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她是我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11本章字数:2439字

    看着小雪那摇摇欲坠,几乎要跌倒的样子,凌雪斯就忍不住的一阵好笑。

    这女人,真的,很会装!

    然而让凌雪斯惊讶的,却是慕野北的态度。

    就算明知道那女人是装的,慕野北还是飞快的推开凌雪斯,将小雪揽入怀中,脸上还带了几分焦急的道:“小雪,你怎么样?”

    凌雪斯怒极反笑:“慕野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开她!”

    小雪可怜兮兮的捧着小米粥,虚弱的依偎在慕野北的怀中:“也被,她说的,是真的?”

    慕野北眼神闪烁,凌雪斯失望到了极致,抢先沉声道:“是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小雪好凄婉的摇头,声音心中带了几分颤.抖的低声道:“不,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野北,你忘记了,你曾经说过,你会永远保护我。你曾经说过,只有我,才有资格成为你的新娘。野北,你都忘记了吗?”

    “不管他说过什么,那都已经是过去了。他现在,是我的男人。”凌雪斯神色淡漠,却说着刺激人的话,整个人看起来,脸色苍白的可怕。

    轻微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其实,她并没有她伪装的这么坚强!

    小雪紧张的抓着慕野北的衣襟,浑身颤.抖,站不稳的样子,眼圈儿也是红彤彤的,压低了声音的道:“阿北……你和她,是真的吗?”

    慕野北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安慰道:“小雪,你不要多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其它的,以后再说。”

    小雪突然就推开了慕野北,一字一句的沉声道:“不,怎么能以后再说呢。就要现在说清楚才是。”

    小雪转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凌雪斯,声音清脆而响亮:“姐姐,对不起,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如果我知道,姐姐你在家里,我是肯定不会来的。野北……既然,你已经有姐姐了,那我……我还是离开吧。”

    小雪说完,转身就走。

    慕野北一把抓住小雪的手腕儿,沉声道:“没有我的允许,你想去哪里。你只管安心住下,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

    小雪低头看了看手里捧着的小米粥,苦笑道:“这碗粥,应该是要给姐姐的吧?姐姐,给你。”

    小雪转身,颤颤巍巍的把碗递给凌雪斯。

    凌雪斯看不惯这种装腔作势,怒极了,抬手就将小米粥掀翻在地。

    滚烫粘稠的粥烫的小雪尖叫了起来。

    慕野北脸色一白,一把抱着小雪冲进客房。

    他们在里面做什么,说什么,凌雪斯一点都不关心。

    她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两个人在一起亲密依偎的场面。

    原本,她想着,就算是自己看见了那样的场面,肯定也不会太难过。

    可是凌雪斯太过于高估了自己了。

    就算是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她还是会难过。

    去了书房,飞快的打印了一张离婚协议,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签了自己的名字。

    慕野北把小雪安顿好之后,在书房找到凌雪斯,关上门的瞬间,慕野北的眼神就变得凝重了起来:“斯斯……”

    凌雪斯缓缓起身,一步一步朝着慕野北走了过去。

    两个人之间分明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如今看上去,却像是隔着无数大川河流。

    慕野北的心头也满室苦涩,若别人是针对他,想要对他下手,他无所畏惧,迎难而上也就是了。

    可是现在,对方抓住了他的软肋,对凌雪斯下手,这就让慕野北有些无所适从。

    越在乎,越不知道应该要怎样去做。

    凌雪斯软软的身体投入慕野北怀中的时候,慕野北的心,一阵柔.软……

    叹息着圈紧凌雪斯,第一次,慕野北不喜欢自己身上背负着的责任和担子!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就不用担心这么多。

    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凌雪斯一起,肆无忌惮,毫无顾忌。

    可是现在,他最爱的女人,分明就在自己的怀中,而自己,却无法保护她。

    凌雪斯依偎在慕野北胸.前,压低了声音的呢喃道:“阿北,你有很久,没有这样抱我了吧?”

    慕野北神色微动,将凌雪斯抱得更紧:“是,有很久,没有这样抱你了。斯斯,对不起,你要相信我,给我时间。”

    凌雪斯缓缓的从慕野北怀中抽了出来,眼神柔和的看着慕野北,认真道:“嗯,我不光是可以给你时间,我还可以看,给你空间。你看怎样?”

    慕野北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雪斯,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沉声道:“斯斯你在说什么?”

    凌雪斯笑得格外灿烂,眼眸中满是慕野北没有见过的风.情:“我说,我给你时间和空间。让你解决这些事情。”

    凌雪斯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十分笃定,根本就不是在和慕野北商量的语气,而是直接通知,我决定了,我要这样做。

    慕野北心头一阵慌乱,手紧握着凌雪斯的手腕儿:“我不同意!”

    “你没得选。”

    凌雪斯轻轻的将自己手中拿着的离婚协议书拍在慕野北的胸.前,一字一句的道:“当你决定一个人承担一切的时候,你就已经将我排除在外。当你将那个女人带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将我排除在外。慕野北,离婚吧。这是,你对我,最后的温柔。也是我对你,唯一的诉求。”

    凌雪斯神色十分平静,声音也冷静的可怕。

    慕野北一把将协议撕了个粉碎,低吼道:“我不同意!”

    “你没得选。事到如今,这个房子里,只会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她。不然,你立刻让她滚蛋。我就考虑一下,留下来。”

    这话说出的同时,凌雪斯都在唾骂自己。

    原本是下定决心要离婚的。

    可是到了最后,竟然还是会想着,多给他一个机会。

    深深的吸了口气,凌雪斯开始对慕野北最终的决定有了几分期待。

    慕野北痛苦艰难的摇头:“我做不到,做不到。目前这种情况,真的做不到,斯斯,你给我时间,好不好?”

    凌雪斯的心一点一点变得冰凉,轻笑道:“好啊,我给你时间。”

    凌雪斯一边说,一边走到办公桌面前,飞快的摁下了打印按钮。

    很快,又一张离婚协议出现在了慕野北面前。

    慕野北气的浑身发抖,三两步冲了上去,直接就将凌雪斯摁在了办公桌上,动作粗狂又豪放,不带丝毫怜惜……

    凌雪斯闭上了眼睛,默默的承受着。

    她知道,这些日子,他隐忍的很辛苦。

    尽管他每天早上都会提前起床,可是,睡眠向来很浅的凌雪斯,每天都能清楚的看见慕野北的小帐篷。

    要离开了,要结束这一切了,就……放纵一次吧!

    凌雪斯轻轻浅浅的回应,让慕野北整个人都变得激动了起来。

    原本他只是想要惩罚她一下,让她不要再有想要离开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凌雪斯竟然会这样热切的回应自己。

    第一次,慕野北对一个女人的回应,激动不已。

    办公桌足够宽大,慕野北进门的时候就关上了门。

    加上刚才凌雪斯在房间里的时候,原本就心情低落,不愿意见到阳光,所以窗户窗帘都是拉上了的。

    昏暗的光线,为室内平添了几分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