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1本章字数:6212字

    “叶先生!”他们身后有人叫了一声,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往后一看,原来是司机开着一辆宾利跟上来了。

    “等着!”叶子墨淡漠地吩咐了两个字,转身又走了。

    夏一涵知道他要做的事,没人能够改变,所以司机出现,她也不会认为这次能够逃脱。

    他说的对,她已经答应了,不管愿意不愿意,她都要拿出一种态度来,不该扭扭捏捏,不该心存侥幸。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五星酒店的大门,工作人员一见叶子墨亲临,顿时绷紧了神经。

    “叶先生好!”整齐划一的问候声响起。

    “把顶楼的总统套房给我打开,我要入住!”

    “是,叶先生,请您跟我来!”大堂经理恭敬地鞠躬后,引领着两人去乘电梯,直达顶楼。

    大堂经理拿出房卡亲自把门打开,又恭敬地说道:“叶先生,您二位请!”

    总统套房里的布局独具匠心,夏一涵却无心欣赏,她眼睛一直看着地面。

    门被大堂经理从外面关好,室内就剩下两个人时,她克制不住地紧张。

    即使早就想好了,即使昨晚已经被他夺走了初次,现在要跟他刺裸相对,她还是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淡定。

    叶子墨慢悠悠地走到床边坐下,目光往她身上扫了两眼,也不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她得脱 衣服了!

    夏一涵装作很大方很坦然的样子,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裙子侧面的拉链,颤抖着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她想要快点儿开始,快点儿结束,手却像是根本不听她指挥似的,一直颤抖,拉链都拉不下来。

    好像觉得这样等会太累似的,叶子墨闲闲地靠在床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别扭的动作。

    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拉链拉下去。

    她知道他这样看她,就是在羞辱她。

    她的脸在迅速变红,即使她根本不想表现出羞涩和屈辱,却完全做不到。

    狠了一下心,她把裙子剥落。

    在他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她咬牙,继续……

    她恨他给她这样的羞辱,恨他让她没有一点点的尊严。

    心似乎在滴血,面上却还要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因为她说了,会让他满意。

    秋天正午的天气不算冷,还有几分热,夏一涵却感觉到冷已经深入了骨髓。

    她一步步朝他走过去,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以为他会抱住她,然后像昨晚那样疯狂发泄,那么一切很快就能结束了。

    他没动,只是懒洋洋的吩咐道:“帮我脱!”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慌张,只一秒过后,她便微笑着乖顺地说了声:“好!”

    伸向他衬衫纽扣时,她的手不像开始那样颤抖了。解开他衬衫,他麦色肌肤近在眼前,她没去看他诱人的身躯,而是像给小孩子脱 衣服似的,帮他把整个衬衫脱下。

    他不说话,她明白任务还没结束,小手又伸向他的西裤。

    到后来,他已经分不清是在折磨她,还是在折磨他自己了。

    “笨!”他咬牙切齿地吼了一个字,扯开她的手,自己把皮带解开了。

    第二次,她还是痛,也许是因为他那太强壮了。

    “睁开眼,看着我!”他俨如帝王一般冰冷的命令她,她只有听话的睁开眼,注视着他。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及至最后,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痛苦,还是愉悦了。

    最后,强撑着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去了洗浴室。

    “刚刚不是很享受吗?又为什么要故作清高地马上走开呢?”他的话在她身后凉凉的响起。

    她咬了咬唇,恨自己的浪荡,她怎么可以对这个强要了她的男人有感觉,即使只是身体的本能都不该。

    她的身体僵了一僵,随即冷淡地回他:“只是为了让您满意。”

    说完,再不做停留。

    怕他也要来清洗,她没在里面呆太久,拼命把他的痕迹冲掉后,就穿戴整齐地出来。

    她刚从洗浴室出来,他光着身子穿着酒店的拖鞋也进来了。

    两人在洗浴室门口擦肩而过,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一点都不像两个刚刚恩爱过的人。

    叶子墨围着一条浴巾出来,走到床边,夏一涵轻声对他说:“叶先生,我想还有一件事需要跟您说清楚。”

    “说!”

    “我会听您的吩咐跟您上……,但是我不会给您生……”她觉得这句话有些艰难,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不负责生小孩。”

    他本也没打算让这样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生儿育女这样的事,应该是让明媒正娶的人来做。

    而她,永远也只是他的一个玩物而已。

    “没问题,我会吩咐中医给你配药,你就是想怀上,也不可能。”

    这已经是他对她最大的仁慈了,毕竟中药对身体的损伤是最小的。

    他不带温度地说完,弯身从地上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号。电话是打给林大辉的,叫他下午看完房以后拟定一份协议送到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他把跟夏一涵之间的口头协议大致地跟林大辉阐述了一遍,言语之间没有丝毫情感可言。

    夏一涵垂首站在他不远处,觉得他那样不带感情的诉说让她心里反而好受。她要的就是这样,刺裸的交易,她会随时随地提醒自己,绝不掺入情感。

    该死的女人,明明被摧残的已经没有力气了,还要倔强地站在那儿。

    他已经说了让她做他的女人,她怎么就不表现一点的温柔和顺从。

    “还要几个小时才能离开,你打算一直站着吗?”他凉凉地问。

    “是,叶先生。”她淡淡地回应。

    “给我坐着,保持体力!”

    她听的出他是有一点关心的,但她不想要这份关心。

    她也没有抗拒,顺从地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下。

    叶子墨按下床头的内线电话,吩咐前台给他送饭上来。

    没多久,丰盛的饭菜准备停当,大堂经理带人送进门,摆放在茶几上。

    “叶先生,这位女士,慢用!”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他们又出去了。

    叶子墨先拿起筷子,夏一涵却守着本分,没动。

    “要我喂你啊?”他没好气地问,她便拿起筷子。

    刚剧烈地欢愉过,她是真的一丝的胃口都没有。筷子在几盘菜之间晃动,最多也只是吃了几片青菜。

    “养胖些,我不喜欢摸排骨。”他冷淡地说道。

    这些话都可以说成是他关心她,却也可以理解成他为了自己更享受而已。

    她不要被他的关心感动,不要被送上云端又摔下地狱,她心里装着莫小军就够了。

    按照他的意思,她强迫自己多吃了一些。

    午饭过后,大堂经理又带人来收拾了一下残局,那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对夏一涵来说,这是一个无措的下午,因为呆在他身边,几乎无事可做。

    再不像前几次那样,只是相对静默,也有一种淡淡美好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她只觉得时间无比的漫长,像是没有尽头。

    这还是只是一个开始,不知道他口中的没有期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盼着从这套总统套房里出去,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单独面对他就好。

    他看起来反而自在得多,打开套房里的电脑,一脸严肃地处理各种公文,没和她说一句话。

    一下午时间在两人的静默中度过,快五点的时候林大辉来了,把叶子墨说的协议带了过来,叶子墨扫视了两眼,跟他说的一样,就挥笔签了字,递给夏一涵。

    上面只有一条是一开始没说过的,那就是如果她违约,要提前离开,就要反过来支付叶子墨一千万。

    这也是叶子墨的授意,目的就是要扣住他。他不腻味,她一定跑不了。

    这是一份绝对的卖身契,夏一涵没有犹豫,拿过笔郑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从此后,她就是他的了,不是老婆,不是女朋友,也许只能算他的玩物而已。

    协议一式两份,叶子墨一份,夏一涵一份。

    拿到协议想要放进包里,夏一涵才想起她的那些物品还在叶理事长家里。

    “你去我母亲那儿把夏一涵的东西拿过来。”她虽没说,他好像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主动吩咐林大辉。

    没多久林大辉带着夏一涵的手包和装衣服的纸质购物袋上楼,交给她。

    夏一涵把协议折好,小心翼翼地放进手包。

    “回别墅吧!”叶子墨沉声说道。

    林大辉电话叫叶子墨的车在门口等,他给叶子墨和夏一涵带路。到了大厅,所有酒店工作人员一齐恭送叶子墨走。

    回到别墅时,宋婉婷一见夏一涵回来了,强挤出一丝笑容迎她。

    就连莫小浓对姐姐又回别墅心里也不高兴,她暗暗盘算着,叶子墨总不会长期在母亲家里住,要是他在别墅,夏一涵不在,那么跟夏一涵有几分相似的她不是很容易被他注意到吗?

    “姐,你怎么回来了啊?”莫小浓直接问了出来,语气之间掩饰不住的不悦。

    这么幼稚的问话让宋婉婷心内暗笑了一下,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个没脑子好控制的主儿。

    “叶先生的吩咐。”夏一涵淡然解释道。

    叶子墨一回叶宅就直接去了书房,宋婉婷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拉着夏一涵和莫小浓说话。

    这时管家上前,在宋婉婷身边耳语了几句。

    “涵妹妹,小浓妹妹,你们两个聊,我有些事要去处理。”她起身说了一句,就跟着管家出去了。

    主宅外面,管家恭敬地对她报告:“司机说叶先生今天和夏一涵在叶先生名下的五星酒店开房,在里面呆了一下午。”

    “真的?”

    “真的!”

    宋婉婷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叶子墨一直说他那方面出现问题了。她忍了这么些天,没想到他康复以后不跟她这个未婚妻亲热,反而跑去跟那个小贱人去消遣,真真是要气死她了。

    “我知道了!你去吩咐厨房,今晚上给子墨炖一些壮阳的汤,不要说我说的。”

    “我明白,宋小姐,您放心吧!”

    “嗯,多谢您了,晚些时候我叫小丽去看您。”

    管家的眼中闪过一丝愉悦,宋婉婷没有错过。她早就注意到这老家伙对肖小丽有些好感了,为了笼络他,到了关键时刻,她会好好用上这招棋。当然,现在还没到必须用的时候,她且让肖小丽吊着他。

    晚餐时宋婉婷照例拉着夏一涵和莫小浓同在主宅里用餐,其他女佣们则站在一边伺候着。

    方丽娜还对晚上到主宅值夜班的事充满期待,管家暗地里吩咐她,说今夜不可以打扰叶先生。

    “为什么嘛,我好不容易才盼到的机会,而且是叶先生亲自吩咐我的。我不去找他,他会失望的!”方丽娜拉着管家的胳膊,撒着娇。

    “别傻了,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以后机会多的是。再说了,男人第一次没得到,以后才会更惦记,连这个都不懂,还想叶先生看上你吗?”

    “哦!谢谢管家,我明白了。”

    方丽娜嘴上答应了,在一边伺候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死心,一个劲儿地给叶子墨抛媚眼,奈何他就像是没看见。

    “子墨,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宋婉婷把大补汤放到叶子墨面前,关切地问。

    只是寻常的问候,叶子墨还是从她略带闪烁的眼神里看出这汤的意义。

    “还行。”他模凌两可地回答,却也没拒绝她的好意,把汤喝了。

    “最近天气凉了,我一个人睡还真有些冷。子墨,晚上你到我房间来吧。”宋婉婷特意在桌子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说这话,她料想叶子墨是不会当面拒绝让她难堪的。

    同时她也想把这话说给夏一涵听,她就是要告诉她,不管叶子墨和她关系多热乎,她都是见不得光的,只有她宋婉婷才能公然的跟叶子墨同宿同眠。

    夏一涵知道她的意思,假如宋婉婷是一个好女人,她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叶子墨的条件。但很遗憾,宋婉婷是一个阴险的女人。

    她就算是不爱叶子墨,甚至有些恨他,即使这样,她都不希望他跟个阴险女人在一起。

    女佣们对宋婉婷当众说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想法的,尤其是酒酒,心里有些鄙视她。

    宋婉婷不理别人的目光,只是充满期待地看着叶子墨。今天她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也不全是为了自己。

    最近宋书豪的案子越发的棘手了,不管是不是叶子墨让人弄的,她跟他有了肌肤之亲,吹吹耳边风,肯定是有用的。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算做答应。

    答应的同时,目光还淡漠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想看看那个女人会不会在意。

    夏一涵低垂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

    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有自知之明,她没有吃醋的资格。

    莫小浓真羡慕宋婉婷,她可以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求叶子墨和她睡觉。要是有一天,她也能有这样的权利该有多好。

    要是她能做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她觉得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了。

    叶子墨一答应,方丽娜立即泄了气。现在也明白为什么管家要她晚上不能打扰叶先生了,原来是这个宋婉婷的原因,再不甘心也得等下次了。

    虽然叶子墨不可能“招幸”方丽娜,但是早上吩咐过叫她值夜班,她还是必须去的。

    入夜后,方丽娜就留在大厅里,和上次赵天爱一样,睡也没地方睡,不知道那种坐立不安的滋味有多难受呢。

    正在她四处找地方睡觉时,夏一涵拿着睡衣穿过大厅去洗浴室被她看到。

    从她进门,方丽娜就看她不顺眼,尤其叶子墨第一次找人伺候洗澡,就是她。

    方丽娜不顺心,更要找她出口恶气。

    她叉着腰挡住她的去路,凑到她耳边阴阳怪气地说:“贱人,去洗澡?”

    夏一涵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冷淡。

    “请你说话注意措辞,让开!”

    “呦,感情被太子爷睡了,就是不一样。可你还没当他未婚妻呢,有资格命令我吗?”

    她不想理会她这样的人,就想绕过她往前走,却被她伸手拦住。

    “急着走什么呀,怕我说啊?怕说你就别做啊,这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的事,你怎么干的出来呢?”

    她这话太刺人,夏一涵眉头更皱的紧了些,不悦地看着她,加重语气说道:“你不过是想做叶先生的女人,对我阴阳怪气地说话好像对你没什么帮助。请你让开!”

    “我偏不让呢,就让你洗不成澡,我看你怎么样?”方丽娜挑眉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那你就别让,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待会儿要是叶先生在监控里看到你的表演,说不定对你更感兴趣呢。”夏一涵云淡风轻的话让方丽娜有点儿慌,连忙四处打量。

    吊顶上的确是有摄像头,而且她们来面试的时候也是被监视过的。

    夏一涵绕过她,继续往前走。方丽娜看了两眼摄像头,又想,夏一涵不过是虚张声势吧。

    太子爷和宋婉婷说不定正在滚床单呢,哪里会顾上看什么监控。

    真狡猾,竟然这么吓唬她,看她怎么收拾她。这么想着,她又朝她追过去……

    此时叶子墨躺在宋婉婷那间大客房的床上,头枕着手,仰视着天花板。宋婉婷穿了一件性 感十足的丝质睡衣侧卧在他旁边,莺声燕语地开口:“子墨,你现在全好了吧?人家想你了。”

    “今晚有些累。”他语气淡淡的。

    宋婉婷心里真是着急,又气愤。

    可她知道要是她胆敢对他说一句重话,他就会毫不留情地赶她走。

    原以为做了他未婚妻,能很快走进他的心,却没想反而越走越远了。这一切要怪都要怪夏一涵,有朝一日她要是落在她手里,一定要让她身不如死。

    “好吧,那我等着你。”她说完,想了想还是跟他提了一句。

    “子墨,我弟弟书豪的事你知道吗?他上次跟一个小护士上了床,两个人是你情我愿的,谁知道那女孩子贪钱,睡过以后就赖上了他。威胁书豪要给她几百万封口,你也知道我爸爸是清官,家里哪儿有那么多现金啊。我们家没同意,那女孩子就四处闹,四处告,害的我们全家现在都不得安宁。”

    叶子墨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对她颠倒是非的说法很厌恶。

    他其实最讨厌的人就是虚伪的人,要是她能坦诚地告诉他,发生的事,也许他还会手软。她越是这样,他越不愿意帮她。

    “有这事?我不知道。”

    “子墨,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能力的男人,也是我未婚夫。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宋家落难不管吧,要真这样,别人知道的会认为你是不愿意插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没有能力呢。”

    宋婉婷的激将法显然对叶子墨没多大用处,他随意地牵动了一下嘴角,慢悠悠地说道:“要是走了法律程序,我还真是没有办法帮,也不是不帮。人家要说我没有能力,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看,要是真想把这事摆平,还是不妨给些钱吧。”

    他这打哈哈的说法就是明确的不想帮,也更作证了宋婉婷的猜测。

    这次宋书豪的事,一定叶子墨背后指使的,是针对他们要对夏一涵下手,给她报仇呢。

    “子墨……”

    宋婉婷只呼唤了一声,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大厅里有叫骂声:“下贱!贱货!”

    “去看看!”叶子墨淡漠地说道,随即起身。

    宋婉婷跟在他身后出去,眉头皱的紧紧的。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大嗓门的方丽娜,难道她不知道今晚叶子墨在她房里留宿吗?竟敢夜里在大厅里大呼小叫的。

    两人走到大厅时,正好看见方丽娜抓着夏一涵的头发,骂她的同时还要伸手打她。

    保安也听到响动赶了出来,除了还留在客房里的莫小浓,主宅里住的人全部出来了。

    听到大家的脚步声,方丽娜慌了神,一把撒开了夏一涵。

    她的样子很狼狈,睡衣被方丽娜踩在脚底下。

    她追上来以后,夏一涵还试图跟她讲道理,她却根本不理,直接就上手了。

    “发生什么事了?”叶子墨沉声问道。

    夏一涵一脸平静,一句话都不说,也不解释。她心里明白,叶子墨想偏袒她时,她不说,他也知道真相。他想要为难她的时候,她就是磨破嘴皮子,他都可以不信她一个字。

    她不说话,方丽娜正好钻空子。

    “叶先生,是这样的,夏一涵冤枉我,说我要做您的女人。”她想了一下,又觉得这话不太有说服力,又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