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7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1本章字数:6235字

    夏一涵暗吸一口气,踮起脚尖,主动去亲吻他。

    可惜他长的太高,她踮起脚尖也够不到他的唇瓣。

    他不动,任她一次又一次徒劳的努力。

    明明她并不想亲吻他,却还要像她有多饥渴似的,够着他亲,这种感觉是真的很不好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婉婷起了床,也出来晨练。

    走到大厅入口,就看到夏一涵踮着脚尖,想要亲吻叶子墨。

    昨晚宋婉婷听到方丽娜在叶子墨房里发情似的叫了那么久,心里正郁闷的很,没想到一起床又看到这样一幕,顿时更气的直咬牙了。

    “呦,这一大早的正在玩什么呢?”宋婉婷掩着嘴,笑着走上前。

    夏一涵的脸一下子尴尬的红了,看着叶子墨,不知是应该继续,还是停下来。

    她脸上清晰的掌痕则正好印入他眼底,他真的很厌恶宋婉婷的行为。

    “继续!”他注视着夏一涵,就像宋婉婷根本不存在。

    夏一涵脸色更为尴尬,当着他未婚妻的面去亲吻他,不管他未婚妻是什么样的人,她这么做也是太不道德了。

    “宋小姐早!”她故意跟宋婉婷打了个招呼。

    “呵呵,早啊早,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宋婉婷若无其事地笑问。

    “知道打扰了,还要问吗?”叶子墨声音冷冷的,说的宋婉婷的笑容尴尬地僵住。

    “我去晨练了,要不你们继续吧!”

    宋婉婷嘴上这么说,脚却定在地面,一动未动。

    叶子墨则忽然搂住夏一涵的腰,弯身把她抱进怀中,越过宋婉婷直接朝主卧而去……

    宋婉婷一个人站在大厅里,死死捏住拳头,瞪视着他们的背影。刚刚那个场面,分明是她故意引诱叶子墨的,可恶的是她只是犯贱的动作就可以勾起他的欲 火。她对付不了叶子墨,不代表她永远对夏一涵没办法。只要她想,她就一定能有办法的。

    正好这时,她手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婉婷姐,我是于珊珊,今天我想去拜访您,假如您想要让夏一涵离叶子墨远一些,或者让她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话,我想您肯定用得上我。

    看来夏一涵还真是树敌不少,宋婉婷冷冷一笑,觉得这个消息来的真是时候。

    她只回了一个字:好。

    夏一涵被叶子墨不算温柔地放上了床,想着这床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上面睡过,她心里就是说不出来的难过。

    他强硬地压着她,清晨的欲 火很强烈。

    她越是不想,他就越要她想,就要看她怎么在他身底下慢慢的失去理智,越来越沉迷。

    夏一涵无助地躺在他身下,脑海中总克制不住去想他和众多女人亲热的场面,越想就越觉得别扭,恶心。

    她漆黑的眼眸像个无辜的小兔子似的盯着他,楚楚可怜的小模样不是不让他动容的。

    但他不想对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动容。

    他发狠似的压上她的小嘴,狠狠的亲吻,丝毫也不温柔。

    她的嘴唇经过早上咬了这么几次,现在又被他大力的允吸,甚至沁出了微微的血丝。

    “舒服就给我哼出来,不要每次都让我提醒。”他在她耳畔低语,滚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窝,她被弄的麻麻痒痒,却又忍不住微微的颤栗。

    她的女佣制服被他“撕拉”一声扯开,他就像狼一样毫不留情……

    今天没有去晨练,叶子墨好像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和娇弱的她亲热了。

    也不知道到底被他要了多久,夏一涵的头发都被汗水给浸的湿透了。

    宋婉婷晨练回来的时候,听到叶子墨房间里发出的细微的哼声,虽然没有昨夜的清晰,让她怨恨的效果是一样的。

    她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走到叶子墨的主卧外轻轻地敲门。

    “叶先生,该吃早餐了!”

    叶子墨脸色一沉,心知管家多半是故意的,冷着声音冲门外吼了声:“走开!”

    “是,叶先生!”管家尴尬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宋婉婷,心说我尽力了,他们不停,我也没办法。

    夏一涵被他折腾的都快虚脱了,她求助地看着他,低低地说:“身体要紧,您还是先……先吃……早餐。”

    “你很不专心,要罚!”

    ……

    相比于她的虚弱,叶子墨则好像没受任何影响。

    看着她被他折腾成这样,红红的小脸,全身的吻痕,他心里竟有一种满足感。当然,如果这种欢爱,不是他强迫的,而是她心甘情愿的,他会更满足。

    不管怎样,心情得到了发泄的他,看她的眼神也温柔了不少。

    “这回累了吗?”他嘴角边有一丝坏笑。

    夏一涵哪儿还敢说不累,除非她是疯了。

    她想要使劲儿点头,却连点头的力气都没了,只是软绵绵地说了声:“累,很累。”

    他似乎很满意,还难得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睡一下吧,不用起床,晚些会有人给你送早餐进来。”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累了,他这样温柔的话竟让她心里好像没有设防似的软了一下。

    她缓缓地闭上眼,不去想自己应不应该这样。

    叶子墨把她碎裂的那些衣物一起扔到地上,抓起床上的毯子给她盖好,自己则进了卧室里的洗澡间冲了个澡。

    只冲澡那么一段短短的时间,他回来时,夏一涵已经睡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看来还真是累坏了,睡的跟孩子一样香。

    叶子墨在床边坐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在心里说,女人,你知道不知道,假如你心里真的能全心全意地爱我,我会好好的宠爱你。

    哪怕他不爱她,至少他会疼惜她,宠她,让她得到世界上所有女人都等不到的幸福。

    可惜,她也只是这时脑袋里才不会想着莫小军,也不会有海志轩。

    凝视了她一会儿,他去衣橱取了衣服穿上,才去了餐厅。

    宋婉婷坐在餐桌前,一直在等,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她一个人,从远处看她的侧影会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

    她知道会有这种效果,所以今天早上她让所有的佣人不要照顾她,她要亲自伺候叶子墨吃早餐。

    等着自己男人跟别的女人结束了,来吃早餐,这滋味其实不舒服。

    但是为了未来一辈子的幸福,一辈子的荣华,数不清的财富,她说服自己必须要忍。

    “子墨,你来了?”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来时,宋婉婷忙站起身,朝他微笑。

    她把早餐端到他面前,柔声说:“温度刚刚好,我都保温了的。”

    “管家和佣人呢?”叶子墨淡淡的问。

    “我让他们不用来,你是我未婚夫,应该我亲自照料的。”宋婉婷温柔地笑着说。

    她心里在怨他,这笑容看起来就有些假,有些僵硬。

    叶子墨没动早餐,看着她,很清淡地说道:“其实你根本没必要强颜欢笑,这样让人觉得你很委屈。以你的条件随便找什么人都会比我对你好,你要是真不愿意看到这些,我们可以解除婚约。当然,我会给你一笔足够你满意的现金。”

    宋婉婷心里冷冷一笑,足够的现金?足够是多少?某女星给豪门生了三个孩子,被扫地出门,得到了十亿的现金。十亿的现金看来的确是很多,可是跟那个豪门的总资产比,又算的了什么?所以她会傻到要他的分手费,而不是要他全部的家产,和他这个卓越到人神共愤的男人?他是真低估了她的野心,和她的忍耐力了。

    她曾经以为是真心实意地爱他来着,可当她以为他的身体出了那种问题后,她发现自己对他的情感可能根本就不是爱情。她也问过自己,假如同样是这个人,他身无分文了,他身体残疾了,她还会爱吗?显然不会。

    但是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还是会嫉恨,那是因为他是她的未婚夫,身体本来就该给她。

    “吃吧,子墨,我怎么会是强颜欢笑呢。我爱你啊!”

    他扫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起。他记得跟她说过,讨厌这样的字眼,尤其是当一个人根本就不爱,还要虚伪地把这种字挂在嘴边时,非常让人厌恶。

    宋婉婷意识到失言了,赶忙撒娇。

    “对不起,我不该乱说话的。我只是想说,我是心甘情愿要嫁给你的。而且你跟谁在一起我也不会吃醋,不会嫉妒。只要她们能让你高兴,我就为你高兴。”

    这女人一旦撒起谎来,还真是能够以假乱真。这些话要是放在她害夏一涵之前说,他还兴许能有几分相信,现在……

    “真的吗?”他淡漠地问,宋婉婷连连点头:“真的真的。”

    “那为什么要打夏一涵?”他的目光忽然变的冷冽,看的她心直寒颤。

    “我……我冤枉啊子墨!是谁说的?是涵妹妹吗?我根本没有啊。你知道的,我一直把她当我的亲妹妹,我怎么可能去打她。你平时看我怎么对待她就知道啊,我不光对她好,连她的妹妹我都当是亲生妹妹一样。”一边说着,宋婉婷的眼睛就湿润了。

    好像她真的很委屈,真的被冤枉了一样。

    叶子墨也没有耐心看她表演,表情冷冷的。

    “你自己心里有数!不要在我面前伪装,你要是能够坦率一些,我或许还能对你有些好感。”

    她才不傻呢,她承认对他的女人动粗,他会觉得她坦率可爱?他只怕正好趁机把她扫地出门了。

    “子墨,你冤枉死我了。好吧,你要硬说是我打的,那就当是我打的。待会儿你让涵妹妹来打我,打我十个一百个耳光,我都不在乎。我是真的白把她当亲妹妹了,我……”

    “你会找人强暴你的亲妹妹?”他不轻不重地喝断了她的话。

    “这……”因为没想到叶子墨会直接说出那件事,宋婉婷措手不及,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

    可是随即一想,她是正房,教训小三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于是壮了壮胆子,柔声跟他解释:“那件事真是我没想到,书豪是什么人你也是知道的,不是我能管得了的。”

    “是吗?那看来我是要帮宋家也帮你好好管教管教他了?”

    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宋婉婷没想到一个巴掌让叶子墨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能言善辩的她竟找不到可以应对叶子墨的话。

    她沉默了有几秒钟,脸上才重新有了些笑意。

    “好啊,子墨,你是他姐夫,管教他也是应该的。可是他到底还是我们家里人,你在家怎么管,怎么训,哪怕是打他我都高兴。就是求你,不要为了这件事为难他,不要让他再打官司了,行吗?我爸妈年纪大了,这辈子也没干多少坏事,不应该到老了还为他不停的操心啊。”

    宋婉婷被逼无奈,只好坦诚相对了。

    叶子墨向来是喜欢诚实可信的人,老老实实的人即使没有什么才能他都不在乎,但他在乎的是一个人的心。

    他观察了一会儿她的表情,也许她对别人是真的狠心,对她父母和她弟弟,她倒是真的着急了。

    最近宋书豪被这件事弄的也够难受了,他看过记者采访他时的录像,整个人的精神都快崩溃了。要不是他安排的人对付他,旁人不可能对省商会副会长的儿子这么较真。恐怕宋书豪心里也有数,知道得罪了叶子墨,不好脱身,正因为此精神才会轻易的垮掉。从小娇生惯养的人,连重话都没听过一句,现在为了这件事没有一点隐私,所有从前做的勾当全被挖了出来大肆曝光,也难怪他要撑不住了。

    宋婉婷也悄悄在观察叶子墨,见他表情有松动,她再次低声乞求道:“子墨,书豪已经知道错了。你不看我的面子,就看在我爸妈的面子上吧。我爸马上要退了,我不想他晚节不保。就是闹到这个份上,书豪都已经难抬头了。要是他真对夏一涵做成了禽兽不如的事,就算死一万遍也活该。可是他没得逞啊,所以错是错了,也不至于非死不可。求你了,就高抬贵手放了他吧。”

    叶子墨不说话,拿起她端上来的早餐慢悠悠的开始吃。

    宋婉婷不敢多说了,话都说透了,就只能看他的意思。她只能在一边沉默地站着,也不敢动。

    叶子墨吃完了,宋婉婷忙把餐巾递上,他优雅地抹了抹嘴,把餐巾放回桌上,淡淡地说:“你去给夏一涵道个歉,我要看到诚意。”

    “是是是,我是应该跟涵妹妹道歉,我一定去道歉!”宋婉婷连连点头,还想问他一句,那是不是就可以把书豪的事停下来了?

    “你别过分,而且今天道歉诚意够了,我就不会继续为难。”他清清淡淡的一句话让宋婉婷的心总算落了地。

    “你去吩咐管家给夏一涵准备一份营养丰富的早餐,安排佣人给她送到我的卧室。等她睡醒了,你就去道歉。”

    “好,子墨。”

    宋婉婷不敢有微词,立即答应下来,快步走出餐厅。

    “不要告诉她,是我让你道歉的。”

    “好。”

    宋婉婷在主宅外面找到管家,把叶子墨的吩咐对他说了一遍。

    管家即使知道叶子墨对夏一涵好,也没想到是这么个好法,这也太好了。

    “宋小姐,你说叶先生什么时候这么对待过女人啊,就是您……”他是太感慨了,所以这话是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才有些后悔。偷眼一看,宋婉婷的脸色果然很难看,他连忙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宋小姐不用担心,花无百日红,她就是再猖狂,也久不了。您啊,就忍一忍,等到叶先生对她不感兴趣了,你让她死都行。”

    这话就顺耳了,宋婉婷微微一笑。

    “您看,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她是我涵妹妹呢,我盼着她好。能把子墨伺候的高兴,我也跟着高兴呢。”

    她笑着说的话,却藏着掩饰不住的恨意,管家看到她们势如水火更高兴。他自己对付夏一涵,是有些吃力,绕上宋婉婷,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呵呵一笑,顺着她的话说:“是啊,您说的是,夏一涵那丫头真应该好好感谢您的大度。”

    叶子墨吃过早餐,回了自己卧室,打开电脑办公。

    他的工作除非有重要会议,一般不需要去办公室也可,在哪里处理文件全看他的心情。

    当然也不是说完全是自由的,总还是有些需要他出差亲自去看的事,比如一些大型的投资。

    今天没什么特别的事,他在电脑上工作就行。扫视了一眼夏一涵,他暗暗的弯起嘴角,想象着宋婉婷给她道歉,她是不是会很解气呢?

    夏一涵翻身之际,身上的毯子被掀掉了一些,露出布满了吻痕的香肩。被男人摧残过的痕迹又一次刺激到了叶子墨,他甚至想再次把她弄醒了承欢。不过看她睡的那么沉,他并没有付诸行动,倒是看到了地上她散落的衣服,他想起,这女人恐怕是没什么东西能穿了。

    他拿出手机拨了女助理林菱的号码,吩咐她按照夏一涵的尺码再送一些衣服过来。

    “叶先生,很抱歉,以为那个尺码以后没机会用了,记录的纸张被我扔了。”林菱显然是不愿意给夏一涵做跑腿的,上次是,这次也是。

    “你不是个粗心的人,以后不要再这么办事了。”叶子墨的话有点儿重,林菱在电话那头有些气恨,想不到为了一个女佣,他不仅这么使唤她,还骂她。不过她知道叶子墨的脾气,连忙道歉:“是我不好,叶先生,以后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您看,要不我现在找人过去量一下她的尺寸?”

    “不用,你拿笔记一下,我告诉你。”

    “好!”林菱答应着,拿起办公桌上的记事本。

    叶子墨扫了一眼夏一涵,随即熟练地说出她的身高三围。

    “好的,叶先生,全部记好了,您看需要准备几件衣服?”

    “从头到脚,除了正装休闲服,还有内衣内裤袜子,你觉得买多少能够她换的,就买多少。”

    “我知道了叶先生,这个量比较大,我可不可以晚上再送过来?”她恐怕得先去处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可以。”

    “谢谢叶先生。”

    叶子墨放下电话听到管家敲门,每次都是叫一句让他进来,这次不一样,她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夏一涵,第一次起身亲自去打开门。

    “什么事?”

    “叶先生,莫小浓莫小姐说今天想要去学校,说您说的她去学校要我派车。您看……”

    “派一辆车去吧,叫司机跟着她,说要负责她的安全。”

    “是!”管家答应了一声是,又有些摸不着头脑。叶子墨对夏一涵身边的人好,他能想到理由。可是为什么要跟着,还要保护安全呢?难道是要监视她?在别墅呆了这么久,他还是常常弄不清叶子墨的心思啊。

    夏一涵睡的很沉,连续几天的欢爱,加上昨晚没睡觉,这一睡熟,就很难醒过来了。就连叶子墨打电话和去门口跟管家说话,她都没听见,当然也是他有意放低了声音。

    等她醒的时候早餐时间早就过了,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她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看到屋顶上的暗色吊灯才想起来,这是叶子墨的主卧。她怎么该死的在他床上睡的这么熟?这是不应该的呀。

    她腾的一下翻身坐起来,不料滑溜溜的毯子从半丝不挂的身体上直接滑下了床。

    她这才想起自己是什么都没穿,慌忙地弯身到地上去拉毯子。

    “你这是一醒来就想要吗?”叶子墨好笑地问她,仿佛心情特别好。

    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宠她的时候,尤其是在背后悄悄地宠她,会让他心情愉悦。

    “没,没,没有。”夏一涵慌乱地答着,拽起毯子,紧紧缠在自己身上。

    她知道她应该顺他的意,他想,她就要应承。可是现在,她真的已经被榨干了,要是他再强来,她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晕过去。

    她把自己裹了个完完整整,下床往地上一看,那些衣服都被悲剧了,根本不可能穿上身。

    唉!她心里暗叹,她本来就没什么衣服,这下连换洗的都要没有了。

    为什么这男人喜欢撕衣服呢,他难道不知道他衣服多,不代表别人都跟他一样不愁穿吗?

    她拖着酸软的双腿,刚走到门口,他在后面凉凉地问:“到哪儿去?”

    “叶先生,我去拿些衣服洗澡。”

    “就这么去洗吧,今天不要穿衣服,在我房间里呆一天。”

    什么?她不是听错了吧,光着身子在他房间里呆一天?她得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