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廖碧云个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5:30本章字数:1996字

    “记忆是人脑对经验过事物的识记、保持、再现或再认,它是进行思维、想象等高级心理活动的基础,概括地讲就是指过去经历过的事物在脑中的反映,影响越深刻,记忆越长久。”概念显然是以人为研究主体出发的,张宇晟翻阅着心理学名词解释的相关内容,一边不时认真地在本子上写着他自己的理解。“它应该包括一切动物的脑袋,当然应该主要是指人脑,其它狗脑猴脑等许多其他动物的脑袋也会产生记忆,或者算作是记忆性行为。细心观察的话,有的可能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具体到人来说,记忆主要与个体的生命经验相关,人的心理问题很多与记忆有关。”

     写完这些笔记,张宇晟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然后看了看桌子上的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决定关门走人,要不然,这么晚回到家里,女朋友,不,准确地说是自己的老婆甄伊人又该抱怨自己不想着她了。在决定走人之前,有些工作他还是必须要做好的。他是个喜欢今日事情今日完毕的人,明天谁也说不准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又会有什么事情降临,“临时抱佛脚”有时不免是要出差错的,这一点张宇晟很讨厌,也很避讳。  

    拿起今天接待过的顾客的详细资料,整理齐整后,按照一切为顾客隐私保密的职业操守,张宇晟准备放进资料柜锁起来。将资料放进柜子的瞬间,他突然记起白天最后一个女顾客临走时轻轻抚摸了一下他自己的手。这是个很细微的细节,当时忙于工作的张宇晟并未太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想来,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表示感谢吗?可是她口头上已经说过了,而且也已经弓腰致谢。那又会是什么含义呢?表示喜欢?还是只是需要温暖一下?又抑或还有其他什么他一时还未能理解到的暗示?不管怎样,张宇晟现在就是觉得那位女顾客的动作在脑海中显得十分清晰。  

    张宇晟又重新打开了资料袋,找出那位女顾客的资料档案,附身仔细看了看。“ 廖碧云”,一个清秀中透露着些许韵致的脸庞,目光中却似乎充满着淡淡的哀伤。 她面临的问题其实也不是个案,老公因为进产房看她生产,孩子出世后就成了二人夫妻生活的终结。 每次廖碧云想要行房时,丈夫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而且即使勉强同意,也是稍触即泄,就是出现了所谓医学上的早泄现象。每次廖碧云问老公是不是不爱她了,老公就会跟她急眼,久而久之,廖碧云也不愿和老公再多谈,直接影响了夫妻二人的关系和感情浓度。生活未能因孩子的降生变得更加甜蜜,却反而越来越没了滋味。  

    其实作为张宇晟本人,他是极不赞成老公一定要进产房看到整个生产过程的。孩子在母亲肚子里一待就是十来个月,再加上生产这场鬼门关,正常人都能想象到女人生孩子的不容易。但至于日后疼不疼爱妻子,爱不爱老婆那是人品的问题,要牵涉到很多其他因素,并不是说看了女人生产就一定会疼爱有加,不看就不倍加疼爱了。疼不疼爱妻子和看不看女人生产这两者之间它根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况且在计划生育国策的大前提下,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即使现在开始放开二胎政策,囿于各种条件的限制,许多夫妻还是会选择只生一个孩子,因而人的生育功能在人一生的时间里所占比例微乎其微,两个人的身体更多意义上充当的应该是使彼此愉悦幸福性福,不断加深感情巩固夫妻关系的作用。可是错就错在许多人并不这样认为,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正如廖碧云所说,她本来是不想让老公跟着进产房的,当时她倒没考虑那么多,只是不想让老公看到自己窘态的一面。其实她的想法是对的,愉悦的夫妻关系的建立一定是以美感为基础的,而生产的过程只能说很震撼,尤其是对首次经历孩子出生的男人来说,本身显然并不美感!  

    但双方老人坚持要丈夫跟着进去,倒是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可现在她廖碧云的问题却没法明确跟他们的老人去说啊,最后的不幸还不是她廖碧云自己扛着!她一向老公示爱,老公就“去去去去”的直躲她。这才多大年纪啊,总不能就此就与夫妻生活绝缘吧,那当初还结婚干么?难道就是为了生一个孩子了事?现在想想,还不如直接去当尼姑算了!所以,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该坚持的还得必须坚持!廖碧云当时的唉声叹气很有些悔不该听老人言的意思。  

    当然老人的意见是可以参考的,但其实这个问题也必须发展地去看待,有些老人知识丰富,见多识广,许多见解不乏科学的光芒。可是也得承认,随着时代的发展,知识更新日新月异,他们当中不少人的不少知识,多少已经有些隔代生了,放在他们身上行,放在现在的人身上不一定就行。

    张宇晟将道理讲给廖碧云后的确缓解了一些她的焦躁心情。但现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关键不在于她,还得必须让她老公出面才行。 

     张宇晟笑了笑,摇了摇头,“嗨,看来是我想多了。她可能只是下意识地充满了想亲近的冲动,这个对于一个很长时间都没有正常夫妻生活的人来说太正常了。”肌肤之亲是一种美好的感受,人从婴儿时起就充满了对肌肤之亲的渴望!  

    他锁好所有顾客的资料,熄了灯,悄然锁上门。 出门后,忍不住回望了一下僻静角落里灯光映衬下泛着温暖光色的自己的工作室——“约会心灵心理咨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