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2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2本章字数:5032字

    等她意识到叶子墨因为她夸奖了莫小军一句生气了的时候,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为了分散叶子墨的注意力,她还是小声问了句:“叶先生,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要找小军小时候的照片吗?”最奇怪的,还是找长的像的。如果他需要,为什么不找真的呢?

    “你觉得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叶子墨声音有些冷淡地问。

    夏一涵咬了咬唇,尴尬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在这两个孩子的照片里面选一个,相对接近莫小军的。”他冷漠地命令。

    “是,叶先生。”夏一涵收起了那种局促不安,把两个文件袋里的照片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才下了结论:“这个,可能更像一点儿。尤其是这张,神韵也有几分相似。”她指的是鼻子和嘴巴长的像莫小军的。

    叶子墨抿着唇,拿起她指的照片,仔细端详,他觉得这张跟小叶子翰小时候也有几分相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那就这个吧。”叶子墨说完,把另外一个文件袋还给林大辉。

    “回去吧!”叶子墨又吩咐一声,林大辉偷偷在倒后镜里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可是真够小心眼的了。

    人家不就是顺口说了一句莫小军小时候好看吗?又没说比你好看,更没说长大了比你还帅。

    “夏一涵,你记着,要是我母亲拿这几张照片问你,这是不是莫小军,你就说是。”

    这句话把夏一涵说的更迷糊了,可她知道叶子墨连名带姓的叫她,表示他现在很不高兴,她要是现在再问为什么,准会被他冷嘲热讽一番。

    “是,叶先生!”夏一涵低低地答道。

    林大辉心里忍不住的叹气,这两个人的情形哪里像谈恋爱,根本就完全不平等。

    他知道这时候要是他开口说点什么,也是会被叶子墨给骂的。不过现在不解决好叶大总裁的心情,他估计一段时间都要看着他老人家的扑克脸。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权当是做善事,促成他们的姻缘吧,谁叫他是对叶子墨忠心耿耿的人呢。

    “夏小姐?”林大辉叫了她一声。

    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心想,这小子胆子真不小,还敢在他面前公然叫他的女人。

    “嗯。”夏一涵对林大辉忽然叫她也有些意外,她此时一门心思的都在想着叶子墨的奇怪举动呢。

    “你说,我们叶先生是不是长的很帅啊?”林大辉不怕死的问。

    叶子墨狠狠地瞪了林大辉一眼,不过并没有骂他,某些人还是期待着某女人的回答。

    林大辉问完了,心想,夏大美女,你可一定要接我的话啊。你要是不识时务,晚上估计我们叶大总裁不会放过你的。

    夏一涵本来正在为无意中夸了一句莫小军得罪了叶子墨而不安呢,想要道歉,好像又过于正式了。想要找个理由夸叶子墨几句,又会觉得太突兀,反而让他觉得她虚伪做作。

    正好林大辉给了她一个台阶,她当然得拾阶而上。

    “当然帅了,叶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夏一涵学着当时莫小浓拍叶子墨的马屁时说的原话,夸奖了他一句。

    可她真没这么称赞过谁,这样说自己都觉得很不自然。

    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冷哼了一声。

    似乎觉得她不够真诚,他还不是很满意一样。

    林大辉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夏一涵不笨。要是她没接他的话,明天他准会被叶子墨收拾的更惨。

    他悄悄从倒后镜里瞄了一眼叶子墨,还板着脸呢,看来得再接再厉啊。

    他想了想,又说了一句:“我们叶先生喜欢别人说话具体些,他认为太笼统的话不够真实。”

    叶子墨在倒后镜里又冷淡地扫视了一眼林大辉,他缩了缩脖子:我这可是冒死为您的性福努力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可千万别针对我啊。

    经林大辉一提醒,夏一涵立即会意。反正哄都哄了,不能半途而废。她于是大着胆子转过头,直视着叶子墨的那张俊脸。

    她其实很少主动看他,很多时候都是被迫看他,是尊他的命令行事。

    现在,她目光很真诚地注视着他,看着他饱满的额头,看他浓黑的剑眉,再到他深邃的眼眸。

    真是不可否认,莫小军虽然帅,绝对也谈不上比他更帅。也可以说他们是风格不同,莫小军总是有几分忧郁,他则是冷淡。

    她望进他漆黑的双眸,那幽潭一般的双眼就像带着磁力能把她吸进去一般。

    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中间好像产生了高压的电流,她不敢再看了。狼狈的把视线往下移动,她的目光又看上他高挺的鼻子,他轮廓明显的薄唇。

    当她的目光极认真地落在他的唇瓣上,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想着他吻她的场景,脸不觉一红,而他被她看的,浑身也是一阵燥热。

    “叶先生的眉很硬朗,眼睛很深邃,还有嘴……”叶子墨的眼神开始变的火热,灼灼地看着夏一涵,她就像说梦话似的下意识地夸奖着他。

    被他盯的又不好意思,但不愿见他生气,她还是继续在看着他的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盯着他的嘴唇看,竟会觉得他很性感。她甚至想……想亲上去,她是真的疯了。

    “嘴怎么了?”叶子墨哑着声音说,林大辉下意识往倒后镜里一看,赶紧把目光收回,很识时务的把车速给减了下来,车子几乎是在地上滑行了。

    夏一涵依然在认真的看着他,而叶子墨则盯着她的小脸看,谁都没有注意到车速的变化。

    “嘴怎么了?很难看?”他又问了一声,其实是带着一种很骄傲的情绪的。

    “不,不是,其实很,性感!”她被他逼问的,一着急,这个词就从口中蹦了出来。

    叶子墨心一紧,闷哼一声忽然扑上来就吻住了她的小嘴。

    该死的女人,竟敢在车上引诱他,竟然敢说他性感,这是她自找的,看他怎么收拾她。

    我的天呐,林大辉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咳咳,还是他促成的,他是应该为他们高兴,还是应该为他被这种火热的场面折磨而感到难受呢。

    此时此刻,还哪有人管他的感受,夏一涵被叶子墨野兽一样狂暴的吻直接就给吻晕了。

    他死死压着她,唇舌肆无忌惮地狠吸着她,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车厢内的温度好像瞬间升高了好几度,不光热吻中的两个人体温在攀升,可怜的林大辉也觉得自己变的燥热了。

    受不了这两个人了!

    他轻轻踩住离合器,车停下来。

    他也不敢随便说话打扰,车停下来后,直接打开车门下去了。

    夏一涵也不知道刚刚怎么那么沉醉,竟忘记了车上还有个林大辉。开车门的声音终于唤醒了她的理智,她伸出小手推叶子墨。嘴巴也偏离开,结结巴巴地说:“还,还有人呢!”

    “已经没人了!”叶子墨哑着声音,像个专骗女人的浪子,哄完这一句,炙热的吻又压了下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夏一涵被某只凶猛的狼给压倒在了后座椅上。

    “别,别,我……我害怕。”夏一涵知道她不该拒绝的,可是这里是郊外,还是在车里,林大辉就在车外面抽烟,她好像有些难以接受。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了,叶子墨忽然兴起了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情。

    随即他又想起了她那句该死的话,他的脸靠的她很近,低声问她:“告诉我,是我小时候长的好看,还是你那个莫小军。”

    这问题可真幼稚,他连小时候都要做美男子吗?他小时候长的什么样,她只是扫过一眼照片,哪里记得清。夏一涵有点儿受不了他,不过怕被在这么尴尬的地方吃干抹净,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当然是你!”

    说完,她身上的重量移开了些,谢天谢地,她呼吸可以顺畅了。

    他起身的同时还顺势帮她拉平了裙子,虽然动作不很轻柔,这动作本身还算是十分体贴了。

    夏一涵狼狈的坐起来,飞快理顺了头发,把裙子也仔细抚平,然后正襟危坐,跟叶子墨隔开了一小段距离。

    叶子墨打下车窗,叫了一声林大辉,他赶忙熄灭了烟,上了车。

    车辆发动,林大辉还忍不住往倒后镜看了一眼。他有些不能相信,他们的叶大总裁身体那么强壮,怎么会这么快就缴械了呢!

    叶子墨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根本没开始呢!”

    林大辉缩了缩脖子,有些惊讶地嘟嚷了声:“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夏一涵对这种男人之间的对话有些听不懂,不过她也不想懂,反正一看就不像在讨论什么好事。

    “真开始,怕你今晚回不了家!”叶子墨咬牙切齿的,心想,你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看我明天怎么整治你。

    林大辉见叶子墨的心情好了,他心情也暴爽,不禁又拍了一句马屁。

    “我就说我们叶先生怎么可能那么不给力呢,您要是真开始,哈哈,我估计我三天回不了家!”

    车继续行进,本来也没多远,很快就又回到别墅。

    叶子墨拿着那个资料袋和夏一涵下车,林大辉也下来了,走到叶子墨身边,说:“叶先生,如果没别的事要办,我就回去了。”

    “你下次再这么油嘴滑舌的,我让你从这里走回市区。”

    林大辉摸了摸鼻子,极严肃地向某人保证:“您还是饶了我吧,再不乱说了。”

    安保人员给叶子墨打开门,他拉着夏一涵的手又散步回去。

    来的时候夏一涵心里还有种淡淡的幸福感,回去的时候这种感觉有了微妙的变化。

    莫小军对她是始终如一的,虽然没有叶子墨这样的激情,却也不像叶子墨这样,一会儿是冰,一会儿是火。夏一涵觉得她根本摸不准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对她的态度又是怎样的。

    宠她时似乎是个深情而又温柔的男人,一旦惹到了他,哪怕只是一件小事,他也能立即让她怕他,想躲着他。

    进了主宅的门,叶子墨还在夏一涵耳边叮嘱了一声:“别忘了我告诉你的事,还有,不要多问。”

    夏一涵点点头,回了房间,莫小浓这时又在玩她的苹果。夏一涵进门,她连头都没抬。今晚吃饭夏一涵不给她让座位的事,她现在还在耿耿于怀。

    要不是宋婉婷让她坐到她身边去,她得多尴尬啊。

    她从小就觉得,姐姐夏一涵就是这世上最自私的人。走到哪里人家都说夏一涵比她漂亮,她总是说,其实小浓更漂亮。她总认为那是她虚伪才那么说,反正她说还是不说,她都生气。

    夏一涵是了解莫小浓的,总为一些小事不高兴,常常需要她哄。

    她在床边上坐下,叫她:“小浓。”

    莫小浓不说话,心想,哼,你现在跟我假惺惺的来说话了,说什么都没用!

    “你以为我真是不愿意让你坐在那里吗?”夏一涵叹息了一声问。

    这下她终于抬起头,瞪着夏一涵,气呼呼地问:“难道不是吗?我只知道,我没坐,是你坐了。要不是婉婷姐让我坐她旁边,我看我晚饭都吃不成了!”

    每次莫小浓这样的态度,夏一涵就很伤心。她就不明白,带了这么多年的妹妹,为什么总感受不到她对她的好意。

    为什么外人一句挑拨,她就立即倒戈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吧你?”

    夏一涵忍着气,平静了一下,才说:“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没有让着你。我是真的怕你在叶先生母亲面前太惹眼,她错把你当成是叶先生的女人,给你赶出去。”

    莫小浓冷笑一声,咄咄逼人地说道:“你少吓唬人!错当他女人就被赶出去了?为什么子墨哥牵着你的手往那儿坐,还摸你,你都没被赶出去呢?换我就被赶出去?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儿那么好糊弄呢!”

    “好吧,你不相信,就当我没说。你一定要认为我故意拦着你,我也没办法!”夏一涵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既然说不清,那就不说。

    莫小浓这才注意到她脸色绯红,吃过饭还鬼鬼祟祟的出去那么久,看来是跑去跟叶子墨干什么了,这样的认知让她更不高兴了。

    夏一涵因不想再跟她争执,站起身想到外面去走走冷静一下,却被莫小浓抓住手腕。

    她拦在夏一涵面前,不悦地问她:“你刚刚干什么去了呀?还说对我好,我天天战战兢兢地躲着于珊珊,是为了谁?要不是你非要闹,我至于有危险吗?我危险你没时间管,你倒有时间跟男人亲亲热热的,你这叫对我好?”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夏一涵觉得最无奈的,那就是莫小浓了。

    她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只要她不高兴,她就口不择言的,把她指责一顿。以前她小,她让着,是因为她爱护她,也是因为养父母护着她,不准夏一涵给她讲道理。反正只要是想教教她为人处世,养父养母必然说轮不着她教。

    现在她长大了,对她发脾气的时候她更加无力,也更加无可奈何。

    不管怎样,一般她都不会跟她吵。

    忍无可忍,还得继续再忍。

    她拉开她的手,平静地对她说:“小浓你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吧,我出去走走。”

    莫小浓最怕的其实就是夏一涵的平静,她只要那样注视她一会儿,她有时候就会觉得好像是她错了。

    可她觉得这次她没错,明明就是夏一涵自私。

    眼看着夏一涵要出去了,她快跑了几步追上她,在她背后说道:“你不是说你对我好吗?那我就相信你是真的对我好。你把子墨哥让给我!让我做他的女人,我就觉得你是真的对我好!”

    “你说什么?”夏一涵转过身,眉头拧的紧紧的。

    “你再说一遍?”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对莫小浓所说的话是真觉得难以置信。

    莫小浓扬了扬脖子,加重语气说:“我就再说一遍,你真为我好,就把子墨哥让给我。你别做他女人了,我来做!我照样可以让他给小军哥报仇!”

    她们已经在门口了,不能吵架,不能吵架。她们要是不和睦,只会让宋婉婷看笑话,也让她有机可乘。

    夏一涵忍了又忍,深呼吸了几次才能再次平静着跟她说话。

    “那是不可能的,莫小浓,你怎么可以有姐妹跟同一个男人的想法?那样不觉得很恶心吗?”

    “不觉得!在古代,姐妹共事一夫多了去了。你不舍得就不舍得,就不要跟我说教了,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自私。那么好的男人你要独享,不分享给我,你就是自私!”莫小浓的声音提高了几倍,也差不多要失去理智了。

    夏一涵被她气的浑身直颤抖,可又不想这么大吵大闹的,只好忍下来,拉开门。

    身后响起莫小浓的警告:“你不帮我跟他说,我自己也有办法,我去找婉婷姐!”