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1参加他订婚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0本章字数:6301字

    她略思索了一下,觉的这张纸条该是海志轩派人暗传给她的。

    她把纸条揉紧,又松开,再默读了两遍,也不能完全理解这里面的意思。

    为什么不让她去?海志轩应该知道她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见到叶理事长,而叶理事长再忙,都不可能缺席儿子的订婚宴。

    不管这上面写了什么,不管是谁不让她去,她都顾不得了。

    她把字条撕碎,扔进马桶冲下去。

    迅速冲了个澡,她换了一条裙子,重新往主宅的方向走,想去找付凤仪。

    走到一半,正好和晨练的付凤仪与管家相遇。

    “夫人,早上好!”

    “你也好!”付凤仪出于礼貌,还是回答了她,但她的目光冷淡至极。

    昨晚,叶子墨问管家夏一涵的去处,她说她打发她陪着宋婉婷回家了。

    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没想到,他竟火烧火燎地丢下她直奔宋家,坚持把她接了回来。

    这一晚,气的她都没怎么睡觉。

    夏一涵当然也懂她是为什么生气,她心里暗想,夫人,对不起。

    您要是答应让我今天去他们的订婚宴,见到叶理事长,我就会彻底离开,您的烦恼自然就没了。

    这是她心里的话,她当然不能直说。

    她思索了一秒钟,低声跟付凤仪说道:“夫人,宋小姐说今天要把我介绍给她的亲朋好友,她怕叶先生不答应,让我跟您说。”

    果然这个谎话很奏效,付凤仪淡淡地说:“好,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是,夫人!”

    出发前,付凤仪对儿子说,今天要带夏一涵去,叶子墨没提出反对意见。

    他只是安排司机开了一辆他车库里最不起眼的奥迪,并对母亲说:“您和夏一涵坐这辆车,我的司机会开加长林肯过去。”

    付凤仪上车后,叶子墨在夏一涵的耳边轻问:“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现在不说,说不定会后悔的。”

    不知为何,夏一涵的脑海中闪过她早上看到的那张纸条。

    她根本就没有解析出是什么意思,要跟他说吗?怎么说?

    最终夏一涵没有开口,叶子墨也不再问。

    夏一涵和付凤仪所坐的车先出发,倒后镜中,她看到叶子墨一身墨色的西装,挺拔的身姿一点点地驶离她的视线。

    她忽然想到,也许他的问话还有另一层意思。

    今日他订婚,今天开始他就彻底告别了单身,正式有了未婚妻。

    她从没想过他会为了她不去订婚,可他的问话有没有可能是说如果她说:不要去订婚,我喜欢你,他会考虑不去呢?

    她脑海中想象着他和宋婉婷手挽着手走上红地毯,她巧笑倩兮,他深情款款,她的心就像被什么厚重的东西紧紧压住,完全透不过气。

    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像情侣一样的接触。

    他的吻总让她迷失,他的霸气让她心发颤。

    还有昨晚,他把她从恶魔手里给救出来。她是那样感激他,甚至有一瞬间,她觉得对他的情绪已经上升到了爱慕的程度。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能对他动心,难道叶子墨真的不会为了她动心吗?

    万一他真爱上她了,她不说,他会失望吗?

    不,昨晚他已经明确说过,他不会取消婚约。她的旁边此时此刻就坐着他的母亲,宋婉婷是他母亲亲自命定的儿媳妇。

    她虽然不够了解他,却总还记得当时他母亲提出要他选个女人做妻子时,叶子墨说的话。

    他说女人都差不多,选谁无所谓。

    她夏一涵跟叶子墨没有过海誓山盟,也没有过深的思想交流,他确实不会为了她轻易背弃他自己说过的话。

    他不会,她应该感觉到安心。

    至少她给小军伸冤以后,她离开,能无牵无挂。

    对,想着小军,把所有的想法放在他一个人身上,这才是她该做的。

    夏一涵没说话,一直很安静,明察秋毫的付凤仪能感觉到她的焦虑不安。

    她一定是喜欢叶子墨,否则不会这样六神无主。

    付凤仪对夏一涵本身倒没什么意见,如果她是外面的女孩子,兴许她还不会太反对她和叶子墨来往。

    宋婉婷明显是不同意她和叶子墨,才会认妹妹,她不能让儿子家里鸡犬不宁。

    想到此,付凤仪试探性地问:“一涵,你明白婉婷为什么会认你做妹妹吗?”

    夏一涵的思绪被付凤仪拉回来,她不想装傻,所以很坦率地回答:“夫人,我大概能猜到一点儿。”

    付凤仪点了点头,赞许地说:“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既然是我儿媳妇的妹妹,我能帮你一把的,就会帮你一把。你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夏一涵心中顿时涌起无限感慨,叶子墨的母亲就是叶子墨的母亲,打发他的女人,完全不着痕迹。

    要是一般寻常人家的女人,要么苛责她为什么缠着他儿子不放,大骂她是狐狸精。

    要么,就把钱甩到她脸上,让她拿钱滚蛋。

    她只这么云淡风轻地问她需要什么帮助,也就是变相地问她,需要多少钱才能不再纠缠。

    夏一涵微笑了一下,轻声回答:“夫人,多谢您!我不需要任何帮助,我明白您的意思。婉婷姐对我很好,叶先生也几次帮助过我。今天我亲眼看他们订婚,我就离开,永远不会在叶家出现。”

    付凤仪又何尝看不出她不是一个爱钱的女孩子,她儿子的眼光不会差到会为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那么痴迷的。

    亲耳听她说什么都不要,倒觉得这么让她走,叶家是亏待她了。

    她思索了片刻,再开口时,还是留了几分余地。

    “你是墨儿选进来的人,即使真的不想留在叶家,也要跟他说。”

    “我明白,谢谢夫人!”

    “嗯!”

    两人再无话,车继续前行,一股强烈的离愁萦绕夏一涵的心头。

    正像她自己和夫人说的,她一走,就永远不会再见到叶子墨。

    一生,永远,这样的词太过决绝,哪怕只是想想,也于心不忍。

    叶子墨,叶子墨。

    你会想起曾经有这样一个女人,她差点成了你的女人吗?

    你现在在想什么?是宋婉婷,还是我?

    她下意识地往倒后镜里面看,想要看看,能不能看到他的车。

    黑色的加长林肯,她在他家里见过,但后视镜里完全没见踪迹。

    按理说,他们的车应该距离很近才对,为什么看不见呢?

    叶子墨,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你驶向你的婚姻,我驶向我的复仇。

    前面不会再有交集,我们永不相见,为什么连现在想看你一眼,都像是奢望呢。

    永不相见……这四个字就像一道符咒瞬间让夏一涵感觉到头皮发麻,因为她忽然想到了那张字条。

    不要跟叶子墨同行,难道,难道他有危险?

    老天!她左思右想的,为什么就没想到他可能会有危险这一点上去。

    现在该怎么办?她没有手机,她没办法跟他联系。

    她忽然很不安地按下车窗,探出头往车后看,依然没有那辆加长林肯的影子。

    她不同寻常的动作让付凤仪眉头微微皱了下,夏一涵知道她行为不恰当,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把头缩回来,求助地看向付凤仪,心里在焦虑地想着:能不能告诉她,叶子墨可能有危险,让他不要去。

    夏一涵强迫自己镇定,觉得也许是她心里不希望叶子墨去订婚,才会产生这么荒诞的想法。

    她能跟她说,她有预感,怕叶子墨会出事吗?

    夫人肯定会认为她是诅咒叶子墨,或者是想破坏他们订婚,不会信她的话。

    “有事?”付凤仪问。

    “我……夫人,可不可以让我跟叶先生通一次电话?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内心的焦灼感,还是让她抛弃了一切杂念,就算夫人认为她下贱也好,她必须得亲耳听到他没事,才能放心。

    “不可以!”付凤仪斩钉截铁地说。

    这是原则问题,叶子墨此时可能已经到了订婚现场,绝不可以在订婚场地接别的女人电话,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夏一涵不能再说什么,只能暗暗地祈祷上天,他不要出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车内很安静,没有叶子墨那边的消息。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默默地想。

    车子在帝豪大厦停下,早有人上前帮他们打开车门。

    今日的订婚宴安排在八楼的大厅内,夏一涵跟在付凤仪身后到楼上的时候,很多宾客都到了。

    宋婉婷昨晚跟宋书豪交流过,还在担心今天的订婚仪式会生变,让她奇怪的是,没有,叶子墨那边完全没有动静。

    她心想:看来夏一涵还是惧怕宋家的势力,没敢说,也算她识相。

    宋婉婷穿了一件红色的小礼服,很喜气。

    她脸上挂着招牌笑容,热切地和付凤仪微笑,又亲热地牵着夏一涵的手四处走动。

    夏一涵注意到,宴会厅并不显眼的地方有一张大部分是中老年男士的餐桌,她想,叶理事长可能就在其中。

    宴会没有正式开始,她被宋婉婷带着,往一帮女眷堆里钻,心中始终还在记挂着叶子墨的安全。

    听到宋婉婷接到电话,说叶子墨再有二十分钟就到时,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涵妹妹,你还是回付阿姨身边去吧。”

    宋婉婷亲自把夏一涵送回付凤仪的身边,作为主人的叶理事长已然起身,跟付凤仪站在一处。

    夏一涵终于见到叶理事长了,她紧张、激动又彷徨,几乎都要热泪盈眶。

    她满怀希望地走到他面前,轻声问道:“您好!您是叶理事长吗?”

    “你好!我是叶浩然!”叶理事长温和地回答。

    “叶理事长,可不可以……”单独说句话,她话还没有说完,叶浩然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夏一涵只好把说了一半的话咽回去。

    叶理事长接起电话,沉声说道:“喂,你好!我是叶浩然……什么?你说墨儿怎么了?”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开始热闹非常的整个宴会厅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往叶理事长这边看过来。

    他是大人物,不会为小事失态。

    所以他的失常让所有关切的人心都紧张的提了起来,夏一涵更有种不详的预感。

    她下意识地往叶理事长旁边靠近了些,却还是听不见里面到底在说什么,只能看见叶浩然的手微微颤抖,脸色越来越白。

    这么多年,除了次子丢失,付凤仪从未见过叶浩然有这么激动过,而且口中还喊着她儿子的名字。

    她本就挽着叶浩然的胳膊,这下更用了些力,暗中死扯住他的衬衫。

    “在急救室?哪个医院?”

    “我们马上就到!”

    不远处的宋婉婷脸色也变了,几步跑到未来公婆面前,声音都变了调。

    “叔叔阿姨,子墨他?”

    “来的路上,他的林肯被撞了,现在在省一医院急救。”

    叶浩然颓然说道,顿时有些双眼无神。

    他的二儿子走失那么多年,可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叶子墨是他现在唯一的血脉。

    他老了,儿子出车祸这么大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夏一涵的头也是轰的一声响,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出事,都是她的责任。所以他千万千万不能有事,他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她不停地自责,都是她,是她没有及时提醒他。

    要是她对付凤仪说明情况,叶子墨就不会出车祸了。

    她为什么要那么笨,为什么要顾虑重重,难道他的安全不比什么都重要吗?

    宋副会长夫妇也对叶子墨出事很震惊,但毕竟不是他的亲生父母,此时反而成了最清醒的人。

    他走上前,紧紧握住叶浩然的手,安抚道:“老叶,子墨的身体最重要。你和弟妹先过去,我带着婷婷先对宾客们解释完,马上赶过来,保重!”

    “谢谢!”叶浩然缓过神,沉声说完,携着付凤仪快速往门口走。

    叶浩然的司机及秘书,还有付凤仪的私人助理也都跟上照顾他们,夏一涵在几个人身后跟着。

    她要第一时间见到叶子墨,她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

    她要向他忏悔,她要告诉他,其实她很不想看到他跟别的女人订婚,其实她已经……已经喜欢上他了。

    只要他好好的,让她说什么做什么都行。

    到了酒店停车场,事情紧急,他们没有各开各的车,几个人一齐涌上叶浩然的座驾。

    车太挤,根本就没有夏一涵的位置。

    叶浩然付凤仪以及平时常跟在他们身边的人全上车后,车就像箭一样驶离。

    夏一涵跑了两步想追,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车走远。

    没她的位置也没关系,她想,她就是用脚走,也要走到他面前。

    她撩起裙子,撒腿就跑,还没等跑几步,手臂忽然被后面追过来的男人用力抓住。

    惊慌之中,她回头一看,抓她的人竟是一脸得意的宋书豪。

    宋副会长夫妇向宾客们解释的时候,宋婉婷悄悄叮嘱宋书豪:“他们未必顾得上夏一涵,你跟上她,把昨晚没办完的事赶紧办了。”

    她喜欢叶子墨没错,但她担心他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心她将来在叶家的地位。

    只要有姓夏的,她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这是一个好机会,叶家人都在六神无主,叶子墨又躺在医院里,谁会顾及到一个小小的女佣人。

    宋书豪跟下地下停车场,果然看见夏一涵落了单。

    他心里暗赞姐姐的料事如神,快跑过去抓住夏一涵。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没听说你姐夫出事了吗?我要去看他!”

    夏一涵试图跟他理论,也只是分散他注意力。

    她知道跟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一定还想对她做什么。

    “你还是先看看我吧,昨天某个地方被你勾的都肿了,现在可得好好治疗一下!”

    宋书豪淫 笑着,另一只手也来抓她。

    夏一涵拼命挣扎的同时,用力呼救。

    停车场里没有亮灯的车子,里面一片幽暗,她在挣扎没人看见,她的呼救声也没人听见。

    宋书豪吸取了昨晚的经验教训,不再耽误时间。

    他一手捂住她口鼻,另一手搂着她的腰,强力往旁边的车拖过去。

    在夏一涵的不断反抗中,宋书豪还是打开了他的车门,把她塞进后座,然后他整个人也朝她压过来。

    从外面看,只露出两个人的脚,夏一涵始终在踢他。

    宋书豪用力按住夏一涵的上半身,手疯狂地伸向她,来扯她的裙子。

    “救命!放开我!救命!”

    她呼喊的声音很大,宋书豪只有再次捂住她的嘴,单手对付她。

    他没时间撕烂她的衣服,心里想着只需要扯去她的底裤就好。

    夏一涵再次感觉到了一种绝望,她知道这次叶子墨不会救她,相反,他正躺在医院里,他那么无助。

    她要自救,她要尽快赶到他身边去。

    这种想法给了她强大的力量,她使劲朝宋书豪的胳膊咬下去,他痛的“嘶”了一声。

    “贱货!竟然敢打我,看我怎么玩死你!”

    宋书豪狠狠咒骂着,直接去解他的皮带。

    他要用皮带勒住她的手,把她捆在座椅抓手上,这样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敢!我会告你!”

    宋书豪当然不在乎她这样的威胁,心想着,等他玩完了,拍了她的照片,别说告,她以后还不乖乖的随叫随到,什么都听他的吗?

    他利落地抽下皮带,单手抓住夏一涵还在奋力反抗的双手,用力缠绕……

    夏一涵趁他把所有精力都用来对付她双手的时候,屈膝,用膝盖猛顶他裆部。

    她身体被他压着,真正用在他身上的力气不大,但由于那是关键部位,也够宋书豪难过的了。

    只听他“嗷”的一声闷叫,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双手立即护住裆部。

    夏一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硬把他推开,从他身底下逃了出去。

    停车场阴暗,她一刻都不敢停留,跳下车后就拼命跑,还没跑几步,恢复过来的宋书豪就跳下车来追她。

    “救命!”夏一涵又一次高声呼救,同时也没停步。

    “发生了什么事?”她听到男人的问话声,声音有几分熟悉。

    往前方看去,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身影出现在视野当中。

    她分辨不出对方是谁,不管是谁,这时出现都是救星,她奋力朝他跑过去,口中仍在无助地求救:“先生!救命!”

    她没认出他来,海志轩心里有几分沉闷,却也不怪她,毕竟她此时深陷危险之中。

    “前面是谁,给我让开!我是宋书豪,你别多管闲事!”宋书豪警告道。

    他的命根子差点就被夏一涵踢成重伤了,要不是他压着她,恐怕这一下会让他永远不能人道,此仇不报,他就不是男人!

    夏一涵已跑到海志轩身边,她这才看清来人是他,心里庆幸又能得救了。

    她刚要说出“海”字,海志轩轻轻摇了摇头,朗声说道:“原来是书豪老弟,我是你海哥,海志轩。”

    宋书豪追上来,又来扯夏一涵的手腕,海志轩不着痕迹地上前一步,挡住了她。

    “书豪,发生什么事了?”海志轩问。

    “没什么,跟我女人闹了点儿矛盾。过来,跟我回去!”

    海志轩装作不知道夏一涵是谁,回头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说:“不对啊,她好像是叶家的女佣人,还是你姐姐认的妹妹呢,什么时候成了你女朋友?”

    宋书豪不想多说,他料想海志轩再有能耐,也不敢公然惹他。

    “刚刚成的,海哥,我急着办正事,你要不先忙吧?”

    夏一涵紧紧抓住海志轩的衣襟,祈求地说:“海先生救救我,我不是他女朋友,他是要强迫我。”

    宋书豪绕过海志轩来抓夏一涵,他带动着她轻轻一躲,宋书豪又扑了个空。

    他索性凶相毕露,恶狠狠地说:“我就是想玩儿你,你以为海哥会帮你吗?告诉你,在我的世界里,你这样的,几个人同时上,也再正常不过了。”

    对他说完,他又无耻地说道:“海哥要是感兴趣,我们一起吧!我不会告诉潘姐的。”

    海志轩眉头皱了皱,却没明显表现出厌恶之情,而是温和地对宋书豪说:“散场的客人马上就要下来了,你知道的,会长,公安厅厅长都在。你平时怎么玩都可以,现在要做这种事,不是往枪口上撞吗?就算宋叔叔能保住你,以后也有把柄攥在上头的手上,对你们家不利。再说,她怎么说也是叶家的人,你这么闹你姐姐肯定会伤心的。听海哥一句劝,以后再说吧。”

    海志轩分析的头头是道,宋书豪的火气怒气都消减了不少。

    可他转念一想,要是这么放过了夏一涵,她更要把他所作所为告诉叶子墨。

    她手上还有他手机照片做证据,到时候叶子墨还不是要找他姐姐的麻烦。

    这事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必须干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