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一张照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10本章字数:2472字

    刘太夫人生怕影响凌雪斯,竟然竭尽全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在之前,是绝无仅有的情况。

    慕陵等人都看着慕野北,一致认为,肯定是慕野北用了什么手段,促成了这样的效果。

    慕野北表面上看起来镇定自若,其实内心翻江倒海!

    对于刘家的缘分,慕野北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

    如果凌雪斯能入了刘太夫人的眼缘,那自然是给凌雪斯的身份多了一重保障。

    等凌雪斯进入慕氏宗祠的时候,也多一份依仗。

    若是不能,慕野北也会竭尽全力的去找其它的办法!

    慕野北是没有想到,凌雪斯竟然能有这样让人惊讶的表现。

    只是,刘太夫人年纪大了,这种激动的情绪,不知道对她这样的年纪来说,是好还是不好。

    如果因此引发了其它的问题,那么,刘家人肯定不会放过凌雪斯的。

    如果是在其它的事情上,慕野北肯定是可以冷静处理的。

    然而,现在这件事情是牵扯到了凌雪斯。

    慕野北完全做不到淡定了,只是在表面上,还维持着平静和一贯的清冷。

    心里早就已经翻江倒海,祈祷着的,并不是凌雪斯要得到刘太夫人的青眼。

    而是希望凌雪斯能全身而退!

    刘伟和刘夫人都知道刘太夫人对凌雪斯的特别的。

    如今看见刘太夫人的举动,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多么的不能接受。

    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刘太夫人要等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眼前这位了!

    刘家三个人,各怀心事的站在凌雪斯的身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凌雪斯的画作。

    等画作接近尾声的时候,刘伟和刘夫人的脸上也是惊讶之色。

    对着凌雪斯看了又看,眼神格外复杂。

    慕野北已经对自己的人打了手势。

    如果等下有什么不对劲,哪怕拼着和刘家势不两立,也要带着凌雪斯全身而退!

    事到如今,慕野北看的很清楚。

    如果刘太夫人果真因为凌雪斯的画作有了什么意外。

    那么,作为带着凌雪斯进来的慕野北,必定会受到牵连。

    刘家是不可能站在慕野北这边的。

    横竖都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得罪三分和五分,也没有任何差别了。

    保住凌雪斯,才是最重要的。

    凌雪斯完全沉浸了进去,足足十分钟,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满意的端详了下自己的画作,放下笔,转头看着刘太夫人。

    刘太夫人脸上的泪水,就像是银针一样,狠狠的刺入凌雪斯的心坎儿。

    让凌雪斯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刘太夫人已经无暇顾及凌雪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那副画作面前,双手颤.抖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

    下一瞬,却又缩了回来。

    凌雪斯很清楚的在刘太夫人的眼睛里看见了激动,不舍,悔恨……

    刘太夫人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缓缓转身:“你叫凌雪斯?”

    “是的,刘太夫人,我叫凌雪斯。”

    “多大了?”

    “刚满二十。”

    “二十了啊。好。你随我来。”

    刘太夫人走了两步,转头看着凌雪斯,指了指凌雪斯的画作:“带上它,跟我来!”

    凌雪斯一脸懵逼,不知道接下来要怎样去做。

    下意识的看向台下距离自己最近的慕野北。

    慕野北拳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像是一直蓄势待发的利箭,只要凌雪斯这边有任何移动,他绝对会趁势而起,保护凌雪斯!

    刘太夫人顺着凌雪斯的眼神,看见了人群之中的慕野北。

    颔首点头道:“你就是那慕家野北?”

    慕野北有些意外,毕竟,刘太夫人是从来不和他们这些男宾说话的。

    在周围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慕野北收敛了心神:“是,刘太夫人,我就是慕野北。”

    “好,你跟我来。”

    刘太夫意味深长的看了慕野北一眼,隐约带了几分审视。

    慕野北知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直接跳上台,站在凌雪斯身边,一手握着凌雪斯,一手摘下凌雪斯的画板,跟上了刘太夫人。

    刘太夫人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慕野北的动作,流露出了几分欣赏之意。

    慕野北那样眼观六路的人,此刻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刘太夫人的举动。

    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凌雪斯的画作上面。

    这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其中一个是刘太夫人,准确的说,是刘太夫人年轻的时候。

    另一个……和刘太夫人眉眼中有几分相似。

    带了些稚气!

    画作的右上角写了两个娟秀簪花小楷:母女!

    慕野北的心头思潮翻滚,心里隐约明白了几分。

    凌雪斯画作里的这两个人,和以前的凌雪斯,都有几分神似。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更是婉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刚才刘太夫人之所以能在人群中一眼就锁定凌雪斯,也就是因为凌雪斯的那一双眼睛。

    慕野北在上楼梯的时候,做了一个手势,让自己的人原地待命,随机应变,就跟着凌雪斯上楼去了。

    刘伟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主持晚宴,至今为止,已经主持了十几次了。

    可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是第一次。

    好在刘家晚宴,除开这个超级大的彩头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节目。

    只是就辛苦那些还没有来得及上台贺寿的姑娘们了。

    刘太夫人肯定不知道,她这样任性的举动,给凌雪斯树立了多少敌人。

    不过,就算是刘太夫人知道,那肯定也是不会在乎的。

    刘夫人知道刘太夫人肯定是有话要单独对凌雪斯和慕野北说,扶着刘太夫人坐下之后,吩咐佣人上茶之后,就去楼下帮着招呼客人去了。

    “丫头,你过来。”

    刘太夫人对着凌雪斯招了招手,眼神中带着几分压抑的情愫。

    凌雪斯带着画板,将画板支起来放在刘太夫人看得见的地方。

    走过去,蹲在刘太夫人面前,带了几分舐犊之情的抬头:“太夫人。”

    “闭上眼睛!”

    凌雪斯闭上眼睛之后,就感觉到刘太夫人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眼睛,一寸一寸,一点一点,就像是摸着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她的手,虽然有力道,却控制的很好。

    凌雪斯敢肯定,刘太夫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

    并且功夫还不弱,不然,绝对达不到如今这样的程度。

    “丫头,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凌跃。”

    “妈妈呢?”

    “许清菊。”

    刘太夫人眼睛里浮现出了几分失望,随即不甘心的道:“你画的那张图,是即兴发挥?”

    凌雪斯的记忆在这里,突然就断了片儿,过了好一阵,才带了几分艰难的咬了咬牙,压低了声音的道:“其实,我不知道,那张图,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站在台上,看着你,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就蹦出来那一张图。也许,在我小时候看见过,也说不定。”

    “说不定?”

    刘太夫人眉头紧皱,很显然不满意凌雪斯的回答。

    过了好一阵,刘太夫人才让凌雪斯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凌雪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略沉默了一瞬:“实不相瞒,我是不记得了。我之前出过很严重的车祸。车祸之前的记忆,全部消失了。这一点,阿北可以作证。”

    “斯斯,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和太夫人说。”慕野北看着凌雪斯,并没有开口佐证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