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0本章字数:6214字

    “叶子墨,你不能这样!我会恨你!”她的声音也在颤,恐慌中夹杂着失望。

    她的威胁,他置若罔闻,巨大的痛楚让夏一涵几近昏厥,可身上再痛,都没有心更痛。

    在他强占她的瞬间,她的心彻底碎了。

    他带着王者的威严睥睨着她,声音清冷地开口:“夏一涵,记着是谁占有了你!记着谁是你的男人!”

    她一张脸已经痛的泛白,双眼凄凉地看着他,却根本阻止不了他的步伐。

    她不再反抗,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她本都不该对他动心,不该在接近他的时候时而忘记小军,所以现在再大的疼痛都是她应得的,她为自己感到悲哀。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要让自己记住,他是怎么伤害她的,从此以后就再不会动心了。

    他的心变得无比冷硬,他再不会对这个女人心软了,以后都不会再有温柔。

    他知道她痛,他就是要她痛,痛才能记住。

    过了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惩罚才终于结束。

    夏一涵全身酸痛地躺在床上,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像生命已经不存在。她闭上眼,再不看他一眼。

    鲜红的血液,是她纯洁的象征,她的反应一直都很生涩,所以他并不怀疑她是第一次。能够把她的第一次夺走,他很解气。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裤,冷淡地扫了她一眼。

    “没有我的同意,你休想走出这栋房子半步!”他冷冷甩下这句话,大步朝门口走去。

    夏一涵硬撑着睁开眼,皱着眉质问:“你说过,要走可以,身体留下。现在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我也应该行动自由了吧?”

    他停了步,回过头,轻蔑地弯起嘴角:“等我腻了,你就有自由了!”

    说完,他再不理她,摔门而去。

    “管家!”他在走廊上扬声叫了一句。

    被叶子墨骂了的管家没敢走远,就站在夏一涵住的客房外不远处,听到他叫,立即小跑着过来。

    “叶先生,有什么吩咐?”

    “去把海志轩给我叫进来!我在会客室等他!”

    “是,叶先生!”

    叶子墨回到卧室,快速冲了个冷水澡,才去了会客室,坐在沙发上冷着脸等海志轩。

    别墅外面停着的确实是海志轩的车,夏一涵今天把他的眼线给打发了,所以他是故意在叶家大门外转悠的。

    管家派人去请他进来,海志轩丝毫不意外。

    “海先生,里面请!”管家毕恭毕敬地对海志轩说道。

    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进门,叶子墨则冷淡地注视着他,带着几分讽刺的语气说道:“海先生大晚上的散步散到我门外来了?真是好兴致!”

    海志轩轻轻一笑:“我也觉得我兴致不错。”

    叶子墨的脸色更冷。

    “可惜,你在外面像个傻子似的等着的时候,她却在我身底下享受着。”叶子墨的话让海志轩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又淡然一笑,反问他一句:“你确定是享受?不是被迫的承受吗?”

    叶子墨的表情纹丝未动,只掀了掀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我可以碰她,旁人连她的面都休想见到。”

    假如海志轩可以在叶家公然抢人,他是不会犹豫的。可他和叶子墨心里都清楚,他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我愿意等她,并且我愿意放弃所有其他的女人,娶她做我妻子。我相信,最终的胜利者,一定会是我!”海志轩铿锵有力地说完,连坐都没坐,就直接转身离开。

    好个海志轩,公开宣战了,倒是那个女人还嘴硬的很,一直都不承认她是要跟他走。

    叶子墨一脸严肃地坐在会客室里,面色越来越凝重。

    莫小浓洗了澡回房时,房间里一片狼藉,夏一涵闭目躺在那儿,身上只盖了撕破了的裙子,身底下有刺目的血迹。这么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可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关切地叫了一句:“天呐,姐,你来大姨妈都不知道吗?”

    夏一涵这才睁开眼,死死瞪着这个她爱护了将近二十年的妹妹。

    “你说的,对吗?”她语气有些凌厉,声音却不大,她被摧残的根本没有大声说话的力气了。

    “我说什么了?哎呀,你没有卫生巾了吗?”

    夏一涵看了她一眼,又无力地闭上眼。

    罢了,她根本不会认,明知道一定是她,还有什么问的必要呢。

    莫小浓仔细观察她的脸色,确定她是真的很生气,现在她可不是家里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孤女了,她是叶子墨的心头肉,她以后还要仰仗她呢。

    她连忙堆起笑脸,在夏一涵身边坐下,柔声说道:“姐,是我说的,我承认,可我是为你好。你走什么走啊,你不是傻吗?他爱你,你把第一次给他这样的男人,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想啊,要是你跟的是小军哥,他能给你什么啊。可是子墨哥就不一样,你要是做了他老婆,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呐。就算不能做老婆,做个小三,给他生个儿子,以后一辈子也是大富大贵,什么都不用干了,天天开着名车,住豪宅,出入高档场所。”

    夏一涵睁开眼,怒不可遏地看着她,严肃地斥责道:“莫小浓,你真是无可救药了!不要再跟我说话了,我不想跟一个满脑子只有钱,只有虚荣的人交流,我没你这样的妹妹!”

    “我怎么了?我这么想有什么不对的?非得像你这样把自己弄的要死不活的就叫高尚啊?高尚值几个钱?算了算了,看你刚被强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还是睡觉吧。”

    夏一涵什么都不再说,又闭目歇了一会儿才强撑着爬起来,去衣橱里拿出睡裙。

    她再累,都要洗掉那个男人在她身上摧残的痕迹。

    整个宅子里一片安静,夏一涵迈着酸痛的双腿去了主浴室,放了水,把自己埋在浴缸里。

    他残暴对待她的那一幕不由自主地钻进她脑海,她摇头想要甩掉,却根本甩不掉。她曾经很天真的以为他对她多少是有些爱怜和喜欢的。现在她再不会那么想了,他要是有一丁点儿的怜惜她,也不会那么残忍地夺走她的第一次。明知道她都要痛昏过去,他还是像对待敌人那样对待她。

    也许他是真的误会了,才那么做。可他要是有一丝的信任她,也不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惩罚她。他宁愿相信她妹妹的告密,也不愿意相信她的解释。所谓的误会,根本不能成为他那么对她的理由。

    她曾经为没有提前告知他,导致他出车祸受到伤害自责那么久,现在看来所谓的车祸也许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要是盆骨真受伤了,生殖器真受损了,怎么可能那样?可见她的自责真是幼稚可笑。

    她在温热的水中泡了很久很久,希望这样能够洗掉他给她的侮辱,洗掉所有的悲哀。

    明天开始,她的脑海中只能想着小军,思想再不会为那个恶魔停留一分一秒。

    夏一涵整夜未睡,天亮后,全身还酸痛的像是散了架。她照常早早地起床,像平时一样去陪着叶子墨晨练。

    出门时她跟自己说,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小军曾经说过,再痛苦的事都要面对,只有面对了,才能超脱,才能忘记。

    她站在叶子墨门口,敲门之前,脑海中依然是被他摧残的画面。深呼吸了两下,她坚定地敲门,低声说道:“叶先生,该起床晨练了。”

    她话刚说完,门忽然被从里面拉开,叶子墨身穿一身白色的运动专用背心短裤从里面走出来。

    他冷淡地扫了她一眼,抿着嘴唇没说话。

    夏一涵失了初次,今早脸色还是惨白的。那苍白的小脸有些刺的眼,他想要问问她,是不是很难受,又觉得他真是他妈的太妇人之仁了。

    这都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不值得怜惜!

    他在前面走,夏一涵跟在他身后。

    一切的画面好像都很熟悉,心境却完全不同。她不再看他魁梧的背影,不再有心要撞出胸膛的悸动。如果硬要说她对他还有什么感觉,那大概就只剩下了恨。她想要逃离这个人,连一秒钟都不想在这栋别墅里面停留。此时她只希望他得到以后真的对她麻木,可以在他母亲提出要带她走的时候,他无所谓地打发她过去。

    一路走到健身房,他在跑步,她像往常一样用托盘托着毛巾站在他几米远的地方,候着。

    没多久,管家带领酒酒,刘晓娇,方丽娜她们也来了。

    运动完了,擦汗时,叶子墨在方丽娜托盘里拿了毛巾。自从赵天爱走后,方丽娜觉得太子爷对她有些冷淡,没想到今早又想起她来了。

    她崇拜地看着叶子墨的俊脸,尽量笑的好看些。她的努力叶子墨当然看得到,他嘴唇轻弯了下,回头问管家:“方丽娜好像还没到主宅值过夜班吧,今晚让她到主宅值夜班。”

    管家和方丽娜一直盼着这个机会,好几次想安排都没办法,没想到叶子墨今天自己提出来了,两人自然是无比高兴的。方丽娜更像是中了头等奖似的,故意羞红了小脸,惊讶地问:“真的吗?太子爷,我早就想去给您值夜班了!”

    夏一涵始终低着头,刘晓娇和酒酒悄悄瞪了方丽娜一眼,又默默看向夏一涵,有点儿担心她。夏一涵则平静地低着头,他就算把所有女佣人都放他床上去,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醋意。倒是这个方丽娜一旦得到个好脸色,就会肆无忌惮地对付她,如果她不能如愿去他母亲家里,她的平静也要结束了。

    叶子墨离开时,夏一涵照常跟着,这天的早餐是在大餐厅里进行的。付凤仪坐在主位上,叶子墨和宋婉婷分坐在两边。莫小浓因为是客人,也坐在主桌。

    “涵妹妹,你怎么又这么见外了,坐呀。”宋婉婷笑着招呼她。

    “谢谢!我还不饿,还是晚些再跟大家一起吃吧。”

    宋婉婷的眼光带着几分调皮地看了一眼叶子墨,好像在研究他的表情,又看了看夏一涵,然后就含义颇深地笑了一下。

    昨晚叶子墨对管家的大声呵斥,还有海志轩来的事,宋婉婷也听到了。她猜这两个人是闹了什么大矛盾,恐怕是夏一涵又引诱海志轩被叶子墨给发现了。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产生的嫌隙,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一涵,坐下来吃吧,你妹妹还在这里呢。”付凤仪说了句,夏一涵不再推辞,应道:“是,夫人,谢谢夫人。”说完,就在莫小浓旁边坐下来。

    女佣们给几个人上了早餐,付凤仪一边慢悠悠地吃着慕斯蛋糕,一边说道:“一涵这孩子,还真是不错,做人做事都很有分寸。”

    这话她自然是说给儿子听的,叶子墨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忽然夸起了夏一涵,她是不赞成她跟他走太近的,他心里清楚的很。

    叶子墨不接话,倒是宋婉婷笑道:“可不是吗?要不我为什么要认她当妹妹,说了也不怕这些小美女不高兴,我真是觉得不论长相还是待人接物,涵妹妹在这些人里面都是最最好的了。”

    付凤仪点了点头,继续说:“我家里的小保姆最近谈了恋爱,要回家结婚去了。家里没个稳妥的人照顾还是不方便,一涵,你愿意跟我到我们家里去吗?”

    夏一涵总算等到了这句话,付凤仪话音刚落,她就急切地说道:“我愿意!”

    莫小浓求助似的看向叶子墨,他表情没变,缓缓放下手中的牛奶, 看着母亲,缓慢地开口:“妈,夏一涵在我身边,我已经习惯了。我看您那里缺保姆,可以要酒酒去,她很活泼,有她在您身边,您心情会更好的。”

    说完,还不待付凤仪说什么,叶子墨已经沉声说道:“酒酒,这次我母亲走,你就跟着去,工资给你加倍。”

    酒酒觉得太子爷肯定还是爱夏一涵的,不然不会留下她。夏一涵要真走了,就少了跟他接触的机会,那就便宜了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宋婉婷,也便宜了方丽娜。她虽然也想留在别墅里,不过为了好朋友,她还是愿意做出牺牲的。何况,两倍工资对她的诱惑力还是相当的大。

    “好!”她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断了夏一涵的盼望。夏一涵这回没办法平静了,她略带了几分焦急地看向付凤仪。付凤仪则婉约地一笑,说:“酒酒,这名字倒是有意思,还长了两个大酒窝,挺可爱的。”

    付凤仪说要带夏一涵走的时候,宋婉婷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叶子墨孝顺,一般他母亲提出来的事,他都会照办。没想到为了个夏一涵,他公然地反对她母亲的话。该死的夏一涵,不知道怎么把他弄的那么着迷的,他就是生了她的气还不放手,真是要气死她了。

    宋婉婷稍微动了一下,站在她身后伺候着的肖小丽,立即心领神会,开口说道:“可不是吗?这个酒酒美女好漂亮,看着办事也利索。我们婉婷姐一来就看上她了,还说过一段时间我回宋家照顾,她就要她跟着她呢。”

    宋婉婷假装瞪了一眼肖小丽,轻声呵斥:“你说这个干什么呀,难道还要我跟阿姨抢人啊?”付凤仪自然明白她们两个人这一唱一和的意思,她也确实是想把夏一涵带走,正愁没借口。她把借口送来了,她更不会拒绝。

    “还是我墨儿的眼光好,选了个人不光是我看中了,连婉婷也看中了,那就把她留在这里照顾婉婷吧。我还是要一涵,我这人喜欢安静,她对我脾气。”

    夏一涵立即恭恭敬敬地站起身,对付凤仪承诺道:“夫人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照顾您。”

    她这是就谢恩了?满脑子坏主意的坏女人!知道跟海志轩走是不可能了,转而要跟他母亲走,看来他让她觉得很痛苦啊。

    叶子墨脸色一沉,淡漠地问了句:“我说了让你走吗?”

    宋婉婷心里暗想着,本来还想用莫小浓对付夏一涵,现在看来,还不用那么费事。夏一涵要是跟他妈走了,用不了多久,他妈一定打发她离开,她和宋书豪就有机会下手了。所以她一定要促成夏一涵离开,她抿嘴一笑,调侃道:“涵妹妹,你瞧瞧都怪你太优秀了不是,弄的大家都喜欢你,阿姨想要你,子墨还舍不得你。”说完,又转头对叶子墨柔声说道:“子墨,阿姨喜欢就让她跟阿姨去嘛,你有我照顾还不够吗?”

    付凤仪始终是微笑的,此时也收起了笑容,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算了,墨儿舍不得,我也不勉强,到底是他请的人,都听他的,我也要不起,我走了!”说完,付凤仪就真的站起身。

    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会走这步,她也是要看看他儿子,到底是不是真有那么舍不得夏一涵。

    “子墨,你看,你都把阿姨惹生气了!涵妹妹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宋婉婷埋怨了一句,忙站起身,来扶付凤仪。

    叶子墨眼光冷冷地看向夏一涵,她果然是一脸期待地要跟着。

    “妈,您等等,我没说舍不得。连我的命都是您给我的,我所有东西都是您的,一个小佣人我怎么会舍不得呢。”他起身,郑重地说道,随即对管家吩咐了一句:“备一辆车,我要送我妈回家。夏一涵,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去把东西收拾好,跟我们一起走。”

    叶子墨没有错过夏一涵如释重负的目光,她就那么想走,他且让她以为阴谋得逞了吧。

    对这个结果,付凤仪自然是满意的,宋婉婷心里也高兴,就是对叶子墨要亲自送夏一涵去他母亲那儿感到有些耿耿于怀。

    莫小浓始终都没说话,全指望着叶子墨把夏一涵留下呢,谁知道他让她那么失望,这可怎么办?

    “是,叶先生!”夏一涵说完,回头对莫小浓说道:“小浓,你也跟我一起去收拾一下吧,该回学校上课去了。”

    莫小浓哪里敢回学校,她这么回去了,怎么给于珊珊交差。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夏一涵,可是那是叶理事长的家,她能说跟去就跟去吗?

    好像看出了莫小浓的纠结,宋婉婷心里不禁盘算,留下莫小浓对给夏一涵下套肯定是有好处的,她索性给她做个顺水人情。想到此,宋婉婷对夏一涵笑道:“涵妹妹,你一走,这里肯定空落落的。我看子墨很喜欢跟小浓聊天,我也很喜欢她,你尽管放心的去帮我照顾阿姨,就把小浓留在这里吧。”

    夏一涵又怎么会不知道宋婉婷的心思,她赶紧摇头,客气地说:“你是接触时间短,没发现她很任性。我不在这里,她不懂事会惹你们生气的。”看出她的确是不想让莫小浓留在这里,叶子墨朝莫小浓温和地看过去。

    “小浓看起来很乖巧,还是个诚实的丫头。小浓,你要是愿意,就长期住在这里,需要上学的时候就跟管家说,他会派车送你去。”他这句诚实的丫头分明是说给夏一涵听的,她刚要反驳,叶子墨故意扫了一眼腕表,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

    他是在逼她抓紧时间啊,她不会让付凤仪和叶子墨久等,可也不能就这么把莫小浓留下。

    “小浓,我们还是不要麻烦叶先生了。”夏一涵说完,快走几步到莫小浓身边,拉抓她的手,被她闪身躲开了。她的脸上现出了几分调皮的孩子气,略任性地撒娇道:“姐,我也好喜欢婉婷姐和子墨哥,你就让我在这里住几天嘛。我敢保证,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会给他们添麻烦,不会惹祸的。”

    “夏一涵,你想要我母亲等你到什么时候?这么不懂事,还想要去照顾她?”叶子墨冷冷的话让夏一涵不得不放开莫小浓的手。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莫小浓,用目光告诉她:你选择留下,是要付出代价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走以后,给小军报了仇,不会再来这里,宋婉婷要怎么算计你,我都帮不了你了。

    然而不管夏一涵怎么用目光暗示,警告,莫小浓都无动于衷。无奈之下,她只有动身去那间客房收拾东西。管家小声向叶子墨请示,要不要把她进别墅时带来的私人物品手机什么的还给她。

    “不用!”叶子墨淡漠地说出了这两个字,管家和宋婉婷都不由得猜想,他这是还准备让夏一涵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