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很自然的接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38本章字数:1951字

    他的佣人那么多,女人看来也不少,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小佣人考虑的如此周全?

    夏一涵,也许一切都只是巧合,或许是他在想别的什么主意,比如让你蹬的更高,摔的更惨。总之,这人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

    “夏小姐,请上车吧!”海志轩的司机客气地说道。

    “谢谢!”夏一涵道谢后上车,车辆驶离叶宅时,叶子墨抿着嘴唇不发一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既然是去买衣服,应该是去商场的,夏一涵没想到车并没往市中心开,而是开向更偏僻的地方。

    夏一涵想要问问司机,却见车已经靠路边停下了,司机恭敬地说:“夏小姐,海先生在山顶等你。”

    她往旁边前方看去,此处确实有一座小山,山并不高,没有开辟成风景区。

    从下面隐约可以看到山顶上有身着明黄色衣服的人,应该是海志轩吧?

    毕竟是荒郊野外,夏一涵还是有些怕。

    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司机又补充一句:“海先生说,这是一个适合祭拜的地方。”

    夏一涵脸上明显一愣,随即诚挚地对司机道谢,穿着高跟鞋艰难地往山上爬去。

    鞋跟太高,爬山非常艰难,差一点摔倒的时候,一双大手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小心!”

    海志轩牢牢抓住她的手腕,让她借他的力上山。

    他的接近带着几分温暖,完全不会让她感觉到有觊觎的意思,很自然。

    到了山顶,夏一涵看到上面有一块空地,空地中间放着一束菊花。

    她不解地看着海志轩,他淡然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去年七月最后一天你的男朋友过世,我没记错吧?”

    泪水在夏一涵双眼中闪动,她跟小军说过她不哭的,所以转了几转又咽了回去。

    “谢谢你,海先生,没想到你会记得这么清楚。”

    海志轩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且还大费周章,不顾叶子墨反对把她带出来。

    难道仅仅是因为前途需要?

    “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海志轩说了一句官话后,又转换了话题。

    “我不知道他葬在什么地方,就自作主张带你到这里来了。如果你想要去他墓前祭拜,我陪你去。”

    夏一涵是很想去墓前看看莫小军的,她感觉太想他了,即使看不到真人,看到他的墓碑也能有前进的力量吧。

    可她怎么好意思麻烦海志轩呢?

    “不用了,这样就很好了。今天要是还在叶家,连想想他的时间可能都没有。”她凄凉地笑笑,虽说的是拒绝的话,海志轩却完全看懂了她的意思。

    “临江市也不远,五点之前肯定能赶回来的,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说着,他没等夏一涵反对,就一手拿起地上的菊花,另一手拉着夏一涵的手腕下山。

    因为感觉到他的诚意,夏一涵没有多说客气话。

    司机开车,偶尔要夏一涵指一下路。

    她和海志轩坐在后座上,时不时轻声说两句话。

    他早就注意到夏一涵的打扮了,衣服的颜色和款式都很清新,今日的她看起来更纯美高贵。

    “这是叶子墨特意让人给你准备的吧?很漂亮,很适合你!”他淡笑着说道。

    夏一涵以微笑做回应,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这小子,还是这么爱面子。”

    海志轩的话似乎解释了叶子墨这么做的原因,早上管家是说过,她是叶家的人出去别给叶家丢脸。

    “你手腕上的伤怎么回事?”海志轩又问。

    昨天在会所他就看到了她的伤,只是不方便问她。那伤口太深,绝对不像是意外,更像是割腕自杀后留下来的。

    他看向她伤口的时候,夏一涵也下意识地看了看。

    “别告诉我,你坚持不住了,想自杀,我觉得你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不是。”夏一涵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别问了好吗?我很感谢你,可是在叶家发生的事,我不想说。”

    “好,那我不问,你什么时候需要找人说说,我随时会愿意听的。”海志轩温和地说道。

    后来的车程,海志轩就没再主动说话,夏一涵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很久,她才小声问他:“你生气了吗?”

    如此小女人的问题,让海志轩的心一暖,不禁宠溺地看着她,淡笑道:“我可不像姓叶的那么爱生气。”

    夏一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思念莫小军的原因,他这样看她,总让她恍惚觉得他就像小军一样关心她。

    她的眼眸中闪过信任,欣喜,而后是一种深深的落寞。

    海志轩觉得也许世界上再不会有哪个女人能有她情感那样丰富,却又那样压抑,他感慨的同时,又为她一闪而过的信任感到高兴。

    “一涵,把我当你的朋友吧,总是拒人千里,不累吗?”海志轩诚挚地看着她,问道。

    夏一涵知道他是好意,可自从莫小军离世,她似乎就把自己封闭起来。

    她不想有朋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回到曾经那个非常自我的世界里,虽然很累,却不愿走出来。

    海志轩似乎也不着急,她没说话,他填补了尴尬的气氛。

    “没事,我先把你当朋友吧,什么时候你想做我朋友,告诉我一声就行。”

    “嗯!”夏一涵重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很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我能理解,你还没从失去他的悲伤中走出来。”

    海志轩字字句句仿佛都能说进夏一涵的心里,让她觉得,他的确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

    其实她越是冷淡,拒绝所有人,海志轩越敬佩她。

    在如此浮躁的社会,还有谁会为了一个逝去的人付出这么多,换成比的女人,是不是早就另结新欢了?

    同时他又很羡慕莫小军,觉得有这样一个女人深深爱着他,哪怕他死,都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