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1本章字数:5167字

    这个男人或许做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她怕自己不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到时更不知如何处理。

    莫小浓还想说什么,被叶子墨脸上的表情逼退回去,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时管家从厨房大餐厅那边过来,请叶子墨和夏一涵等人吃饭。

    一起坐在主宅的餐桌上吃饭的人有叶子墨、夏一涵、还有林菱、莫小浓。兴高采烈的方丽娜直接被吩咐去洗澡了,并没来吃晚餐。

    “宋婉婷没回来?”叶子墨在餐桌上,淡然地问管家。

    “没有,叶先生,您看需要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吃晚饭吗?”管家谨慎地问。

    “不用。”

    今天下午宋婉婷忽然说要去看看宋书豪,跟叶子墨打了招呼就走了。

    叶子墨心里猜想,她估计是去找于珊珊去了,假如她和于珊珊是想联合抵抗夏一涵的话。

    不过对他来说,她们怎么联合都不可能动摇得了他,他也不愿意管。他不会去警告宋婉婷,且放任着她,如果她有自知之明,就知道适而可止。她要是不聪明,做的太出格,也就怪不得他无情了。

    正吃着饭,叶子墨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他母亲付凤仪打来的。

    他停下来接起电话,叫了声:“妈!”

    他不吃,所有人都自动自觉地停了筷子,等待着。

    夏一涵注意到他在接母亲电话时表情放的柔和了,不管他对别人怎么冷漠,他始终还是一个孝子。假如她也有母亲,她也会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吧。即使她没有跟亲生母亲在一起,就是对她的养母,她也是很孝顺的。只不过养母有亲生女儿,总会忽略她的好处。

    “墨儿,你在忙什么?”付凤仪在电话那边问。

    “吃饭呢,妈。”

    “怎么也不跟婉婷过来,这丫头下午一直陪我逛商场,又是给我买东西,又是充当苦力,真是辛苦她了。这孩子还是不错,你不要冷落了她。”

    这个消息倒让叶子墨有点儿意外,随即一想也就明白了。中午他对宋婉婷态度不好,还说了让她走的重话,她恐怕是没有安全感了,所以才去向他母亲求助。

    这也是她的聪明之处,懂得迂回,更知道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他母亲。

    宋婉婷坐在付凤仪身边,脸上一直微笑着,倾听她打电话。她不是不想去见于珊珊,但她不敢去见,怕被叶子墨抓住了把柄。出了别墅后,她只是给于珊珊打了个电话安慰了一下,说她是没办法才对她说重话。于珊珊还仰仗她,当然也很客气地说理解,她们约好通过电话里应外合,只等叶子墨一离开,就想办法对夏一涵下手。

    “妈,我知道,帮我跟她说一句辛苦了。”

    “那你要不要过来接她啊,要不晚上你就回来住吧。”付凤仪心也是软的,见宋婉婷这么讨好她,心里过意不去,还是想要撮合一下他们。

    “不回了,今天好像某个人在家里,我不想回去。要是婉婷回来,您就让她打电话,我叫管家派车去接。”

    “好吧,你要是累了,就休息。我看晚了就让婉婷在这里住,我们娘俩好说说话。”付凤仪的话里有几分无奈,还想着趁这个机会让叶子墨回来看看,顺便化解一下父子矛盾的。

    哎,也不知道是宋婉婷没能力让叶子墨改变,还是他太固执了。想着他总对叶浩然冷冷冰冰的,付凤仪心里就难受。开始的那些年,她真是很恨叶浩然弄没了儿子,所以很干脆的要离婚,没任何商量的余地。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浩然又一直在补偿,她心里很清楚,他对她除了愧疚,依然是有着年轻时的情意。她的心再硬,也会慢慢被他软化,何况他还是她深爱着的男人。他们虽然没有办复婚手续,但在她心里,其实他还是她的丈夫。不办是因为她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丢了的叶子翰,宁愿这样保持着离婚状态,她觉得那样才对得起孩子。

    其实她也看得出叶子墨对叶浩然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但他自尊心强,总要伪装自己,保护自己,不想让人看出他需要父亲。当然他心里最大的症结还是叶子翰,这么多年来,他们全家都没有放弃寻找。可惜的是他走失的年头太多了,根本就毫无线索。

    付凤仪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不自觉地陷入这些回忆当中,还是叶子墨的话打破了她的沉思。

    “您看着办吧,要是无聊就让她陪您也行,我没意见。”

    付凤仪只说了一声好,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宋婉婷见她放下电话,笑着说:“我说您别给他打吧,他不会来的。他那脾气可臭着呢,生个气没完没了的。”

    “他和你生气了?生什么气?”付凤仪顺着宋婉婷的话问。

    “这个,还是不说了,本来也是我不对,都是我们的错。”说着,宋婉婷的眼圈儿里就含上了泪,泪是将落未落,看起来楚楚可怜。

    这副模样,有谁会忍心不问呢。

    付凤仪放下手中的扇子,正色道:“我早说过的,要是你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跟我说,我会给你做主。你说吧,他怎么欺负你了?”

    这么一说,宋婉婷更显得凄楚,眼泪流下的同时,还连连摇头。

    “都是我们不对,我也不好说,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

    付凤仪不再说话,等她哭了一会儿平静下来以后,才又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阿姨,事情是这样的,不知道最近书豪的事您听说了没有。”

    “听说了一些,也不好问你。”付凤仪据实以告。

    “其实书豪这件事,当时是你情我愿的,后来那个护士回头反告他,都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您想啊,要不然就是我们家的关系,也不至于把他的事给闹这么大。”

    放眼整个东江省,能够动摇的了宋家的,除了钟家也就是叶家。付凤仪沉思了几秒,皱着眉问她:“你的意思是墨儿让人做的,理由呢?”

    宋婉婷点点头,一边点头,眼泪又一串串地落下,再开口时声音更显得哽咽了。

    “阿姨,这也都是书豪该死,撞到子墨身上了。就是我们预定的订婚前夜我带了夏一涵回家,书豪偷偷问我,到底为什么要认个妹妹,我就把夏一涵的事跟他说了。当时说的时候我挺委屈的,还哭了,书豪对我这个姐姐好,那是没话说的。我也没想到到了晚上他竟然异想天开的想把一涵给……他没得逞,子墨晚上来了,把她带回家了。子墨因此就迁怒了书豪,也迁怒我,一气之下就找人把书豪给诬告了。从那以后,他对我也是冷冷淡淡客客气气的。阿姨,我知道这事我有错,我就不该跟书豪哭诉。唉!可是书豪也够惨了,您看他这一阵子还哪里像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说他四十岁都有人信。我妈为了这事整天哭,我爸也是闷闷不乐,都气病了。你看我这些天都在笑,可哪天不是强颜欢笑啊。我想弥补子墨,想方设法让他高兴。可惜……唉!”宋婉婷说完,长长一声叹息。

    她说的事情大部分也都是事实,并没有多少骗付凤仪的痕迹,说的时候都是非常自然的。

    但付凤仪也不会轻易的就做出什么决定,毕竟不会听她一面之词,还是会跟叶子墨探问的。

    叶子墨和夏一涵的事,就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会嫉妒,宋婉婷容不下她属于正常,但要是这件事是宋婉婷指使的,她付凤仪是不赞成的。再说宋书豪,虽说是为姐姐,这样的处理事情也显得太冲动不成熟。这是未遂,要真是遂了,那是对女孩子家一辈子的伤害。

    “这件事我会好好问问子墨,要真是这样,我会好好的劝他权和利弊,你看行吗?”付凤仪温婉地说。

    “阿姨,不用不用,我只是心里憋屈想说说。再说这件事书豪有错,怎么也算是强尖未遂,判个几年都是他应该受的。您千万不要跟子墨说我跟您说了这事,要是他不高兴,书豪就更惨了。”

    付凤仪点了点头,对她说:“我有分寸的,你放心吧。”

    见目的达到了,宋婉婷就不再说这件事,转而继续哄付凤仪开心。

    “阿姨,您看您这都秋天了,还是热的厉害吗?还要扇扇子,跟我妈一样,是更年期了吧?”宋婉婷问。

    “嗯,可不是嘛。三不五时的盗汗,潮热心烦的。墨儿也带我去看过很多医生了,中药西药,试了不少。我是真懒得吃了,所以也就总不见好。”

    “我妈也这样,我想了很多办法,也都不行。我还会继续研究的,要是有什么好用的吃的喝的,还是药方什么的,我也给您弄一份。”宋婉婷说着,见付凤仪头上又在冒汗,就拿起扇子慢悠悠地帮她扇。

    付凤仪最开始就对宋婉婷印象非常好,觉得她乖巧可爱又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

    就是上次听说叶子墨受伤了,宋婉婷有点动摇,让她心里也觉得有些失望。好在后来她又转变过来,不离不弃地照顾着叶子墨,才慢慢又把在付凤仪心里的印象扳回一些。

    付凤仪是个长情的人,看人也看多方面,看全局。不会因为某一两件事轻易的对一个人下结论,再有老思想的作用,觉得叶家已经向宋家提亲了,在宋家现在也算遇难的时候解除婚约也不好,她还是想要促成她和叶子墨的。

    “婉婷,墨儿的身体好的怎么样了,我是说……那方面。”付凤仪问这个的时候,脸有些红,这个年纪的人提性都是讳莫如深的。

    宋婉婷脸也是一红,轻声说:“应该是好了。”

    “那你们?”付凤仪又问。

    宋婉婷神色一黯,低低地说道:“我们是没有,不过夏一涵和方丽娜都在他房里过夜来着,他还在大院旁边他的那家五星酒店跟夏一涵开房了。”

    “有这事?”付凤仪眉头皱在了一块儿。

    “我不敢骗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墨儿,是太过分了!放心吧婷婷,我会让他好好对你的。”付凤仪是真的有些生叶子墨的气,她量宋婉婷这样的事也不敢无中生有,在她面前乱告状。也难怪她容不下夏一涵了,叶子墨也太让人家受委屈了。

    “谢谢阿姨,还是您最公正了。”宋婉婷甜甜地说道:“不过您千万别说这些事是我说的啊,那样他更会不待见我的。”

    “傻孩子,在你心里阿姨就那么没分寸吗?”付凤仪拍了拍宋婉婷的手说道。

    宋婉婷连连摇头。

    “当然不是,在我心里阿姨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婆婆。”

    ……

    叶子墨放下电话后,众人又继续吃饭,夏一涵始终默默地在观察他的表情。

    经过一顿饭的时间,他看起来像是没那么生气了。

    叶子墨用餐后想起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把林菱叫到了书房。

    夏一涵和莫小浓回房间后,莫小浓悄悄地问夏一涵:“姐,那什么,双飞你真的接受的了吗?”

    “双飞是什么?”夏一涵下意识地问完就意识到这个词的意思了,她脸腾的一下红透了。

    其实对莫小浓来说,要真到了关键时刻,双飞她是能够接受的。但她太了解夏一涵,知道她这么保守的人必定是接受不了的。

    果然夏一涵坚决地摇了摇头,对她说:“我接受不了,我会去找叶先生求情的,虽然要给小军报仇,我也有底线。这件事要是做了,我这辈子都会痛苦,我相信小军不愿意看到。”

    “嗯!姐,我支持你!去跟子墨哥说吧,我想他会收回他说的话。”

    夏一涵走到门口,莫小浓叫了一声:“姐。”

    “姐,我猜他是因为我穿了你的衣服被他看到了,以为你不珍惜他的东西。姐你告诉他是我非要穿的,让他别生你的气了。”

    “嗯。”夏一涵点了点头,不管怎样在这件事上莫小浓还是懂事的。

    她对莫小浓的要求一向不高,只要她不太出格,偶尔有一件事做的好,她都是欣慰的,就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夏一涵去书房的时候林菱已经走了,叶子墨对林菱送来的企划部的一个方案很不满意,给了林菱处理意见后,他自己还是打算做一份备用。

    在工作中,他一向是会有个后备方案,这样在出现意外事件时才不会措手不及。

    “有事吗?”夏一涵进门后,叶子墨冷淡地问了一声,没抬头。

    夏一涵深吸一口气,朝他走近了几步,轻声说:“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她没有先说她不同意他的命令什么的,知道那样会让他不高兴。

    叶子墨抬起头淡漠地扫视了她一眼,冷冷地说:“如果是通过你所谓的解释,让我打消今晚的三人约会,我劝你就不要浪费口舌了。”

    实际上叶子墨有过很多女人不假,却从没有同时要两个的,那样的糜烂他根本不屑一顾。

    对他来说,正常的欲望宣泄是必要的,但如果连欲望都控制不了的男人,那是不配在世上立足的。

    在看到莫小浓穿了他送夏一涵的衣服后,他说了要双飞的话,不过是吓唬吓唬某个不识抬举的女人。他就是要让她害怕,后悔,让她整个心里都只能被他的事牵动着,哪怕不是爱情,也不许她心里有空余的时间想别人。

    夏一涵哪里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每句话都说的那么以假乱真。

    “叶先生,那些衣服我没有想要让给小浓,只是她才20岁,正是爱美的年纪,想要试试,我也没反对。她正试穿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脱下,方丽娜就进来了。”

    叶子墨抿着唇不说话,心想,算她聪明,还知道他是在为什么事生气。

    不过想着这两天以来他对她的所作所为,还有她的回应,他就是不愿意让她觉得已经天晴无事了。

    他要让她在他身边谨慎行事,揣测他的心意,讨好他。只有这样,她才能爱上他。还是那句话,他可以不爱她,但他的女人是不允许想别人的。

    “解释完了吗?”他问。

    夏一涵有点儿泄气,但还是迎上了他淡漠的眼睛,请求道:“叶先生,求您不要让我跟方丽娜……”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措辞,说了这半句话后,死死咬住嘴唇。

    “为什么?不觉得那样很刺激吗?”他故意这么问她,看她的脸在他的注视下变的绯红。

    夏一涵摇头,轻语:“不觉得,我觉得那样很变态。”

    她说的很直接,而叶子墨也欣赏说话直接的人。她那娇憨的态度,让他心里闪过一丝高兴。

    估计他是真的有点儿变态了,专门喜欢欺负她,谁让她天天想着别的男人,心里一点他的位置都没有的。

    他的脸色没有任何波动,掩饰的相当好。

    夏一涵说完实话,紧张地看着他,低声解释:“对不起,我说的话可能让您不高兴了。”她想道歉的,说到一半又觉得这个时候道歉可能作用不大,而且她也不想看着这个男人在错误的路上走下去。于是她还是转了语气,昂着头,直视着他,勇敢地说道:“但是是事实。人有欲望是人之常情,可是不该纵欲,不该荒淫。荒淫无度只会伤害身体,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子孙,我想您这样一个睿智的人是一定明白这个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