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1本章字数:5094字

    可是这种感动和甜蜜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钟,她就又想起了莫小军。她把身体给了叶子墨,那是无奈之举。难道她还要把心也要给他?要为了他给她做了些感动的事,就心生侥幸,认为他是喜欢上她了吗?

    其实他还是强暴她的那个人,他还是可以冷冰冰对待他未婚妻的人,他也还是那个在昨晚还跟方丽娜上了床的人。

    这些都没有变化,他对她的好,也许是他在浓情蜜意的时候对待所有女人都会做的事。

    这么想着,她的那种砰然心动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谢谢。”夏一涵诚挚地对林菱说道。

    “如果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夏小姐现在可以跟我说,如果没有,我就去跟叶先生交差了。”林菱例行公事的话冷冷冰冰,言语之间已经表明了,你再说有什么需要,我也不愿意给你去办。

    酒酒一直跟在夏一涵的身后看这些衣服,她心里直呼,OMG,要不要这么奢侈啊。

    里面的东西,就是一件小小的吊带衫,也要上千了,更别说皮草什么的。

    这里面的衣服总价值是多少,反正她不擅长算数,是算不出来的。主要是花花绿绿的衣服,太刺激眼睛了。她觉得漂亮的衣服是任何女人都没法拒绝的,好不容易把眼珠子从衣服上移开,看着夏一涵,酒酒羡慕地说道:“一涵,你是要羡慕嫉妒恨死你吗?这么多的衣服,林秘书还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林秘书,我是林助理。”林菱冷冷地截断她的话,对于秘书和助理这两个不同的字眼好像很介意似的。

    酒酒吐了吐舌头,又对夏一涵继续说:“太子爷对你真好,要把你捧到天上去了。我看你是真的要以身相许一万次,才能报答他对你的恩情啊。”

    她是当着林菱的面说的这些,夏一涵的脸顿时尴尬的通红。她忙转过头对林菱说:“谢谢林助理,没有什么其他需要,麻烦你了。”

    林菱这时才注意到夏一涵脖子上的吻痕,心里更加的不痛快了。

    她这么多年来,在叶子墨身边兢兢业业的工作,虽然他对她也不薄,要是跟夏一涵比起来,那还是差远了。

    她就不明白了,难道漂亮的脸蛋真是生产力吗?花瓶永远都是胜利者?

    冷淡地再看了一眼夏一涵的脸,林菱走出夏一涵这间蓝色卧房,去敲叶子墨卧室的门。

    “这人怎么冷冷冰冰的,就像谁都欠她的似的。不就是一个秘书吗?好像很了不起似的,一涵,咱们不生她的气。你看,只要有太子爷对你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的,是不是?”

    酒酒在旁边说什么,夏一涵有些恍惚。她看着这两个快把房间占据满的大柜子有些发愁,她是真的不需要,而且这样也欠叶子墨太多了。

    她的身份她自己有自知之明,别说这么多昂贵的衣物,就是再小的东西,她也是受之有愧的。

    “一涵,你去哪里?”酒酒见夏一涵出门,叫了一声跟出去,见她是要去找叶子墨。

    林菱已经交完差,从叶子墨房间出来了。在走廊上相遇,没有打一句招呼,她直接离开了。

    夏一涵敲了敲叶子墨的门,听到从里面飘出一声:“进。”后,扭开门进去,见叶子墨正坐在电脑前处理工作。

    林菱来的时候是先到了他这里的,把公司需要他给意见的一些纸质材料顺路带过来交给她,才去找的夏一涵。

    他面前摆了一堆文件,此时他拿着最上面的一个在认真的看。

    夏一涵觉得这时候说她的私事好像不太合适,刚要退出来,就听他忽然说道:“有事就直接说。”

    说这话时他没抬头,好像知道是她来了似的。

    她走了几步到离他有两三米的位置站好,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谢谢您让林助理给我买了那么多衣服,非常感谢!不过绝大部分都不需要,谢谢您!那些衣服吊牌什么的都还在,可不可以请您安排人原封不动的退回去?”

    “不需要?理由呢。”他放下手中的文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他做的事,向来不喜欢听人说不,这个字是对他的一种蔑视和挑战。

    “我在这里不外出,有两套制服换洗就可以了,所以那么多衣服对我来说实在太多。”

    他有些冷淡地扫了她一眼,心想一般女人收到礼物,尤其是想的这么周到的上等礼物,应该是非常高兴的吧。

    他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么,也许当时以为她会为他做的这件事感到感动,或者直接扑到他怀里,撒着娇说一声:“子墨,你真好。”

    想要宠她的时候只是出于一种本能,就是看着她熟睡的像个孩子一样,他就动了宠她,让她高兴的想法。

    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跟他生分的很。

    这要是莫小军给她买东西,她会不会说不需要,已经太多了?要是海志轩,她又会怎么说?欣然接受?

    她的拒绝让他从心底感到不舒服,好像他处心积虑要讨好她,而她又根本不需要,不在意似的。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痴情的汉子,捧着一束鲜花给倾慕的人,却被那人给拿着狠狠扔在地上踩碎。

    他叶子墨何曾做过这么下贱的事?

    他表情阴沉下来,忽然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

    他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冷声命令:“抬头看着我!”

    夏一涵仰起头,回视着他,他的表情很冷肃,却也很威严。

    她想起第一次见他时,就是这样的场景。这个男人,天生拥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总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此时他冷着一张脸,定定的看着她,她忽然有些心慌。

    这才意识到也许她是错了,她早该知道这个男人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允许别人质疑。

    他是一个异常骄傲的人,就像帝王一般。

    他要给她的东西,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安慰,也许他只是要她领受,谢恩罢了。

    并不想让他不高兴,她嘴唇弯起,轻声说:“看到那些衣服我很高兴,我只是怕你破费,觉得我自己有些配不上那么好的衣服而已。再有,我也不想让宋小姐再对我有什么成见了,所以才说不需要,您别生气好吗?”

    叶子墨依然注视着她,不说话。

    他就是在审视她这张精致的小脸,研究一下他为什么要去宠她。

    就在不久前的刚刚,她为别的男人哭的伤心欲绝,见到那男人的仇人,她恨不得去杀了人家。同样是为了那个男人,她中午不吃饭。

    他则特意派人给她送饭,还要叮嘱她吃完。

    这样一想起来,他还真是下贱的厉害。长久以来,他女人无数,他会动心思好好对待的,也就是当年的林小冉,另外一个就是夏一涵了。

    他和林小冉那是因为年少轻狂,情窦初开,二十岁左右,辨识力不清,还勉强能说的上是有情可原。

    现在重蹈覆辙,把自己的心意让对方践踏,那就是不应该了。

    她在他眼中看到了落寞,虽然一闪而过,但因为在莫小军眼里见过这种神情,她对这样的情绪很敏感。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我不应该拒绝您的好意,您别生气了好吗?”她又再次说道。

    夏一涵本是个倔强的人,不会轻易给人道歉。可是这个男人,他并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她不由自主的倾慕的人。她总跟自己说,对他的顺从都是为了莫小军。其实现在给他道歉,她到底是为了莫小军,还是她心里不想看到他生气,这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看到他的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她忽然就想起上午他在酒酒说完话以后那忍不住的一笑。

    她是渴望着看到他笑,不想看到他生气的吧。

    这个女人刚开始还和他那么客气,一下子转变的这么快。还来哄慰他,不过是怕他真生气了,不给她办莫小军的事。

    说来说去,她所有的情绪变化都还是为了那个男人!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林菱给你买衣服吗?”他问,语气很平常,并不像他有多愤怒似的。

    夏一涵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敢轻易揣测他的心意,即使是她心里有猜测,她也不好说出来。

    他自尊心强,她说的话万一不小心冒犯了他,他说不定会更生气的。

    “你猜呢?”他轻声问。

    “我猜不到。”

    “一定要猜,你不可能猜不到,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我就行。”

    好吧,夏一涵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眸,低声说:“是因为您撕了我的衣服,我就没什么衣服穿了,所以您让人给我买了衣服。您是一个慷慨大方的人,所以买了很多。真的,我看到那些衣服很高兴,哪有女人不喜欢衣服的呢。我只是不习惯穿的太好,才拒绝。不过只要您高兴,想让我穿,我就穿。您说好不好?”

    她的眼神里有谨慎,有小心,也有一些讨好的意思。

    真是不错啊,才一两天的时间就适应了晴妇的身份,对他这么乖巧顺从了。

    可他就是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痛恨伪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开始说喜欢,现在又转变,在他看来就是虚伪至极的表现。

    而且他觉得她没有说实话,她一定已经发现他对她的宠爱了,女人往往会对这种宠爱感觉骄傲和自豪的。

    她也会是那样吧,说不定内心里正在洋洋得意,觉得已经征服了他。

    他忽然伸手紧捏住她的下巴,自己头低了些,眼睛离她的眼睛更近了几分。

    “你觉得我送你衣服,是喜欢上你了吧。”

    “不。”意识到他是在自我保护,夏一涵连连摇头。

    “我没觉得,叶先生,我知道您对我好,只是出于我是您的女人,您是有风度,照顾我。但我是什么身份,我自己有自知之明,不会乱猜测的。而且像您这样卓越的人,就算要爱,也会爱大家闺秀,爱那种接近完美的女人,怎么可能喜欢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呢。”

    叶子墨放开了她的下巴,冷然说道:“看来你还算清醒,以后一直要保持这种清醒和自知之明。”

    夏一涵的心有一丝凉意划过,其实她从来都不用他提醒,她心里是清楚的。只是偶尔他对她太好,她才会有种错觉,以为他真的很在乎她。

    “是,叶先生,我会的。我知道我是谁,该做什么。”她低低地说道,嘴角边挂着一抹苦涩的微笑。

    “是吗?那你说说,你是谁,是我的什么人,该做什么?”叶子墨挑了挑眉,故意为难地问了她一句。

    她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只是咬了一小下就放开,然后坦然地看着他。

    “我是您用条件交换来的女人,是您的……晴妇,我还是您的女佣人。在这里,您说要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无论是做苦力,还是尚床,都是我的本分。”

    “晴妇?”叶子墨嘲讽地弯了弯唇角。

    “你太抬举自己了吧?在我心里,你只是我的玩物。”他的话淡淡的,似乎没有什么情绪。

    夏一涵却被这两个字刺的,心莫名其妙的疼痛。

    她努力说服自己,要平静,兴许他只是为了他的自尊心故意说这话让她难堪的。

    注意到她眼神中有一闪而过的屈辱感,这让他内心的火消了些。

    不过为了灭掉这女人的嚣张气焰,他没打算轻易的放过她。

    “你去把林菱给你买的睡衣全拿到这个房间来。”他吩咐道。

    夏一涵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她已经说了,她的本分就是按他的要求做事。

    “是,叶先生。”

    她说完,就转身出去,门口酒酒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

    她有点儿猜到了夏一涵的意思,估计是去跟叶先生说她不要那些衣服。她那么说,叶先生会生气的吧。叶先生这么宠爱过谁啊?要是宠爱她,对她好,她还不领情,叶先生估计会伤心的。

    听到门内没有大声争吵,她绷紧的神经还稍稍放松了一下。

    门终于开了,夏一涵从里面出来,酒酒忙迎上去,小声问她:“一涵,你不会是去跟叶先生说你不要那些衣服吧?一定是的!我知道你不图那些,可叶先生是真心诚意地为你好。你这样说太伤他的心啦!”

    其实夏一涵此刻也有些后悔,她是真的不想要,大不了放在那里不动。她那时是忘记了叶子墨是多有钱的人,还觉得这样太奢侈浪费了。

    如果那时她多想一下,想到他会生气,她就不该去说的。

    看着酒酒着急的眼神,夏一涵觉得这个宅子里也就是她和刘晓娇是她真正的朋友,会为她着想。

    “没事,酒酒,他没有生气。”她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他让我拿那些睡衣到他房间去。”

    “去干什么?”酒酒问。

    “我也不知道。”

    “好啊,我跟你一起拿。”

    夏一涵出去以后,叶子墨拨通了林菱的手机,命令一声:“今天买的所有东西,全给我再买一份一模一样的。”

    林菱在电话那头一愣,随即毕恭毕敬地说道:“是,叶先生。尺码也是一样吗?”

    “尺码……全部大一号的。”

    “知道了叶先生,请问什么时候要?”

    “买完后立即送过来。”

    “是,叶先生。”林菱按掉挂机键,心里有些郁闷,看来晚上饭都没时间吃了。

    所幸的是叶子墨对她一向大方,她的加班工资给的是N倍。要是做别的事,她加个班当然是愿意,可想着再去给他的女人买衣服,她就气闷的厉害。

    ……

    酒酒随着夏一涵回了蓝色客房,把衣柜打开,里面的睡衣很多,各种材质,各样长短的都有。

    她们两个人一人抱了一些,敲开叶子墨的门,走进去。

    叶子墨靠在床尾的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坐着。

    “把那些睡衣放床上,酒酒,你去做管家安排的工作吧,这里不需要你。”

    “是,叶先生。”酒酒走到门口,觉得不对劲,叶先生明明在生气,夏一涵还骗她。

    她虽然有些怕叶子墨,不过好歹她也是个仗义的人,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帮朋友啊。

    她鼓足勇气转回身,又走回叶子墨身边。

    “还有事?”叶子墨对她的态度,显然没有上午时好了。

    “有,叶先生。我是想跟您说,您别生夏一涵的气,行吗?她说不要那些衣服,不是她真实想法。她就是这种云淡风轻的性格,其实她很喜欢您的,我看得出来。”

    叶子墨的脸色依然是沉沉的,挥了挥手。

    “你出去!不用你来给她求情。”

    酒酒无奈地看向夏一涵,夏一涵只是微笑着对她说:“走吧,酒酒,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叶先生是好人,他对我很好。”

    酒酒不敢再多说,只是用眼神向夏一涵示意,要温柔一些,不要再惹他生气了。

    门被重新关上,夏一涵走到叶子墨旁边,静静地站着,等他的吩咐。

    “把那些睡衣睡裙,一件一件的穿给我看。”他幽幽说道。

    “是,叶先生。”

    夏一涵知道他是气还没消,也是她自己的言行不当,所以现在别说是要这样一件一件的穿衣服,只要他有一点暗示,她就是跟他尚床,也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