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赶出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39本章字数:2682字

    赵天爱昨晚还存着几分希望,祈祷叶先生没听到她的话。

    今早好像一切都如常,她以为她可以安然留在这里的,没想到还是难逃被赶出去的厄运。

    她不想被赶出去,她想要攀上太子爷,想一辈子荣华富贵。她这么好的姿色,不能因为一时的运气不好就失去机会啊。何况,她还志得意满地在家人朋友面前保证过,一定拿下太子爷的。这样回去,她怎么有脸面啊。

    她早忘记了以前的骄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声乞求:“叶先生,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改正的。”

    叶子墨抿着唇,继续跑步,连看她一眼都不再看。

    她只好跪着转身,求管家:“管家,您说过的,会让我留在叶家。”

    管家怒气冲冲地质问她:“我什么时候说过的,你别乱说话,现在就给我走!”

    赵天爱又回头想求方丽娜,孙萌萌,谁知还没等她说话,方丽娜就阴阳怪气地说道:“呦,你怎么还不走啊,还等着管家找人把你扔出去吗?做人还是要善良,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当然是不配……”

    “好了!你哪儿这么多话,不要打扰叶先生。”管家呵斥一声。

    心想你还说,下一个就是你了,真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再没人理赵天爱,她求助无门,只好站起身自己走出去,管家跟着,把她的私人物品交给她。

    赵天爱这时也想到自己在健身房时太着急了,得罪了管家。她怀着最后的希望,向他道歉,并求他再给她一次机会。

    “也不是我不帮你,天爱啊,太子爷的生日我特意安排你们几个跳舞,还把你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可你想想,叶先生有没有正眼看你一眼。再说,昨晚是你自己没分寸乱说话的,我想帮也帮不了你。赶紧走吧!”

    “管家,求您了。”

    “我也没办法了,这里姓叶,我也只能听命行事。你要怪,就怪姓夏的。快走吧!”

    管家亲眼看赵天爱走出大门,才回头复命。

    “赶出去了,叶先生。”

    “嗯。”

    “叶先生,夫人应该已经起床了,还有宋小姐那边也需要照应,我去主宅了。”

    “嗯。”

    管家去了夫人房间,夫人问他:“昨晚墨儿在哪间房住的?”

    管家正愁没人对付夏一涵,夫人主动问,可算是个好机会。他立即走到夫人身边,极小声地报告:“叶先生他昨晚是在工人房过夜的,夏一涵借着生病的事大做文章,还抓他咬他。叶先生不但不生她的气,还让我每天亲自去打理后花园给夏一涵出气呢。”

    付凤仪秀眉皱紧。

    “有这样的事?”

    “有,夫人,不光是这样。因为有个女佣人,就是跳舞时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佣人,她说了夏一涵几句,今早被叶先生给打发出去了。”

    见付凤仪更生气了,管家趁热打铁地进言道:“我觉得叶先生喜欢女佣人倒没什么要紧,反正男人这样也正常。主要是他这么做,让宋小姐尴尬啊,您想,宋小姐是副会长的女儿,那也是很骄傲的。”

    付凤仪岂会不知道这些,她真想让管家把叶子墨叫过来,当面训斥他一番,让他把夏一涵赶出去。

    可转瞬她就又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正像儿子说的,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能太冲动。

    别看他很孝顺母亲,实则他原则性极强,任何人都很难动摇他的想法。何况从他目前所作所为来说,对那个女人,他还处于最着迷的时期。粗暴的处理只会适得其反,以往的教训已经够让她回味的了。

    她沉思了片刻,还是温婉地说道:“这事我知道了,辛苦你再帮我留意着。婷婷刚来,你要多照应着,别让她觉得慢待了。你不用管我了,现在就去她那儿看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是,夫人!”

    管家虽然心急,也慢慢明白过来,她心里爱儿子,不会跟着他太明显的对着干。

    他就三不五时地在她这里吹吹风,不信她总有那么好的忍耐力。

    管家走到门口,付凤仪又叫住他,嘱咐道:“婷婷那里,昨晚的事就不用说了,别给她添烦恼。”

    “是,夫人,我知道的。”

    管家走到最东面的客房门口,举起手刚要敲门,就听到房内宋婉婷和她的助理正在说话。

    “婉婷姐,昨晚您有没有和叶先生……”

    为让人觉得她平易近人,宋婉婷向来让下面的人直呼她的名字,助理因比她小一点儿,就叫她婉婷姐。

    宋婉婷脸一红,娇嗔一句:“你这死丫头怎么什么都问啊。”

    “哎呀婉婷姐,这么说你们昨晚……哈哈。看来是我听错了,我还以为叶先生昨晚出去了呢?”

    “真的吗?你听到他出去了?”宋婉婷的脸色一瞬间严肃起来。

    整栋主宅太大,她在最里面的房间,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好像是,婉婷姐,我也不确定,你就当我没说吧。”助理肖小丽连忙收住了话,却听宋婉婷长叹一声。

    “唉!也不知道他那么晚出去,能去哪里。”

    管家伸手敲门,心里在盘算着,别人奈何不了夏一涵,这位可是正房。从她叹气就知道,她心里有嫉妒,有怨气。

    再没有什么人能比妒妇更狠了,夏一涵,你就等着她收拾你吧。

    “请进!”宋婉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甜美。

    管家进门,毕恭毕敬地说道:“宋小姐早安,夫人派我来看看您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去办的。”

    “辛苦您了,您还去照应别人吧,以前怎样还怎样,不要因为我来特意管我,我会过意不去的。”

    即使她说不需要,管家还是走到她身边不远处,笑着说:“宋小姐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要是每个人都像您这么好该多好啊。”

    宋婉婷一听,他是话里有话,就微微一笑,反问他:“怎么这么说呢?”

    管家于是看了一眼肖小丽,宋婉婷心领神会,对他说:“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小丽就像我亲妹妹一样,绝不是外人。”

    管家学着宋婉婷的样子,长叹一声,说道:“这事我不想说的,夫人也特意吩咐我不要跟您说。可我觉得您这么好的人,我不忍心不说。”

    宋婉婷的表情变的郑重,从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站起来,认真地说道:“真是多谢您了,如果您觉得方便就告诉我,不方便说,我也不为难您。不过不管您对我说什么,我都会保证我和小丽不会把您说的话说出去半句。”

    “哎,那就好,那就好。”管家应道,这才进入正题。

    “宋小姐,昨晚夏一涵,可能您不记得,就是昨天来给您和叶先生送订婚戒指的女佣人。她发烧了,叶先生连夜带我和医生去看她,他坐在她床边守了一夜。夏一涵对他又抓又咬,他根本就不生气。为了她,他对医生,对我,还有别的女佣人都发了脾气,那个领舞的女佣人直接就被他赶出去了。”

    宋婉婷想微笑着听这些,奈何这些话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淡定。

    他说完了,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对管家说:“谢谢您把这些告诉我,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要他高兴就好。”

    “是,我就知道宋小姐贤惠大方,唉,希望夏一涵有些自知之明就好了。宋小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随时跟我说。”

    “好!”宋婉婷转头对肖小丽说:“我们出发前不是给管家大叔带了一份见面礼的吗?快拿来。”

    “不,宋小姐,我怎么能收您的东西呢?”

    肖小丽立即去拿了自己的挎包,出发前宋婉婷就嘱咐过她,多备一些钱,该打点的要打点。

    她跟在宋婉婷身边久了,什么身份的人该给多少钱,她心里有数。麻利地把厚厚的一叠红票子塞进一个信封,硬帮管家亲自塞进他西裤的口袋里。

    “您拿着,这样我们才不生分。我还没正式进叶家,以后要您照顾的地方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