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5暗恋的情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0本章字数:7181字

    宋婉婷哪里会吃钟云裳的醋,谁都知道钟家老头也叶家老头子表面和睦,内里斗的厉害,所以钟云裳和叶子墨也只是泛泛之交。

    “当然方便了,子墨,你和云裳姐慢慢聊,我去前厅招待客人去了。”

    宋婉婷满脸堆笑出去,顺便把门关严。

    钟云裳看着躺在床上那个冷傲无比的男人,心中早已是百转千回。

    很早以前,她就心仪叶子墨。

    假如她爸爸能和叶浩然化干戈为玉帛,也许她早就向他大胆表白了。

    但是那两个老的,势如水火,背地里她跟父亲钟于泉说过多少叶家父子的好话,都不见效。

    这次叶子墨受伤,她当然知道是父亲安排人做下的。

    父亲做事虽然分寸拿捏的总是那么精准,可也难保没有失误的时候,她的心早为叶子墨悬着了。

    “坐!”没外人的时候,叶子墨并不掩饰他对钟云裳的冷淡,只一个“坐”字,就显得很不客气了。

    钟云裳在他床边上的靠背椅上坐下,真诚地说道:“子墨,你受伤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叶子墨脸色沉沉的,很难看。

    “假如肇事者再稍微加点马力,你这话,可能是要到我墓碑前去说了。”

    他冷淡的话让钟云裳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但她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表露出喜欢和爱慕之情。

    看起来,她只是想和他成为朋友而已。

    “子墨,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希望我父亲和你父亲能成为真正的合作者,而不是竞争者。我想,你是明白我的意思的,他们毕竟年纪大了,我真不想看到两个老人再这么劳心劳力的,身体慢慢的也会吃不消。我们一起努力,促成他们的和解,好吗?”

    她是带着十二分诚恳的态度来的,可惜时机不好,叶子墨对有人直接冲着他生命来这件事,没那么容易释怀。

    他态度依然是冷淡的,“你想要努力,随便你,那是你的事。我和叶理事长,他是他,我是我,他的事,我从来不管。”

    钟云裳尴尬一笑,无奈地站起身,低声说道:“你好好养伤吧,我不打扰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的建议。”

    叶子墨淡漠地说了声:“不送了。”

    钟云裳极其失落地离开叶子墨的卧室,等在门外不远处的宋婉婷忙迎上来。

    “云裳姐,回前厅吧。”

    “好!”钟云裳弯了弯嘴角,微笑。

    回宴会厅的路上,钟云裳斟酌良久,还是对宋婉婷嘱咐了一句:“你和子墨的婚事,真是东江的大喜事。要是宋家,叶家,和钟家,都能亲密无间,那也许不止是我们几家人的幸运,更是全体东江人民的幸运。”

    宋婉婷的心没有钟云裳心那么宽广,能够心系天下。

    她总以为钟云裳说的,都是些场面话。

    不过多少她还是分得清,知道她是想让她促进这几大家的和谐。这几家的实力,宋家是稍差的,她宋婉婷当然也不想斗争中,宋家成为牺牲品。

    眼下宋书豪的案子正闹的沸沸扬扬,她在叶家是天天笑,其实也在暗自神伤,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要是能跟钟家也联合在一起,她弟弟的事再大,也跑不出这个省去,她也就不用特别担忧了。

    这么考虑着,她极认真地应和道:“是,云裳姐,我和您的想法一样。其实我背地里经常和子墨,和我公婆说你和钟伯父的好。我相信,以后我们三家关系会更亲密的。”

    “那我就放心了!”钟云裳诚挚地说。

    宴会正式开始,叶子墨才由林大辉搀扶着,在宴会厅出现。

    他在主位上一落座,所有人轮番上前问候他的伤势。

    “谢谢大家,我没什么事。”

    为了表现恩爱,宋婉婷就站在他身后,手轻轻搁在他肩膀上。

    有人问候叶子墨,都是宋婉婷微笑致谢,几乎没用叶子墨说什么话。

    夏一涵垂首站在他们不远处,见到一个穿着浅金色小礼服的窈窕身影走到叶子墨面前,问候道:“太子爷,您伤势还好吧?我是临江市商会理事长于洪涛的女儿,于珊珊,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这个名字让夏一涵的手忽然颤抖,她满含着仇恨的目光向箭一样射向她的脸。

    没错!真是她!

    宴会中人太多,她还没注意到,这个蛇蝎女人,竟然会在其中。

    “记得。”叶子墨淡漠地说道,眼睛的余光忽然扫视到夏一涵苍白的脸。

    据说于珊珊和海志轩曾经有过一段,难道她是因为吃醋,才这么反常吗?

    为什么她对海志轩的现任潘瑜都没这么大的反应,对过去时的于珊珊,却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真是太荣幸了!”于珊珊高兴地说着,上前对叶子墨主动伸出手。

    于珊珊!

    夏一涵心内呐喊着这个名字,眼睛就要喷出火来。

    她在把莫小军杀了以后,竟然还可以高高兴兴地参加宴会。

    对她来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她曾经喜欢的男人,就对她的生活一点构不成影响吗?

    她为小军感觉到深切的悲哀,也对这女人发自心底的憎恨!

    假如她手中有一把刀,她会毫不犹豫地朝她刺去。

    这是莫小军死后,她的第一个想法,然而那时她根本就没有靠近理事长千金的机会。

    她扫视现场,要找到能够袭击她的武器。

    她不必再等叶理事长给小军翻案了,她要手刃她,亲手给小军报仇!

    和叶子墨握完手的于珊珊回头之际,正好瞥见在四处看的夏一涵。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她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后来她买通的凶手追不到她了,原来她是躲在了这里。

    要是在旁的地方,她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直接安排人把她扣起来。

    但这里不行,不是她发号施令的地方。

    夏一涵目光所及,没一样东西可以作为武器。

    而海志轩也注意到了夏一涵的异常,他几步走过来,挡在夏一涵身前,用眼神提醒她,不可以冲动。

    杀于珊珊容易,她自己却也完了。这么多人看着,她杀了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女儿,能逃的了吗?就算是叶子墨,怕也未必保得住她。

    夏一涵的心智已完全被彻骨的仇恨控制,她知道后果,她知道会死,但仇人就在眼前,她已经不想让她多活一分钟。

    海志轩管不了那么多了,众人的眼光什么的,在此时看来,都没有夏一涵的命更重要。

    他上前紧紧抓住她犹在颤抖的手,迎向于珊珊,脸上挂着寒暄的笑容。

    “珊珊,你也来了?刚刚婉婷都忘记介绍了,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婉婷的义妹,夏一涵。涵妹妹,这位是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千金,于珊珊。”

    他朗声的话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无不觉得奇怪。

    怎么宋婉婷的妹妹不是宋婉婷来介绍,也不是叶子墨介绍,而要他海志轩来介绍呢?

    夏一涵仇视的目光还直勾勾地盯着于珊珊,如果眼光能够化成利刃,她早已经杀了她千百个回合。

    潘瑜的手紧紧攥起,宋婉婷朝潘瑜看了一眼,随即满脸堆笑对于珊珊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忙懵了,都不记得把我妹妹介绍给你。涵妹妹,你要跟她叫一声姗姗姐呢。”

    夏一涵依然不动,叶子墨淡漠的目光扫过她和海志轩牵着的手上,再到她杀气十足的脸上。

    他坐在那里,静观其变。

    海志轩凑近夏一涵的耳边,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用你们两条命换她一条,值吗?小军希望你用这种方式给他报仇?”

    他的话总算让夏一涵冷静了些。

    是,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不光要让这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要把背后给她撑腰的爹给拉下来。

    他们父女,指不定害了多少人,光杀她一个,太便宜她了。

    于珊珊着实吓了一跳,可又发现海志轩有意解围,愣了一愣,忙顺着他和宋婉婷的话,笑道:“原来是涵妹妹,幸会!”

    她主动伸出手,夏一涵却只是冰冷的看了她一眼,没去握,而是忽然对宋婉婷说道:“婉婷姐,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海志轩心内长舒一口气,放开了夏一涵的手。

    所有宾客都在心里琢磨,这个姓海的,公然在女朋友面前抓别人妹妹的手,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莫不是有奸 情?

    不知情的人只以为夏一涵态度傲慢,凭她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干妹妹,竟敢公然挑衅临江市理事长的千金,真是不像话。

    叶子墨始终面无表情,对眼前发生的事,好像没什么看法。

    实则,他也觉得奇怪,夏一涵自从进了叶家,凡事谨慎小心。就连在宋家被那样非礼,她都还是带着笑跟宋氏夫妇说再见的,可见她对这个叫于珊珊的有多仇视,才能达到失态的地步。

    宋婉婷冲着于珊珊抱歉地一笑,而后体贴地说:“小丽,你扶着涵妹妹去休息下,可能真是这两天帮我张罗聚会太累了。”

    海志轩目送着夏一涵离开,才又回到潘瑜的身边。

    潘瑜态度冷淡,他并不介意。

    一段小插曲过后,晚宴继续,宋婉婷应付这些得心应手,很快场面又重新热烈起来。

    宋婉婷的策略一向是从上到下,谁都要拉拢,为了安抚于珊珊,她特意跟她说了好些话。

    于珊珊自己理亏在先,加上宋婉婷比她地位高多了,当然也不会给宋婉婷脸色,早就就坡下驴了。

    出了宴会厅,走到室外,初秋凉凉的空气让夏一涵更理智了许多。

    她抱歉地看着肖小丽,轻声说:“辛苦你了,帮我跟婉婷姐说一声抱歉。我休息一下就来,你去帮她招呼客人吧。”

    肖小丽早看不惯夏一涵,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也不吭声,转身就回去了。

    回了工人房,夏一涵锁紧了房门,在床上坐下,再回想起于珊珊,浑身又开始颤抖。

    一切都因为莫小军长的太帅,不光是五官堪称完美,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一种孤寂清冷的感觉。

    于珊珊对莫小军可谓是一见钟情,疯狂倒追。

    莫小军对她很冷淡,这让大小姐心情很不爽。

    为了保护夏一涵,莫小军没说过他有女朋友,只是说他太年轻,不想考虑男女之事。却不想有一天,夏一涵挽着莫小军的手臂,头靠在他手臂上撒娇时,被不死心的于珊珊撞了个正着。

    她冲上来就要打夏一涵,被莫小军狠狠骂了一顿。

    他的话说的确实很重,说让她自尊自爱,不要再死缠烂打,惹人讨厌。

    于珊珊叫嚣着:“你以为自己真了不起吗?我弄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你等着瞧!”

    说完,开着车,扬长而去。

    都以为只是一个娇小姐爱面子的说辞,没想到第二天莫小军在校外的出租房突发大火,他被烧死在里面。

    夏一涵几乎不敢回想那段黑色的日子,不敢想莫小军几乎不可辨认的尸体。

    她四处奔走,要给莫小军讨一个说法,网上发出的帖子全部被删除。

    她在临江市上访,被拘禁,不管她怎么闹,案件最终还是被定性为意外事件。最后不服的她来到东江省省会所在的城市东江市,拉横幅,晚上再次被于珊珊派来追杀她的人找到。

    要不是海志轩相救,她也毫无疑问地会死在于珊珊的手里。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夏一涵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她现在总是小心翼翼,即使是刚入夜,也非常谨慎。她放轻脚步走到门边,问:“谁?”

    “海先生让我找你,夏一涵。”

    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听过,有些印象。

    因为是跟海志轩提前约定了的,她放心打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却是给叶子墨管衣帽间的人,好像听人喊过他的名字,叫刘胜。

    “以后有事你就绕到主宅后面,衣帽间窗口外面,轻敲两下窗户,那里没有监控。另外海先生让我跟你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知道了,谢谢。”

    夏一涵低低地说完,赶紧关了门,刘胜也快速闪身往回走。

    叶子墨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的影子从夏一涵门口闪走。

    他原以为那晚的郑好是跟夏一涵接头的人,后来回想觉得是他的判断太草率了。郑好是管家的外甥,还不大可能吃里扒外。

    这次亲眼看到这个人影,更佐证了他的猜测,跟夏一涵联络的果然是另有其人。

    该死的女人,看见我受伤了还不够吗?还要加紧脚步做姓海的帮凶,联手害我?

    他记得上次她发烧时曾像是发癔症似的说过要杀了他,她跟他应该没有什么过深的仇恨。难道她心里恨不得杀的人,是那个叫于珊珊的?

    显然海志轩是了解她情况的,不然不会上前解围,这是否也是她来到叶家做卧底的原因之一?

    叶子墨面色冷肃,抬起手轻轻敲门。

    夏一涵来到门边,低声问:“还有事吗?”

    果然她刚跟别人联络过,他没有猜错,叶子墨眼神眯了一下,随即沉声说道:“我是叶子墨,开门!”

    夏一涵心一惊,祈祷她刚才说的话声音太小,他没听见。

    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表情很意外地看着叶子墨。

    “您怎么来了?不是在聚会吗?”

    叶子墨没说话,大手伸过来盖在她额头上,探了探。

    “不舒服,是发烧吗?”他关切地问,看样子他是没听到她问什么,夏一涵放心了。

    她摇了摇头,解释一句:“只是有些累,感觉没力气站着了。”

    “我还以为你是发烧了,没事就好。累就到床上躺一会儿,我陪你。”

    说着,叶子墨牵起她的犹在冰凉着的小手,把她拉到床边。

    他抛下正在进行的聚会,抛下他的未婚妻,特意来看她?

    他眼神中的关切,看来那么真实,感激的暗流在夏一涵心中悄然涌动。

    “我已经没事了,宴会还在进行着呢,您来这里不好吧?快回去吧,不然,我扶着您回去?”

    “快躺下!”他命令一声,硬把她按坐在床上,还“不小心”地拉到伤口。

    “痛吗?”夏一涵极紧张地往他盆骨处看过去。

    “没事,快躺下,别让我再用力了。”

    夏一涵只得脱掉鞋子,爬上了床。

    叶子墨在她身边坐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地哄她:“乖,闭上眼睡一下。”

    乖……

    兴许这个字对别人没什么特别,但对夏一涵,却足以让她感觉到震撼。

    孤儿院长大的她,从未听过谁对她说这个字,孤儿院里那么多孩子,他们所能得到的最多也就是个温饱。

    到了莫家,她是莫小军的附赠品,更得不到莫家父母的疼爱。莫小军倒是呵护她,也只是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子,不会这么说话哄她。

    莫小浓出生,小小的她便成了半个母亲,只三四岁就要哄着莫小浓,对她说:“乖,别哭了,姐姐陪你玩。”

    没想到长到二十多岁,会有人把她缺失了的这个字补回来。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脸,心酸的泪水在眼圈儿里面转动。

    莫小军说只喜欢看她笑,不喜欢看她哭,所以她对他说过她不哭了。

    现在她不哭,强忍着。

    这个女人的演技以假乱真,明明亲眼见到她悄悄跟人暗中联系,见到她这样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叶子墨还是忍不住心疼。

    “怎么了?”他的声音更温和了几分。

    夏一涵摇头,她不能贪恋他的怜惜。他对她的好,都是她偷来的,是从别的女人那里偷来的,她不可以贪心。

    她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我很累,想休息一下,您能让我一个人休息吗?”

    “睡吧!”他俯身在她额头上轻吻。

    吻完后,温热的唇下移,停在她闭着的眼眸上,她的眼皮微微眨动。

    没等她再开口说什么,他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又叮嘱道:“以后不舒服,想休息就休息,跟管家说一声就行,我会叮嘱他的。”

    “谢谢您!”

    叶子墨离开后,夏一涵依然闭着眼,他的样貌,他的话,他温柔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眼前上演。

    夏一涵,一定是因为太缺乏爱了,才会这么在意,是吗?

    其实你不需要多一个人关心你,你并不是孤单的,你有小军。

    她默默地念着小军,心里同时也在担忧,于珊珊既然知道她在这里,一定会想办法对付她的,她得更加谨慎才行。

    宴会结束后,潘瑜找了个时间悄悄把她看到夏一涵和海志轩拥抱的事对宋婉婷说了。

    “婷婷,不是给你出主意,让你弟弟诱惑她吗?你做了没有?真是个害人精,抢你男人不说,现在又来打我男人的主意。”

    “别提了,我上次特意把她带到我们家去,想让我弟弟把她……,谁知道子墨临时来了,事情没成。我现在都在担心是不是子墨知道了,故意找人对付书豪。”

    宋婉婷这担忧放在心里好些天了,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让潘瑜来帮她分析分析。

    潘瑜自己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怕再这么下去,海志轩真的跟他断了,她到哪里再找个更好的未婚夫去?

    “就没什么办法,把她赶出去吗?”潘瑜问宋婉婷。

    “暂时不行,不过我看子墨最近对她也不太上心了。过一段时间,他不在意了,我们的婚事也更稳妥了,我再想办法。总之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所有宾客都离开后,宋婉婷去了叶子墨卧室,对他说:“子墨,我们去看看涵妹妹吗?她好像不太舒服。”

    “我不去。”

    “那我带小丽去看看她,要是有哪里不好,好安排她看医生。”宋婉婷试探性地问。

    “随便。”

    叶子墨态度冷淡,但他这人一向难捉摸,她也不敢确定他就真对她没兴趣了。

    表面功夫她还是尽量做,到夏一涵房里探看一回,又叮嘱刘晓娇好好留意着她,有情况就到主宅找他们。

    夏一涵客气地千恩万谢,心里只想着远离她,远离叶子墨。

    却没想凡事总是那么事与愿违,她想要远,有人偏要她离的近。

    宋婉婷看完回去,不忘又在叶子墨面前详细地说起:“涵妹妹没什么事,只是累了。我让刘晓娇好好照顾她,她要是哪里不舒服,就叫她到主宅来叫我们。要说,涵妹妹住的那么远还真是有些不方便。”

    为了表现她的大度体贴,宋婉婷说的很善解人意,怎么也想不到叶子墨会接她的话。

    “真觉得不方便的话,让管家收拾一间客房出来给她住吧。人前人后都说是你妹妹,亏待了不好。”

    叶子墨看似是应承了她的话,实则有他自己的考量。

    那个女间谍,女特务,离他越近,越好控制不是吗?

    宋婉婷恨不得能把她的话吞回去,可惜覆水难收,她只好笑着,说道:“这样很好,不过今天涵妹妹身体不舒服,改天再帮她安排吧。”

    “还用她亲自搬吗?”叶子墨反问。

    他言下之意,是要她立即安排?

    宋婉婷脸上堆着笑,调侃道:“我未婚夫真是什么事都雷厉风行啊。”

    叶子墨不接她的茬,她也不敢惹他,要是宋书豪案子闹大了,她还指望他出面呢。

    “她身份在那儿,住大房间也不适合,就把她安排在我斜对面那间小客房里面吧。”叶子墨对宋婉婷吩咐道。

    那间房虽然小,却是离叶子墨卧室最近的地方。

    她的地位俨然比她这个正经未婚妻还高了,宋婉婷气的直咬牙,奈何她现在也还只是个未过门的未婚妻。未字当头,轮不上她说什么。

    宋婉婷亲自安排管家派人给夏一涵挪地方,夏一涵百般拒绝,却根本由不得她。

    被安置进主宅,夏一涵浑身不自在。

    可她也明白,不会真是宋婉婷的意思,她还巴不得她离叶子墨远些呢。

    一定又是那个男人,他对人的态度,永远都让人摸不透。

    夏一涵无奈地在主宅里安顿下来,她住的那间客房的确不大,装饰却也是很讲究的。

    整个房间的色调是浅蓝色,连灯光也是淡淡的蓝,很舒适的房间。

    唯一遗憾的是,里面没有配备洗澡间,她要洗澡,需要到主宅最大的洗浴室里去。

    没有人给她房间的钥匙,她也不想开口问管家要。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搬到主宅已经惹的管家和佣人们不高兴了,她想做到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快晚上十点了,她看叶子墨和宋婉婷的房间灯都熄灭了,才悄悄拿了女佣统一发的睡裙,去了洗浴室。

    走的时候,她把灯关了,把门很轻很轻地带上。

    晚上主宅里也就是叶子墨,还有宋婉婷,另外也就是两个当值的安保员在,她想应该是安全的。

    洗完澡,她把换下的衣服等全洗干净了,卧室里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她只能把她的衣物晾晒在洗浴室。

    晒好衣服回到卧室的时候,她依然是轻手轻脚的,生怕扰了旁人的睡眠。

    进门后,她直接把门关上锁好,没开灯,摸着黑往自己床边走过去。

    她的手往床上一探,竟然摸到热热的,是人!

    “啊!谁!”她吓的惊呼一声,却听到床上人慢悠悠地说:“叶子墨,别怕。”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掉头就走。

    想逃?

    黑暗中,他精准地抓住她的手。

    “上来!”他沉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