “萧白!”慕野北的脸色难看到极致,沉声道:“你知道的,慕家宗祠,有宗祠的规矩。非完璧不得入内!她是我慕野北认定的唯一,怎么能不入宗祠!”

    慕野北看着萧白灰败的脸,叹息道:“萧白,你我兄弟一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慕氏,有我,亡不了!不是还有两年的时间吗?我会找到玉玺!”

    “自从三少回归,掌控慕氏集团之后,慕陵就清闲了下来。最近,可是活跃的很呐。靠着他的身份,活跃于文玩市场,积极寻找玉玺。后天,他的画展《寻迹》就要开展了。”

    慕野北恢复一贯的冷清:“我知道了,你放心。”

    “还有,既然三少不愿意让凌雪斯介入纷争,那最好,就让她边缘化吧。”

    “萧白?”

    慕野北不太明白,刚才还那么振振有词的要从凌雪斯身上找到真相的萧白,怎么会一下子就为凌雪斯着想了。

    萧白苦笑道:“三少是萧白的主子,是萧白这辈子要效忠的人。为人臣者,死谏,理所应当。愚忠,理所应当。既然三少已经认定了主母,那么,萧白自当一切为了主子和主母考虑。”

    慕野北的手重重的拍在萧白的肩膀上:“辛苦你了,萧白!”

    萧白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三少重情重义,萧白知道。但是主子,大家都以为,主母是假的凌雪斯。可也有不少人知道,主母就是真的凌雪斯。我担心,慕陵那边知道后,会对主母出手。”

    慕野北叹息道:“这也是我不愿意让斯斯恢复记忆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我的女人,只需要在我的羽翼护卫生活,就足够了。”

    “希望她,是值得主子这样去做的人。”

    “无论是否值得,做了,就不后悔。走吧,去看看她醒了没有。另外……打开这扇门,你是萧医生,我是慕野北。”

    “是,主子。”

    萧白飞快的删掉了关于凌雪斯体检的资料,迅速伪造了一份,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开门,意外的看见凌氏夫妻和慕陵和邱雨桐都在门外。

    还不等慕野北开口,慕陵就道:“阿北,雨桐有点头晕,我陪她来医院看看。在停车场看见你的车子,一打听才知道是斯斯晕倒了,你送她来医院。情急之下,就让雨桐通知了伯父伯母,你不会怪我吧?”

    慕野北淡淡的道:“大哥说笑了,大哥这样关心我和斯斯,又这样细心入微,我怎么会怪大哥呢。倒是邱二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可要好好的检查检查。免得病情恶化,得不到控制啊。”

    邱雨桐的脸狠狠的抽了抽,僵持了好一阵,才羞涩低声道:“多谢慕三少关心,我就是有些感冒。原本说不用来医院的,慕陵一定要来。”

    慕陵笑道:“阿北,伯父伯母还在这里呢,斯斯的情况到底怎样了,为什么会晕倒,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她。”

    萧白脸色一阵难看,慕陵聪明的像是狐狸一样。

    若是被他知道凌雪斯脑部有血块,那肯定能顺藤摸瓜的摸出其它关键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