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太让人心疼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11本章字数:2409字

    “你拔掉了所有电话线,也掐断了网线,连电视也都被你设置的只能看那几个频道,我的手机,也只剩下短信,电话和拍照这三个功能。你觉得,还有什么渠道来走漏消息?”

    凌雪斯身穿睡衣,一步一步的从楼上走下来,眼神中带着的那几分凌厉之色,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就算是沉稳如同慕野北,听见凌雪斯的声音,也被吓了一跳,稍微稳定了一下心神之后,才转过头去,勉强笑道:“斯斯,你还没睡?”

    慕倩婉更加不堪,直接从沙发上跌坐到地上,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嫂子……嫂子你……”

    凌雪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亲自将慕倩婉扶了起来,嗔怪道:“都这么大的丫头了,还这样毛手毛脚的?你也不怕被人家笑话?”

    慕倩婉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顺着凌雪斯的话说下去:“嫂子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

    凌雪斯嗔怪道:“自家姐妹,说什么错不错的。时候不早了,你该上去休息了。我和你家三哥,还有话要说。”

    慕倩婉飞快的点头,给了慕野北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飞快的上楼了。

    站在楼梯上,还忍不住的道:“嫂子,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凌雪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浅浅淡淡的:“好,我知道了。你三哥明天还要上班的。”

    凌雪斯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倩婉就是特别的担心她。

    总觉得,这样的凌雪斯,太让人心疼了。

    客厅里的灯光很暗淡,凌雪斯正好看不清慕野北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忧伤。

    空气仿佛在这个时候都凝滞了一样。

    “你和二哥说的,我都知道了。”

    “嗯。”

    “你希望我亲自对你说,那么,我就再说一次。”

    凌雪斯抬手阻拦了慕野北的话,柔声道:“这都几点了,还不打算休息吗?今天的会议,我不在,你肯定支撑的很辛苦吧。”

    慕野北不知道凌雪斯心里在想些什么,顺着凌雪斯的话说下去:“还好。你的第二套方案,十分完美。大家都倾向于选择第二套方案。不过,原本最开始就说了,这只是备选方案。所以……”

    “在你的强势镇压之下,大家也就妥协了,愿意按照最开始的拟定的去做。”

    “斯斯,什么都瞒不过你,事实如此。不过,我也是因为信任第一套方案的优越性,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毕竟是公司的决策者。”

    “你也是帝国的三皇子。”

    “嗯?”

    慕野北不太明白为什么凌雪斯会突然说起这样的事情,眼神中多少都带着几分沉重之色。

    凌雪斯轻笑道:“这么晚回家,还没吃饭吧。要不,我去给你做一碗清汤鸡蛋面?”

    凌雪斯一边走,一边就往厨房走去。

    略显单薄的背影,在朦朦胧胧的灯光之下,让人十分的心疼。

    慕野北一把就抓住了凌雪斯的手腕儿:“斯斯,这么晚了,不要做了。”

    “这怎么可以。你等我十来分钟,很快就好。”

    凌雪斯的倔强,慕野北早就知道。

    只是,在慕野北的设想之中,凌雪斯肯定会问早晨发生的事情。

    甚至是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

    不管凌雪斯用什么问题来问,慕野北都准备了一套自以为是十分完美的答案。

    然而,慕野北没有想到的是,凌雪斯竟然不按牌理出牌,竟然没有问这个事情。

    看着凌雪斯在厨房里忙碌着,慕野北的心就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凌雪斯,到底还是在乎自己的,在乎这个家的。

    自己说的话,他到底是听进去了。

    很快,凌雪斯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依旧是熟悉的味道,却让慕野北无比感动。

    “一起吃!”

    “我不饿。”

    “都这么晚了,就算是不饿,也要稍微吃一点。不然回头胃会受不了的。”

    慕野北的固执和倔强,让凌雪斯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看着慕野北一点一点的将面分出来,凌雪斯的心就一点一点变得冰凉。

    今天的面,用的是同心面。

    同心面被分开了,哪里还能,同心?

    “斯斯。”

    “嗯,累了吧,我去给你放水。”

    凌雪斯起身就往楼上走,却被慕野北一把抓住了手腕儿,狠狠的拉到了自己怀中。

    有许多话,就像是被装在一个细口瓶里的鱼儿。

    不管慕野北多努力,那些鱼儿都只能在瓶子里跳动,没有办法,跳出瓶口。

    凌雪斯在慕野北的怀中略动了动,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位置,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才道:“快十一点了,你明天还要上班。”

    凌雪斯反常的温顺和安静,让慕野北十分不安。

    可他却没有勇气去探寻。

    生平第一次,慕野北感觉到无力。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掉进了棉花堆里,使不上劲儿。

    越挣扎,陷入越深。

    索性……按兵不动!

    慕野北这个时候的坚持,让凌雪斯本能的抗拒。

    她总觉得,一句话都不说,一句话都不解释,就让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

    慕野北也应该承担责任才是。

    但是他不闻不问不关心,那凌雪斯就觉得,小脾气在疯狂滋长了。

    她努力做到安静,做到不闻不问。

    那是希望,慕野北能主动开口。

    凌雪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矫情。

    也许是因为害怕,害怕开口问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当初!

    稍微挣扎了一下,慕野北就顺势放开了她。

    失落在凌雪斯的心头泛滥成灾。

    没想到慕野北却是握着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看见凌雪斯不懂,慕野北回头,柔声道:“斯斯?”

    凌雪斯愣愣的看着自己和慕野北紧握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见慕野北叫自己,才勉强抬头:“嗯?”

    “夜深了,休息了。”

    凌雪斯唇角微微勾起,声音中带了几分难得的娇嗔:“我不想走。”

    “我抱你。”

    蜷缩在慕野北的怀中,凌雪斯只觉得十分的安心。

    上楼,沐浴,更衣,慕野北从未有过这样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声响的感觉。

    洗漱完毕,走出去,就看见凌雪斯似乎是睡着了。

    轻手轻脚的关了灯个,绕到自己那边躺下。

    下一瞬,凌雪斯就转过身,详细的手臂轻轻的放在慕野北的腰上,脸埋在他的背上。

    不一会儿,发出清浅均匀的呼吸声。

    最开始和凌雪斯相处的时候,慕野北特别喜欢这样的安静。

    总觉得,若是凌雪斯能这样安静,那也简直是一件让人太开心事情了。

    然而想在,凌雪斯果真安静了,慕野北开始怀念那个会和他各种拌嘴,各种发脾气的凌雪斯了。

    因为足够了解,所以对凌雪斯的这种反常举动,就足够担心。

    第二天早晨,慕野北醒过来的时候,凌雪斯就已经在楼下默默的准备好了早餐。

    “今天的早餐,不是应该我做吗?”

    “有什么关系吗?反正我现在也不上班。不找点事情做,岂不是很闲。”

    慕野北的心,在这一瞬沉了下去。

    终于,还是转到了上班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