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1本章字数:5085字

    夏一涵今天已经领教了叶子墨的威力,现在只会更谨慎了。她只是说了一句不要,他就那样罚她。要真是看到给她买的衣服穿到莫小浓身上去了,他是怎么样的怒气,那还真是没法儿预料。

    “哎呀,姐,你这个担心太多余啦。你没发现子墨哥很喜欢我吗?他就像小军哥一样,对我都那么好。啊,对了,姐你有没有发现子墨哥和小军哥长的有点像啊。”

    “你也觉得像?”夏一涵奇怪地问,今天下午在她脑海中两个人的脸就总重合。

    可是仔细回想起来,他们的五官好像并没有相似之处。

    “像,就是这里像。”莫小浓指了指鼻子下面人中的位置,他们两个人的人中都是比较深的,所以给人的印象是五官很深刻。

    夏一涵想了想,点点头。

    “是,他们那里是有点儿像,不过也不全像。”

    “姐,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莫小浓眨巴着大眼睛,一副调侃的神情。

    夏一涵的第一个想法是,莫小浓小说看多了,可随后谨慎的她又想到,会不会有十万分之一的可能,他真是叶子墨的弟弟呢?毕竟他是个孤儿。

    一想到这个可能,夏一涵就想起今天叶子墨看莫小军的照片时,神态很奇怪的。

    随即她又想到,莫小军喜欢紫丁香,叶子墨也喜欢紫丁香,这栋别墅里种的最多的就是紫丁香的树。

    可又没听说叶子墨有弟弟啊,就是她到了叶家,客厅里挂着的全家福,也都是他们三个人的。还有叶子墨床头柜上的照片,也是他母亲和他两个人,如果小军真是叶子墨的弟弟,按年龄来推算,那时小军应该也出生了吧。

    夏一涵发了一会儿怔,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是有些神经了,世上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呢。

    她冲莫小浓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别瞎想了。”这话她好像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莫小浓也就是一句玩笑,她的注意力在身上的裙子上,并没有像夏一涵把那些细节结合在一起分析,当然她也不知道什么细节。

    她哈哈一笑,说:“姐,你表情好认真啊,我本来也没瞎想,是开玩笑的。”

    “哦。”夏一涵答了一声,她也觉得自己是过于认真了。

    “姐,你就把这条裙子送给我穿吧,子墨哥不会生气的,要不我自己去求他,行不行?”

    “不行!”夏一涵拒绝的干净利落。

    叶子墨那人多腹黑,她不是不知道。莫小浓要是去了,他说不定会说可以,然后回过头来找她的麻烦。

    “小气!”莫小浓噘着嘴,小声嘟嚷道。

    “姐,你不让我穿出去,那你用我的苹果给我拍照片总行了吧?我要把这里所有的装备全都拍一遍,看看谁能有我驾驭的了大牌。”

    “行,不过不准上传到网上去。”

    “知道了姐,不会的啦。”

    “保证!”

    “保证,姐,要是传上去了,你怎么骂我都行。”不过她心里却在说,不传上去,我怎么证明这些衣服是我的呀。你又不上网,我传了你哪里知道?

    莫小浓于是开始不厌其烦地试穿,夏一涵帮她拍照。

    自从莫小军离世,夏一涵由于生了莫小浓的气,有很久没有为她做过什么了。今天看她这么高兴,摆着各种造型,笑的嘴角弯弯的,她竟也跟着有些高兴。

    莫小军对莫小浓是宠爱又大度的,她想,要是小军知道她还是对莫小浓好,也不会怪她的吧。

    正在姐妹两个人忙着拍照片的时候,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随即听到方丽娜的大嗓门。

    “是这间房间吗?”

    “对,是这间,方小姐。”这是管家的声音。

    他对她的称呼很奇怪,没叫方丽娜了,而是叫方小姐。

    “哎呀,没想到,我方丽娜还有住进主宅的一天。快,管家,把门打开,我进去看看。”

    夏一涵和莫小浓皆是一愣,随即莫小浓挑高了眉对夏一涵说:“不会那个三八住进来了吧?就昨晚陪子墨哥睡了一觉,就有权利住这里?靠,这是不是有点儿夸张了。”

    夏一涵也有些意外,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就清醒过来。

    她苦涩地一笑,淡然说道:“这没什么夸张的,她是叶先生的女人,住在这里很正常。”

    说完这句话,连她自己也觉得荒谬。主宅里一共有几间房间,她不知道,可现在这个情形也是太奇怪了。

    叶子墨一个人住在主卧里,其他客房竟然住了三个他的女人,这成了后宫了?

    “唉!做子墨哥的女人真好,有这么多好衣服,还有这么好的房子住。要是出门,肯定是派车的,前呼后拥的。”

    莫小浓的感慨让夏一涵皱起了眉,她脸色一下子极严肃,开口说话,语气也极严肃。

    “你不准瞎想,莫小浓!羡慕一下可以,不要真的有这个想法,想做他女人!”

    夏一涵的强硬态度让莫小浓心里很不爽,不过鉴于她刚才差点把她赶出去,她现在不敢对她态度嚣张,只是小声地嘟嚷一句:“为什么不可以,你怎么就可以呢。我还是你亲妹妹,这么好的事,你还不愿意让我去做。”

    夏一涵回想着下午她是怎么被叶子墨蹂令的,她是怎样被他用手指玩弄的,她就觉得无比屈辱。

    如果可以选择,她绝对不会在这里多呆一天,多做一秒钟没有尊严的人。

    她是为了给小军报仇没办法,可是莫小浓好好的人,她完全可以找一个有可能爱她的男人,相亲相爱的一辈子。那人兴许没有叶子墨这么好的条件,可也不会像叶子墨这样无法掌握,阴晴不定啊。

    这一次她没有指责莫小浓,而是好言好语地劝慰她。

    “你听姐说,姐也希望你找个好男人。可是叶先生他不是一般的人,他高高在上,身边有无数的女人围着。他不会对谁始终的好,你说的那种日子,开始可能会有的,但也不会长久。他今天对谁好,可以把谁捧上天。要是明天不喜欢了,他像丢抹布似的丢了,到时候会有多伤心。”

    莫小浓哪里听的进去夏一涵的话,她就是觉得跟叶子墨好。说什么一时风光,难道她不可以给他生孩子吗?

    生了孩子母凭子贵,他看在孩子的面上,还会少了孩子他妈的好处?

    这个夏一涵,她就是太理想主义了。老想着什么自尊啊,要活的有尊严啊。她怎么从来都不想想,尊严到底值个什么钱,有钱才是真的有尊严。

    她很想把这个大道理讲给夏一涵听,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

    她根本就不能指望她会帮她去做叶子墨的女人,人都是自私的,她怎么会愿意把她的男人跟人分享呢。

    这事,她还是得自己想办法。不过前提是她得留在这里,不能让夏一涵对她起疑心。等什么时候她真的成了叶子墨的女人,就是她跟夏一涵反目了,也不怕了。

    这样想着,莫小浓就像从前一样,很不耐烦地对嚷嚷道:“好了好了,姐,你就别念我了。我就是说说,你都跟他睡了,我是你妹妹,我怎么可能去跟他睡呢,那也太恶心了。”

    这回答总算让夏一涵松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说:“姐被你吓死了。”

    “胆小鬼!好了,接着拍照片吧,别理隔壁那个三八。”

    莫小浓吐了吐舌头,继续让夏一涵给她拍照。

    可是想不理隔壁的方丽娜,好像难度很高。

    她的大嗓门估计整栋别墅都听得见,再加上她的性格本来就非常高调。搬进主宅,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她要让所有人知道,以后她就是不一般的佣人了,她是叶子墨的女人。

    当然,她心里清楚自己还不是叶子墨的女人。可既然已经入住了,那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愁没有机会吗?

    她再傻也知道,叶子墨这么做,就是为了刺激夏一涵。她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却也知道她这么吵吵嚷嚷的让夏一涵知道她进来了,叶子墨是不会生气的。

    而且她同时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叶子墨的人,这对她以后在别墅里的地位当然是有好处了。

    夏一涵给莫小浓拍照时经常发呆,她只要想到叶子墨对方丽娜那样,又对她做同样的事,她心里就觉得刺的慌。就是再想要说服自己这是她的本分,她还是难受。

    “姐,你吃醋了?”莫小浓小声问。

    夏一涵默默地摇头,没说话。

    “姐,要我帮你去找那个三八打一架,教训教训她,让她老实点吧?”莫小浓很仗义地问。

    她也不全是为着夏一涵好,她是真有些嫉妒方丽娜的好运气。

    “小浓,别惹事。”

    “可是我姐不高兴了,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你让我去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抢你男人!”

    莫小浓咬牙切齿的,说着就要往外面走,被夏一涵一把拉住手腕,急急的劝她:“别去,不要这样。叶先生,他不是我男人。我只是他的……我也不瞒着你,我是为了给小军报仇,才跟他有了那样的事。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我做他女人,他帮我报仇。所以他就算有再多的女人,全世界都是他的女人,我都无权干涉。”

    莫小浓也看过她的协议,不过她觉得叶子墨对她是真心不错的,看这些衣服就知道了。

    还有她脖子上的吻痕,都说明他对夏一涵很沉迷。

    不过她觉得夏一涵说的也是对的,她毕竟跟叶子墨没有婚约,要是她去打方丽娜,搞不好会把叶子墨惹生气。为了给夏一涵出气,惹的未来金主不高兴,还是很不划算的。

    “唉,姐,就你好欺负。那你就让方丽娜这么踩在你头上吗?我想了下,我去打她肯定不行。要是你去打她,说不定子墨哥不会生气呢,有人为他争风吃醋,他应该很自豪吧。”

    莫小浓说完,在床上坐下,开始说服夏一涵。

    夏一涵轻轻摇头,语气很平和地说:“我不吃醋,真的。这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别说我这样的身份,就是宋婉婷,正牌未婚妻,她还不是看着他左拥右抱,有什么办法吗?所以我才劝你,这样的男人最好别要。”

    “哎呀,怎么说着说着又说我头上来了。算了,你不去教训她也算了,反正你就是受委屈的命。”

    “还要拍照吗?”夏一涵挤出一丝微笑,问莫小浓。

    “要。”

    夏一涵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只专注地看着她苹果手机的镜头,记录莫小浓漂亮的身影。

    这时走廊上再次响起了林菱的声音,她说:“抬进去!”

    话有些耳熟,夏一涵想起她来给她送衣服时就是这么说的。

    难道叶子墨又派她来送衣服?这是她的第一反应,随即就意识到了不会。她惹他生气了,他那么骄傲,怎么可能还要人给她买东西呢。

    “姐,子墨哥又给你买东西了?我去开门!”莫小浓激动的飞快往门口跑。

    对她来说,那可不是买给夏一涵的东西,那是买给她莫小浓的呀。

    “别去,不是给我的!”夏一涵叫她,已然来不及,莫小浓已经打开了门。

    门开了,林菱正好带着两名工人搬着大大的衣橱从门口经过。

    她冷冷淡淡地扫视了一眼房间里的夏一涵,夏一涵觉得她那眼神里有一句话,好像是说:看吧,我就说花瓶没用,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你就不受待见了。

    “哎,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我姐姐在房间里啊。”莫小浓在门口叫了一声,林菱停步,嘴角边儿浮起一抹淡淡的嘲讽,冷冷地说:“抱歉,这位小姐,不是送到这间房的,是送给方小姐的。”

    方丽娜的门本来就全部开着,听到这话,赶紧应了声:“送我的什么?我在这里,在这间房,快过来快过来吧!”

    林菱抿了抿唇,不着急地往前慢慢走,方丽娜已经迎了出来,见她动作那么慢,不禁拔高了声音叫了句:“喂,那个女的,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了我在这里吗?还磨磨蹭蹭的,耳朵不好使啊?”

    林菱的眉头一下子皱的紧紧的,这么多年她可是叶子墨身边的红人,谁这么对待过她啊。

    就连宋婉婷——叶子墨的未婚妻,也要给她几分面子,暗地里来拉拢她。当然,她是有节操的人,宋婉婷拿来的礼,她并没要。她是真心的崇拜着叶子墨,仰慕着他,除了帮他的女人做事,其他任何事,她都心甘情愿的为他做。哪怕为了他,牺牲她的青春,她一辈子不找男友,不结婚,她都愿意。

    “我说你呢,磨蹭什么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事的。再不好好干,以后要开了你!”方丽娜颐指气使地说。

    林菱冷冷地看着她,不屑地掀了掀嘴角,心想,你还开了我,你 是个什么东西自己不知道吗?

    她呆在叶子墨身边这么多年,他喜欢什么人,讨厌什么人,她会不知道吗?

    为什么她看不得夏一涵,就是她知道,她应该可以抓住叶子墨的心。显然这个姓方的女人,只是叶子墨的一颗棋,悲哀的是,这颗棋大概是用来刺激隔壁那个女人的。

    林菱不说话,动作却依然不快,任方丽娜大声嚷嚷,因为她知道这个姓方的越嚷嚷,越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会让叶子墨更讨厌。

    方丽娜还要骂林菱两句,正好管家过来了,赶忙上前拦住她的话头,在她身边小声说道:“这位是林助理,你不是见过吗?她可是跟在叶先生身边好多年了,你惹谁都可以,别惹她。到时候叶先生偏着谁都不知道呢,赶紧收敛点儿,别惹祸。”

    方丽娜撇了撇嘴,不吱声了。

    管家迎上去,对林菱客气地说:“林助理,你来了?真是辛苦了,剩下的事交给我吧。”

    “不用,叶先生要我亲自跟方小姐交代。”林菱冷冰冰地说完,才又指挥那几个抬衣橱的师傅,把两个大衣橱抬进方丽娜的房间。

    莫小浓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大橱柜被抬进方丽娜的房间,有些生气地甩上了门。

    “姐,你看到了吗?跟你一模一样的东西,竟然给那个三八送去了,子墨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夏一涵苦涩一笑,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他生气了,所以他要给方丽娜也送同样的东西,让她夏一涵觉得她不是特别的。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他不仅喜欢撕掉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也喜欢撕掉穿在别的女人身上的衣服。

    “小浓,还要拍照吗?”夏一涵问。

    “还有什么心思拍照,不拍了!我一想到那么多好东西给方丽娜了,我就生气!

    方丽娜在房间里欢天喜地地看着那些衣服,她也觉得运气真是不错。

    就算太子爷不跟她睡觉,可这些名牌全是给她的,就像中了大奖似的,让她激动的估计一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见她那么高兴,林菱冷冷淡淡地说:“好了,摆放顺序就是这样的。要是方小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去隔壁问夏小姐,你们两个人的,一……模……一……样!”这四个字,林菱咬的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