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7放开我好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0本章字数:6324字

    他的气息很热,她的呼吸也因他的啜吻变的急促。

    不行!他再这样,又会像昨晚那么对她的。

    夏一涵强迫自己镇定,得想一些话题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叶……,不,子墨,你放开我好吗?我想和你说说话。”

    她以为他不会放手,他还真的放开了她,饶有兴趣地说道:“好,说吧,随便说,我会认真听的。”

    她长舒了一口气,认真看着叶子墨,低声说:“我知道你慷慨大方,但是真不要对莫小浓那么好,她还小,会被宠坏的。”

    他也极认真地看着她明亮的双眼。

    “我是她姐夫,对她小气像话吗?”

    姐夫两个字让夏一涵的脸霎时红了,她不敢再与他对视,低垂双眸,轻声说:“您别这么说。”

    “夏一涵!”叶子墨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执着地勾起她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是开玩笑的,只要你愿意,我就是她姐夫。”

    “我不愿意。”她想也没想,此话脱口而出。

    是,她不愿意,她不能愿意。

    “该死的!”他低咒一声,狠狠吻上她的小嘴。

    这晚,他虽然没有真正要了她,却发狠似的在她全身上下狂吻。

    末了,还是他自己受罪。

    “在这里等我!我去冲个澡!”他哑着声音说完,随即快速起床,闪身进了卧室一角的小浴室。

    她知道他那句在这里等我,是命令她不准走。

    他去洗澡了,想必他也是那个什么,热血沸腾了。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强压下身体强烈的空虚感。她心里暗暗地祈祷,叶夫人,您快些来,带走我,好吗?

    客房里的莫小浓,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了,拿起电话打给于珊珊,把这里发生的事全跟她汇报了一遍。

    “做的好!你就守在那里,她不走你就不走。”

    “可是珊珊姐,我怀疑夏一涵和子墨哥好像有那种关系。”

    这个消息让于珊珊更加恐慌,她急促地说道:“你多留意你姐姐在做什么,悄悄跟着她,有新发现随时跟我报告!”

    “是,珊珊姐。那您承诺给我的……”

    “我承诺给你家里的钱兑现了吧?承诺给你去读的大学,兑现了吧?”

    “兑现了。”

    “那不就成了,我答应你的,都会给你,放心给我做事吧。”

    “好,珊珊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冲过澡的叶子墨没有再玩 火了,他躺上了床,搂过夏一涵,闭着眼睡觉。

    天亮后莫小浓在夏一涵脖子上看到了一个吻痕,虽然颜色不太重,还是能看出是被亲的。

    果然她的猜想没有错,姐姐真是叶子墨的女人。

    还以为叶子墨对她好,是因为她长的漂亮,性格可爱呢,没想到她只是沾了姐姐的光而已。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的,小军哥那么喜欢她,总护着她。现在就连理事长的儿子,长的这么完美的叶子墨也为她倾倒。

    她又嫉妒,又是羡慕,真恨不得这么好的事全砸在她头上。

    夏一涵见她盯着她脖子看,才想起晚上叶子墨在她身上作恶的事,忙站在镜子前一看,顿时羞的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秋天新发的制服领口还算高,她把制服用力往上拉了拉,勉强遮住吻痕。

    “小浓,你昨晚想清楚了没?”她问。

    “姐,我想你了,你让我在这里陪你两天,行吗?”

    夏一涵知道她这是缓兵之计,但也不想态度过于强硬,激发她反叛的性格,所以放缓了语气。

    “那你就在这里住几天,然后好好回学校上课。”

    “谢谢姐!你真好!”

    莫小浓说着,用力抱了夏一涵一下。

    老天仿佛听到了夏一涵的祈求,这天上午,付凤仪真的来了。

    宋婉婷很郑重地把莫小浓介绍给付凤仪,看在宋婉婷的面子上,付凤仪对莫小浓也还算热情。

    中午付凤仪有午休的习惯,吃完中饭,宋婉婷扶付凤仪回房间。

    夏一涵始终留意着,看到宋婉婷走了,莫小浓也躺上了床睡了,她悄悄离开房间去敲付凤仪的门。

    只要付凤仪同意,她就可以离开这栋别墅,也能离目的更近一步了。

    同时也意味着她要离开那个让她心动,也让她害怕的男人。想到此,她下意识地往他卧室门口看了一眼。

    叶子墨卧室的门紧闭着,此时他也许已经睡了。

    “请进!”付凤仪的声音。

    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特意把领口又往下拉了拉,好让吻痕露出来,被付凤仪发现。

    “是你?有事吗?”见进门的是夏一涵,付凤仪有些意外。

    “夫人,我想跟您谈谈。”夏一涵恭敬地说道。

    “坐吧!”

    付凤仪看了一眼面前的小沙发,示意她坐在上面。

    看着她的时候,她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一块淡紫色的瘀痕,她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只是有些奇怪,子墨不是那里受伤了吗?

    转念一想,他悄悄跟她说过,他伤的不重,难道是假伤?

    她略思索后,见夏一涵没坐,就又说道:“有什么话说吧。”

    “夫人,我今天来有个不情之请,我想离开这里,但我又需要工作。您能让我到你们家去做佣人吗?这样我既离开了叶先生,又保住了工作。”

    付凤仪再扫视了一眼那个吻痕,沉思了一下,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她几次想让她走,总担心像几年前处理叶子墨那件事时弄的后果那么严重。

    把她带走,叶子墨实在想见她,还可以回老宅去见。他不愿意见他父亲,回去的时候也少,时间长兴许就淡忘了。仔细一想,这个主意就显得更好。

    夏一涵能料到付凤仪会同意的,她恐怕自己也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分开她和叶子墨的办法。

    果然她的预料不错,付凤仪痛快地答应下来。

    “可以。明天我走的时候会跟墨儿说,说我那里的保姆家里有事,带你去照顾我一段时间,你同意就行了。”

    “谢谢夫人!非常感谢您!”

    夏一涵轻步回房,见莫小浓还跟她出去时一个姿势在睡,也没怀疑什么。

    她现在整颗心都在想着叶子墨。

    从此后不再会有狂乱的心跳,也不会再有自责。

    一切都会过去。

    她躺上了床,睁眼看着蓝色的壁纸,心里却始终挥不去叶子墨三个字。

    他看护她,救她,他曾经抚摸着她的头发,曾经说了一句没有任何人跟她说的话:“乖,好好睡吧。”

    想起这些,她的眼睛不自觉又有些潮湿。

    放不下,也必须放下。

    她跟自己说,只要他好好的,不管她在多远的地方,只要知道他平安快乐就好。

    可他能平安吗?他身边还有会长那边派来的眼线,万一他故技重施,对他下毒,或者用别的方法暗害他怎么办?

    不!她不能再犯上次同样的错,不要在他出事以后再后悔。

    海志轩说如果刘胜暴露,她会很危险。她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在不暴露的情况下,被赶出去。

    夏一涵思考良久,终于想到一个主意,虽不能说万无一失,应该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她在想办法的时候,莫小浓的脑袋也没闲着。

    她听的很清楚,夏一涵要离开,跟着叶子墨的母亲走。这对她来说可不是好事,于珊珊已经说了,要是事情被办砸了,她第一个拿她莫小浓开刀。

    再说这夏一涵不是傻吗?留在这里有可能当上叶子墨的老婆,就是不当老婆,能当个小三也是好的,生个孩子不就有地位了。

    有她在这里,说不准时间长了,叶子墨能连带着看上她呢。

    莫小浓始终在装睡,夏一涵轻手轻脚的出门,她也没动。

    夏一涵记得刘胜说过,有什么事就到主宅后面,也就是衣帽间的窗子上敲几下,他就会来。

    她围着主宅绕了半圈,走到他说的地方,在窗子上敲了几下,果然没一会儿刘胜进了衣帽间,打开窗子小声问她:“什么事?”

    “十五分钟以后,你到没有监控的人工湖旁边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好!”刘胜答应完,飞速关上窗户。

    夏一涵找了一个监控死角站好,看刘胜脚步匆匆地往人工湖的方向赶,她才又绕回主宅。

    叶子墨有洁癖,即使在家里,下午和上午也不穿同样的衣服。

    夏一涵把刘胜叫走的时间,正是她平时中午来给叶子墨拿衣服的时间。她大模大样的进了衣帽间,飞快打开底层的抽屉。

    抽屉里面有剪刀,针线纽扣,是防着有衣服出问题的时候可以稍微修正一下用的。

    夏一涵见过和刘胜换班的人从里面拿剪刀出来剪线头,所以有印象。这会儿她迅速拿出剪刀,站在叶子墨当季的衣服前,找了几件他最喜欢的衣服,在不显眼的地方,各剪出几道豁口。

    夏一涵把剪刀放回原处,拿起其中的一件长袖T恤和一条裤子,T恤前面都没什么异常,就是在侧面剪开了一条口,裤子则是在裆部剪开了一小块。

    她动作很快,拿着衣裤离开衣帽间的时候刘胜还没回来。

    夏一涵敲开叶子墨的门,他刚午睡起来。

    “叶先生,您的衣服。”她双手托着衣服,递给他。

    叶子墨没说话,接过衣服,在她面前直接把身上午睡穿的家居服脱了。

    夏一涵羞红着脸转头,不敢往他身上看。

    他则一边换衣服,一边弯着唇看她的小脸,带着几分戏谑地问她:“不敢看?”

    “不,不是。您换吧,我出去了!”

    她刚转身,就听叶子墨说道:“等等,这衣服怎么破了?”

    “不会吧?”夏一涵惊问,顺着他手指指着的地方,往衣服侧面看。

    “真破了,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叶子墨扯过裤子一看,也破了。

    “怎么回事?”

    “对不起,叶先生,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去的时候没看到当班的人,直接进了衣帽间,拿了衣裤就出来了,也怪我没有仔细检查。”

    “我知道了。”叶子墨说着,按下卧室内座机快捷键,打给管家。

    “管家,你去衣帽间把当班的人给我叫来。”

    叶子墨又把睡觉时穿的家居服穿回去,对夏一涵吩咐道:“你去衣帽间检查一下,看还有没有破损的衣物。”

    夏一涵离开后,叶子墨查阅了中午的视频记录,确实都像夏一涵说的一样,在她进去前,当班的人出了主宅往人工湖的方向走了。

    夏一涵进去的时间和平时一样,逗留时间也不长。

    因为海志轩吩咐过刘胜,夏一涵找他的时候,让他做的事,他要尽量帮她。刘胜在湖边没等到夏一涵,就多等了一会儿。

    夏一涵把其他几件破了的衣服拿回来,交给叶子墨,又过了几分钟,管家才带着刘胜进了叶子墨的卧室。

    刘胜看夏一涵在,心里还有些纳闷,随即又想,说不准她正好被叶子墨叫住,没机会赴约也有可能。

    管家看叶子墨脸色不太好,忙抱歉地解释:“对不起叶先生,他去上厕所了,让您久等了。”

    主宅里有厕所,犯得着去那么远吗?

    叶子墨心里转了一下念头,却不动声色,眼睛扫了一下电脑桌上的一堆衣服,沉声问:“这些衣服怎么回事?”

    管家上前,把那几件衣服抖了几下,见上面全是被剪了的痕迹。

    他看向刘胜,严厉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刘胜有些懵,他更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但他很快就镇静下来,解释道:“叶先生,这件事我也不清楚。我每天都检查一遍,早上看还都好好的。”

    夏一涵故意板着脸,问他:“这几天都只有我来拿衣服,你这是在暗示叶先生和管家,是我做的吗?”

    刘胜不知道夏一涵为什么这么说,他忙摇了摇头,辩解道:“不是,我没有这么说。”

    “但你的话已经透露出是这个意思了。”夏一涵严肃地看着他。

    管家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说一涵啊,他也未必是这个意思,当然了,出了这样的事每一个进来衣帽间的人都有嫌疑……”

    他话还没说完,夏一涵就打断他,咄咄逼人地看着他。

    “这么说你也在怀疑我?那你为什么不怀疑这个人?他上班时间不在岗,并且他是每天守在门口的人,也是最有可能这么做的人啊。”

    “他不会这么做的。”管家的态度有些急,夏一涵冷冷一笑,反问他:“你又怎么知道他不会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包庇他,难道招他进来,你收了什么好处?”

    叶子墨始终不动声色地看着,不置一词。

    管家的脸瞬间涨红,那是因为夏一涵的猜测是对的。

    刘胜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是不是要配合夏一涵,他没有接到海志轩的命令,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想,还是要尽量留在这里吧,便立即认错。

    “对不起,叶先生,是我失职,我愿意负责任。请从我工资里面扣除这些衣服的损失吧!但请您不要开除我!”

    叶子墨高深莫测地看了管家一眼,又冷冷地看了一眼刘胜,最后目光停留在夏一涵的脸上。夏一涵心里有些紧张,同时又期待着叶子墨不要太明察秋毫,一定要将错就错地把刘胜开除,不要手软啊。

    叶子墨注视了两秒钟后,淡漠地开口:“擅自离岗,衣服出问题完全不知道原因,这样的人我不会再用。管家,给他结算这个月的工资,解雇吧。”

    夏一涵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她庆幸他没有深问,更庆幸他的安全得到了保障。

    叶子墨并没有错过她喜悦的眼神,只是假装没注意到。

    他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去工作吧。”

    夏一涵走后,叶子墨又把监控看了一遍,尤其是关于夏一涵的。

    走廊上,管家恨恨地瞪了夏一涵一眼。

    她已经不在乎了,反正马上就要走了。他为难她那么多次,她只是揭发了他受贿的勾搭而已,而且还是为了保护叶子墨的无奈之举,对他算客气的了。

    吃过晚饭,夏一涵去了工人房,找酒酒和刘晓娇说了一会儿话。

    在这里,她们是她的朋友,她真希望以后还有相逢的机会,她能为她们做些什么。

    还有为她而被赶出去的郑好,每当想起,她心里就特别愧疚。

    离愁别绪萦绕心头,她最最想的,还是去跟叶子墨告别,哪怕就是去跟他闲话两句,让她再看他一两眼也好。

    可她不敢去,她怕他抱她,怕他说想她,她会舍不得走。如果他对她再温柔一些,她真怕自己会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没名没分的呆一辈子。

    理智告诉她不能去看,心里却还在想着,真的连单独说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吗?

    她走了两步,又强压住去看他的冲动,在主宅旁边的一处乘凉椅子上镇静了好一会儿才回房。

    莫小浓正趴在床上玩着她的苹果,姐姐进来她像是没注意到,照样在玩。

    夏一涵的东西不多,但还是习惯于在出发前先收拾一番。见她在收拾东西, 莫小浓状似无意地问:“姐,你要做什么呀?”

    “不做什么。”

    “哦!”

    “姐,你睡衣拿给我,我去洗个澡。”

    夏一涵去衣橱里拿了睡衣,扔给她。

    莫小浓把苹果放下,拿了睡衣出门,回头瞄了一眼夏一涵没注意,出门后没敲门直接闯进了叶子墨的卧室。

    他对她的到来有些奇怪,刚要问她有什么事,她已经跑到他的身边,急切地说:“子墨哥,我姐要走!”

    “什么?”叶子墨皱着眉腾的一下站起来。

    “我姐要走!她在收拾东西!”莫小浓再次强调了一遍。

    怕叶子墨不相信,她补充道:“中午看她就不对,还去敲衣帽间的窗户,跟里面的男人说悄悄话。”

    “子墨哥?”

    莫小浓不知道叶子墨把她后面这句话听清了没,她只感觉到身边一阵风似的,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已经冲出了门。

    夏一涵的房门半开着,她此时正把宋婉婷陆陆续续送给她的东西放在床上清点,打算走的时候,一并留在这里,还给宋婉婷。

    “你要去哪里?”身后响起叶子墨熟悉的声音,夏一涵心跳陡然加快,她喜悦地转过身去,真是他!

    她痴痴地望着他,对在离开前还能再看他一眼,感到又激动,又满足。

    旋即她意识到自己过于暴露了情绪,担心他看出异样,连忙低下头,抱起床上的衣物,装作很平静地从他身边走过去,心跳却在离他越来越近时更乱了。天知道她多想再看看他,记住他的轮廓,在见不到他的日子,默默想念。

    叶子墨冷眼看着她,在她经过他身边时,劈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她手上的东西全被拽撒在地上。

    “跟谁走?海志轩?”他皱着眉头,声音里含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夏一涵错愕地望着他,触上他含怒的双眸,有点不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他知道了她要跟他母亲走?不,不对,他问她是不是要跟海志轩走。

    他抓的她手腕很疼,他粗暴的态度让她心更疼。她一边想要挣脱他的钳制,一边急切地解释:“好痛!你放开我,我没有要跟他走啊。”

    “真没有?”他把她拉近了些,眯着眼盯着她的眼。

    他怀疑的态度一下子让夏一涵更加难受,他为什么总认为她跟海志轩有关系,难道到了这时他还感觉不到她是喜欢他的吗?

    “没有!”她说出着两个字时别提多委屈,多无奈了。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情绪,叶子墨的心瞬间莫名其妙地有些软化。

    她可能只是收拾一下东西,会不会是他多疑误会她了?

    几乎是出于本能,他伸出双臂,想要搂住她,慢慢问她,听她解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叶先生!”

    “说!”

    “海先生的车在大门外停了大半个小时了,似乎在等人,我来请示一下,要不要请他进来……”

    叶子墨的手僵在半空中,眼里的柔情被一股强烈的恨意所取代,他死死地瞪着夏一涵无辜的脸,冲门外怒喝:“滚!”

    他差点又被她骗了,这个狠心的女人,他气得一把捏着她的下巴喝问:“还说没有?”

    夏一涵愣了,海志轩,他在门外干什么?难道是因为中午她使计逼走眼线的事来见她的?她来不及仔细思考,已经被叶子墨狠狠摔在了床上。

    “该死的女人,要走可以,把身体留下!”叶子墨几近疯狂将她压在身下,大手一挥,她的女佣制服就被他撕成两半,她又惊又羞,慌乱地伸手捂住上身,“叶子墨,事情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叶子墨哪里还肯听她解释,他的心早已经被嫉妒烧焦了,此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惩罚她......

    他血红着眼,单手将她乱挥的双手扣在头顶。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激发了他的怒火,也引燃了他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