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七章皆有可能之悲情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5:41本章字数:961字

    张宇晟的生活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出院后的他尽管试图尝试将自己拉入正常的生活轨道,还专门请到心理学领域的朋友帮自己进行催眠治疗,也许是他的内心意念毕竟不同于普通人,对方却始终无法打开他的真正心结。生活的列车一旦出轨,想要再回到原始轨道似乎十分不易。他终究无法让自己的情绪回归到常态。

    他做出种种尝试想要挽回李志斌的心,可是李志斌许是太惊悚于他发现的情形,或者是李志斌的理念里根本无法接受与自己的儿媳妇还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男人,所以无论张宇晟怎么解释,如何试图说服李志斌,李志斌都无法再接纳张宇晟,甚至为了避免与张宇晟再见面,干脆举家搬到了他的另一处房屋,那里离张宇晟的心理咨询室距离很远,关键是他根本就没告知张宇晟,悄无声息地就搬走了。

    人,人见不到,打电话,电话不接,李志斌的突然销声匿迹,让深深爱着李志斌的张宇晟彻底没了生活的动力,最真情却最伤人,经历过那份情感的张宇晟始终无法走出情困,夜夜笙歌,流连于各种酒吧,买醉沉迷于那种可以短暂忘掉自我苦恼的环境。后来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处格调甚为不错的同志酒吧,在那里,他发现自己这种状况,这个年龄在同志圈里竟然还很有市场。“你李志斌不是不愿意再见到我了吗?愿意见我,愿意为我争风吃醋的人多了去了。”他竟然以此思维,纵情混迹于同志酒吧,在放纵的日子里,在欲望的河流里无法自拔,在没有采取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竟然与不同的同性恋者约会,夜夜春宵,欲欢放纵。最后,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同床伙伴竟然让张宇晟感染上了艾滋病。当张宇晟发现这种情况后,后悔莫及,悲痛欲绝的张宇晟实在无法忍受接受这个事实,自己不为人知,不愿向人道的内心苦闷将张宇晟逼进绝境,某天晚上,在他经营多年的心理咨询室里,吞下大量安眠药的张宇晟与这个世界悄然作别。

    而那时鲁佳祺已经毕业离开了张宇晟的心理咨询室,当张宇晟新的助手发现他时,他早已停止了心跳,安详地躺在了一直放在屋里的沙发里。

    后来,李志斌到原来的家里找东西,忍不住拐到张宇晟的诊所前,而那里早已更换了门庭,开了一家大型发廊,里面生意兴隆,喧闹异常。诧异的李志斌一打听才知道,张宇晟已经从那间他们曾经亲密无间过的屋子里离开了人世。

    半响没有说出话的李志斌,满脑子都是张宇晟的音容笑貌和那些他们在一起时无限美好的日子!他沉默无言,转身离去,一行浊泪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