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是来罚她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0本章字数:6494字

    夏一涵想奋力挣扎,却又怕扯痛他的伤口。

    她试图从他的大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您不能这么做,到我房间里睡,算什么?求您快些起来吧!”夏一涵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们一起睡的次数还少吗?”他戏谑地反问。

    “不是,那是您命令我去您房间值夜班,我才去的,不是一起睡。”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在我房间里,我命令你,你就跟我去睡了?”他不放手,好像逗 弄她很开心似的,就这么逗着她玩儿。

    “不是的,您先放手,放手我再说。”

    “放手你能跑出去吗?”他反问。

    她有些颓败,主宅上锁了,她能跑到哪里去。

    “上来,我那里受伤了,不能对你怎么样。”

    夏一涵真的很沮丧,可又人在屋檐下,实在不知她能怎么办。

    她执着地站在那儿,执着地祈求:“您别这样,行吗?既然我们又不会发生什么,您何必要这么做,让宋小姐生气呢?”

    她真弄不懂他了,以前他是莫名其妙地把她丢给那些女人整她,才说她引诱了他。

    有几次他好像是为了保护她,才让她到他房间里过夜。

    这次,他又是为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他手上一用力,她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他身上,他稍倾斜了一下,半个身子便压住了她。

    “今晚我是来罚你的!”

    他在她耳边喷着热气,低低地说道。

    “你今天犯了什么错,知道吗?”他摸着她的小脸,问她。

    “没,没有。您一定是弄错了,快放开我啊!”

    “跟海志轩拥抱!”他提醒了一句,夏一涵身体忍不住一僵。

    他知道?她怎么就忘记了,他那里有监控录像。

    既然他都看见了,她也只有认下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忽然那样。”

    “知道错了,就要认罚!”

    他说完,头一偏,薄唇覆上她柔软的唇瓣。

    她想推而不敢推,只能摇头躲他,却被他大手固定住下巴,霸道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撞进她蜜糖一样的小嘴。

    经过多日的冷淡,这次的吻异常的炽烈。

    慢慢的,她全身都被她吻的发软,找不到一点力气。

    他不只是想要吻她,她的身体是多年来他最渴望的一个。正因为渴望,他才没有立即把她吃了,要留着一点点地得到。

    “别,别这样!”

    她虽然被他亲的已经晕了,理智还是有的,可他却不放过她。

    明明知道不对,在他富有技巧的引领中,她还是渐渐的沉沦。

    他本来也只是想让她忘我,却不想会引火烧身。

    她还想说,让他走,但没开口。

    他伸出手臂,把她的头揽过去,让她枕在他胸前,听他的心跳。

    女人喜欢什么他很清楚,果然听着她的心跳声,她所有的乱纷纷的思绪都慢慢平稳下来。

    叶子墨的自制力是极强的,再想要的时候,也可以停下。

    虽然这个女人让他的停止有些痛苦,却也不是极难的事。

    他平息了自己的欲 望,轻搂着她,手温和地抚摸着她刚洗过还湿漉漉的头发。

    这样的姿势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她一直等着他厌了麻了,自己把手拿开,回他卧室去。

    他的耐力好像无穷无尽,不知疲倦似的。

    有几次听到他呼吸渐渐均匀了,她想起床离开,又被他勾住肩膀。

    “哪里都不准去,今晚就在我怀里睡。”

    她想说,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算什么?

    也只能在心里叹气,继续被他扣留在身边。

    她始终在等待,没想等着等着,竟真的会睡着。

    醒来时,她有些迷糊,以为他还在,半边床铺已经空了。

    他没有叫她,没有故意让人看见他在她房里过夜,没有让人为难她,她就更奇怪他的用心了。

    他真喜欢她吗?偶尔她感觉是,更多的时候又觉得不是。

    早上管家敲了夏一涵的门,对她说:“叶先生说,以后你只需要做他身边的事就可以了。包括伺候他就餐,更衣,洗澡。”

    “谢谢,我知道了。”

    她会摆清楚她的位置,她是他家的女佣,从进门起就是。

    夏一涵端上早餐时,叶子墨和宋婉婷并排坐在西餐桌边。

    “昨晚睡的好吗?”叶子墨问,从不在宋婉婷面前掩饰对她的关心。

    “很好,谢谢。”

    “呦,涵妹妹怎么这么见外,坐下吃饭啊。”

    “不用了,你们二位吃,我们那边的早餐也快开始了。”

    “就坐在这里吃。”叶子墨淡然说道,回头吩咐管家:“你去厨房再拿一份同样的早餐给她。”

    “是,叶先生。”

    管家恭敬地答应着,走了。

    夏一涵还想拒绝,宋婉婷站起身,亲自把她按坐在椅子上,还笑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丫头就是喜欢客气。”

    看样子,她是必须要跟他们同吃了。

    一顿饭,她吃的异常尴尬,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小妾,在老爷和大房身边坐着,如坐针毡。

    早上她已经反复想过了,要脱离她的尴尬处境,又要能给莫小军洗冤,就只有一个办法。

    不过那个办法,也是要等的,要等到叶子墨母亲来才行。

    第二天白天,夏一涵正被宋婉婷拉着陪叶子墨说话时,忽然门卫向管家报告,说大门外来了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叫莫小浓,是夏一涵的妹妹。

    夏一涵心一惊,对妹妹找到这里来,着实意外。

    但很快她就想清楚了,妹妹是于珊珊安排来的。

    当年于珊珊摆平莫家就是靠两点,一是给了几十万的丧葬费,二是给正要升大学的莫小浓安排了东江省最好的电影学院就读。

    莫小军对莫小浓,从始至终比亲妹妹还要疼爱。

    可她为了前途,出卖莫小军,这让夏一涵无法理解和原谅。

    “你有妹妹叫莫小浓,是吗?”叶子墨派人查过,是有些印象的。

    夏一涵猜得到莫小浓来,是于珊珊派她来做说客的,让她别再闹,别再告,承诺给她某些好处。

    她很不想理这个让她极度失望的妹妹,到底怕于珊珊心狠手辣一怒之下拿她做要挟。

    思来想去,夏一涵还是点点头。

    “是,我有个妹妹。”

    “哎呀,既然是涵妹妹的妹妹,那也是我妹妹了。我跟你去门口迎接她一下吧,要不妹妹觉得我们怠慢了。”

    宋婉婷说着,站起身,拉着夏一涵的手就往外面走。

    夏一涵赶忙婉拒道:“您不用这么隆重的,她还只是个小孩子。”

    “再小也是妹妹,越小越要爱护嘛。”

    到了门口,宋婉婷命人打开大门,果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非常高挑,水灵灵的女孩子。

    看样子最多二十岁,长的和夏一涵不像,但神韵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呦,妹妹,你来了?快跟我进来!”

    宋婉婷放开夏一涵的手,转而抓住莫小浓的。

    “姐姐,她是?”莫小浓看对方穿着一身的世界名牌,不知道是谁,但想来也是这家的主人吧。

    “我是你婉婷姐,你姐姐夏一涵认我做干姐姐了,所以你以后也是我亲妹妹来着。这是我未婚夫叶子墨的家,跟我进去吧,到这里就要像到家一样呢。”

    宋婉婷几乎不给夏一涵插话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把莫小浓给收拢了。

    进了主宅大厅,莫小浓第一眼看到端坐着的叶子墨,就被他整个人散发出的迷人魅力给吸引住了。

    宋婉婷毫不意外,别说是莫小浓这么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就是她这个大家闺秀,第一次见到叶子墨时也是惊为天人,心内沸腾不已。

    直到现在,他要是靠她近一点儿说话,她都还会心动的厉害。

    夏一涵注意到莫小浓的眼神有些痴迷,忙攥住她的手,介绍道:“这位是叶先生!我在这里做女佣,叶先生是我的雇主。”

    莫小浓来之前听于珊珊说了,她是给理事长的公子做佣人的,所以姐姐这么说,她也不意外。

    “叶先生,您好!你长的真帅啊!”莫小浓由衷地赞扬道,没掩饰她的倾慕之情。

    叶子墨微微弯了一下唇角,温和地说:“是一涵的妹妹,以后不用客气,没事常过来玩吧,晚上就跟你姐姐住在她房间里。”

    莫小浓觉得这个英俊无比的男人态度温文尔雅,真是所有少女梦寐以求的高富帅,心中不觉无限神往。

    宋婉婷在莫小浓那一眼痴迷的注视中顿生灵感,她不好对付夏一涵,就让她妹妹来。

    等到姐妹相争,她来坐收渔翁之利。

    宋婉婷拉住莫小浓的手,在沙发上同坐下的同时,还在夸奖她。

    “哎呀,子墨,你看这妹妹长的多漂亮,嘴巴又甜,真是难得。”

    夏一涵不想莫小浓受到宋婉婷太多的关注,忙轻声说:“她年纪还小,您别夸她了。”

    莫小浓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她知道自己没姐姐漂亮,所以她拼命学化妆,她一定要让人觉得姓夏的养女,没有她这个亲生的女孩子一半漂亮。

    叶子墨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点点头,说道:“是长的不错,也很有礼貌。”

    他的称赞让莫小浓心里乐开了花。

    “小浓今年多大了,在读书吗?”叶子墨随意地问,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比平时要温和多少倍。

    宋婉婷知道他这是在给夏一涵面子,才细细问她妹妹的事。

    他第一次上宋家门的时候,也没见他对她弟弟有这么关心过。

    夏一涵也几乎没见过叶子墨跟谁这么平易近人地聊天,哪怕是跟海志轩聊天,他的表情大多数时候都是严肃的。

    “我就在东影读书,表演系,大二了,叶先生。”莫小浓对她在东影读书,且还学的是表演,一向是非常骄傲自豪的。

    “以后别叫叶先生,叫子墨哥吧!”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这么叫?”莫小浓小脸兴奋的通红,瞬时眉开眼笑。

    “嗯。”

    “子墨哥!”莫小浓甜甜地叫了一声。

    “嗯。”叶子墨淡淡应道。

    “我,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跟你拍张照片?子墨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最帅的男人。要是不让我拍一张照片,可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呐。”

    夏一涵皱眉轻摇头,她这么张扬,宋婉婷表面在笑,心里别提要多嫉妒了。

    这个傻丫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树敌呢。

    叶子墨像是很高兴,痛快答应了。

    莫小浓手里拿着一个香奈儿的包,是这次于珊珊要找她办事,从自己的包柜里拿出来贿赂她的。

    她从包里拿出苹果手机,欢快地走到叶子墨身边,因叶子墨坐着,她站着,所以她稍微弯身,头靠到叶子墨头边,按下快门。

    这亲昵的样子让宋婉婷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似的难受,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心想,你就给我可着劲儿的招摇吧,总有一天我让你哭都找不着调。

    夏一涵倒没什么吃醋的感觉,她知道叶子墨不大会对莫小浓有什么男女之情。

    她的注意力在莫小浓的包和手机上。

    她自小就任性,到了十几岁,因为长的漂亮,被很多人追求。人家送的东西,她从不拒绝,夏一涵为这事,批评过她。

    但莫家父母爱惜老来女,说什么轮不到夏一涵说她。

    她心里却总在为这个妹妹担心,她这样拿人家东西,喜欢占小便宜,是会吃亏的呀。

    叶子墨极有耐心,和莫小浓说了很多话。

    夏一涵心里也感激他对她家人的照顾,但她心里并不希望他这样。

    宋婉婷同样热情,时不时拉着莫小浓的手,嘘寒问暖的,还送了她一条珍珠项链,叶子墨则吩咐管家包了一个大红包给她,让她有什么喜欢的自己去买。

    “您二位不要把她宠坏了,这么小的孩子要那么现金干什么,会养成挥霍的毛病。”夏一涵极力推脱,极力解释,莫小浓却根本不以为然。

    “姐,这是子墨哥和婉婷姐的心意,我不会乱用的。”

    莫小浓说完,欣然接受。

    叶子墨目光深沉地瞥了一眼夏一涵,她不知道他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吃饭的时候,莫小浓和夏一涵一起跟叶子墨宋婉婷坐在主宅的小餐厅里面,享受着其他女佣人的服侍,让莫小浓感到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吃过饭,宋婉婷说叶子墨需要休息了,陪他回房间后,夏一涵才得以单独跟莫小浓说说话。她把莫小浓带到叶子墨新给她安排的卧室里,把门关好,从里面反锁了。

    “小浓,你这么收他们东西,是不对的,你知道不知道?”

    “有什么不对,是他们要给的,又不是我要的。”

    夏一涵深呼吸,忍着怒意压低声音说:“你都二十岁了,有些道理应该懂,贪图小利会吃亏的。”

    “吃亏吃亏,你跟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吃亏了吗?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吃亏啊?你以为我吃亏了,我死了,爸妈就能把你当亲女儿了是不是?做梦去吧!”

    “你!”夏一涵真要被她气死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她早知道她来会把她气死,她为什么要管她,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孩子,连莫小军的死活都不在乎。

    这里是叶家,她再气都要忍。夏一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能再开口说话。

    “小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是于珊珊告诉你,派你来的?”

    莫小浓有点儿惊讶地看着姐姐,问她:“你猜到了?”

    “这么说是真的!”

    莫小浓想起了她的使命,收起她的小姐脾气,对姐姐笑着说:“还是我姐姐聪明,连这也能猜到。”

    “姐,好姐姐,你就别追究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就算把于珊珊和她老爹都给扳倒了,小军哥也回不来啊!”

    提起小军,夏一涵不禁回想起他是怎么照顾莫小浓的。有一次半夜莫小浓生病,父母不在家,莫小军和夏一涵身上都没钱打车,莫小军背着莫小浓跑了两个小时去医院。

    像这样的事太多了,夏一涵都不敢想,她怕会忍不住想要狠狠抽她一顿耳光。

    夏一涵脸色很冷,她从没有这么看过莫小浓,吓的莫小浓有点儿心慌。

    “我告诉你,莫小浓,我会追究到底,不看到于珊珊父女两人坐牢,我绝不罢休,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得了我。你给我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六亲不认!”

    莫小浓回想起于珊珊给她的承诺,成功了,要捧她当明星,让她演当红电影的女主角。她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在乎似的对夏一涵说:“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回学校,天天在这里陪着你,我等着你放弃的时候,跟你一起离开。”

    “随便你,你就是陪着,我也不会走。”

    夏一涵甩出这句话,再也不理她。

    她现在心里始终在焦急地盼望着叶母快些来,如果她来了,并且她能说服她,就不用担心莫小浓会给她惹出麻烦来。

    姐妹两人生了气,没人的时候不说一句话。

    但在人前,夏一涵还是尽量表现出她和妹妹没什么矛盾。

    晚上夏一涵安排莫小浓洗了澡,自己也洗完,就上了床睡觉。

    两人刚躺下,就听到敲门声。

    “谁?”夏一涵问。

    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是叶子墨。要是莫小浓知道她和叶子墨有着一种很难说清楚的关系,更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叶子墨!”

    还真是他!夏一涵暗暗咬了咬牙,扬声说道:“叶先生,我们睡了。”

    “没有没有,子墨哥,我们还没睡,我来给你开门!”

    “别去!”夏一涵的阻拦显然没用,莫小浓迅速下床,几步跑到门边,扭开门把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在这里还习惯吗?”叶子墨问莫小浓。

    莫小浓拼命点头,笑的甜甜的。

    “习惯,很习惯,再习惯不过了,子墨哥。”

    “那就好,就是这床小了点儿,姐妹两个人睡有些挤。”

    夏一涵不由得心一沉,这才是他进来的重点吧?

    她连忙摆手,说道:“多谢叶先生,一点都不挤。我和小浓在家里也常这么睡,家里的床还没这里的大呢。”

    “哎呀,姐姐,你乱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你睡一张床来着?”

    莫小浓的话让叶子墨嘴角愉悦地上扬了一下,饶有兴味地斜睨了一眼夏一涵,她脸上有些尴尬,真是有意思的很。

    “夏一涵,到我房间去睡,别把小浓妹妹给挤着了。”叶子墨严肃地命令道。

    莫小浓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他让夏一涵到……到他房间去睡?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难道是在恋爱啊?不对啊,好像宋婉婷才是叶子墨的未婚妻。

    夏一涵强挤出一丝笑,低声说:“叶先生,别开玩笑了,您早点去睡吧,晚安!”

    叶子墨脸一沉,声音冷淡了几分。

    “必须去!我今晚身体不舒服,需要有人照顾!”

    甩出这句话,叶子墨没再停留,紧抿着唇,转身回房了。

    莫小浓凑到夏一涵面前,好奇地问:“姐,子墨哥他怎么叫你到他房间去睡觉啊?你该不会是他情 人吧?”

    夏一涵心内长叹,无可奈何。

    违抗他的命令,她也许会被立即扫地出门,他那样的人,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现在伤到了某个地方,不能把她怎么样。

    “姐,是不是啊?”莫小浓追问道。

    “不是。”

    她斩钉截铁地说道,又补充解释了一句:“我是这里的佣人,必须按照他的吩咐做。他不比一般人,晚上睡觉房间里是有佣人值班的。不止我一个,其他的女佣人也轮流去值班。你自己在这里睡吧,晚上好好想想,小军哥是怎么对你的。我总还是希望,你别太让我和小军哥失望了。”

    莫小浓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说教,她大眼睛咕噜噜乱转了两下,随即小声说:“姐,他都让你到他房间里去睡了。你这么漂亮,要是能让他把你……”

    夏一涵又一次对她感到失望,她什么都不再说,板着脸出门,去敲叶子墨卧室的门。

    “进!”

    他知道她不敢不来,不听他的话怎么留在他身边潜伏。

    “叶先生,我来了。”你应该满意了吧?

    她又把称呼换成了叶先生,他挑了挑眉。

    “只有我们两个人,怎么不叫子墨了?”

    “我想提醒自己,我只是这里的佣人。叶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要不要喝水……”

    “要陪床。”

    “你!”夏一涵咬了咬唇。

    “上来!”他凉凉地命令道。

    夏一涵想起昨晚的事,她被他那样逗 弄,又难耐,又无助,她真是怕了。

    “你既然知道你是佣人,就要听命行事。夏一涵,虽然我对你很有兴趣,你也不要挑战我。不听我的话,我随时赶你走!上来!”

    夏一涵只有想着莫小军,才能忍着屈辱感,脱下鞋子爬上他的床,在离他有段距离的地方躺下。

    他凑过来圈住她的脖子,把全身僵硬的她搂进怀抱里,贴在她耳边喃喃轻语:“为什么一定要我恶声恶气的,你才肯让我抱你,亲你?不喜欢我了吗?”

    他的问话,他喷抚在她耳边的热气让夏一涵的身体更僵硬。

    同时,她的心却在激烈地狂跳。

    她不想对他动情,她会对小军有愧疚感,但她知道,其实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迫切地想要向他靠近。

    她甚至渴望着他的拥抱,渴望着他的亲吻,像要疯狂了一般的渴望。

    “我喜欢这么抱着你,我想你!”叶子墨叹息着,唇在她耳畔啜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